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司马慎炎一直都知道苏昭昭很美。
      
      皮相、骨相皆佳,最重要的是,她是她啊!
      
      但眼前的苏昭昭,媚眼如波、如若无骨,红如血的绣衫罗裙敞开衣襟,露出雪腻纤细的脖颈,以及清冽的锁骨,画面美艳不可方物,催人动情。
      
      她看样子根本不想离开。
      
      左忠这时进来,却见苏昭昭拉着帝王衣襟,缠.绵.留.恋,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左忠僵在殿内,不知进退。
      
      司马慎炎垂眸看她,目光在苏昭昭身上移开,只盯着她的眼,“朕已经放了你的人,怎么?你还有所求?”
      
      苏昭昭她太难了。
      
      她明明记得原著里面的司马慎炎对宠妃不是这个态度。
      
      她穿越的前一晚熬夜看完小说,是不可能记错的。
      
      苏贵妃只有恋爱脑,从年少起,就对司马慎炎情根深种,一腔芳心都给了他,她还能求什么?当然是求宠啊。
      
      苏昭昭顺着剧情,上演一场痴女戏码,眨了眨桃花眼,试图去撩司马慎炎,当着他的面褪下了身上的裙裳,露出雪腻圆润肩头。
      
      这时,左忠察觉到一道凛冽的视线,是帝王扫了过来,他立刻低下了头。
      
      突然,苏昭昭的手被摁住,是司马慎炎制止了她的动作。
      
      这个男人不笑时,眉目冷峻,又给她拉好衣裙。
      
      他像是愠怒了,眉宇间,像是染上了山崖的皑皑白雪,嗓音低低轻喝,“回去!”
      
      苏昭昭,“……”
      
      不对劲啊不对劲,她是穿错书了吗?
      
      *
      
      长乐宫。
      
      苏昭昭刚回来,两名眼熟的婢女扑过来,跪在了她面前。
      
      “子墨给娘娘请安!子墨无能,怨娘娘责罚!”
      
      “子书也有罪!都怪我二人无用,没有帮娘娘送出书信,还被皇上当场抓获了!”
      
      苏昭昭看着这二人狼狈的模样,大概猜出了,司马慎炎从地牢放出来的人,就是子墨和子书。
      
      难道是苏贵妃背着狗皇帝去做什么,才导致他对她防备、冷漠?
      
      苏昭昭看原著时,知道子墨和子书是她的心腹,她二人自幼在镇国公府习武,苏昭昭入宫那会,镇国公不放心,就特意让她二人也跟着入宫保护苏昭昭。
      
      人物没变,但剧情却是……诡谲的对不上号。
      
      苏昭昭慵懒的倚靠着贵妃椅,纤细雪白的手揉着太阳穴,问出了内心的疑惑,“你们几个如实交代,在这后宫之中,皇上最宠爱的人是谁?”
      
      曹贵也在场,苏昭昭并没有特意让他回避。
      
      房嬷嬷,以及几名宫婢面面相觑,房嬷嬷说,“娘娘,这还用说么?皇上他日理万机,不眷后宫,唯一疼宠的人,就是娘娘您啊!”
      
      苏昭昭眼中无波,又问,“那淑妃呢?”
      
      房嬷嬷如实答道:“淑妃是太后的侄女,可皇上与太后……不合啊!淑妃入宫三载,并不受宠。”
      
      苏昭昭,“……”这些都和原著上写得一模一样,表面上,淑妃的确不受宠,但也仅限于表面上。
      
      她当然知道皇上为什么和太后不和,因为狗皇帝的真实身份……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苏昭昭总觉得司马慎炎和原著描写的不太一样。
      
      房嬷嬷见苏昭昭一会叹气,一会又闭眼,问道:“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曹贵,是司马慎炎的人。
      
      但房嬷嬷等人并不知情。
      
      苏昭昭不打算直接除掉曹贵,一来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斗不过司马慎炎,二来她需要曹贵去给司马慎炎传递假消息。
      
      苏昭昭微微蹙眉,“本宫那日落水,有些事情记不清了。子墨、子书,本宫让你二人送什么书信出去?又送给谁?”
      
      几人,“……”
      
      贵妃娘娘明明记得他们,却偏偏是忘却了有些事?
      
      子墨保持着跪地的姿势,“娘娘,奴婢也不知书信内容,您交代奴婢把书信送给……送给靖王府的人。”
      
      苏昭昭猛然呛住。
      
      以免被人看出端倪,她没再继续问下去。
      
      靖王是太后的亲生儿子,也是这个故事里的男主,他深爱着女主,总有一天,会为了女主和江山,而带兵造反。
      
      原身怎么会和靖王扯上干系了?
      
      苏昭昭让人备水,她得去泡个澡压压惊。
      
      靖王造反之日,就是她丧命城墙之时。
      
      苏昭昭让张嬷嬷一人进来.伺.候.沐浴,眼下之际,只能装作落水失忆,“嬷嬷,本宫可曾对你说过什么重要的事?本宫总觉得忘记了什么。”
      
      房嬷嬷在浴桶中洒下花瓣,看着苏昭昭肤若凝脂的曼妙身子,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她家贵妃娘娘是极美的,又得帝王宠爱,原本就应该是一生娇宠、一世顺遂,可惜了,人心是最难把握的东西,往往别人以为的完美,却不是当事人真正想要的。
      
      房嬷嬷轻叹,“娘娘,您不曾对老奴说过什么机密,您这些年都是一个人藏着心事。”
      
      苏昭昭,“……去看看曹贵是不是不在长乐宫。”
      
      房嬷嬷虽然纳闷,还是照做了,不一会又折返净房,“娘娘,曹贵不在长乐宫,娘娘是不是一早就猜到了?老奴一会去问问,曹贵究竟做什么去了。”
      
      “不必了,嬷嬷,曹贵其实是皇上的人,你下次注意些。”苏昭昭整个人没入花瓣之中,不知为何,她突然很不心安,好像剧情也不是那么好走的。
      
      *
      
      勤政殿。
      
      曹贵将苏昭昭可能落水失忆的事,如实禀报给了司马慎炎。
      
      “皇上,贵妃娘娘她对与靖王联络一事,似乎不太记得了。”曹贵不敢对帝王与贵妃之间的事情做任何揣测,他只是将一切如实禀报。
      
      司马慎炎坐在龙椅上,浓郁的剑眉之下,那双幽若深海的眸,像是卧了一片银河,深不可测。
      
      小半晌,安静的大殿才响起帝王的声音,“这几日,贵妃的一切行踪事无巨细,皆要一一禀报,退下吧。”
      
      *
      
      这一天晚上,司马慎炎并没有踏足后宫。
      
      苏昭昭等到了戌时,就让房嬷嬷灭了火烛。她本想问问,狗皇帝.宠.幸.她的频率,但以防露馅,还是没问了。天知道,剧情到底偏移了多少。
      
      翌日,到了每半月一次给皇太后请安的日子。
      
      太后喜欢礼佛,平时不喜喧哗,所以免去了宫中嫔妃的晨昏定省。
      
      原著中,太后会在今天指责苏贵妃上次让淑妃在长乐宫暴晒晕倒,又借着苏贵妃独占圣宠,耽误了后宫延绵子嗣一事,从而给了苏贵妃惩罚。
      
      要知道,原身就是一个除却美貌一无所有的女子。
      
      又一度坚信帝王独爱她一人。
      
      她骄纵、霸道、善妒,不喜欢帝王宠幸其他嫔妃。入宫几年,凭借一己之力,得罪宫里两大boss,以及几位妃嫔。
      
      而司马慎炎正好利用这一点,纵容她在宫里胡作非为,当错处积累到了一定境界,即便届时他选择救下淑妃,而让原身被叛军射死,后世也只会说帝王明智。
      
      苏昭昭只想当咸鱼,认认真真走剧情,因为甭管她收敛锋芒,亦或是继续高调行事,她的结局都不会改变。
      
      淑妃头上有女主光环,而她只是一个作死的女配炮灰,天命如此。
      
      *
      
      永寿殿。
      
      皇太后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除了苏昭昭之外,后宫的其他八位妃嫔早就到齐了,甚至茶都喝了一盏了。
      
      殿外,阉人的声音高喝,“贵妃娘娘到!”
      
      连带着皇太后在内,众人皆朝着殿外望了过去,天光明媚之处,就见苏昭昭的出现极有排面,她身后的宫人足有十来人,着一袭石榴红柔绢曳地长裙,随着她的走动,凤冠摇曳。精致的面容,眉心一朵牡丹的花钿,妩媚妖娆。
      
      一瞬间,永寿殿的奢华,以及在场女子皆黯然失色了。
      
      人人皆知,苏昭昭颜色极好,生得娇美,当她还是第一次如此招惹登场。
      
      有的人美在表面,有的人则美到了骨子里,由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美艳无双。
      
      除却太后之外,嫔妃们的位份都在苏昭昭之下,即便被嫉妒蒙蔽了内心,但也只能毕恭毕敬起身行礼。
      
      “妾身给贵妃娘娘请安,贵妃娘娘金安万福。”
      
      苏昭昭没有立刻让妃嫔们落座。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着原著上所写的,原著中的苏贵妃就等于是华妃终极版,目中无人、傲慢孤高。不亚于直接把自己当做了司马慎炎的皇后。
      
      她爱惨了司马慎炎,一直活在自己给自己编织的梦里了,也认为,她与司马慎炎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后宫妃嫔皆是多余。
      
      苏昭昭平视着太后,“给太后请安了。”
      
      随即就兀自落座。
      
      太后是丞相的妹妹,也是白家女,自然是与镇国公府站在敌对的一面。
      
      原著中,司马慎炎放任了苏贵妃,去挑衅太后。
      
      毕竟,无论是太后的势力,亦或是镇国公府,都是帝王所不喜的。
      
      他的帝王权衡之术练就得炉火纯青,利用苏贵妃的深情,在后宫掀起阵阵狂浪。
      
      太后气得胸膛起伏,这半月的礼佛功效,都消失殆尽了。
      
      淑妃在内的几位嫔妃僵在原地,只能保持着躬身的姿势。
      
      苏昭昭虽然看过原著,但并没有原身的记忆,她并不知道谁是女主淑妃。
      
      “淑妃妹妹。”她懒懒的轻唤了一声,尾音带着钩子。
      
      淑妃看了过来,“贵妃姐姐,臣妾在。”
      
      苏昭昭这便就知道,谁是女主了。
      
      她打量了淑妃。
      
      淑妃的相貌偏向柔和,柳眉秀目,标准的江南水乡小家碧玉的长相,又俗称白月光脸。
      
      “淑妃的身子可好些了?”苏昭昭明知故问。
      
      淑妃气得牙痒,但也只能捏紧了手中锦帕,“妹妹多谢贵妃姐姐关心,身体已无大碍。”
      
      苏昭昭摸了摸自己指甲上的丹寇,美眸挑了挑,“妹妹身子娇弱,这日后无事,就在自己的宫里待着,别乱跑。你穿着这一身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宫里要办丧事……啊呸,瞧本宫这嘴,尽说什么胡话。”
      
      这台词不是苏昭昭自己想的,而是按着原著照搬照抄下来的。
      
      要想俏,一身孝。
      
      淑妃今日这副打扮,也为了能够见到司马慎炎。
      
      没想到被苏昭昭这么一说,她倒成了大不敬了,立刻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浑身上下都是标准的白莲花小可怜人设。
      
      “够了!”太后高喝一声,她是宫里头最年长的主子,苏昭昭这是诅咒她啊!
      
      “苏贵妃,你、你这成何体统?!皇帝偏宠你,哀家不会!皇帝登基几年了,至今没有子嗣,你这个当贵妃的,如今是后宫之首,帝皇不愿意雨露均沾,你要首当其责!”
      
      面对皇太后的指责,苏昭昭没有半点心虚。
      
      原著中,司马慎炎心中只有女主一个白月光,局势没有稳定之前,他不会轻易让任何女人怀上他的孩子。即便他起初只会.宠.幸.苏贵妃,也不曾让她有孕。
      
      这个锅,她可不背。
      
      “太后,皇上与妾身情投意合,不愿意.宠.幸其他姐妹,臣妾也没有法子。”她抿唇一笑,明晃晃的炫耀。
      
      在场妃嫔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敢情只有贵妃才是皇上心头肉,其他人都是入宫守活寡的!
      
      苏贵妃……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以前也受宠,但不会如此肆无忌惮!
      
      太后头昏目眩。她的侄儿---白家长公子,当初被苏昭昭的兄长当街砍杀,她这个当太后的姑姑,却不能为轻侄儿讨回公道,而且不久后,帝王就八抬大轿,用皇后之礼迎娶了苏昭昭入宫。
      
      太后早就对苏家恨之入骨,“苏贵妃!你大胆!你可别忘了,你还不是皇后!岂敢在哀家面前如此放肆?!来人,把苏贵妃拉出去,张嘴!”
      
      终于顺利走上了剧情。
      
      苏昭昭知道,这一次她与太后正面冲突之后,她被“毒打”了一顿,然后帝王为了假意安抚她,就给远在北疆的苏家军运去了粮草。
      
      就在苏昭昭自己从容站起身,还没来得及走剧情,阉人的嗓音响起,“皇上驾到!”
      
      来得可真是时候。
      
      太后摆出一脸郁结的表情,淑妃更加泫然欲泣,在场的其他妃嫔眼观鼻鼻观心,没打算当出头鸟。
      
      毕竟,苏贵妃是帝王的心肝宝贝疙瘩,风向没有改变之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司马慎炎拧眉,人刚靠近,苏昭昭就软绵绵的倚靠在了他结实的胸膛,双手捂胸,“皇上,臣妾被太后吓得腿软,走不动路了,太后说要掌掴臣妾,嘤嘤嘤……”
      
      司马慎炎看着怀中人,一时间有些分辨不出,这到底是幼时的苏昭昭,还是现在的苏昭昭。
      
      年少时的她,倒也是这般喜欢无理取闹。
      
      他费尽心机给她改命,怎么……性子也改了?
      
      帝王的目光往下,落在了细.腰、酥.胸、锁骨上……他眸光晦暗,上辈子没护好的人,这辈子啊,怎么也要多骄纵一些。
      
      司马慎炎的一条长臂圈着苏昭昭的细腰,然后稍稍弯身,另一条臂膀绕过了苏昭昭的双腿,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昭昭前日才刚落水,她性子如此,让母后烦忧了,朕这就带她走。”
      
      音落,司马慎炎抱着苏昭昭离开,苏昭昭顺势圈住了帝王脖颈,动作亲昵。
      
      太后,“……”
      
      什么叫性子如此?!
      
      之前的苏昭昭,不是个高冷美人么?!
      
      她现在是狐妖附体,变性了么?!
      
      淑妃顿时哭不出来了,红着眼,愤愤的看着殿外。其他几位嫔妃也暗暗伤神,皇上能抱苏昭昭,怎么连碰都不碰一下她们?!
      
      几个呼吸的安静之后,太后随手砸了案桌上瓷器,“妖精!真是反了!”
      
      太后扫了一眼殿内,这些妃嫔都是她精心挑选入宫的,“你们一个个都不给哀家争气!皇帝的宠爱是要去争的!你们倒是学学苏贵妃啊!”
      
      众妃嫔,“……”
      
      讲道理,她们也往帝王面前贴过,可帝王视而不见啊。
      
      *
      
      长乐宫。
      
      苏昭昭被抱了回来,这一路她都没听见司马慎炎喘一声,体格不是一般的好。
      
      然而刚迈入内殿,她就被帝王重重搁置在了软塌上,帝王身子一倾,覆了上来,擒住了她细嫩的下巴,“就是为了你父兄?苏昭昭,你是个聪明人,何必去太后哪里寻事?朕没有答应放你之前,你可别先死在宫里!”
      
      她只能是他的笼中雀!
      
      苏昭昭,“……”这……她完全对不上剧情了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苏昭昭:糟了!
      导演:怎么了?
      苏昭昭:台词对不上!剧情对不上!我很惶恐!
      导演:不必惶恐,你是影后,本色出演就行了。
      苏昭昭:也是啊~2333333~
      二狗子:朕看她还能演多久。
      ————
      大家下午好,今天的更新奉上啦~么么么么么哒~
      PS:宝宝们,欢迎评论哈,有红包掉落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