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一把香菜 ...

  •   暮色将至,紫虚剑宗外山门的比试终于到了决胜局。

      每个外门弟子都守在试剑台旁边,目光看向了穿成个球一样,艰难爬上比试台的少女。

      她穿得实在是太多了,里面三层,外面除了普通的外门弟子罩衫,还裹了一件皮袄子,脑袋上还戴了一只熊头帽,离得远了看过去,活生生一只肥熊。
      虽然外门弟子不如内门弟子天赋好,但体质也不比凡人,到了深冬一件薄衫也足以,更何况身为剑修,练剑时轻盈为主。

      可偏偏就是这个爬试剑台的三层阶梯都困难的畏冷少女,已经连续七日拿到了胜牌,今日终于到了决胜局。
      只要这一把赢了,她就可以拿到入内门参与碧洗秘境的名额。

      “你们押了谁胜?是天萝师妹还是黄仁师兄?”人群里,有人小声问道。
      “虽然天师妹这几日都运气好赢了,但她怎么能和黄师兄比,黄师兄从前可是内门弟子!虽然被赶出内山了,但那剑术哪是我们外门弟子比得上的!”

      “可天师妹真的好厉害,前七日都只出了几招就打赢了!她才入门半个月啊!”
      “运气好吧,她要真这么厉害,怎么择灵大会上没能进内门?我反正押了黄师兄赢!”

      正在爬台阶的天萝心想,反正我都押了自己。

      台上的黄仁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眉头皱起,眉间的那道疤便聚拢了一些,令他看起来比往常更凶狠几分。
      他的声音里带着嚣张:“天师妹,你现在若是认输还来得及,我的剑,不是外门弟子可以接得住的。”

      天萝终于爬上了最高的那层台阶,听到这话,抬起头朝着对面看去。

      黄仁看到熊头帽下的少女面容娇憨清丽,眼中的不耐烦少了些许,只道:“天师妹,我不想伤你。”

      天萝翻了个白眼,心道你可拉倒吧,靠着钱多入了内门又被赶出来的全用丹药堆到筑基的炮灰,怎么敢在我这万年人参精面前大放厥词!

      她一句话不说,对着黄仁做了个请的动作,只想速战速决快点拿钱。
      一会儿进内山还要走老远了,她也不会御剑,只得靠双腿。

      黄仁见天萝执意要比剑,冷笑一声,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里,他冲着天萝过去,中途挽了起码有三个不同角度的剑花。

      剑尖眼看着就到天萝命门了,可天萝竟是还没出招,黄仁心里已是笃定不已,他马上就可以重回内门,进入碧洗秘境之内历练寻宝,让他这个内门弟子打这才入门半月的师妹简直是大材小……

      ‘砰——!’

      黄仁被天萝一剑拍下了比试剑台,扬起了一地的灰。

      台下的弟子有的愣住了,有的觉得果真如此,有的脸都绿了,低吼一声:“完了,我的钱赔完了!”

      “师兄,承让了。”
      试剑台上,一直闷声不吭的少女终于开口说了话。

      是这样的,天萝觉得对方都说了那么多话了,自己怎么也得装一下过过瘾吧!
      她收了剑,抬起手,看到试剑台上方的空气忽然出现一缕波纹,一枚碧色玉佩出现在上方,她赶紧伸手握住。

      同时,有传音而来:“外门弟子,天萝,进内山。”

      这玉佩就是进入内门碧洗秘境的入门券,内门弟子都有,外门弟子只有一个名额,努力半个月,呜呜呜,总算抢到了!
      只要进碧洗秘境,她就可以拿到九麟盔甲,贴身穿在身上,再也不怕受伤流血而暴露自己是人参精这个秘密了!

      穿书这半个月,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苟得有多难!!!!
      她只是个弱小无助以为上大学可以摆脱数学结果被高数给逼到图书馆熬夜苦读还给猝死了的大一新生,再一睁眼 就穿进了暑假看的这本名为《缠情》的小说里。

      这是一本仙侠小说,故事设定修仙界灵气开始枯竭,到时妖魔界和凡界与修仙界的结界不稳,恐有祸乱,男女主携手踏上寻找灵源拯救修仙界的道路。

      主题很高大上,但内核却还是一本小言文。

      男主天樾是个高冷剑修,修的是无情道,女主南容也是个剑修,却心思细腻还擅脑补。
      他们青梅竹马,男主却不知道自己的师妹早已倾慕于他,女主为他做了很多事,他浑然不知还多次阴差阳错地弄丢女主送的信物/无视女主结婚契的暗示/因为练剑忘记和女主的约定等等等。

      两人经过这样那样的误会,又一起战胜想要毁灭修仙界的檀骨魔祖,终于结成道侣的故事。
      到也不算是狗血虐文,甜虐交加,男主除了女主外,也没有和其他人暧昧,更没伤害过女主,就只是个不懂感情又太直的木头,然后因为实在太过木头,女主又太会脑补,由此发生一系列误会,有时看得人血压升高。

      但这不是最关键的,关键是,她穿成的角色是一只万年人参精,是书中灵宝,注定被人抢夺,结局是被分尸而死。

      想想就很可怕!

      这人参精原本是被书中第一仙府——天衍宗支脉下的星罗门门主郭蔺豢养的,他找到人参精的那天,人参精恰好化形。

      人参精化形后就跟着郭蔺,他让她喊自己爹爹。
      这郭蔺总是对外一副慈祥的模样,加上手里常年拿着一串佛珠,不是佛修胜似佛修的模样,所以单纯的人参精对他很是信任,可这郭蔺却不做人,将人参精幽禁在山门地底结界内,每日割她肉而食,以此增加修为。
      就这样,人参精被关了足足十年,这郭蔺也顺利在这十年破镜飞升到渡劫,只差一步渡过雷劫就能飞升。

      结果因为最后一次打算吞食人参精时发生意外,人参精逃脱,人参精的秘密被整个修仙界知晓,于是全修仙界都开始追这只人参精。

      男女主在一次偶然的历练途中遇到人参精,这算是他们的一个小副本,最后两人帮助奄奄一息的人参精受了重伤,人参精感动他们对自己的帮助,最后时刻,替女主挡了一击,还是被人分了尸抢夺。

      人参精就整个就是一个悲剧。

      她穿来的那天,还是个长出两只手两只脚可以跑的小人参,还没真正化形,心里一害怕,靠着两只小短腿跑了三天三夜离开那座山,在一处山洞化作人形,然后又千辛万苦找到紫虚剑宗。

      赶巧剑宗召外门弟子干杂活,她就赶紧报名考核入了紫虚剑宗,成了一名外门弟子。

      毕竟,书里不管男女主怎么造他们的感情戏,这两是好人,紫虚剑宗虽然不是修仙界最大的宗门,但是个和谐宗门,剑修们整日内卷练剑,没工夫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安全安全!

      就是有个问题,她只要受伤,血就会流出浓郁的灵香,书中的人参精就是因为总受伤,所以躲哪都躲不好,天生自己就是个雷达,去哪儿别人都知道。

      所以,她才会里三层外三层地将自己包起来,她的身上,哪怕一丁点的伤都不能有!

      可是衣服哪能真的包的住,她知道,碧洗秘境里有一件宝物,名为九麟盔甲,认主后,穿在身上就好像全身皮肤覆上一层鳞甲,刀枪不入,是一件神级宝器。
      关键是,这鳞甲穿身上后,外观就和没穿一样,但血皮就变硬了。

      虽然她不怎么会剑术,但是万年人参活得久,灵力足,随随便便挥出去一剑,哪是这些外门弟子可以抵得住的。
      她是有点作弊了。

      但是,人在江湖走,总得有点绝技才行的呀!

      天萝喜滋滋地握着入门券,打算去拿了赌资就进内山了,外山到内山,以她的速度,得爬三个时辰才行。

      她欢快地下了试剑台。

      可就在此时,静寂的周围忽然就传来一声爆喝:“这不可能!你作弊!”

      是黄仁的声音。

      天萝回头看过去,就见黄仁已经握着剑从地上爬起来了,他的脸上阴沉一片,满脸写满了‘你肯定是作弊的’表情瞪着天萝,道:“我曾是内门弟子,学的是最精绝的紫虚剑术,你一个才入门半月的弟子怎会一招将我击退?你身上一定藏了神器!方才那雄浑的灵力绝不是你这样的小弟子能发出的!”

      他振振有词,越说越来劲,“你穿得那么多,就是为了掩藏你作弊吧?!”

      天萝心想,果然小说不骗她,炮灰质疑主角作弊的经典桥段必须有。
      可她也不是主角呀!

      赶紧速战速决去领了赌资入内门!

      “是这样的师兄,你看,我身上穿的是剑宗发的衣服,皮袄是从山下集市花一个下品灵石买到的,我全身上下加起来还没你一根发簪值钱,我哪里来的钱买神器呀!”
      天萝一副我特别穷的表情。

      黄仁:“……”

      “再说了,我要有钱买神器,我肯定有钱买保暖衣……火绸衣,又轻薄又好看呀!哪个小姑娘喜欢穿得和熊一样,但凡有选择,我都不这样穿,还不方便练剑,你说对不对?”

      黄仁:“……”

      “最重要的是,内门长老都认可刚才的比试了,给我发了入山玉牌了,署名是天萝两个字噢,师兄你该不会说长老的眼神还没你好吧?”

      黄仁:“……”

      黄仁无话可说,他直接气得拔剑再上。

      天萝心里好烦,抬手挥出一剑,黄仁飞出十米远,嵌进了山石里。

      其他外门弟子看着天萝的表情写满了‘你可真是我们外门弟子的骄傲’的眼神。

      “天师妹回来后可要和我们好好说说这碧洗秘境里是什么样的啊!”
      “一定一定!”

      “天师妹要是寻到什么宝贝回来给我们好好看看啊!”
      “好说好说!”

      “天师妹你努把力找个内门弟子做道侣,一跃挤进内门指日可待!”
      “……我努努力!”

      天萝摆摆手,跳下了试剑台,开开心心去了一边的钱师兄摆的赌台那领钱去。

      外山门最善于理财的钱师兄看着她领了一千二百下品灵石四百中品灵石二百上品灵石时的表情都绿了。

      天萝美滋滋地将这些灵石收进了自己的入门那天领取的芥子囊里,真是发大财了发大财了啊!

      从外山进内山,若是御剑飞行,只需要一盏茶的功夫,可爬山就要爬三座山了,现在差不多五点,等晚上十一点,也就爬到了。

      她没什么东西要收拾,来之前都收进芥子囊里了。
      外山门弟子没有正经师父,只有一个守外山的林长老,天萝打算去道个别,感谢他这段时间的照顾再走。

      结果,她刚和林长老道完别,走出外山范围,就感觉到身后有疾风朝着自己迅疾而来。

      天萝的身体反应很快,一下侧身躲开,她的余光看到那是一支袖箭。

      而且,她明明都躲过了,那袖箭竟然会拐弯,她侧脸不及,脸颊上一下被划了一道口子。

      可恶!!!!!!
      女孩子的脸是能随便伤的吗?!

      天萝看到了身后灰头土脸脸色阴沉拿剑逼来的黄仁,她都没空搭理他,赶紧低着头翻芥子囊。
      很快,她就找到了她想找的东西——

      一把香菜。

  • 作者有话要说:  替换了新版本,大家反复多刷新几次!
    隔壁沙雕甜文已开更《可恶,我被反派攻略了!》
    身为最菜鱼二代,南鲤东渡长欢龙门前,母亲含泪给她戴上法宝,嘱咐她早去早回,父亲告诉她危急时刻开启法器。
    等南鲤赶到那,发现云蓬魔山的修罗们把长欢龙门砍了,一个个拿着渔网神色肃穆地在捕鱼。
    残暴疯批传闻还爱吃鱼的修罗王谢星柏一身黑袍,坐在断门前,一手拿着鱼竿,一手撑着下巴在垂钓,他似乎感应到她的视线,遥遥望过来一眼。
    那一眼,空气静默,南鲤觉得鱼命休矣。
    她看见谢星柏浮空站了起来,当机立断催动法器。
    刹那间,时空变幻,她穿到八百年前,成为不知名小宗门镇派小师妹,天赋卓绝,法力牛逼。
    刚穿来,师父就拉着她的手哭:“乖徒,深入修罗族,救出你师兄师姐!”
    南鲤也想哭:“我必不辱使命!”
    那可是他爹娘啊,那可是疯批修罗王谢星柏啊!
    没办法,只能另辟蹊径了。
    南鲤在修罗域边缘地带开了一家酸菜鱼馆,修罗族都馋得去长欢龙门捞鱼了,想必极爱吃鱼,第一步,与修罗们打好关系。
    可惜她做得太难吃了,每天只有一个柔弱白面如小书生的小修罗会来光顾。
    这样不行,南鲤又听说女修罗们各个想要和谢星柏谈恋爱,于是她又在酸菜鱼馆地下室秘密开了一家如何攻略修罗王馆,第二步,用女修罗缠住谢星柏,再直捣黄龙!
    可惜无人信她,依旧只有那个白面小修罗,津津有味地听她侃侃而谈如何拿下谢星柏七十二计。
    南鲤看着小书生修罗唇红齿白,眉眼昳丽,觉得指不定谢星柏还真吃这一款,故倾囊相授。
    #小剧场#
    南鲤:“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呀?”
    小书生:“说出来我怕吓死你。”
    南鲤:“大家都是修罗,怎么可能被吓死,你可真逗,你说吧。”
    小书生:“我姓谢名星柏。”
    南鲤:“……”
    吓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