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霸道总裁超害羞(4) ...

  •   房间里的气氛攀升到了顶点。
      湖黎嘴里的牛奶被两人分别咽下,然而更多的牛奶却是顺着他的唇角溢出。
      
      他整个人被帘沉搂住,两只手因为缺氧的关系紧紧揪住了对方的睡衣,因为身高的缘故,脚尖微微踮起。
      而后在分开的间隙,露出一双朦胧迷离的眼睛。
      
      漂亮的,诱人的。
      仿佛是在朝帘沉直白的邀请:请你拥有我。
      
      帘沉低头,温柔地摩挲着湖黎的面颊。
      他将对方嘴角边溢出的牛奶一点点擦干净,看着对方的目光也随之变得幽暗深邃。
      
      有一种平衡机制叫可爱侵略性。
      就是说当人们在看到一个可爱的东西时,会产生一种想要欺负它的冲动。
      
      而现在,帘沉很想要欺负湖黎。
      
      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自然也有欲望。
      此时被他抱在怀里的人是如此吸引他的目光,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合理。
      
      他来到这里,不就是因为要拯救湖黎吗?
      他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所以在发现了自己对湖黎产生了欲望后,帘沉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控制什么。
      一切都是那样水到渠成。
      
      他再次吻了上去。
      像是之前已经演习过无数遍一样熟练,似乎很久以前,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只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不见,仿佛有一个专门监测情绪值的软件,在实时管理着那些不该冒出头的东西。
      
      帘沉没有发现那一闪而过的熟悉。
      
      他将湖黎压在了床上,以不容反驳的姿态占据着他。
      他看着他的眼角不可控的染上绯红。
      
      失控的情形打碎了湖黎白日里的清冷外表和高不可攀。
      他的美丽由深层的内在和精美的数据相结合,散发出双重的引诱。
      
      是他所给予的。
      这个他看中的人,此时在无条件地承受着他给的一切。
      
      他向他敞开着自己。
      
      帘沉的手指轻轻抚过湖黎的眼睛,他看到这双茶色的瞳孔中于失神之际涌现出的绝望破碎。
      是在恼恨于自己投降的彻底——湖黎在想,帘沉昨晚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抱着别人亲密的做着这样的事,他那时是不是也拿着这双透着深情的眼睛凝望着别人。
      可他无法抵抗帘沉。
      
      爱意和痛苦交织,叫他破罐子破摔,更加投入了进去。
      就这样吧,今晚过后大家就两不相欠了,就当……就当是他这些年资助对方的利息好了。
      
      可一想到他资助帘沉的本身并不是抱着这种目的,当下的事情就更叫他感到无法面对和羞耻。
      
      那……那就当是弥补他们之前的柏拉图式恋爱好了。
      
      不过很快湖黎就没功夫去细想这些事情了。
      因为他被完全掌握在了帘沉手中。
      
      “怎么哭了?”
      帘沉的手指擦过他的眼尾,又慢慢将被逼出来的清泪晕染在湖黎右边锁骨的一颗红痣上,然后轻轻地哄了起来。
      
      湖黎太好懂了。
      他几乎把一切情绪都写在了脸上,所以帘沉就这样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我昨晚没跟别人开房。”
      “别生气了好不好?”
      
      他深邃的五官带上了一层柔意,两人又是这般情形,湖黎哪里还生得下去气。
      只不过眼角的泪水却是一直流到了大半夜,连嗓子都哑了。
      
      -
      
      湖黎娇气又敏感,反应又特别大,等早上醒来,身上更是遍布着帘沉留下的痕迹。
      就,反正今天是没办法上班去了。
      
      管家过来敲门时,就看到帘沉从卧室里走出来,并分外体贴的关好房门。
      “湖黎有点不舒服,今天就不出去了,请您让厨房煮点粥端上来可以吗?”
      
      清冷又礼貌,让人挑不出错处。
      管家心想小先生恐怕今后就是他们的另一个老板了,又见里面也迟迟没有传来反对的声音,于是点点头应下了。
      
      湖黎在里面其实是刚刚醒来。
      虽然昨晚闹得很疯,但他现在却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就只是身上的痕迹看上去过于可怖了点。
      
      确实是不适合出门。
      湖黎看了眼自己的手臂,就连手腕上都有一朵红梅绽开,他有些不自然的把手重新放回被子里。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打算要跟帘沉发生点什么。
      但他又不是圣人,被人这么亲都没反应。
      
      尤其是,亲自己的人还是帘沉。
      
      湖黎眨了眨眼,想着昨晚他喝牛奶时看到的东西不仅很大,还很好用。
      可是想着想着,他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昨晚他虽然整个过程都迷迷糊糊的,但却记得帘沉该准备的东西一样都没落下。
      好像他们一早就商量好要、要做那种事情。
      
      湖黎被这个想法激得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露出里面斑驳的吻痕。
      他就说哪里不对劲呢,感情昨晚的事情是帘沉一早就计算好的。
      
      什么没有内裤,分明就是借口!
      
      不过……
      这种早有预谋的猜想不仅没有让湖黎生出气愤,反而还叫他后知后觉的头顶冒烟起来。
      
      帘沉昨晚说了没有跟别人在一起,那他这样做是不是表示他喜欢的还是我?
      要不然,怎么会偷偷摸摸准备这些东西?
      
      湖黎又重新躺了回去。
      他一定是喜欢我,但因为之前分手的事情拉不下面子和好,才会用这样的方法。
      
      真是心机。
      湖黎在床上打了一个小滚,嘴角不受控制的翘起。
      
      于是等他拿出手机打算通知助理今天不去公司,却发现帘沉一早就用自己的手机给助理发了个信息后,对于这种越俎代庖的行为,也没有觉得不开心。
      反而那种他喜欢我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这大概算得上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帘沉昨晚根本就没有准备任何东西,在他意识到这些的时候,跟他绑定的金盆洗手系统却突然上线,并将他需要的东西都放在了睡衣口袋中。
      湖黎之所以醒来后身上没有任何不舒服,也是因为系统给的药。
      
      在做完这些好事后,系统就再次开启了挂机模式。
      它没有察觉到帘沉因为它的这些举动而露出的深思表情。
      
      -
      
      两个人关系的突飞猛进没过几个小时就传进了老宅里。
      湖固身为湖黎的爷爷,在听到这个消息时简直有些怒其不争。
      
      家里人都知道湖黎的性取向,你说他要找男朋友就找吧,偏偏找上了这么一个人。
      原主虽然在别人面前伪装的很好,但湖固到底是活了这么久的人,他从一开始听到自家孙子说恋爱了的消息时就有些不放心。
      
      等到让人去将原主调查了一遍后,这不放心就变成了不赞成。
      但耐不住湖黎喜欢。
      
      于是湖固就以为原主好的名义,让湖黎不要在对方面前过多暴露自己的身份,免得让人家觉得他们瞧不起他。
      老人家这样的做法完全是为了逼原主露出真面目,让自己的孙子早日看清原主的为人,果不其然,前段时间就听说他们分手了,还是原主主动提出来的。
      
      其实事情到这一步湖固已经基本确认了原主的为人。
      就连前天晚上原主跟别人去开房,湖黎并没有阻止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
      
      可惜这心才放了一天时间。
      一天过去后,自家孙子就被别人拱了。
      
      湖固气得连午饭都没吃。
      他不仅气湖黎,还气帘沉手段了得。
      
      好不容易两人分了手,这回又复合了,还有了关系,指不定自家孙子要怎么把他捧在手里呢。
      湖固越想越觉得生气,差点就没直接一通电话打过去,让两人分手算了。
      
      只不过关键时刻,老爷子让身边的助手劝住了。
      “少爷现在还年轻,当然会沉迷情爱之事。不过少爷这么聪明,如果帘沉真的图谋不轨的话,一定不会看不出来,老爷子不妨把它当做一个历练,等回头少爷吃了苦,自然就知道您说的话是正确的。”
      
      说起来,助手也算是看着湖黎长大的。
      在他眼中,小孩子嘛,当然是家长越不让做什么,就越要对着干,更别说这还是湖黎头一次恋爱。
      有时候再多的好言相劝都不如自己跌一个跟头来的管用。
      
      湖固也听出了这层意思,虽然他平时宠着湖黎,但湖家未来的继承人显然不能这样感情用事。
      所以认真思考了一下后,也就同意了。
      
      “给我把那臭小子看紧咯。”
      湖黎向来是什么话都爱闷在心里的,老爷子又只有这么一个孙子,怎么可能真的不管他。
      就算是要让对方摔倒,肯定也会在第一时间接住了。
      
      -
      
      当帘沉和湖黎两人甜甜蜜蜜的时候,还有另一个人依旧在追查着帘沉的消息。
      已经是第二天了,距离那晚帘沉从酒店房间离开都过了这么长时间,可蒋琅还是没有查到对方的任何信息。
      
      那晚的宴会是圈子里一个公子哥发起的,邀请了许多上流人士。
      而这些人又各自发了许多请帖出去,所以就连宴会的主人也不知道究竟有哪些人出席了。
      
      蒋琅倒是想要把帘沉抓出来,可关键在于原主本身对于这场宴会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
      湖黎从没有带对方去过任何公开场合,大家根本不认识原主。
      哪怕蒋琅从监控视频里截了图,一时半会儿也还是没有线索,唯一能够查到的就是那晚原主手里拿的请帖并不是他本人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1-12 04:22:17~2020-11-13 05:40: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所以因为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