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左忠刚要迈入大殿,司马慎炎从龙椅上起身,随着他的动作,玄色广袖龙袍划过一个悠长的弧度,“站住!朕亲自出宫一趟。”
      
      左忠躬.身,随奉圣驾。
      
      *
      
      法华寺,香火袅袅,梵音回荡。
      
      司马慎炎一眼就看见寺庙后院的荷花塘中,他花重金打造的赤金莲台里,长明灯经久不灭。
      
      “大师,为何她一夜之间性情大变?”
      
      司马慎炎所说的“她”,慧善大师知道所指谁人,他一手树立,置于.胸.前,“阿弥陀佛,今世种种皆前世因果,施主莫要忧心。”
      
      “当真无需忧心?”司马慎炎没有把话问明白,有些事他不敢问,也不愿意去知道。  
      
      慧善大师点头轻笑,“那位施主既已改命,只要施主你信守诺言,她必当无忧。”
      
      逆天改命本就是违背天理,若非是司马慎炎是帝王,也无法操控这一出。
      
      司马慎炎离开之时,命人留下了万两黄金,仅供法华寺给圆寂高僧重塑金身……还有,护着那盏永不熄灭的长明灯。
      
      *
      
      同一时间,苏昭昭让曹贵退下,她单独见了房嬷嬷。
      
      房嬷嬷是镇国公府的人,也是苏昭昭的奶娘,苏昭昭入宫为妃时,她也跟着入宫伺.候。
      
      苏昭昭从原著中得知,房嬷嬷是苏贵妃唯一信得过的人。
      
      她昨日才落水,身子骨娇娇软软的,没什么力气,趴在软榻上,小口吃着红梅,问道:“嬷嬷,本宫昨日为何会落水?”
      
      失足是绝无可能的,她是宠妃,不会一个人单独行动。
      
      但如果是有人推了她,怎么宫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房嬷嬷一愣,“娘娘,您……昨日不是要去见一个人么?您难道忘了?是您让奴才们都退下,可谁知不消片刻,就听到您落水的声音,还是皇上将您救了上来。”
      
      这下轮到苏昭昭愣住了。
      
      她鬼鬼祟祟去见了谁?
      
      又是怎么落水?
      
      狗皇帝明明厌恶她,也厌恶她背后的镇国公府,九五之尊怎么舍得下水救她?
      
      见苏昭昭愣住,明艳清媚的面庞还有些许婴儿肥,房嬷嬷想起她入宫那会的场景,不由得黯然伤神,劝道:“娘娘,昨个儿要不是皇上嘴对嘴给您吹起,您……还不知几时能醒来,这两年老奴算是看出来了,皇上待娘娘或许有那么几分真心。”
      
      “咳咳咳……”苏昭昭突然猛咳。
      
      嘴对嘴吹气?!
      
      狗皇帝还会人工呼吸?
      
      苏昭昭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想到狗皇帝惊人的容貌,还有他弧度分明的唇……算了,反正不吃亏。
      
      不过,话又说回来。
      
      司马慎炎这人,杀伐果决、手段雷霆、疑心甚重,能在长乐宫安插了眼线,应该也知道昨天她见了谁,以及是谁要杀她吧?
      
      莫不是被司马慎炎暗中处理了?
      
      苏昭昭不寒而栗,还是选择不去多想,她就老老实实走剧情,等到一年半后被一箭射死,就能从这个故事走出来了。
      
      苏昭昭又问,“淑妃那边有什么动静?”
      
      房嬷嬷如实回禀,“淑妃娘娘已经醒了,还让人去请了皇上,但皇上并没有理会。”
      
      苏昭昭伸手,欣赏自己刚刚涂上的艳红色丹寇,另一手把玩着垂落胸腔的一撮头发,低低呵笑了一声。
      
      帝王当然不会堂而皇之的去看淑妃。
      
      毕竟,淑妃被他保护的极好。
      
      所有人都以为,他司马慎炎宠爱的女人,是苏昭昭。
      
      宫里的所有明枪暗箭,以及朝堂上的意有所指,皆是针对苏昭昭一人。
      
      苏昭昭坐起身来,“嬷嬷,让小厨房准备一份大补汤,越补越好,我要给皇上送去。”
      
      房嬷嬷诧异看着苏昭昭,“娘娘,您……哎!如此也好,国公爷和大公子在前线也不知如何,娘娘若能讨得皇上欢心,也能提供助力。”
      
      苏昭昭不接话了。
      
      镇国公府是开国功臣,镇国公和苏家长公子,这些年战功赫赫,功高过主,没有哪一个帝王能够容忍重权在握的外戚。
      
      苏家……难保!
      
      司马慎炎是苍穹之鹰、旷野之狼,喜欢一切都在他的股掌之中。他的眼里,除却女主这个白月光之外,再无旁的.风.花.雪.月。
      
      所以,苏昭昭选择一条更轻松的路,与其攻略司马慎炎,她还是老老实实走剧情吧。
      
      *
      
      司马慎炎已经回宫。
      
      先帝时,大魏被群狼环伺,曾割数座城市给敌国,司马慎炎登基后,国力渐盛,但仍旧是百废待兴,政务繁忙。
      
      在原著中,司马慎炎一月只踏足后宫几日,且每次都是宿在苏贵妃宫里。
      
      苏昭昭想着原著中的剧情,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勤政殿外面。
      
      左忠一看来人是苏昭昭,立刻迎上前,态度毕恭毕敬,“贵妃娘娘,皇上正在见丞相,娘娘且稍等。”
      
      当朝丞相是帝王的舅舅,也就是淑妃的父亲。
      
      同时,丞相一党,也是镇国公府的政敌。
      
      许是因为这具身体的本能之故,苏昭昭一听到“丞相”二字,就本能反感。
      
      “本宫不愿等,你去通报皇上,就说本宫在外面站着累了。”苏昭昭理所当然道。
      
      左忠一僵,他还能说什么呢,不敢违背贵妃娘娘,遂转身去殿内禀报。
      
      勤政殿内,气氛冷冽。
      
      司马慎炎不喜任何人左右他的决策,丞相也不例外。
      
      白彦淮一副苦口婆心,“皇上,忠言逆耳啊!老臣一心为了大魏,绝无私心!老臣不同意挥兵北伐!”
      
      “够了!丞相,你这是在质疑朕的决策?!”司马慎炎的嗓音极有穿透力,在威严的大殿内回荡。
      
      左忠很担心会吵起来,突然觉得贵妃娘娘来得正是时候,行至龙案前,道:“皇上,贵妃娘娘求见,娘娘她说……她不想站在外头候着。”
      
      司马慎炎幽若深海的眸,微微一滞,表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但方才明明闪过一抹异色。
      
      “丞相,你可以退下了。”司马慎炎一挥手,示意左忠将苏昭昭请进来。
      
      白彦淮的两撇山羊须轻颤,心有不甘,“皇上呐……”
      
      苏昭昭由左忠领入大殿,盛满多情的桃花眼,淡淡瞥了白彦淮一眼,立刻戏精附体,“相爷惹皇上生气了?”
      
      白彦淮痛恨镇国公府,以及所有的苏家人。当年白家长公子当街欺压民女,闹出人命,是被苏昭昭的兄长一刀捅死的。
      
      但帝王并未深究。
      
      而如今,白彦淮的女儿入宫后从未得宠,反而是苏昭昭深得帝王宠爱,白彦淮一看到苏昭昭妖娆妩媚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皇上,老臣一片忠肝义胆,皆是为我大魏着想!北伐之事还请皇上三思!”
      
      后宫不得干政,但为了早点走剧情,苏昭昭直接作死,指着白彦淮,“放肆!我大魏立国数百年,从未向任何敌国低头,北庆狼子野心,数次侵犯我大魏国土,扰我大魏子民,若是人人都像相爷这般胆小怕事,又该如何对得起那些将士亡魂!”
      
      白彦淮被堵得哑口无言,指着苏昭昭,颤抖着嗓音,“贵妃娘娘,你、你……”
      
      “够了!左忠,送丞相出宫!”司马慎炎没多少耐心。
      
      白彦淮在苏昭昭这里吃了瘪,也看清了司马慎炎的态度,只好负气离开。
      
      送走了白彦淮,左忠立在殿内,努力让自己隐形。
      
      苏昭昭走向帝王,司马慎炎眸光幽幽的看着她一点点靠近。
      
      “皇上,臣妾给您准备了十全大补汤,皇上日理万机,一定要仔细着身子,皇上趁热喝了吧。”
      
      美人纤纤玉手,涂着丹寇的指甲艳红无比,一管小嗓子沁甜、绵柔,但毫不做作。
      
      活像个妖精。
      
      左忠,“……”十全大补汤?贵妃娘娘这是要害死皇上么?
      
      司马慎炎眉目深沉,汤勺递到唇边时,他微微张嘴,喝了一口汤。
      
      左忠大惊,“……!!”还不曾验毒呢,皇上对贵妃娘娘竟如此放心。
      
      “你出去!”帝王一声低喝。
      
      左忠立刻会意,把身子弯得更低,悄然退了下去,顺道关上了殿牖。
      
      苏昭昭腰身一紧,突然被抱住,她横坐在了帝王双膝上。
      
      原著中,狗皇帝人前人后,对贵妃娘娘无比宠爱,恨不能让全天下都知道,苏昭昭是他最爱的女人,所以,不管是寝宫、御书房、龙案……狗皇帝都.宠.幸.过苏贵妃。
      
      来了来了,马上就能走上剧情的正轨了!
      
      苏昭昭顺势圈住了司马慎炎的脖颈,绫罗广袖滑下,露出藕节般雪腻的手腕。
      
      “皇上……”
      
      美人娇滴滴的喊了一声,每一个眼神都在暗示。
      
      要知道,原著中的苏贵妃就是一个柔弱无骨的妖精美人,又因自幼爱慕司马慎炎,也一心以为“君心似我心”,入宫后,时常邀宠,手段百出。祸国妖姬的头衔不是白来的。
      
      司马慎炎稳如泰山,这个男人仿佛是得道高僧,面对如何的艳.色,都是一脸风轻云淡。
      
      两人对视间,司马慎炎突然低低笑了几声,他的嗓音磁性,胸腔轻颤,“呵呵……朕的贵妃,这次你又要想什么?”
      
      苏昭昭,“……”这是什么意识流台词,她为什么一句都听不懂。
      
      司马慎炎的喉结滚了一下,捏着苏昭昭的下巴,指尖肌肤细腻丝滑,他眸色晦暗不明,附耳,“昭昭,你又想耍什么花招?索性一次性告诉朕。”
      

  • 作者有话要说:  苏贵妃:大家都是演戏,就看谁演得逼真。
      二狗子:朕就静静的看着你~
      苏贵妃:为什么总觉得剧本不太对劲(⊙o⊙)…
      ————
      大家晚上好,今天的更新奉上啦,咱们明天准时见啦,么么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