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 19 章 ...

  •   百花楼,

      我同意你关于她手腕伤痕的推断。因为我对她的手的印象还十分深刻。确实有一些伤痕会引发八卦周刊记者的遐想。

      其实就是你不问,我也觉得是到了我应该告诉你她在英国自杀的那两个故事的时候了。

      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那个假期吗?当时我和芭芭拉一起瞒着她妈妈到荷兰去度假。那个假期对于我们两人来说意义重大,因为,就是在那个假期里,我们两个人之前的感情,从那种非常单纯的如同喜欢小猫小狗一样的puppy love变成了成熟的,真正的爱情。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这也引发了芭芭拉的第一次自杀的尝试。

      当我们休完假期回到英国的时候,我们商量好了我们在下周不要见面,这样芭芭拉的妈妈就不会很生气。结果五天以后,芭芭拉给我打电话,她问我能否到医院里来看望她一下。

      我到那里的时候,芭芭拉告诉我,我们在荷兰游玩的时候,她妈妈在剑桥碰到了那个假装要和我们一起去做文化交流的伊朗女孩。那个伊朗女孩因为被抓了个现行,她吓坏了,她完全招认了我们的计划并且承认这个文化交流是不存在的。我完全可以想象芭芭拉的母亲那时候的感受:她的女儿有了个男朋友,这个男朋友不是个中国人,她的女儿和这个男朋友一起去度假,她的女儿不是那么她想象和希望中的那么单纯。现在也为人父母的我可以轻易地知道,对芭芭拉的妈妈来说,伤害最深的应该是她相依为命的独生女儿彻头彻尾地编织了一个针对她的谎言这个事实。

      在我们回到英国,芭芭拉回到家的那个礼拜五,事情可以想见地变得不可收拾。我不知道究竟母女之间发生了怎样的争执。我只知道最后芭芭拉不得不在她父亲的灵位前发誓她再也不见我。紧接着的那个星期一晚上,芭芭拉的家人如平常那样到外面去和其他的中国人一起打麻将。芭芭拉自己吞下了一整瓶的安眠药。很幸运地,芭芭拉的母亲和舅舅及时回到了家,他们紧急把芭芭拉送到了医院,医生给芭芭拉做了洗胃。

      每个人都被芭芭拉做的事情惊呆了。社工来找我谈话,校刊也来采访我。芭芭拉的舅舅和母亲都吓坏了,他们不得不同意芭芭拉又可以和我见面了。而我也立刻决定不随我父母回荷兰,我无法离开这个女孩。(当时我母亲非常的思念荷兰,所以我的父母决定搬回荷兰去。他们本来打算我也跟着回去。)

      在芭芭拉离开医院的时候,我和她的家人第一次正式见面。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芭芭拉的家人邀请我坐在客厅,一起喝下午茶。芭芭拉充当翻译。我已经不记得我们当时说了什么,因为只是一些很礼貌而客气的寒暄。芭芭拉带我参观了她家,我们在后院和猫猫狗狗玩了一会儿。后来就到了他们家的店铺开门的时间了。我很想给他们留一个好印象,所以我自告奋勇留下来帮忙。他们接受了。他们店里面的繁忙和有条不紊让我觉得很惊奇。芭芭拉和她舅舅负责炸鱼薯条店,芭芭拉的妈妈负责中餐外卖。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工作,在当时的情况下也没有人有空教我该怎么做。一开始他们让我去炸薯条,但是我做得又慢又笨手笨脚。后来他们让我去后面接电话,来记录外卖的订单。这也不成,因为我能记下别人定的外卖,但是我无法和芭芭拉的妈妈沟通。所以芭芭拉只好让我回家,她安慰我说,最少你尝试过了啊。

      我下一次碰到芭芭拉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家人对我评价相当负面,并且不希望再看到我。

      你是否和芭芭拉在香港认识的其他人了解过她最后的情形?我看中文的文章都只能通过翻译器,你是否能多告诉我一些她去世时和去世后的情况?

      罗勃

      罗勃,
      我从来没有同芭芭拉在香港认识的其他人交谈过。我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演员。身为明星,说话做事避忌会比较多。其他影迷有和其中的一些人简单地对话过。大约我们只能从公开的报道,电视电台采访中看看他们对芭芭拉的态度。大家都觉得她是个很聪明很有天分的演员,也都觉得很惋惜。也有提起过合作时的一些小故事。

      其中一位和芭芭拉合作过多次的制作人/导演箫笙曾经对她赞不绝口; “芭芭拉或有不愉快的心事,但她都蕴藏在心内一从来不形於色。平时见面都见她嘻嘻哈哈的大讲大笑,绝无多愁善感的形态。她对工作也极之勤奋,从没闹情绪或迟到早退,是一个演员道德极佳的艺员。”也许也是因为这样,很多人对于她内心的不安,不快或者情绪低落没有感觉。

      (注:翁美玲对待工作的敬业和热诚在圈中有口皆碑,她是公认最好合作的演员,公司有什么剧派下来她都会照做,而且她明白演员本身的职责,绝不会无故乱推剧本,自拍戏以来从没有人投诉过她。直至多年后的现在,当年的合作伙伴,苗侨伟,刘丹等,都对她对于工作事事亲力亲为,绝不娇气的态度念念不忘。)。

      但是就对她当年最后的详情真正比较清楚情况的人,都很少说过些什么。虽然报纸杂志网络对于芭芭拉的死因有很多猜测,比如说□□介入,或者说是谋杀,甚至有人说是1985年三月芭芭拉在泰国登台的时候被下了降头。但是,周围熟悉她的人,似乎从来没有怀疑过她是自杀的。

      1985年5月13日的晚上,很多人看到芭芭拉和汤镇业在无线电视台的清水湾片场爆发激烈争吵。后来两人分别离开。正如你所提到的,芭芭拉和汤镇业曾经多次为各种各样的事情爆发争执,甚至在众人面前的争吵。

      当夜12点50分(5月14日凌晨) ,芭芭拉独自一人坐公司的车回家,打了十几个电话给汤镇业,但没有回覆。芭芭拉于是留言说,如果不覆机,将永远听不到她的声音。后来,芭芭拉又打电话给邹世龙,情绪非常低落,倾诉自己过得十分辛苦,活着没意思。

      1时25分邹世龙驾车赶到芭芭拉家楼下探望,但当时的门房看更不认识邹世龙,认为他是一个来骚扰的痴心影迷,而不让他入内。那时,翁美玲已经以白兰地伴着煤气,换来无尽的长眠。

      5月14日早上7点,邹世龙再次到芭芭拉住所,他依然叫不开门,嗅到有煤气传出,遂由阳台攀爬进入厨房,撬开门后进入屋内。芭芭拉身穿粉红色的睡衣,昏迷在客厅之中。邹世龙将她送到浸信会医院时,证实了她已死亡,估计芭芭拉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就已经告别了人世。

      因为芭芭拉当时非常地走红。所以她的去世和葬礼在香港乃至海外的华人世界引发了很大的震动。当时香港几乎所有的一线二线的演员和歌星都出席了她的葬礼。当日香港几乎万人空巷,香港警方也出动了很多警力到现场维持秩序。

      香港后来成立了一个艺人之间的互助的组织叫艺人之家。有位香港著名美容师郑明明提起艺人之家成立的因由。是因为芭芭拉曾经深夜1点给她打过电话,因为心情不好有事情想倾诉,但是当时郑明明觉得很累想睡觉就说明天再打回电话。但是回头就听到芭芭拉去世的消息。因此她觉得很难过,觉得当时如果可以好好和芭芭拉聊天倾诉,也像结局会不同。因此她觉得艺人们很需要一个保密的地方分享彼此的难处,由此成立了艺人之家。

      正如香港教会方面在她去世后为她举行天主教仪式的丧礼,神甫在回答记者提出的“天主教徒不应当自杀,为何教会仍然决定为她主持丧礼的问题时,回答说,教会方面经过慎重考虑,知道她在不幸的事情发生之前,她曾经一再致电给两位朋友,证明她当时还有求生的意志,但得不到可惜没有得到及时的援手。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厦的看更后来也辞职不知所踪。

      如果汤镇业当时及时回电话的话,事情可能就不会变成这样。如果邹世龙第一次来到的时候看更让他进入。事情会完全不同。其实最后芭芭拉很努力地想和人倾诉她的心情和苦闷,假如中间任何一个人可以和她说上话,开解她,或者及时到现场,事情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果。不过很遗憾,人生没有假如。

      在你看来,她是否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她曾经在电台访问中说自己是个非常情绪化的人,比如当时决定从英国回到香港。她是否是一个有虔诚宗教信仰的人?如果她是虔诚的信徒,也许可以在宗教中获取心灵的安慰和平静。

      百花楼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