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车祸现场 ...

  •   01
      
      敬城的春天湿冷,三月中旬往后,雨水就一直不停地下。
      
      程不遇睁开眼时,图书馆已经空了一大半,其他学生都走了。
      
      周小元坐他对面,对他笑:“你是不是做梦了?你刚一直在抓东西来着,手里攥着笔就是不肯放,我叫你你也不醒。我想昨天你熬夜背台词,也没怎么休息,干脆让你接着睡了。”
      
      程不遇低头,才发现自己手里仍然抓着一支笔。
      
      那是一支很老旧的钢笔,暗蓝色,笔盖顶在他的手心,已经磨出一片红痕。
      
      他想了想,说:“梦到高中的事了。”
      
      周小元凑近了:“高中有什么好梦见的,怕不是早恋,梦到的前男友吧?”
      
      程不遇白皙的脸颊上还带着压出的印痕,眼底也带着刚睡醒的水光,像一只刚睁眼的小狐狸。
      
      程不遇这下清醒了,他没什么表情,只是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他眉眼清冷艳丽,今天穿着一件白色卫衣,一伸懒腰,引来好几道视线。
      
      他梦到的是他被接回程家的那一天。
      
      他是私生子,刚被接回程家学戏。因为身份特殊,程家又不愿意爆出丑闻,程老爷子做主,把他塞去了顾如琢那里,要顾如琢好好带他这个小师弟。
      
      但顾如琢极其不喜欢他——他父母早逝,几乎是被程家人带大的,又怎么可能喜欢他这个“小三的儿子”呢?
      
      顾如琢那时刚入行不久,已经红得如日中天了。
      
      开门时,他懒洋洋的,手里还提着一个浇花的壶,一边给他的花骨朵浇水,一边跟他约法三章:“别叫我师哥。”
      
      “别被媒体拍到。”
      
      “别装可怜。”
      
      除此以外,都是一些零碎片段的记忆。
      
      他这个梦里踏入顾如琢的小别墅,脚步落定后,眼前的景象却变成了机场候机厅,他就知道这段梦境跳到了顾如琢离开的那一天。
      
      梦中,顾如琢仍然是初见时那副神色,眉眼懒散:“你三条都没做到。”
      
      他已经离开程家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做这样的梦。
      
      程不遇把钢笔收了起来:“我们走吧。”
      
      周小元看他反应,乐了,哄起来:“算了,要真梦见前男友,做了这种噩梦也别害怕,一会儿去庙里拜拜,辟邪,保佑我们今晚试镜成功。”
      
      “对了,你下午有课吗?晚上试镜,要不要我等你?”
      
      程不遇点头:“有,你先去吧。”
      
      “也行,那你记得时间,别错过了啊,我跟你说,你这次赢面大着呢,副导演上次看过你试镜,拧着导演的意思,硬是要给你发特约邀请,拦都拦不住!”
      
      周小元和他走到图书馆门口,撑开伞。
      
      图书馆外广场空荡荡的,周小元“啧”了一声,“人都跑光了。”
      
      程不遇往外套里缩了缩,不想看时间:“是不是快到上课时间了?”
      
      “不是,是好像又有哪个明星来,好多人去西区礼堂看热闹去了。”周小元确认了一下时间,“倒是也奇怪,之前明星来的不少了,这么大阵仗的还是第一次,这架势,呼风唤雨啊。”
      
      他们今年大二,已经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星传本身就是全国最出名的传媒大学,时不时就有圈内大腕、顶级流量回来串场。大一时他们尚有闲情去围观一下,感受一下明星照进现实的体验,现在他们只剩下无穷无尽的专业课和通稿、试镜以及论文,面对生活的毒打,命都能折腾没,自然清心寡欲。
      
      *
      
      程不遇两节大课连上,下晚课后,他从抱着书从教学楼出来,望见校园里明显多了很多人,几乎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
      
      傍晚风大,平常不对外开放的校园此刻挤满了粉丝和媒体。
      
      有几个女孩子举起相机,凑过来问他:“小哥哥你是这个学校的吗?出道没有?可以跟你合影吗?”
      
      程不遇戴着帽子,又往上提了提口罩,只有剩下那双眼睛看得清,是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赶时间。”
      
      路况实在不好,多半也打不到车,他扫了一辆共享单车,跟着人群慢慢往前挪。
      
      被婉拒了,那群女孩没有懊恼,她们互相轻轻嘲笑起来:“你看,被拒绝了。”
      
      提出合影的女孩也不服气:“明明你们也都想拍他啊!这个学校出了这么多红人,你看他……”她声音稍微小了点,“这么好看,怎么没红呢?”
      
      她还望着程不遇的方向,皱起眉,似乎在思索:“但我总感觉在什么新闻里见过他……”
      
      另一边,程不遇扶着自行车的背影很安静,露在外边的一双眼艳丽又冷淡。
      
      他睫毛长,眼睑略微下至,一垂眼就像是风抚下细柳,衬得眼眸明丽生光。
      
      骨架也很好,骨肉匀停,脊背笔直,肩膀却又能很自然地打开,是很张扬的一种漂亮。哪怕星传美人如云,这种气质都是绝对亮眼到能够一眼在人群中挑出来的,他就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地跟在人群后,犹如明珠蒙尘,反而是一种最大的不和谐,让人觉得可惜。
      
      旁边又有人想过来搭话,程不遇摇了摇头回绝了。他看了一眼时间,推着破旧的自行车走到偏僻处。
      
      试镜地点其实不远,一般打车十分钟就到,但今天人多的程度超出了他的预料,导航上也显示路况拥堵,打车已经不现实了。
      
      导航显示这一片还有一些七拐八弯的小路,晚上天暗,学生很少走。
      
      他扫的这辆自行车很旧了,边铃不怎么响,他试着拨了几下,没拨响。他顿了顿,还是加快速度往前骑了起来。
      
      巷路一墙之隔的地方,灯火璀璨,粉丝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如同浪潮,与这边的寂静安稳形成鲜明对比。
      
      校园广播忽而响了起来:“请全……注意,由于突发情况,我们不得不遗憾地通知……回国粉丝见面会临时取消……”
      
      墙边的声浪寂静了一会儿,随即喧嚣更大了,如同滚水炸开:“什么意思?”
      
      “取消理由为私人原因……有一些紧急变故,事发突然,非常抱歉,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广播一遍一遍地循环着,喧嚣声仍然如同滚水,远而模糊。
      
      程不遇不关心另一边的事情,导航给他指了一条新的路,他停下来看了看,随后拐入了更深的巷子里。
      
      “二十米后右转,进入岔路口。”导航播报。
      
      程不遇习惯性地打了一下边铃,但边铃没有响——与此同时,他的左边骤然亮起刺眼的白光,程不遇在意识到那是什么之前,就已经被震得摔了下去。
      
      撞车了!
      
      自行车翻了,轮子还在呼呼地滚。
      
      他左边的商务车也是一个急刹。
      
      这辆车车身沉黑,双M字车标,每一寸都透着贵。刺眼的灯光中,车门很快打开,下来一个男人。
      
      那男人问道:“怎么回事?你没事吗?”
      
      “对不起,太暗了,我赶时间,没注意这里的拐角,车的铃声也坏了。”
      
      程不遇勉强控制着呼吸,他脸色苍白,乌黑的眼睫带上泪光。但就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声音淡静稳定得不可思议,仿佛在平静地念诵课文,“是我的问题,我可以负全部责任。”
      
      车灯很亮,他眯着眼睛,胸口起伏,用力呼吸着,乌黑碎发垂落下来。
      
      强光暗了下来,那人蹲了下来,挡住了一部分光源,淡淡的玫瑰香气飘散。
      
      程不遇睁开眼睛。
      
      顾如琢半跪在他面前,嘴唇紧抿,神情怔忪。

  • 作者有话要说:  顾如琢:多年重逢,不该是这样的
    程不遇:被动1V1,直接打出团灭操作
    因为是破镜重圆,前面会微微有些酸,后面就甜了,放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