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既然东西好,自然有人盯着。
      
      原书里,这次试炼凤千音一箭三雕,拜师,洗髓,寻宝鼠进阶。
      
      后二者都是九叶银蕊草。
      
      凤千音误服洗灵草又被混沌灵气灌顶,灵根上去了是大好事,但这么一来她身体强度就跟不上了。
      
      她必须洗髓伐脉,她手上有一张上古洗髓方(苏云:好东西真多),其他已齐备,就差这个九叶银蕊草。
      
      这凤千音很傲,会抢会谋会不择手段,偏就不会折腰求人,不过没关系,有的是人上赶着为她排忧解难。
      
      这不,这日童子禀,苏云便宜渣爹苏源来找她了。
      
      苏云没见,苏云已搬到碧云峰了,这是九华峰的附峰之一,紧挨着主峰。三徒可以选择跟着太昊仙尊一起住在主峰,也可以像从前大师兄一样另居附峰,九华峰范围大附峰多,不过大师兄是化神后才搬出去的。
      
      凤千音私密太多,抢先表示要另居附峰,陈雷和苏云则也没什么意见,保留一点隐私这样也好。不过不同凤千音选择了边缘处一灵气充裕的附峰,苏云却是就选了紧贴着主峰一侧的碧云峰。
      
      这地儿可不是苏源说来就来的,他只能在九华峰区域外让弟子往里传话。
      
      “找我干嘛这是?”
      
      她可不乐意应付这渣爹。
      
      童子来回跑了两趟,苏源这才说出九叶银蕊草,童子转述了很委婉的一大段,归纳起来就一句话:这东西凤千音急用,苏云用不上,先均给她吧。
      
      苏云大惊:“他想什么呢这是?”
      
      怎么会觉得她会给他?
      
      “不见。”
      
      苏云问系统:“你说他傻不傻?”
      
      她大笑。
      
      系统:“……”
      
      自那日吃瘪以后,系统就没说过话,愤愤不平。
      
      苏云逗它:“给我看看原书呗,我都忘了好些剧情了。”
      
      系统:“……”
      
      系统不理她,苏云大笑。
      
      ……
      
      殷玥很快闻讯赶过来,“岂有此理,先均给她?凭什么?!”
      
      “这可是九叶银蕊草!怎么还?她拿什么东西换?!”
      
      苏云心里贫一句,那凤千音可媲美九叶银蕊草的东西还真有的,当然目前阶段她不愿也不敢露白。
      
      殷玥非常气愤,把苏源凤千音连同凤千音生母都大骂了一顿。
      
      这很罕见,殷玥向来不怎么提凤千音那小白花生母,因她从不觉得两人是一个档次,且她和苏源会变成这样,根源在苏源,她有眼无珠,没有小白花,也会有小黄花小红花。
      
      “你别听他说什么,反正绝对不能给他!!”
      
      苏云安抚:“您放心,我肯定不给。”连苏源她都没放进来呢,“这灵草我还有用。”
      
      “我想试着给二舅舅炼药治伤。”
      
      殷玥想起仅存且重伤不愈的胞兄,一下黯然,“好孩子,难得你有这个心。”
      
      ……
      
      殷玥强颜欢笑,说不要废了好东西。
      
      殷家底蕴比苏家还深,甚至连太昊仙尊都出过面,殷牧重伤丹田接近粉碎,无方子可回天,包括这九叶银蕊草。
      
      但苏云说要试,却不是开玩笑的。
      
      她会炼丹。
      
      “以前啊,我炼过的丹可多了,姥爷说我业已纯粹,炉火纯青。”
      
      苏云坐下来,拨开炉门察看地火,又端详一下丹炉,像模像样的。
      
      上辈子她就是个修真者,可惜末法时代了,连正经修炼都难,全都得靠古武辅助入道。据说她家还是上古流传至今的修真大世家,记载还有祖上飞升,但要不是还能用一些保命术法她都怀疑是假,至于所谓飞升和上古灿烂,心里是不信的。
      
      不但是她,她爹也偷偷嘀咕过,还被爷爷听见父女俩被追打了几个山头。
      
      直到来到这沧澜界。
      
      苏云母家也是大世家,主医修,医药不分家,含丹道,姥爷喜欢她,破例让她一起学了。
      
      苏云把白玉匣子取出来,打开,小心揪下银色蕊子放回去,再妥善收好。
      
      剩下隐约有银光流动的灵草身,托在掌中细看。
      
      和她记忆中一模一样。
      
      “就是等阶没那么高而已,咱们那边叫三生银叶草。”
      
      外祖家最后一块灵药圃,用阵法把整个族地的灵气都聚集起来,大部分都输送到这里了。就是因为这个灵药圃,才让苏云相信自家还算修真世家。
      
      世界不一样,人也不一样,哪怕灵植矿产很多雷同,也会出现许多迥异的方子。这三生银叶草,就是治疗丹田之伤的主药。
      
      等阶高这么多,理论上应该可以的!
      
      才来没多久,苏云就开始留意治疗丹田之伤的方药了。
      
      一来,这原书中苏小云母死舅家灭门,是间接导致她最终悲剧收场的根本原因。凤千音可是气运之女,苏云不得不防。
      
      这殷家被灭得这么容易,最重要原因是殷牧陨落后,没有一个强而有力的当家人。
      
      另外再有一个,苏云也算是偿了苏小云的心愿。
      
      她穿越过来后,灵魂非常契合,这身体就如同本来就是她的一样。需知其他人并不是这样的,不管主动被动,多少都会有一些夺舍痕迹。
      
      苏云是修真者,相信机缘,这是她的机缘。她得了机缘,便打算完成原身执念,了却因果。
      
      原书里苏小云为凤千音和未婚夫执念成狂,做了很多的错事,而苏云记忆里,苏小云也确实很爱她的未婚夫。只不过,临到陨落前一刻,苏小云没想起未婚夫,也没有想凤千音和渣爹,她想的是母亲,和一向疼爱她的两个舅舅和风雨飘摇的外祖家。
      
      她很后悔自己的任性,如果可以,她愿意付出一切来换母亲康泰顺遂和二舅伤愈。
      
      苏云取出准备好的辅药,然后把九叶银蕊草放进玉盘里备用。
      
      看样子,她真的要来,系统忍了又忍,这可是九阶的先天灵草啊,世间难寻!!
      
      “别看不起人!三生银叶草我炼过。”
      
      苏云点火,净炉,非常熟练。
      
      由于灵气匮乏的原因,她精准度非常高的,十来岁开始就没废过丹,练一炉成一炉,实在耗不起。
      
      她觉得自己可以!
      
      姥爷破例,既是不敝帚自珍,以免修界更加没落,更重要是疼爱她,顶着大压力让她外姓人学了,她发过誓,绝不外泄。
      
      拿起九叶银蕊草掂了掂,苏云笑嘻嘻:“废了也不给凤千音。”
      
      “……”
      
      系统气死了。
      
      ……
      
      气系统归气系统,苏云还是谨慎的,她先炼了两炉清灵丹试了试。
      
      颜色有些变化,应是两界方子和灵气差异的原因,刮下粉末试试,药效不错,还挺精纯的。
      
      苏云笑眯眯:“想当年啊,我技术在兄弟姐妹可是第一的,姥爷可从来没赞过人炉火纯青的。”
      
      她就说嘛,她可以!
      
      好了,开始了。
      
      苏云盘腿坐于丹炉前,以神识代替人手去放药控火,方子她烂熟于心,动手前还默念了一次。
      
      洗炉,预热,放药,谁先谁后,启鼎泻热,大火小火,一路流畅纯熟。
      
      前面很顺利,就是到了最后涨火猛收的最后阶段,却出现了一点不大不小的意外。
      
      “砰!!”
      
      苏云神识外放,控制地火腾然大旺,赤蓝色的灵活包围整个药鼎,一息,二息,三息。
      
      收!
      
      苏云陡然一收,药鼎却陡然震动一下,鼎壁两条云龙急速游动,忽“砰”一声巨响,整个鼎盖被炸飞出去。
      
      苏云赶紧跳起,险险一避,大鼎哐当哐当剧烈摇晃,鼎后青烟直冒,一阵焦糊焦糊的味道。
      
      探头一看,成了一底锅灰,还冒着青烟。
      
      苏云:“……”
      
      “呵!”
      
      系统终于忍不住了,“这就是炉火纯青?!”
      
      一直气得自闭的系统都炸出来了,它气愤,痛心疾首,“暴殄天物啊!”
      
      “这可是九阶先天灵草!!!”
      
      苏云:“……”
      
      明明都对啊,这么会这样?
      
      她强撑:“……或许只是形态改变了而已,毕竟灵草等阶很高。”
      
      系统“呵”了一声,“那你尝尝!”
      
      “尝尝就尝尝。”
      
      诶,不对啊。
      
      苏云瞄了系统炸出来的蓝色光幕一眼,若有所思,“你好像对丹药灵草格外激动啊?”
      
      系统立即闭紧嘴巴。
      
      ……
      
      苏云等了等,等青烟散尽,她伸出手指头往炉低刮了一点锅灰。
      
      焦味有点大,只不过——
      
      苏云尝了尝,带焦味的药粉入腹,化作一股灵流,直入丹田,药效居然没问题!!
      
      苏云立即眉开眼笑,“我就说,没问题!”
      
      她摸摸下巴,大约是里外灵气浓度和纯度不一样,灵草等阶也不一样。
      
      “能用就行!”
      
      最多她以后再慢慢试着调整方子就好了。
      
      系统:“……”
      
      有没有搞错,炼成这样,居然还能用??
      
      “至于这个粉末,没事,用灵蜜和蜂蜡揉起来不就行了。”
      
      好主意!
      
      苏云这就打开丹房阵法,吩咐童子去灵蜜蜂蜡。
      
      童子嗅到焦味,欲言又止,去了。
      
      系统忍了又忍,“呵!”
      
      它最终没忍住,整个沧澜界,不不,只怕上中下三界,都没有这种丹药!
      
      “现在不就有了么?”
      
      其实苏云不觉得很有问题,毕竟她以前灵气匮乏,除非高阶,中低阶练出来都是散状,需要用蜜蜡揉制加工。
      
      也就这里灵气充裕不兴药散,且……颜色也稍难看了些。
      
      系统一言难尽,只能眼睁睁苏云盘坐地上,哼着小调,掺和灵蜜和蜂蜡熟练揉制出三大丸锅灰颜色的丹药。
      
      “……”
      
      ……
      
      蜜蜡手搓丸子新鲜出炉,拿出来的时候,苏云磨蹭了一下,实在卖相不咋地,她和系统说归说,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给她姥爷丢人了。
      
      殷玥见愣了下,忙接过来,小心翼翼试刮下一点点,放在嘴里品尝。
      
      焦焦的,还有种甜腻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古怪得让人皱眉头。
      
      “这……”
      
      但很快,殷玥感觉一小股精纯的灵流直入丹田。她整个腹部的暖洋洋的,感觉药效滋养巩固着她的丹田,她无伤,但这一刻在不浅的药效滋养下,她恨不得舒服得长吁出声。
      
      她惊喜:“真的可以!!”
      
      很有效,她才刮下一点点,现在这三大丸子,殷玥喜极而泣:“小云,这是请哪个峰的丹师炼制的啊?”
      
      “太好了!!”
      
      这丹药炼成这样,苏云也没好意思直接承认是自己炼的,含含糊糊,忙道:“这得赶紧给二舅舅吧?”
      
      “对对,没错!”
      
      谁去送,当然是殷玥,苏云将探望的机会让给前者,她无所谓,但殷玥却是极记挂兄长的。
      
      殷玥去过后,很快就回来了。
      
      “你二舅说有用。”
      
      殷牧试过,真的有用,兄妹大喜过望不必说,并殷牧评价这丹药“朴实无华,效用上佳”。
      
      被人这么一评,苏云如同三伏天喝冰水,心里登时舒坦自然了。
      
      她就说嘛,但凡是药,有用才是最重要的。
      
      之前那点别扭抛到九霄云外去,心情愉快,笑吟吟的。
      
      系统:“呵。”
      
      苏云没理它,装听不见,殷玥正和她说话。
      
      殷玥激动说了好久,心情平复了一些,这才站起身,“小云,阿娘打算搬回殷家去。”
      
      苏云惊讶,这所谓搬回去,意思就是分籍了。
      
      修真界结成道侣称之合籍,与之相反则是分籍了。
      
      殷玥飒爽,原来母家前途未卜她担心一双儿女没了靠山,可现在不同了,儿女后盾问题解决,她哼了一声:“谁还在意他呢?”
      
      她是修士,难道还要和凡间界的内宅妇女一样吗?笑话!
      
      殷玥眉目本生得英气,如今愁绪全消,英姿勃发:“我眼拙,看错了人罢了。”
      
      “错了就错了,还不兴我回家么?说不得,以后再找一个好的!”
      
      最后一句殷玥本担心女儿在意,忙看苏云,谁知苏云简直不能更赞同,啧啧:“您说的是!”
      
      殷玥笑了,刮了刮她的鼻子,“你个小妮子,仔细修炼,莫要懈怠。”
      
      “不管男的女的,是修士该以修为为重。”
      
      殷玥虽生了俩孩子,她也不后悔生孩子,只不过,她的修为并不比苏源低多少。
      
      苏云忙点头,真知灼见,她对殷玥刮目相看。
      
      殷玥说干就干,今天回去就搬,临走前,她问了问九叶银蕊草,得知还有个芯儿,叮嘱她:“别说出去了,省得遭人惦记。”
      
      不不不。
      
      苏云就爱看人惦记人家东西,很想要,却偏得不到,抓心挠肺。
      
      她笑嘻嘻:“多有趣儿啊!”
      
      ……
      
      没过两天,这趣儿就找上门来。
      
      童子禀:“天剑锋陆渊师兄来了,正在九华峰外等您。”
      
      这位陆渊师兄,就是苏云的未婚夫。
      
      童子以为苏云可能不见的,毕竟她亲爹都没见,谁知苏云一听,眼睛一亮,一收剑势就过来了。
      
      “谁?陆渊吗?”
      
      这个未婚夫,可是原书里有名有姓的人物啊,九华宗天骄说的就是他。跻身一众大佬之间,成为女主心头朱砂痣,女主这么多男人,他是极极极得宠爱的,也就妖王魔主剑尊能和他平分秋色,比窦如宁重要多了。
      
      哦,这剑尊是他师尊,陆渊丹成觉醒玄剑之体,他原来的师尊不忍耽搁他,剑宗宗主又惜才,他是修真界少有拜两个师尊宗门的。
      
      剑尊迁怒凤千音诱陷爱徒,亲自去捉拿陆渊并擒下凤千音,禁锢了一段时间,谁知他最后也栽进去了。
      
      苏云双眼亮晶晶,她对这个师徒同搞一女的未婚夫好奇很久了。
      
      走,这就会会他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苏云(拍桌怒):外表都是虚的,最重要的是好用是不是?


    肥肥的一章!!哈哈阿秀加油哈,明天见啦宝宝们~ (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