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韩菀死在一个滂沱雨夜。
      
      那是她被囚禁的第三十一天。
      
      漆黑的深夜,狂风呼啸,暴雨倾盆,狂风夹着雨撼动山间的丛林树木,呜呜怪声似山摇地动,顷刻间又淹没在郇河河水暴涨的巨大隆隆声中。
      
      这样的雨夜,深山之中,倚在门扉上的韩菀却忽听见远远有一阵隐约骚动。
      
      她立即坐了起身。
      
      有人救她?
      
      可这不可能,因为对方告诉她,韩大女郎早已“死”在月前的一场沉舟事故。
      
      死讯确切,灵堂已设。
      
      对方神色淡淡,因而韩菀判断,这不是谎言。
      
      韩菀不知道,但她抓紧了这个机会。
      
      骚动愈大,木屋前后的守卫匆匆赶去大半。气窗在日复一日的撬动中已松动,使劲一扳整个脱落,她跳了出去。
      
      黑黢黢的夜里枝摇树晃,她顶着滂沱大雨,一头扎入密林。
      
      然好景不长,很快,追兵就赶上来了。
      
      领头是一个眉目阴翳的男子,他冷冷道:“她跑不远的,分散搜!”
      
      韩菀伏在长长的茅草丛中,重重喘息,肺腑像火灼一般赤疼。她努力收敛气息,一点点往后挪。
      
      对方的人很多,她的行踪很快就被发现了。
      
      泥泞大雨,伸手不见五指,胡乱冲开横生的枝丫草木,她跌跌撞撞狂奔在漆黑密林中。
      
      隆隆的水声越来越近,她瞥到了原本藏在芦苇丛中的小舟,她跳上小舟,扯开缆绳。
      
      小舟瞬间被冲了出去。
      
      滚滚波涛,小舟急剧起伏,“嗖嗖嗖”箭矢激射而至,韩菀往船头一扑,小舟顷刻翻侧。
      
      她落在汹涌的河水之中,瞬间被卷了下去。
      
      她拼命挣扎着,暴雨隆隆,河水湍急,全无作用。
      
      韩菀不禁绝望,她还是没法逃过。
      
      载沉载浮,岸上的人正急追而下。这些人,虽从没明确表示过身份和目的,但她却知道为什么。
      
      韩家如今只遗孀母孤女,却有偌大的家业,万贯的家财。
      
      让人垂涎三尺。
      
      河水隆隆,汹涌的巨浪猛拍在她身上,头脑一阵晕眩,人瞬间被卷入水底。
      
      睁大眼睛,眼前无边无际浊黄河水,她奋力挣扎,却如蚍蜉撼树,全无半点作用。
      
      正当韩菀心生绝望之际,骤“哗”一声,她忽听见一巨大水声。
      
      一个黑色身影分开浪涛,突兀出现在她的面前,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抓住她的双肋,她被紧紧箍在一个宽厚结实的胸膛。
      
      全力一蹬,冲出水面。
      
      韩菀重重喘息着,心肺窒息过后的绞痛像火灼一般,她咳嗽着,猛回头看去。
      
      大雨滂沱,水珠顺着浓黑的眉峰滚下,一双浅褐似琉璃珠般剔透的眼眸。
      
      是穆寒!
      
      “……”是你!
      
      竟然还没放弃寻她吗?
      
      还真寻到了她?
      
      谁也顾不上说话,还完全未曾脱离险境,河水汹涌而急促滂湃,更大可能的,是两人一同葬身大河。
      
      一冲上水面,立即全力往河岸艰难扑去。
      
      韩菀本能抱紧他,箍着她的臂膀又紧了紧,肌肉贲张,像铁钳一样牢牢卡住她的腰。
      
      巨浪滔天,扑头盖脸,暴雨狂风以摧枯拉朽之势刮倒无数树木枝干,冲进隆隆郇河,河水携带着无数黄土和杂物以雷霆万钧之势汹涌而下。
      
      倏地,一截巨大树干急速冲向二人。
      
      避无可避,他蓦一转身,“彭”一声巨响,树干重重撞在他的背部。
      
      力道之巨,连隔了一层的她都震得头晕眼花。
      
      一滞,他吐出一口血,皮开肉绽,鲜血顷刻染红浊黄的河水。
      
      韩菀张了张嘴,却立即呛了水,重重咳嗽。
      
      谁知祸不单行,一连串朽木树干顺着奔腾河水疾冲而至。
      
      连避带挡,仍不可避免地被重重撞往下游。
      
      可他的动作已无法控制地缓慢下来,再被带往下游,恐怕九死难生。
      
      在一截横木携着巨浪再次重重扑来的时候,他暴喝一声,骤一松手,重重往前一推。
      
      一股大力推着韩菀冲向河岸,她奋力往前一扑,抓住了岸边的根须,猛回头看去。
      
      巨大的浪头扑下,“彭”一声巨响过后,黑漆漆的河面,已看不见人影。
      
      韩菀却连叫也无法叫,她流着眼泪,尽全力抓住手上这条树根。
      
      然天要绝人。
      
      在韩菀拼劲全力,终于成功爬上岸的时候,一阵急促脚步声,熟悉的黑衣人冲了出来,分成两列,重重包围了她。
      
      领头中间的,正是那个熟悉的阴翳黑面男。
      
      对方冷冷哼了一声,“刷”一声长刀还鞘,扔在左手,他倏地上前一步捉她。
      
      韩菀陡然生出一股巨大的愤怒,她猛地抽出头上的木簪,对准他的眼珠,用尽全力,重重往前一扑!
      
      圆钝的簪尖戳进对方左眼,一声惨叫,狠狠一脚踹在韩菀的腹部!
      
      她被踹得倒飞出去,重重掼在河水之中。
      
      水花四溅,头晕目眩,腹部巨痛,河水没过头顶,顷刻淹过口鼻。
      
      可她已无力挣扎。
      
      ……
      
      雨后初霁。
      
      温暖的阳光穿透云层洒落在郊野城廓,却驱不走人心里头的阴霾。
      
      她的母亲一夜白头,抱着她和弟弟的灵位哭瞎了眼睛。姨母一再宽慰,可她还是呕血而终。
      
      城中韩氏商号大大小小铺面的牌匾都被拆了下来,换上另一家商号的匾额。
      
      城郊,孤零零两座新坟。
      
      最后,还是她的二叔从东阳赶过来,起坟,要将她母女带回家乡,与父祖共葬。
      
      一声叹息。
      
      一铁镐下去,滚滚乌云自东而来,遮盖了炎炎烈日。
      
      一声惊雷起,晴空暴雨。
      
      雨点噼里啪啦,落在棺盖上。
      
      ……
      
      韩菀就醒了。
      
      她睁开眼睛。
      
      又一阵风,窗扉咿呀开合,雨水灌了进来,溅湿窗畔的睡榻,洒在她的脸上。
      
      她怔怔一抹了脸。
      
      雨水冰冰凉,一点烛光晃动,湿润白皙的掌心下隐约可见细细的青筋。
      
      她跳了起身。
      
      “哐当”一声,撞翻榻旁小几,汤盏落地,碎陶飞溅,擦过她的手背。
      
      细碎的刺痛,和方才打在她脸上的雨水一样,真实无比。
      
      她环视。
      
      浅杏帷幕,银红坐垫,东墙窗下有一张檀木琴案,非常熟悉的布置,她梦萦中常常会出现的地方。
      
      这是她东阳家中。
      
      这是她母亲院里的西厢房。
      
      她这是……
      
      又活过来了吗?
      
      愣愣半晌,一瞬狂喜。
      
      忽门“咿呀”一声,乳母端着一碗汤羹进了房,絮絮叨叨:“小娘子多少吃些,夫人伤恸,郎君也还小,您正要好生保重,才能支应……”
      
      恍如隔世。
      
      这些似曾相识的对话,仿触动机括一般,记忆深处的画面一下子就鲜活了起来。
      
      这是父亲下葬后的第三天。
      
      “……弟弟!”
      
      几乎是马上,韩菀提起裙摆,往外狂奔而去。
      
      她甚至连没有梳发,赤足落在木质廊道上,咚咚往东厢冲了过去。
      
      上辈子最大的遗憾,会在今晚发生。
      
      她的弟弟韩琮身体羸弱,不堪悲伤疲惫,后半夜忽起高热。而主君丧事人仰马翻,乳母女婢皆疲,又因白日疾医诊脉确认无恙后,一松懈盹了过去,错过唯一的就医良机。
      
      高热来势汹汹,竟很快不治,年仅十三岁的韩琮在第二天夭折了。
      
      此后无数的日日夜夜,韩菀无比的恨悔,悔自己没有多守一天,悔自己没有照顾好弟弟。
      
      悔自己没照顾好自己和母亲,保不住韩氏的祖业。
      
      她对不起父亲。
      
      可现在,她有机会挽回一切!
      
      ……
      
      猛推开东厢的大门,乳母女婢惊醒连忙站起身,她冲到弟弟的床前,撩起床帐。
      
      白皙清秀的眉目,只是有些瘦削,常年体弱皮肤带一丝苍白,此刻却泛起一抹潮红,十三岁的清瘦少年正陷在柔软的衾枕中,他双目紧闭,呼吸见重。
      
      韩菀立即伸手一探。
      
      还好,还好!
      
      不是很热。
      
      她喜极而泣。
      
      “快些!赶快去叫疾医来!”
      
      一抹脸,她回头急声吩咐。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阿秀回来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