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7 章 ...

  •   罗勃,
      你们那种不得不分居两地的爱情故事,听起来也非常的熟悉。我周围的很多朋友都曾经谈过远程恋爱,找尽一切可能的机会在一起,但是距离总是给人带来麻烦和困扰。维系一段长距离的爱情需要很多很多的耐心和决心。看着你写的你们分手的情况,我只能说,当时你们确实都太年轻了。当时的你也太不了解女性了。我不是芭芭拉,我无法知道她当时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对于很多女性来说,对于男朋友的冷淡和不理睬只是因为你还表现得不够热切和热烈。
      确实网上流传着一些关于□□介入导致她的去世的传闻。翻开香港25年前的旧报纸,在她去世之前的报道之中,曾经提到过她在1984年底曾经被抢劫过。甚至把身份证也丢了。她不得不找警方报案。她也在访问里提到过这个事件。

      (注:1984年12月,身为当红明星的翁美玲居然被人打劫,抢匪跟着她的车驶到广播道,并劫走价值三千七百元的卡地亚手表和一个银包(内有一千元现金,及身份证等重要证件)。当时,幸好翁美玲机智地按响长喇叭,惊动了附近大厦的管理员,劫匪才上车逃走。在报警之后,翁美玲接受警方问询时发现如今的香港警员非常斯文有礼,笑称自己在《挑战》中对谢碧华的演绎离事实不远。)

      芭芭拉的妈妈曾经提起过,她曾经在1985年的4月到香港看望她。某一个晚上,芭芭拉因为赶着拍戏晚上11,12点才回家,才回家一小会儿。就被她的一个同样在演艺圈的邻居叫出去到外面的餐厅去谈话了。芭芭拉到第二天早上4,5点钟才回家。而等芭芭拉妈妈起床,芭芭拉已经又出去工作了,只是在餐厅桌上留了一份她妈妈爱吃的外卖来的豆腐花。

      后来芭芭拉跟妈妈说,邻居叫她出去谈话的原因是因为圈中流传一些关于芭芭拉的邻居不好的流言。因为她和邻居一家经常一起打麻将,邻居怀疑流言是从芭芭拉这里流传出去的。而芭芭拉很愤怒且无奈地和邻居辩解,认为她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怎么可能有空说人闲话。而她的个性也不是一个爱传八卦的人。这个邻居据传有一些□□的背景,他们最终也没有出席芭芭拉的丧礼。可能流言因此而来吧。

      娱乐圈中的蜚短流长,很多时候也是空穴来风,比如在1984年年底,传媒就经常拿她和1982年的港姐弟二名,最上镜小姐张曼玉做比较,并且就传闻她妒忌张曼玉,而这仅仅因为她与人聊天时说了一句:‘一九八三年我的确很好运,然而,一九八四年就是张曼玉的。”

      但是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确实在当时给她非常大的困扰和压力。

      等待你度假回来以后听你接着说分手的故事。

      百花楼
      ———————————————————————————————————————————

      百花楼
      我刚刚从阳光明媚的土耳其海滩度假回来。我们住在一个封闭的度假村。我每天只是打沙滩排球,水球以及和我的女儿们在水族馆里面玩。很幸运的,风没往我们这个方向吹,所以我们这里没有受到冰岛火山灰的影响。

      你说的那个豆腐花的故事,让我又想起芭芭拉很多温馨的小细节。芭芭拉有时候会做一些小事情,让你知道她关心里,爱你。她真是个很sweet的人。

      在1981年的开始,我的脚在一次足球比赛中严重骨折,脚踝附近有三处骨折。因为在脚踝附近的肿胀,我不得不乖乖躺在床上,脚吊得高高的。我这么着整整呆了一个星期。我上的大学有个小小的校医院,我是唯一的一个病人。那个时候,我有一个印尼女朋友,(是的,我的女朋友来自五湖四海)。她是个很细心和有爱心的人。她每天都给我送饭,并且在晚上来陪床。

      当肿胀缩小一些了以后,我转到大医院做手术。总共我得在医院里呆三周。我哪儿也去不了,脚得呈60度角高悬于空中,确保腿上没有承受任何重力。那个时候,我觉得不如给芭芭拉写封信,只是问问她最近怎么样了。那只是封朋友间问候的信,没有表露任何感情。我说了我当时的状况,也问她过得怎样。我并没有请她来看看我。

      我寄出信后两天,芭芭拉走进了我的病房。我当时的病房里面住了其他三个病友。他们后来告诉我,当我看到芭芭拉的时候,我的反应就像看到鬼。

      芭芭拉走了进来,坐在我的病床边,拉着我的手。我当时的状态非常糟糕。胡子拉碴,好久没好好洗过澡。她告诉我,她收到我的信的时候大哭了一场,然后决定来看看我。

      我当时的女朋友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当我离开医院的时候,芭芭拉来我的学生公寓参观。当我的女朋友走进来时,她看到芭芭拉和我坐在房间里面,当时我们两个一人各坐在房间的一边。我们面对面远远地坐着。但是后来我当时的女朋友说,她一看就知道,无论如何,她是无法和芭芭拉竞争的。她当即就调转身体,走出房间去。后来我和她解释了芭芭拉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她说我没有必要解释,因为她已经从我看芭芭拉的眼神中体会到了,也从芭芭拉看我的眼神中看到她的回应。

      我的脚当时还没有全好,我几乎动弹不得。因此,如果我们两个想见面的话,只能是她来看我。芭芭拉多数时候都在周六来看我,因为她当时的时间都花在英国华埠小姐演出的事情上。我们这次的关系和我们上一次临分手前最后的那几个月很不一样。这次的关系更加放松,我们没有那么经常见到对方。但这已经不再成为一个问题。我们经常给彼此写信,而在之前,我们几乎从来不写信。

      后来我不得不回荷兰做另外一个手术。她经常给我打电话。她找到学校里一个没人的办公室躲起来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学校后来有没有发现那阵子的电话费出乎平常的高。

      我们计划在我的脚大好以后一起去旅行。我们打算一起去希腊。当然,我们也讨论到我们两个的将来。在我们分开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分别都为自己计划了未来。我在荷兰找到了一个奖学金可以支持我再读六年的博士。我当时其他的很多同学都找工作去了。他们找到的工作都不怎么样。我当时觉得我还不打算工作,如果我要工作,我一定要找一个很棒的工作,这意味着我还要读更多的书,当更久的学生,反正我也很喜欢学生生活。

      芭芭拉的计划则没有那么定型。她只是想开始自己挣钱,可以更快地独立于家庭。当时我们的情况只有一个解答,就是芭芭拉到荷兰来,和我一起。不过她并不打算做这个决定。我无法给她财务上的安全感。因为语言问题,芭芭拉能在荷兰找到好工作的可能性非常低。而且她也不打算置她母亲于不顾。她知道,如果她最终选择了我,她不得不抛下她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妈妈,舅舅和她所熟悉的整个华人的背景。因此,我们又一次分手了。这次分手,我们都很平静。我们尊重彼此的选择,并且不让对方为难。

      我妈妈后来告诉我,芭芭拉在那阶段给我母亲打过电话,询问如果她和她母亲到了荷兰,可能过得生活会是怎样。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件事,不过这确实意味着芭芭拉曾经认真地考虑过到荷兰生活这个选项。

      在我们两次分手之间,她家人曾经安排了她和一个中国男子约会。她后来告诉我那个男人实在受不了芭芭拉有时候在他面前提起我。这实在对于大男人来说有些难以接受。也许这也是她委婉地拒绝这个男人的一种方式?我问起更多关于那个男人的详情,芭芭拉让我别问这么无聊的问题,我理解这是她在说她不想再谈这个问题,所以我也没有问下去。

      当现在我回头看看那段时间的时候,我觉得芭芭拉是个很有主意,把自己控制得很好的人。当时我非常确信,没有了我,她仍然可以过种很快乐的生活。所以我不知道最终在香港发生了什么,那个快乐自信的女孩就决定这么离开了。她在香港有没有什么关系很密切,可以分享感受的好朋友呢?

      罗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