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九华仙山连绵巍峨,仙鹤盘旋清鸣声声,不断有流光在空中划过,降落在内山门的玉阶下。
      
      “这么说,我确实是穿书了?”
      
      茂盛的灵树上,苏云饶有兴致往下翻,玉冠束起的长发垂下一缕随风轻扬,露出一个小小的梨涡。
      
      她没有在意,盯着眼前淡淡蓝色的光幕问。
      
      “没错。”
      
      苏云了然点头,继续快速翻光幕上的原著。
      
      半年前,她穿越了。
      
      穿进了一本叫《凤舞九天》的玄幻古早大女主修仙文里。
      
      书中的女主叫凤千音,原来是个特工雇佣兵,心狠手辣,霸道冷漠。可惜在一次任务中意外身亡了,死后穿越到常州凤家的一个五灵根庶房女身上。
      
      作为气运之女,这个凤千音从父亡母弱的废材伪灵根一路开挂,先是跟着母亲嫁到沧州第一世家苏家,成为苏家嫡女,破例拜入九华宗,之后误服绝迹万年天阶灵植洗灵草,再被混沌灵气灌顶,将废材五灵根洗涤成混沌五行灵根。
      
      从废材一跃成为天才。
      
      之后还拜入当今玄门道宗第一人的太昊仙尊门下,成为其亲传弟子。此后,一路仙缘奇遇不断。灵宝,异兽,符篆,阵法,各路美男天才数之不尽,俱悉数拜倒在她的道袍之下。其中,甚至绝大部分还是剑尊妖王之类的当世第一流顶级大能。
      
      名望,赞誉,道魔二界第一人,最后她集齐七方至宝,在天梯已断绝的情况下,带着一众夫君和小弟霞举飞升,成为沧澜界的传奇绝唱!
      
      苏云啧了一声,这气运,真绝了。
      
      不过很可惜的是,她没能穿成女主凤千音,而是穿成凤千音的继姐兼师妹。
      
      被对方抢爹,抢哥,抢未婚夫,因妒生恨心魔丛生,不断找对方麻烦,不断想找机会杀死对方,抢夺对方男人。反复打脸兼给人送奇遇送经验,最后被未婚夫一剑穿心,肉身被轰成渣渣,神魂俱灭。
      
      还连累生母和整个舅家,舅家甚至连凡人界里的旁支都被移平魂灭了,全文最大也最惨的女配,和她名字就差一字的苏小云。
      
      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纠正剧情系统]告诉她的。
      
      苏云摸摸下巴:“照你说的,我是必须走剧情咯?”
      
      “是的。”
      
      “苏云必须严格按照剧情提示行动。”
      
      系统很严肃强调:“如果你选择走完剧情,下辈子将会像女主一样的气运加身;否则的话——五雷轰顶万劫不复!”
      
      ……
      
      “铛——”
      
      苍浑的钟声穿透三门,回音嗡鸣在九华宗内外。
      
      苏云指尖从光幕上移开,其上泛着淡淡蓝光的书册虚影一页页阖上,化作光点隐匿光幕左上角。
      
      苏云从树上跳下来。
      
      穿过隔音屏障,鼎沸的人声立即传入耳中。
      
      半空中还不断有流光匆匆划过,飞快落到地上,化作飞剑法器,收进其主人手中。
      
      原著剧情已到了苏小云出场的重要节点了。
      
      “前几名?”
      
      “前三名。”
      
      玉冠束发,青色玄鱼道袍,在场年轻一辈的九华宗内门弟子们俱非常兴奋。
      
      时陈山秘境出世,宗门内正要举行试炼选拔,表现优秀者将获得进入秘境资格。
      
      当然,更引人瞩目的不是这个。
      
      宗门宣布,当世玄门道宗第一人的太昊仙尊有意收徒,试炼前三名者将可拜入太昊仙尊门下成为真传弟子。
      
      另为了激励大家,宗门还把刚得的先天灵草九叶银蕊草作为试炼头名奖励。
      
      消息一出,整个九华宗都躁动起来了。太昊仙尊是谁?当世玄门道宗修为第一人啊,大乘大圆满期大能,金丹小修士们若拜入他的门下,可谓一步登天!
      
      更甭提还有九阶的先天灵草了。
      
      ……
      
      “这是太昊仙尊第二次收徒。”
      
      苏源举目眺望片刻,回过头来,素来严肃的脸上也显露几分激动的情绪。
      
      这位是苏云身体上的父亲,若说他女主凤千音废材逆袭最前期的最重要支持者的话,那么他就是原著苏云的悲剧一生始作俑者了。
      
      他是凤千音生母的初恋情人,当初和后者分开后,迎娶了苏云的母亲殷玥,在背靠妻家舅兄的情况下成功夺得苏家家主之位,数百年来夫妻恩爱缠绵,殷玥还不惜两度停滞修为给了他生育一子一女。
      
      谁知一朝大舅兄陨落,二舅兄重伤难出眼见寿元不永,他就诚恳对发妻说了许多的不得已的话,最后迫不及待迎娶了守寡的初恋作平妻。
      
      苏源对凤千音这继女甚至比苏云还要好,煞费苦心为其争取了进入九华宗外门的资格。否则,以当时凤千音的修为,根本没有进入那个秘境的资格,更甭提误服洗灵草了。
      
      不管是原身,还是苏云,都对这个父亲所作所为十分不不耻。前者还有一腔愤慨恨懑,否则不会有半年前气走云雾林重伤身陨后的苏云到来。
      
      只不过吧,她眼前这位父亲似乎并没这样的自觉。
      
      苏源看过两个女儿,目露满意:“你们姐妹同心协力,若都能拜到太昊仙尊座下那是最好不过。”
      
      他递过两个储物戒指,最后又拍了拍凤千音肩膀,勉励:“五行混沌灵根万年难出其一,还刚好在太昊仙尊收徒之前,这是你的机缘,你要好好把握!”
      
      苏云抛了抛手上储物戒指,没理那对父女情深的继父女,她继续盯着眼前只有她能看到淡蓝色光幕。
      
      【陈山秘境试炼选拔:见父亲重凤千音,苏小云嫉恨难平,尾随凤千音过幻境后,鹤越穿云涧,因窥见混战而伺机暗算,弄巧成拙,被窦如宁一剑贯穿右肩;伤重迷阵错辨方向,止步金鸡台,饮恨目睹凤千音成功登顶夺魁。
      
      苏云:尾随凤千音过幻境,石林混战右肩中剑,幻境错辨方向,北上金鸡台】
      
      一个一个字跟着声音在光幕上显示出来,古韵泛冷的篆体,蕴含一种难以言喻的玄妙和力量。
      
      系统问苏云,“看清楚了吗?”
      
      它提醒:“如有疑问,你可以再详看原书。”
      
      “不用了。”
      
      苏云说:“我看清楚了。”
      
      ……
      
      殷玥半眼不看那对继父女,把苏云拉到一边,给她理了理鬓发,“不必在意他,你不比她差。”
      
      三月前,女儿的负气出走致重伤迷雾林,殷玥只担心苏云。
      
      苏云是满阶天火灵根。
      
      凤千音就算是五行混沌灵根,苏云也不比她差。
      
      苏云一笑,她又不是原身,当然不会在意了,“嗯,您放心。”
      
      谁在意苏源这个渣了,她只在意这个随着她穿越就强安在她头上的系统好不好?
      
      ……
      
      三下钟声响过,内山门泛起柔和的白玉光泽,除元婴期下参与试炼选拔者外,其余人悉数退去。
      
      嗡嗡的讨论声停了下来,外门内门数十万金丹筑基修士,俱仰头望向宏伟巍峨的内山门。
      
      鸦雀无声,气氛整肃,九华宗掌门江元子出现在内山门之下。
      
      “诸位!”
      
      江元子扫视一眼,高阶修士自有的威压,振聋发聩,“接下来是陈山秘境选拔试炼。”
      
      “试炼期间,不得御器飞行,储物法器将会被屏蔽。除此之外,可使用任何方式破关。”
      
      江元子言简意赅,“试炼开始!”
      
      ……
      
      随着江元子一声令下,内山门的大广场后,高耸入云的白玉梯随即隐去。
      
      内门大山共九九八十一大阵,重叠交错变幻千万莫测,每次选拔试炼随意开启,关卡内容谁也无法预料。
      
      仙山最高峰的顶端,即是此次试炼的终点。
      
      第一关是幻境,考验心性。
      
      众人蜂拥冲上越过内山门,苏云一脚踏出广场,身遭顷刻一变。
      
      她记得原书里,苏小云和凤千音受到的幻境考验是一样的。一个黝黑的深渊,魔物异兽络绎不绝十分疯狂,得连续不断杀上一二个时辰,二女才险险过关。
      
      为此,系统还特地提醒她:“握紧武器,要坚持住。”
      
      苏云赶紧紧了紧玉笛。
      
      ……
      
      谁知眼前一黑又一亮,两人一愣。
      
      云霞缭绕,帐缦飘飘,没有黑黝黝的深渊,只见眼前九曲廊桥,碧波荡漾,水面泛一层旖旎金粉,喧嚣嬉笑声不绝于耳,馥郁暖香隐约浮动。
      
      苏云抬头一看,只见廊桥香波尽头,一座上下挑满金红灯笼的古韵三层高楼,绯色帐缦垂地轻扬,灯光暖意靡靡,为整座阁楼增添无限暧昧。
      
      正中匾额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风月阁”
      
      苏云:“……”
      
      系统:“……”
      
      ……
      
      站在阁楼大门前的蓝衣美男笑了笑,一招手,苏云不受控制飘到阁楼前站定。
      
      馥郁暖香,沁人心肺。
      
      抬头一眼,只见雕梁画柱,宝光生辉,中空三层的大厅内悬挂着一颗斗大的鲛海夜明珠,柔和烛光洒下,逶垂的绯粉帐缦,光滑的白玉阶梯。
      
      大门正对面,站着十一位风情各异的美男子。
      
      加上身边这位,一共十二个。
      
      有的红衣似火眉目热烈,有的慵懒风情漫不经心,有的清隽优雅端坐抚琴,还有各种各样的,下棋的,吹箫的,或妩媚或矜持,抬头瞅了她一眼,微微一笑。
      
      “你来啦?”
      
      声音有磁性有清冷,入耳如琴韵律动,叫闻者登时身体都酥了半边。
      
      苏云:“……”
      
      系统:“……”
      
      什么鬼?
      
      为什么我的是美男啊?!
      
      ……
      
      站在最正中的美男看了苏云一眼,“既然来了,就坐下吧。”
      
      这男子宽肩窄腰一身白衣,相貌如高山仰止冰雪之巅,眼神声音都冷清,只正是这种高不可攀的清冷,被贴近时才会格外让人激动。
      
      苏云心里啧啧两声。
      
      见她没动,众美男轻轻一笑,微微一动人便出现在身边,十二美男团团簇拥,引着她往里面行去落座。
      
      “既然来了风月阁,那就好生松散松散罢。”
      
      苏云坐在大厅上首的主座,众美环绕,暖香融融,琴萧声起,五名美男子便冲她一笑,而后跃下,翩翩起舞。
      
      宽大的广袍,单薄轻软的衣料,虚虚一束的腰带,随着身形韵动,光滑白皙的胸膛若隐若现。
      
      玉樽被满上琼液,那蓝衣美男坐在她身侧,举樽喂她。
      
      灵酒淳浓,齿颊留香。
      
      又有放在弹琴和吹箫的美男子,伸出一只手,摘了玉盘里的紫玉葡萄,剥开喂到她嘴边。
      
      玉白修长的手,漂亮得像玉雕一般,指尖染上深紫色的果汁,暗香扑鼻,色授魂与。
      
      他一笑,倚在长案看着苏云,波光流转。
      
      “好吃吗?”
      
      “还行,还行。”
      
      苏云把递到唇边的葡萄吃了,边心不在焉应着,边睁大眼睛来回寻睃这风月阁以及这十二位尤物。
      
      系统十分焦急:“快一些,必须尾随凤千音!”
      
      “我也想啊!”
      
      苏云也急,可这不是看来看去都没发现破绽吗?
      
      “那你说说该怎么办吧!”
      
      系统语塞。
      
      没办法,它只能老调重弹,“……那你快一些!”
      
      “我已经尽快了!”
      
      这玩意不是快就行的,“你别催我。”
      
      这幻境实在太过真切,系统停顿了一阵,见苏云还没有发现破绽,它急:“……暴力破阵吧!”
      
      “万一破不了呢?”
      
      幻境和其他阵法不同,破的点可能会出乎意料甚至很奇葩,且最重要是未必暴力到一定程度就能破关的,它还有可能升级。
      
      万一打坏了这个风月阁,又进去另一个更高级的幻境怎么办?
      
      系统:“……”
      
      ……
      
      苏云被催得焦头烂额,美男都没心思欣赏了。
      
      反反复复,左看右看,期间还找借口起身去外面转了一圈,连那九曲廊桥和底下池水都跳过了,都没有找到破绽。
      
      苏云疲惫扒着池壁:“……找不到,不找了。”
      
      这幻境谁布的?太真实了!
      
      系统:“……”
      
      系统也从一开始的急切连声催促到慢慢沉默下来了。
      
      找了大半天,一人一统被折腾得身心疲惫。
      
      ……
      
      既然没法找到,苏云索性不找了。
      
      破罐子破摔,在十二位美男的嬉笑簇拥中回到风月阁内。
      
      蓝衣美男轻哼一声,嗔了她一眼,波光流转:“你找什么呢?”
      
      “陪着我们不好么?”
      
      他逼近一步,凑近来说话,热气呼在苏云耳边,半边耳朵都痒痒要酥麻了。
      
      “我叫流玠。”
      
      回到风月阁内,美男们的亲近升级了,不再限于跳舞喝酒喂葡萄了。流玠举樽饮尽,琥珀色的流液顺着他白皙的下颌颈脖,滑过松松微敞襟口,淌进光洁紧实的胸膛。
      
      流玠低头朝她一笑,一手揽住她的腰贴近上来。
      
      他染了琥珀酒液的胸膛贴着苏云手臂,轻薄滑腻的衣料,温热的体温透了过来。
      
      咦,他居然还有体温?
      
      还挺正常的。
      
      苏云低头瞄了眼,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她惊奇:“还挺白挺结实的!”
      
      滑腻紧致的胸膛,苏云手放上去那一刻,幻境居然破了。
      
      破了。
      
      苏云:“……”
      
      系统:“……”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新年好啊!阿秀回来啦!!(*^▽^*)


    第一章字数略多,咱首发就一章了哈,老规矩v前日一更哒~~
    爱你们!!明天中午见啦~ (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