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这是一个软妹A ...

  •   严馨怀抱着一份要交到办公室的文件,然后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进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推门走了进去。
      
      “生生?”见是她,原本正在看文件的alpha神色微动,把手中的文件放下,温柔地看着她,语气带着宠溺:“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
      
      “宁总。”严馨被他这么看着,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半点安心,反而头皮一紧。
      
      这个alpha名为宁嘉言,嘉阳科技公司的总裁,严馨的顶头boss。
      
      和严馨的关系——
      
      最近正在十分热烈地追求她。
      
      嘉阳科技公司面试和入职的过程非常顺利,严馨以为自己能够安安稳稳地在这个公司工作下去,结果却没想到顶头boss居然是她最大的克星。
      
      “这是赵总监让我给您的文件。”严馨一点也不想靠近宁嘉言,只打算把文件放在桌子角落就走。
      
      宁嘉言看着她有些落荒而逃的姿态,突然站了起来,拉住她的手腕,然后低笑一声,靠近了严馨的脸边:“还在生我的气呢?嗯?”
      
      昨天晚上他不过是挽着另一个Omega来了公司,没想到被这个小beta看到,惹得她发了小脾气,今天一上午都不肯和他说话。如果不是因为他指定让她送文件上来,大概到现在都见不到这个小beta一面。
      
      鉴于女孩吃醋的样子太过可爱,宁嘉言决定原谅她这点小脾气,难得放下身段去哄哄她。
      
      他低下头凑近了严馨,似乎想安抚而亲昵地亲吻她的眉心。
      
      没办法,这个小beta不仅爱吃醋,而且性格单纯保守的很,一直不愿意接受他进一步的动作,以至于向来热情开放的宁嘉言第一次学着像一个绅士一样去表达爱意。
      
      至于小beta愿不愿意接受他的爱意,他一点也不担心。没有一个beta,甚至是omega会拒绝他这样的alpha的追求,不是吗?
      
      这个女孩所有的抗拒在他看来不过就是欲拒还迎的把戏罢了。
      
      严馨:……她什么时候生气了?
      
      严馨根本不懂宁嘉言在说什么,见他靠近,连忙浑身僵硬地偏过头,立刻避开宁嘉言的亲吻,然后把文件塞到宁嘉言的怀里,有些僵硬地说了一句:
      
      “宁,宁总,我先走了。”
      
      然后也不管宁嘉言什么反应,甩开他的手转头就跑。
      
      宁嘉言望着她的背影,轻笑一声,语气是说不出的宠溺,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小东西,这次就放过你。”
      
      然后他就看见女孩听见他的话,脚步顿了顿,然后越发走得快,等坐到自己的工作位置上后,缩在位置上半天不肯抬起头来。
      
      这个小beta当真是敏感极了,还喜欢害羞,还比Omega还要娇气,这么点信息素都受不了,简直是少有的极品。
      
      所以他倒是挺愿意陪她玩玩追求游戏。等到时候她当真喜欢上了他,上起手来应当是更加的美味。
      
      想起昨日那个新到手的Omega带给他的滋味,反倒让宁嘉言对严馨更加的心痒。
      
      也不知道这样的beta,味道会不会比Omega还要甜美呢?
      
      宁嘉言心中有些迫不及待,他想要让严馨心甘情愿把自己交给他,以爱的名义。
      
      为此,他愿意多花点心思讨好她,让她开心。
      
      宁嘉言想了想,如果小东西因为他带别人去酒会所以吃醋生气,那他就带她去一个更好的。
      
      明天晚上宁家大宅刚好有一个宴会,他身为直系,一般来说都应该带上相同身份的Omega做伴。原本他已经联系好了孙家的一位Omega小姐,不过为了讨美人的欢心,出点格临时换人也并不要紧。
      
      虽然生生的身份不够,甚至不是Omega,但是只要凭借她的容貌,做一时的女伴,还是能拿得出手的。
      
      自以为是的做下决定,宁嘉言打了一个电话,通知取消另一个女伴的邀约,然后开始思考什么礼服更适合这个他如今放在心上的极品美人。
      
      生生的皮肤当真是白得耀眼,身段更是比Omega还要柔软动人,他忍不住开始畅想明天晚上如果亲自为她脱下礼服能够看到怎样美丽的风光了。
      
      只是宁嘉言大概绝对不会想到,严馨对于他的那句小东西,并没有心生摇曳,而是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你才是小东西,你全家都是小东西。
      
      要不是不能暴露,我掏出来特么比你还大。
      
      她趴在自己的桌子上,强行把心里的烦躁压了下去。
      
      刚刚宁嘉言大概是为了向她展现alpha的魅力,在办公室这点小空间里,不但一点alpha抑制剂都没用,甚至还因为有些动情而使信息素火力全开。
      
      alpha的信息素是压迫而强势的,兼之也有求偶的作用。
      
      信息素越强势代表alpha越强大,对于求偶来说,释放信息素是最好的调情手段。如果严馨当真是一个beta,而且真的对宁嘉言有意,那她早就芳心大动,没准被撩的腿都软了。
      
      然而她是一个alpha,被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就这么正面糊了一脸,基本等同于挑衅地在她脸上甩了一个巴掌,她都快忍不住压制alpha的本性和他打上一架。
      
      然而,打架时不可能打架的,甚至连被调戏也要忍着,就快要到月底了,想到房租还有爆掉的信用卡,严馨只能忍耐着宁嘉言的追求,只打算把这个月的工资拿了就走。
      
      缓了好一会,严馨这才缓过了心神,然后把注意力放到了工作上。
      
      和她同桌的一个小圆脸beta凑了过来,对她羡慕地说:“宁总真的好A啊……真的好羡慕你。”
      
      “呵呵。”严馨强露出一个笑,心里是一万个mmp,然在落在别人眼中,就是说不出来的娇羞意味。
      
      坐在另一边的一个Omega男孩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把键盘敲的震天响,心中显然是嫉妒的要命。
      
      同一个办公室另外几个人也是时不时地看她一眼,然后交头接耳。
      
      也难怪这些人这种反应,这个办公室里的人全部都是beta和Omega,不少心里都想钓个金龟婿,然后舒舒服服地做豪门少奶奶。
      
      宁嘉言年纪轻轻就是一个公司的总裁,面容英俊不说,信息素也是十分强势,而且听说他似乎是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之一,来这个公司只是相当于基层锻炼。
      
      公司里未婚的Omega和beta无不为之倾倒,前者身为珍贵的Omega,是奔着嫁给宁嘉言去的,而后者知道自己身份不够,但是想着宁嘉言这么俊美大方,做不了爱人,做情人也不错。
      
      这个办公室简直就像是宁嘉言的预备后宫,各方势力胶着,堪比一部步步惊心的宫斗戏。
      
      然而因为严馨的到来,这个办公室里的平衡被打破了。
      
      在严馨来之前,宁嘉言是个大众情人雨露均分,在严馨来之后,她立刻一枝独秀,宁嘉言撩其他人的次数大大减少,几乎一心一意地追求她,简直把她捧在了手心。
      
      这不,昨天宁总才带了一个omega过来,这个严馨敢甩脸子就算了,宁总居然还好声好气地哄她?
      
      这让原本的后宫娘娘们嫉妒的眼睛都要红了。但是鉴于严馨还是宁嘉言的心头好,甚至是他唯一承认的女朋友(单方面宣布),他们也不敢怎么对付她,只能试图用眼神杀死她。
      
      办公室里的风云严馨一概不理。
      
      她已经打算好了,只要这个月工资拿到手,她立刻就递交辞呈。
      
      在这么被宁嘉言alpha信息素挑衅下去,她就要疯掉了!
      
      她只想着变成beta可以安静生活,谁知道还会遭遇职场x骚扰!哪天万一她没忍住往宁嘉言脸上甩一巴掌,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忙了一下午,严馨总算在下班之前把手上的任务完成。
      
      时间一到,严馨看了一眼总裁办公室,见他还在里面没有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随手拿起了手包,迈出腿就想开溜。
      
      今天绝对不能被宁嘉言逮到了,万一又被叫去和他吃饭的话——
      
      拒绝没法拒绝,alpha的强势不会接受拒绝。
      
      严馨根本不敢回想前几次被信息素压了一顿饭的痛苦。
      
      “生生,等一等。”
      
      听到这个声音,严馨脚下一顿,心如死灰。
      
      ……好嘛,被抓住了。
      
      宁嘉言走过来,脸上的笑意如春风般和煦。
      
      面对情人的时候,他确实是alpha中少见的温柔,然而严馨知道他和其他alpha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就比如他一旦发布命令,自己就必须遵从。
      
      在很多alpha眼中,beta与omega生来就没有话语权。
      
      严馨停了下来,连忙换上礼貌而不失疏远的笑容看着宁嘉言。
      
      “我和你保证,昨天那个只是意外。”宁嘉言的情话张口就来:“我保证,我只爱你一个,嗯?”
      
      严馨:……我求求你了,做你的无情浪子,放过我吧QAQ
      
      见严馨脸上有些控制不住表情的别开脸,宁嘉言觉得自己猜中了她的心思,于是笑了起来:“明晚有个聚会,既然生生不喜欢我带别人去,那这次你就和我去,怎么样,别生气了好不好?”
      
      “宁总,我觉得……”严馨试图挣扎着拒绝,就被宁嘉言直接打断:“这么还叫我宁总?叫我嘉言。就这么说定了,礼服我会给你送到家,明天下午四点我来接你,嗯?”
      
      ……明天是周六啊老大!
      
      这能够算加班给加班费吗?
      
      然而加班费是不存在的,在宁嘉言看来,严馨能够参加明晚的宴会,就是她八辈子积攒来的恩赐。
      
      如果不是宁嘉言现在对她的迷恋过甚,按照严馨的身份,根本连宴会的边都摸不到。
      
      礼服在第二天中午就送到了,严馨拿出来一看,是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
      
      衣服的设计极为简单,露肩,收腰,裙摆简单的垂顺下来。唯一的装饰,只有腰间的一朵用银丝和钻石束起的流丝花朵,让这件礼服精致中不失华贵。
      
      和礼服一起带来的,还有头饰,项链和银丝高跟。
      
      这套礼服说实在是很挑人的,无论是设计的极简还是颜色的纯粹,只要有一丝的缺陷,就会被无限的放大。
      
      然而对于严馨来说,这种极简的设计反而更好地突显了她本身的美丽。
      
      当严馨穿着这套礼服下楼的时候,原本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的宁嘉言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他伸手接过严馨的手,轻轻吻了一下,眼底浓浓的痴迷之中,还带了一丝为不可见的遗憾。
      
      可惜她不是一个omega。
      
      宁嘉言无不遗憾的想,如果她是Omega,只要她开口,就算身份配不上,他也愿意娶她。
      
      宴会的举办地点是在宁家的大宅。
      
      宁静而古典的宅院,坐落在一片山林之间,与其说是大宅,倒不如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私人庄园。
      
      严馨这才对宁家这个大家族有了一个直接而真切的认知。
      
      “三少爷,您回来了。”
      
      宁嘉言带着严馨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一个白发的管家迎了上来,他虽然已经六十几岁了,但是精神矍铄,身子骨十分的硬朗。
      
      他看宁嘉言的目光挺亲切,但是看向严馨的时候就变得有些锐利。
      
      显然,他正在审视这个“以貌侍人”的心机beta,并且对她很不满意。
      
      宁嘉言是宁家直系的三少爷,带着她显然是有失身份。
      
      他开口想劝说宁嘉言不要被美色迷了眼,不过宁嘉言现在对严馨正上心,自然是要护着她,于是开口岔开了管家的注意力:“宁伯,这次他回来了么?”
      
      宁伯显然是知道宁嘉言指的是谁,他板着脸,开口道:“回来了,正在老爷书房里。”
      
      闻言,宁嘉言扯起了一丝讽刺的笑:“以前是老爷子护着他,现在老爷子都对他不满了,他居然还敢这么嚣张。从今天开始,他就会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宁伯脸上的褶皱合起,带着赞同的笑意:“没错,现在七少爷又出生了,外人还有什么资格插手我们宁家的事呢?”
      
      宁嘉言听到宁伯谈到七少爷,虽然依然在笑,但是这个笑容却失去了温度,他敛了眉道:“好了,宁伯,我先进去了,你招待其他客人吧。”
      
      宁嘉言不再多说,带着严馨进了门。然而显然经过这一番谈话,他有些心不在焉。
      
      严馨没有多嘴问,反而乐得轻松。
      
      宁嘉言只是对她说他的叔叔生了一个孩子,是一个很健康的alpha,今天的宴会,便是这个小alpha的周岁庆生宴。
      
      当然这些事与严馨都没什么关系,也没打算和严馨细说。他对严馨今天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好好跟着他,不要乱跑,做一个安静而听话的花瓶。
      
      当然,这也是严馨心里的想法。
      
      走过外面人来人往的花园,宁嘉言并没有像其他宾客一样就在外厅停留,而是带着严馨往里走。
      
      作为宁家的三少爷,既然回宁宅一趟,当然要去问候一下住在宁家的长辈们。
      
      他原本是打算带着严馨去二楼。
      
      然而就在严馨正准备跟着宁嘉言上二楼的时候,却发现从二楼下来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alpha,看起来很年轻,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黑色的碎发落在脸颊两侧,眉眼间带着几分玉雕般的清冷。他的容貌不似其他alpha的冷硬,反而更偏向秀丽的俊美。
      
      青年的身形颀长瘦削,比起一般alpha猛虎般的体型和岩石般的肌肉,他的肌体线条流畅,如同矫健的猎豹,无人敢小视其中蕴含的力量。
      
      他从台阶走下。
      
      这是一个极宽敞的台阶,楼梯两边是精雕细琢的檀木扶手,金色的灯光落在白玉阶上,晕染出一片冷淡的黄晕。
      
      台阶上只有他一个人,他就这么漫不经心地看着脚下的台阶,正在一步一步地,静默着往下走。合着金碧的长阶和满厅华丽的壁画,就像是一个无人拥戴的国王走下王座,带着一种辉煌顶端的孤独寂寥。
      
      严馨的目光立刻被这幅艺术般画面所吸引,几乎移不开自己的目光。
      
      宁嘉言准备走上去的动作,却因为看到这个人而停了下来。
      
      宁嘉言作为宁家的少爷,无论是谁都该给他几分面子。然而那个人却没有搭理他的心思,目光略过宁嘉言,看样子是要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宁嘉言笑意温润,他故意快走两步,姿态强硬挡在了阶梯口,语气恭敬,眼底却有一丝快意:“小叔,今天可是宁家的大好日子,您怎么不去前厅祝贺呢?”
      
      那人这才好像注意到了宁嘉言似的,抬起眸子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映着黄色的灯光,黑眸泛出了一丝妖异的金色。
      
      听见宁嘉言突兀的问话,黑发青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站在台阶之上,垂着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脸色冰雪似的清冷。
      
      直到宁嘉言绷不住脸色,甚至不自觉抓紧了严馨的胳膊之后,这个黑发青年才恩赐般淡声开口:
      
      “滚。”
      
      

  • 作者有话要说:  严馨:alpha都是臭流氓!臭不要脸!天天拿信息素糊我脸!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把包糊在他那张43码的大脸上!!!
    毛毛:那你也是……
    严馨:你再说!你再说!(悲愤地举起九块九包邮小剪刀)
    毛毛:不说,不说可以了吧 卑微.jpg
    mua~
    cp宁靖远
    噫,就是突然迷上那种冷清傲慢的贵公子了_(:з」∠)_
    预收太开太久了,可能好多小天使都已经忘记我了_(:з」∠)_
    mua~感谢在2020-08-30 09:40:06~2020-08-31 08:43: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只鱼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之了个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栗鼠 7瓶;三笑一痴 6瓶;南风、过青山几重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