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小漂亮 ...

  •   05
      
      距离太远,程不遇也想明白了,上个司机多半也在等他取消,所以一旦有更近的司机定位,就自动移交了过来。深夜五千米跑过来,还挣不到油费。
      
      程不遇看了看手机,低头拉开后车车门,顾如琢的声音就飘了过来,没什么情绪:“你坐副驾驶。”
      
      他说什么,程不遇一向不过问理由。
      
      程不遇转回了前座,安静坐好。
      
      顾如琢启动车辆,看了一眼他的定位,调整了导航:“他们说你不回去了,现在住校是么?”
      
      他这一句问得很平淡,如同寒暄。
      
      程不遇“嗯”了一声,声音清淡:“课很紧,所以和朋友一起在校内租房住。”
      
      车里安静下来,是一片静谧的沉默。
      
      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他和他同处一个空间时,似乎总是这样的沉默。
      
      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是在敬城华盈路37号的小巷剧团。这闻名全国的北派戏班子,就开设在这样一个清幽的小巷里,隔着绿玻璃窗面,没人知道里边聚着一帮耀眼的少年。
      
      程家管家跟在程不遇身边,声音里不无自豪:“老爷子就经常说,娱乐圈那些是次要的事,把北派传下去才是主要的事,你能来这个地方,也是因为条件好,有童子功,知道吗?在里边,千万不能透露你的身份,就跟着他们叫师父。”
      
      程家有程家的规矩,这个森严的艺术世家,还保留着老一派的行为准则。
      
      私生子不能进门,他们能把他接回来,已经算是对他很好了。
      
      那时已经是傍晚了,程方雪不知道为什么不在,正是一个班的师兄弟们下课休息的时候。
      
      一个个俊美的少年坐在一边,程不遇一进门,所有人的视线都朝他望过来。
      
      有人说了句:“是程家那个刚来的……师父在外边的那个孙子,私生子。”
      
      “私生子?这说法我听着奇怪。”有人随口唱了一段,“——卜凤你听可是婴儿?哦!是风吹殿角铁马之声!”
      
      “您可别给他贴金了,那是公主之子!”
      
      一片哄堂大笑。
      
      后来程不遇才知道,他们唱的是《赵氏孤儿》的部分,以此来嘲讽他的身份,说他是没名没姓的野种。
      
      敬城人就是这样,守规矩,排外,爱憎分明,北派这帮子唱戏的更是,个个都是拔尖出尘的少年人,眼里揉不得沙子。
      
      管家也离开了,程不遇一个人背着书包,找了个角落安静坐下,视线望着地面,眉目凉薄。
      
      不急,不躁,不恐惧,不羞赧,也不逢迎,他只是在等程方雪回来,听自己应该做的事。
      
      “刚那句谁唱的?”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随后,门被推开了。
      
      这的声音和别人都不一样,很亮的声音,透着某种明亮的金贵和骄矜,能让人为之一振。程不遇抬起头,门边靠着一个少年,神色慵懒,却透着某种肃然的凛冽。
      
      他似笑非笑:“难听。”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他的出现像是开关一样,房中所有的少年立时都安静如鸡。
      
      不戏弄戏词,也是他们的规矩。
      
      “大师哥,我们错了。”刚唱那句话的少年臊眉耷眼的,求他,“你别告诉师父。”
      
      “我可没那个闲功夫。”顾如琢随处望了望,视线一眼挑上程不遇,“哦,在这啊。”
      
      他不认识他,他却像是对他听闻已久。
      
      程不遇望着他。
      
      顾如琢向他走过来,那时顾如琢也才十六,比所有人都高,一张脸是逼人的英气和漂亮。
      
      “长得倒是还行。”顾如琢笑眼灿烂,评价道,顺手就帮他把书包拎了起来,“师父在隔壁街吃卤粉大肠,要我过来接人,行,你跟我来吧。”
      
      他拎着他的书包,程不遇拽着书包带子,就这么被拎起来跟在他身后,跌跌撞撞地走。
      
      一条街的距离,夕阳正下,顾如琢走在前,他走在后。
      
      离开那个院子,顾如琢的笑容就收了起来,两人沉默着,就是陌生人的氛围。
      
      到了粉面摊上,程不遇见到了程方雪,顾如琢就在二人旁边坐着,安静地吃一碗阳春面,也不看他。
      
      程方雪很激动,拽着他说了很多话,中途才注意起顾如琢来:“今天你小师弟来,你当师哥的就闷声吃,没什么表示?”
      
      “我零花钱前儿才被他们扣了,我能表示什么?”冷不丁被叫到,顾如琢眉眼一弯,笑颜好看得能照亮冬日的阴霾,“老头你一高兴就爱拿我开涮,可别为难我了,我来给您加个辣椒,祝您越老越辣——”
      
      程方雪笑骂:“什么东西!滚。”
      
      师徒俩贫嘴,自始至终,顾如琢都没有看他一眼。
      
      程不遇安安静静地吃面。
      
      那天之后,渐渐也有人察觉出他们二人氛围的异常,同门师兄弟都在讨论着,说顾如琢这个大师哥,其实是比其他人还要不喜欢他的。
      
      *
      
      星传影视基地其实离星传不远,但因为两个地方都非常大,单是星传的校区就分出去东西南北四个,哪怕凌晨畅通无阻,过去少说还要二十来分钟。
      
      程不遇系好安全带,安静地说:“谢谢你。”
      
      前方红绿灯,尽管街区空无一人,顾如琢依然停了下来。
      
      他丹凤眼往他这边瞟了瞟,声音还是没什么情绪:“不客气。”
      
      对话到这里又终止了。
      
      程不遇低头看着手机。他一般一周更一期视频,今天已经迟到了,他爬上去发请假条。
      
      他的手机被撞后,屏幕就裂了条边,灵敏度也有所下降。故而他打字总是打不对,于是一直试着,眼眸垂着,眼睫毛极长,他手腕一翻过来,就能看见从更深的地方蔓延上来的青紫色擦伤,留在皓白的肌肤上,格外扎眼。
      
      两个红灯,都没有人,顾如琢都停下来等了,后边一路都是绿灯。
      
      程不遇望见了熟悉的街区,也看见马路边渐渐有了一些行人和车辆,于是说:“你把我放在这里就可以了。再往那边……人多。”
      
      星传大学附近的路人和狗仔也不少。
      
      顾如琢声音还是淡淡的:“司机提前结束行程要扣钱。”
      
      程不遇犹豫了一下:“那我在订单上改一下目的地……?”
      
      “程不遇。”顾如琢踩了一下油门,车辆忽而提速。他的声音沙哑而冷漠,隐约透着点不耐烦,“你真把我当司机?”
      
      程不遇不说话了。
      
      车辆提速后,停在了一个比较偏僻的拐角,离校区北门很近。
      
      程不遇视线望着外面:“现在可以下车了吗?谢谢你载我一程。”
      
      “可以。”顾如琢说。
      
      程不遇于是拉开车门,先下了车,而后把座位上的书包拉了过来。他伸手时,漂亮白皙的腕线又露了出来。
      
      顾如琢的视线落在他手上。
      
      仍然是一片青紫的伤痕。
      
      顾如琢说:“那天在医院——”
      
      他后半句没说下去,情绪不明,程不遇垂下眼,轻轻说:“我不会透露给媒体。”
      
      “我没说这件事。”顾如琢说。车辆驶入路灯的暗处,他的面容也隐在了暗处。
      
      程不遇漂亮的眼睛注视着他:“你的车漆是我刮的,对不起。我那天赶时间,所以只来得及留了号码,我会赔偿。”
      
      顾如琢还是沉默。
      
      程不遇抱着书包,垂着眼,他一只手习惯性地半握起来,修长的中指抵住手心,那里已经起了薄薄的茧子。
      
      这是他从小到大的一个无意识的习惯动作,或者说一个奇怪的癖好,总之要有个什么东西抵在手心。
      
      顾如琢移开视线:“不用了。你走吧。”
      
      他们本来也没什么关系了,程不遇离开了程家,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再多提点也没有必要。
      
      程不遇于是背着书包往学校走去。
      
      他拐弯后,灯下的法拉利仍然停在那里没有动。
      
      顾如琢开了车窗,点了一支烟,就对着他的方向,仍然是那样淡漠而锐利的视线。
      
      *
      
      “喂顾哥,你现在在哪儿呢?我们想问问你程老爷子那边,我们现在过去看望,方便吗?”
      
      听顾如琢报了地名,季卿在那边十分意外,“星传?你跑那么远干嘛。”
      
      “过来散散心。”顾如琢说,“你们要去就今天了,老头还没醒,每天探视时间十分钟。”
      
      “好好,那我们这会儿就过去。我们今儿几个回来被骂了,我爸说你现在两头忙,又要顾着董事会,又要顾着程家,叫我们别没事拉你出去了。”
      
      “那你们不也把我拉出去了?”顾如琢笑,“屁话少讲。”
      
      医院VIP层,一群人碰了头,个个干净整洁,乖巧礼貌,丝毫看不出前一晚还在夜店里鬼混。
      
      季卿这一批人和顾如琢玩得好,但并不是师兄弟这一脉的。敬城有钱人多如牛毛,顾、程两家关系盘根错节,顾如琢人缘极好,他的朋友圈里既有根正苗红一路乖孩子的,也有他们这种不学无术的。
      
      程方雪没醒,几人也不过多打扰,探望完了就坐在VIP休息区小声聊天。
      
      顾如琢从护士那里问完情况回来,抬眼就望见这几个人聚在一起闷笑。
      
      “笑什么呢这么高兴。”他随手脱了外套,走过去坐下。
      
      季卿笑:“昨晚那个星传小美人你还记得不?”
      
      “记得啊,怎么?”顾如琢抬起眼皮,笑起来,璀璨生光,“看上了?”
      
      “不是我,是吴羽光。”
      
      季卿指了指旁边的青年——正是昨天企图找程不遇要号码未遂的那人,“他上头了,大半夜地找了好多人查那小美人的资料,老海嘴巴死紧,问了好久才知道人家名字,叫程不遇,星传大二表演系的,父母双亡,现在一个人念书,是个小视频UP主。”
      
      吴羽光一边嘿嘿笑着,一边满面桃花色摆手:“没有没有,就是感兴趣,想了解一下,支持一下嘛,就……他还,挺好看的。是吧是吧?”
      
      吴羽光一晚上无比上头,连夜刷完了程不遇所有视频,这会儿蹲在直播间——直播间没人,黑黢黢的。
      
      他恨不得把这个安利塞在他们所有人手上,顾如琢接过他的手机,刚刚拿稳,直播间就刷新了一下——程不遇的脸凑近了出现在画面中,睡眼惺忪。
      
      清透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早上好啊,大家。”
      
      这一刹那真实贴近得如同凑在面前,顾如琢握着手机没动。
      
      下一秒,吴羽光却抢了回来:“我靠!这么巧的吗,他开播了!要命要命要命——他太好看了,太漂亮了!”
      
      其他人也跟着兴奋了起来,凑过来一起看,只有季卿注意到顾如琢:“顾哥是真没反应啊!你安利又卖错对象了。”
      
      吴羽光投来怀疑的视线:“顾哥,你真觉得他不好看?”
      
      顾如琢还是笑:“我非得觉得他好看不成?”
      
      这人长得太好,从小对相貌没什么概念,所有人到他这里来了,都只有“还行”和“不行”的区别。
      
      顾如琢鬼使神差的,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入程不遇的直播间。
      
      程不遇正在调试设备,侧颜白皙,睫毛极长,眼带水光,淡静安稳。
      
      他垂下眼,声音沉降下来。
      
      “……小漂亮而已。”

  • 作者有话要说:  小顾,你最好没嘴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