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捆绑我会 ...

  •   天萝:“……”
      你们剑修为了钱这么野的吗?

      倒也不是不可以,咱就是说苏师兄也不值一百灵石啊!

      她转头看向苏眠堂,竟然见他一脸沉思在思考嫁不嫁的神情,避免当冤大头,赶紧解释自己是今日拿到碧洗玉佩的外门弟子天萝。

      无胤子看着天萝,满脸‘你不娶我好大儿好可惜’的神色,然后说道:“孩子,以你的身份进入碧洗秘境不是找死吗?”

      天萝愣了一下,眨眨眼:“人只要有胆,生路自然在脚下铺开嘛!”

      人总得靠自己嘛!
      她穿书战战兢兢的这半个月不都过来了,现在离自己的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

      天萝又对着无胤子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宗主。”
      她谢的是无胤子看出她是人参精,却没有要伤害她。

      无胤子笑眯眯的,又说道:“别担心,其他人不会认出来的。”

      天萝抬头看他,眼神里写着‘那您怎么知道的呀?'

      无胤子眨眨眼:“我不知道呀,我只是会看相罢了。”

      活得久的老男人,也老会骗小姑娘了!
      天萝也没再多问,还是要尽早拿到九麟盔甲,再好好学点防身本事,她知道,如果这一次她从碧洗秘境里闯回来,就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的。

      “困了困了,快点睡吧!你们两先挤挤一个屋,明天还要送你们去碧洗秘境,累死我这把老骨头了!”
      无胤子说着话,站起来打着哈欠,往竹屋里走。

      天萝和苏眠堂对视一眼。
      她抢在苏师兄开口之前霸气十足地从芥子囊里掏出十个灵石:“今晚床归我。”

      苏眠堂眼神热情了三分:“成交!”
      他拿过灵石,打开屋子外一个地洞熟练地躺了进去,一本正经对天萝说道:“麻烦师妹给我盖上草皮。”

      天萝:“……”
      你们剑修是狡兔三窟吗?

      天萝躺在床上的时候,忍不住想,为什么书里平平无奇的苏眠堂随无胤子住在第十峰?
      而且他只是这一代二师兄,天赋也没有作为大师兄的男主天樾高!

      剑修真的让人很难搞懂!

      ……
      紫虚剑宗百里之外,青音城,虽已到深夜,已经繁华异常,灯火通明。
      这里是天衍宗的产业,一座修士的不夜城,延绵一万里的大城,有凡人,也有修士,货物往来都在此,天下闻名的天宝阁,□□阁都在此有分店。

      红袖楼,天字一号房里。
      郭蔺背对着黄岐,终于忍不住,低头舔了一下手指,手指上的血迹虽然已经干涸了,但入嘴那一瞬的甘甜与精纯的灵力让他深呼吸一口气,爽麻到天灵盖的感觉令他的身体都微微颤栗了一下。

      黄岐给黄仁喂了一颗丹药,想到这丢人的旁支弟子,脸色始终不好看。

      天衍宗的丹药,自然是极好的,不过几息的功夫,被天萝揍得鼻青脸肿的黄仁睫毛一动,苏醒了过来。
      且他脸上的伤也消退了一些。

      黄仁醒来后,脑子里还是天萝对他做的事,浑身的火气突突突地冒,脸色很阴沉,可他抬眼就看到了黄岐,神色怔愣过后,立刻变成了小绵羊,挣扎着爬起来,对着黄岐深深鞠了一躬。
      “黄仁见过伯爷爷。”

      黄岐哼了一声,没理会这一声,回头看郭蔺,“门主,人醒了,”

      郭蔺此时已经转过身看向这黄仁了,他虽是极力压制此时的激动,可黄岐毕竟也是化神境的修士,依旧察觉到了对方的一丝情绪泄露。

      他觉得有些奇怪,郭道君往日不是这样一个会泄出情绪之人。

      “你这把剑,今日伤过何人?”
      黄岐正思考着,郭蔺已经走到黄仁面前,开口询问。

      黄仁愣住了,当时心里就一惊,竟是有些害怕起来,怎么了,难道他伤到了什么不能伤的人吗?
      他今日伤到的人就只有那该死的天萝。

      莫非这天萝是这位浑身满是威压的道君的亲戚?
      伯爷爷喊他门主,难道他是星罗门门主郭蔺道君?

      不得了了!
      仔细想想的话,那天萝生得不凡,行事又古怪,身上还有强大神器,那神器能发出精纯灵力……是了,那神器肯定就是郭蔺道君给她防身的,她八成就是郭家出来历练的子弟,说不定还是郭蔺道君的曾孙女之类的。

      该死!得罪了不好得罪的人了!
      黄仁想着想着,脸色已是煞白一片了。

      郭蔺见他面色发白,双腿发抖,心里极是瞧不上眼,但他声音平和慈霭地问道:“你今日是否伤了一个女子?”

      黄仁:完了完了,郭蔺道君连对方是女子都知道,那该死的天萝必与他关系不菲了,今日他要亡了!不行,他死都不能承认,否则黄家也要遭殃!他们旁支一脉肯定全完蛋!
      黄仁努力面色镇定:“回道君,我今日不曾伤到什么女子。”

      郭蔺:“……”

      黄岐见郭蔺面色沉了下来,震惊于他如此喜形于表,却是知道他生气了,忙对黄仁喝道:“你以为你能瞒得过我和门主吗?门主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黄仁面色惨白,扑通跪在地上,更是肯定今日不能说出来,咬死了答道:“我真没有伤到……”

      郭蔺已是不耐烦听下去,抬手将手掌按在黄仁额头,强势探入神识。

      他已是炼虚境修士,如此霸道地将神识探入一个堪堪筑基的弟子神识内,等事过后,这弟子必会神识摧毁,即便不死也会智窍全无。

      郭蔺闭上眼,看到了在外山门下,夜色里,黄仁拿剑伤了一个浑身穿得严实戴着熊头帽的少女,他喊对方为‘天师妹’,被她骗了一万上品灵石。

      没用的东西!连面容都看不清!

      郭蔺收回手,但心情却依旧澎湃,可以肯定,那是他寻找许久的万年人参精,如今已经化形成人了,就在紫虚剑宗内,今日黄昏时,这少女还和黄仁对战,拿到了碧洗秘境的玉佩,明日可一同进入碧洗秘境。

      他心中已是等不及,踏步之间离开原地赶往紫虚剑宗。

      可到了内山脚下,却被剑宗防御大阵逼退三米。
      他阴沉着脸,看了一眼因为不注意而被割坏的袖子。

      只能等明日辰时了。

      ……
      天萝没想到,自己竟然一点警觉性都没有,早上竟是被苏眠堂喊醒的。
      她一个人郁闷了老半天,暗暗发誓以后千万不能这样,睡觉怎么能睡死过去!

      从屋子里出来,一看外面天色,不远处云霞初升,看起来才卯时,还未到辰时。
      天萝偏头看向院子里,好吧,剑修是真的卷,苏师兄已经在院子里练剑练得大汗淋漓了。

      他表情严肃专注,剑挥得又快又密。

      石桌上摆放了一些热腾腾的吃食,无胤子正坐在那大快朵颐。
      他见天萝出来,忙对她招手:“赶快来吃,狗蛋一大早排了半个时辰队才拿到的早饭!”

      天萝快步走了过去,她是听说过的,内门食堂很丰盛,就是剑修们特别卷,早上三四点就起来排队,去晚了就只能吃辟谷丹。
      那东西,可难吃了,味道就像是吃了四川火锅又喝了一瓶白酒的人呕吐物的味道!
      她吃过一次就死也不会吃!

      “快吃,吃完就送你们去碧洗秘境了,还有一盏茶功夫!”无胤子嘴里塞满了大肉包,催促天萝。

      天萝呆了,“不是说辰时吗?”

      无胤子回头给了她一个‘小姑娘就是天真!’的表情道:“当然是骗人的呀!”

      天萝:好可恶!
      一定是骗她这个外门弟子的,内门弟子肯定早就知道了!
      还好她机智又厉害,半夜就赶上山还在这赖了一晚!

      天萝埋头苦吃,吃饱了,一会儿才好干活!

      吃过早饭,天萝站在苏眠堂的剑上,跟在无胤子身后,去了剑宗大殿——就是剑宗最高最巍峨的那座大殿,大殿外有一个很大的广场。

      这会儿广场上已经站满人了。
      天萝:确定了,内门弟子真的都知道!

      紫虚剑宗内门弟子服的颜色统一为青色,天萝落地的时候,一抬眼看到的都是俊秀貌美的剑修,再看看自己真的就一只肥熊——很明显,她是外门来的。

      “你就是外门的小师妹吧,昨日我在仙坛上看到了,听说你一剑就把那黄仁打趴下了,很不错哦!”
      一个生得貌美温柔的女修上前摸了摸天萝的熊头帽子,语气亲切,“我是南容,是你大师姐,等进秘境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保护你。”

      她说起话时,一双秋水剪瞳弯弯的,里面盛着柔情与良善。

      “嗯嗯,师姐,我叫天萝!”天萝乖巧点头,两只眼里都快冒出星星了。

      天哪,这温柔大姐姐就是本文女主嘛?!她好喜欢!
      那男主是……

      她的视线余光和雷达一样一扫,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闭目抱剑的青年。
      那青年扎着高高的马尾,一张英俊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普通的青色长衫穿在他身上,都透出了冰寒冷漠的气息,那柄黑色长剑更是散发出寒冷气息。

      是了,这几次气得她快吐血的木头傻逼就是男主天樾了。

      南容听到天萝的名字愣了一下,然后很轻地呢喃了一声,“师妹也姓天呀。”
      她看向天萝的目光便更柔和了几分。

      天萝不知道现在男女主的感情进度到了哪里了,毕竟,原书里,万年人参被折磨了十年后,才作为一个小副本被男女主遇到的。
      在原书里,她这会儿还是一个隐藏NPC,没剧情那种。

      南容牵着天萝的小手,又说道:“师妹的熊头帽很可爱。”

      天萝怪不好意思的,她说道:“师姐喜欢的话,下次我也给师姐做一顶,可暖和了!”

      南容眨了眨眼,忍不住掐了一把天萝的小脸,触感果然柔嫩软滑,她说道:“好呀。”

      天萝挽着南容的手臂,高高兴兴地把脸凑过去,让她多捏两把。
      南容见了,忍不住就笑,眉眼温软。

      其他弟子们都凑过来,好奇地和天萝说话,一个师姐说:“天师妹是不是很怕冷啊?师姐这儿有一颗火石,给你戴上。”

      一个师兄说:“师妹得跟紧我们呀,碧洗秘境对于外门弟子还是有点危险了!”

      还有一个师兄说:“昨天在仙坛花一百下品灵石让人将自己送上来的是不是师妹?师妹好富有,师兄求罩!”

      在人群后的苏眠堂一听,活财主要被人拐走,忙上前一本正经道:“别这样!师妹已经雇我做打手了!”

      天萝窝在南容身边,感觉心里暖暖的,鼻子却一下子酸了,穿书半个月以来一颗漂泊的心好像终于找到了归处一样,终于不用终日战战兢兢了。

      碧洗秘境的入口位于紫虚山第十一峰山谷之下。

      紫虚剑宗共有十峰,第一峰到第十峰各有峰主,修的剑术剑道各有不同,第十一峰却是空着的,山谷底下是一处湖泊禁地,平日谁若是靠近,会被剑阵结界扎成刺猬。

      碧洗秘境就在剑阵之内。

      无胤子打开剑阵结界,前方便出现了一个水波型波纹,他招招手:“快些进去。”

      天萝抱着自己的小剑,心砰砰跳得很快,她的眼睛里都是光。

      她是被南容牵着手一起抬腿进入碧洗秘境的,同时脑子里开始回想书里对碧洗秘境的描述。

      碧洗秘境,五十年开一次,书里描述是曾是几百年前一处战后荒原,藏着许多前辈的宝物,又因为当初各修士所修灵力的不同,秘境内分为多个板块。
      总结一下,就里面分为春夏秋冬四个时节气候,分别对应四个方位,气候不同,温度不同,对应的危机和宝物也不同。

      比如有一种名为火灵草的灵草,是一种治疗烧伤效果极好的灵草,她就只长于温度极高,常年烧着火焰的‘夏’方位。

      又比如有一把幽寒剑,书里面最后被天樾拿到,那把剑就埋在代表着寒冷的‘冬’方位。

      而她要找的九麟盔甲位于‘春’方位,那里是碧洗秘境里最温暖美好的地方,一片花草幽潭,长着许多灵草。

      一会儿进去后,就……

      天萝一进去就感觉整个人被用力地一吸,体内雄浑的灵力都在一瞬间被人攥住了一样,她的手几乎在瞬间和南容的手分开。

      救命!!!书里面没有写过这种情况!
      书里只写了无胤子打开秘境,让大家进入,大家眼一闭一睁,就在碧洗秘境里了!!!

      失重的感觉令人头昏脑涨心口发慌,天萝抬手很想去抓住什么,但她什么都抓不住。

      直到她重重地摔在地上。

      牛顿原理在修仙界真的不适用,要搁从前,她这么一摔,就算不摔死也得高位截瘫,但她现在只是觉得后背有点疼而已。

      她睁开眼,四周昏昏沉沉的,没有一丝天光,周围的空气里是腥臭的气味。
      寒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冷得冻骨。

      这是‘冬’?
      可不对呀,被她总结为‘冬’的板块里常年覆盖着雪,这里……四周一片焦灼黑暗,像是被火烧过,不像是常年有落雪的模样。

      天萝站了起来,四周有无数玄黑铁链堆在角落里,这里……好像一个山洞。
      一个令她浑身汗毛竖立的山洞。

      黑漆漆的山洞里水滴答落下,成了此时唯一的声音,透出诡异与危险。

      山洞深处,忽然传来铁链摩擦岩石发出的声响,沉闷而可怖,而那方向,是山洞唯一的一个洞口。
      哆哆哆哆哆嗦。

      天萝浑身都是僵硬的,她的背不自觉贴着背后的墙,听着那铁链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慢吞吞的声音,折磨着她的神经。

      出来吧!到底是啥玩意!我是万年人参!我啥也不怕!
      天萝拔出剑,用最凶狠的表情瞪着前方。

      然后,她看到了黑暗中的一双金色的瞳孔,阴森暴戾,被周围的黑暗衬出一丝妖异与靡艳。

      这是什么猛兽!眼睛长这么高,体型得多大?!还是说,这是一个山顶洞人?
      天萝咬紧牙关,止住腿抖,不断给自己打气。

      金色的瞳孔越靠越近,一张苍白森然的脸也露了出来。

      是个人,还好还好。
      天萝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人总是能讨价还价一下的,猛兽才不讲道理。

      她握紧了剑继续看着那人朝着自己走来,然后瞳孔猛地一缩。
      这这这这这是人吗?

      他生得极为俊美,肌肤如雪,唇如鲜血。
      他浑身上下,不着寸缕,黑色的长发垂至脚踝,半遮半掩着那一具可怕的身躯——他的心口被钉了一根烧红了的烙铁针,这烙铁上的温度很高,不断灼烧着他的肌骨血肉。
      他的血从心口流出来,鲜红的,干涸了的褐红的。

      他腹部的肌肉极为漂亮,可有一根铁链直接穿过腰骨,触目惊心。

      天萝的视线再往下移,看到某处地方,眼皮跳了一下,赶紧挪开,一低头便看到了他赤着脚,两只脚踝上套着的两个纤细的黑色的脚环,衬得肌肤越发雪白。

      他在盯着她,审视她,眼神冰冷无情。
      他虽然没有出手,但是浑身散发出的危险气场让天萝危机感爆棚——这绝对不是黄仁之流。

      可他身上有铁链锁着,手脚都有,应该不能一下捏死她,还好还好。

      天萝决定主动出击:“你好,互相认识一下,我叫天萝,我是……”

      “万年人参精。”对方明明没有动唇开口,但天萝却听到了一道充满戾气的声音。

      下一秒,天萝的身体不受控制,一下被吸了过去,与他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男子冷冰冰的气息在她的脖子里游移,似乎在思考他从哪里下嘴吃。

      天萝屏住呼吸,却是拉起他的手,温柔又情真意切:“别急别急,等咱们出去了,干什么来不及啊?我会玩的花样可多了,捆绑play老会了,怎么样,你猜到了吧?”

      “是的,你猜的没错,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 作者有话要说:  77:???就凭你???
    ===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