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005章 ...

  •   面对徐大妈的惊讶,叶锦直接忽略掉,拿起桌上的纸将孩子嘴角的油渍擦掉。

      倒是徐大妈觉得被忽视了不高兴,大声嚷嚷着:“你有钱吃包子,早上还故意去借红薯?你这不是成心占人便宜吗?你该不会一开始就没想着还吧。”

      叶锦原不想搭理她,可她在这里吵吵的实在是碍眼,漫轻心的说道:“我刚才看到文昌他爷爷往前走了,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的阿姨,我要是你,早没有心情在这里嘴碎了。”

      文昌的爷爷叫徐天申,也就是徐大妈的丈夫。这话当然是叶锦胡诌的,可徐天申在外面有女人倒是真的,这事还是原主无意中撞到的。

      徐大妈一听哪里还有空理叶锦,赶紧追上去。
      没有了烦的人,可以安心吃包子了。

      俩孩子吃得肚子圆滚滚的,最后还剩下一个肉包和一个素包。叶锦让老板娘打包起来准备带回去。
      之后又带着孩子去买做生意要用的工具和调料。

      叶锦想到赚钱的方法就是烧烤。

      作为征服了万千吃货的烧烤,哪怕是在21世纪遍处是美食的地方,也是风靡大街小巷,让吃货难挡,何况是现在。
      烧烤的成本低,制作也不难,只要她回头研究一下调料,应该能做出让大家都垂涎三尺的食物来的。

      想要弄烧烤摊,首先她得先踩点,看镇上哪些地方适合摆摊,人流量大。
      好在镇上有一条夜市街,是这两年刚弄出来的,用于给大家摆摊用。

      接着叶锦又想要去买个烧烤架,可惜现在大家对于烧烤这种美食还很陌生,甚至都没有听过。店里没有专门卖烧烤架的,叶锦只能找到铁器店,给对方画了个图纸,让人专门打一个,先给了对方三元的定金。

      之后又找到筷子店,现在筷子全都是小工用山上的竹子打磨出来的,除了筷子还会用竹子编竹篮、扁担等很多农用工具。

      当叶锦说想要找老板定五百根细签子时,他看叶锦的表情都是懵的,大概是因为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东西吧,临走时也给了两元的定金先。

      弄好了这些,叶锦又去了镇上的门诊医院一趟,出来时买了半斤肉和一斤鸡蛋以及一些调料、大米才打算回家。

      按理说现在家家户户都自己种着大米,可惜苏三业走后,家里所有吃的都被苏老太太给拿走了,这也是叶锦穿过来后找了半天只找出来一斤面粉的缘故。

      原本想给俩孩子买点衣服和鞋子,想想这钱还是得先紧着烧烤的成本,万一烧烤的生意不行还得另想出路。

      坐着客车回到石古村时是下午四点多了,叶锦大包小包地拎着东西回去,被那些聚在村头聊天的大妈们看见了,比他们早回来的徐大妈也在其中。

      “我没说错吧,她买了可多东西,大包小包地拎回来。”
      “叶锦不是没钱吗?我看到她早上还去找王家借红薯,怎么这会就大包小包了。”

      “谁知道她这钱是哪来的,苏三业才走几天啊,这女人就按捺不住了。”
      “我看苏三业在的时候,她也没怎么安分,哪家的女人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扮不干农活的,也就是苏三业迷了心智才这么由着她。”

      大家对着叶锦走过的身影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说出来的话却是一句比一句难听。
      其中徐大妈说得最起劲了,有些话也都是经她的口传出来的。
      很快叶锦在外面有男人的事情都这样传了出去。

      叶锦回家之后,先将之前欠隔壁王兰的鸡蛋和红薯都还给了对方,王兰是没有想到叶锦会把东西还回来。

      当初借的时候就没指望着还,主要是看俩孩子小,太可怜了。
      除了归还借的东西之外,叶锦还将买来的两瓶牛奶送给王兰家的两个孩子。

      将东西还了之后,叶锦去后院摘了一些青菜和韭菜,晚上给大家做了一个青菜炒肉和韭菜炒蛋。

      现在大家条件都开始变好了,可肉和鸡蛋却不是每天都吃得上的,俩孩子看到如此丰富的晚餐,连饭都多吃了一些。
      苏云泽摸着自己的肚子说:“妈妈做的,好吃。”

      吃过饭后,叶锦就开始研究烧烤的调料。

      将买来的豆瓣酱和辣椒粉以及其他孜然粉等合并在一起尝试,烧烤的调料并不复杂,在经过几次的试做之后,叶锦就调出了满意的调料。

      苏云泽小小的身子努力地仰着头看:“妈妈,好香。”
      叶锦摸了摸他的头说:“小馋猫,这个可不能吃,以后会给你的,把桌上的两瓶牛奶喝了,跟哥哥洗脸漱口去。”
      一听说又有吃的,苏云泽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妈妈,真好。”

      这时叶锦听到了门外有敲门声音,叶锦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么快来了。
      低声跟苏云墨说道:“妈妈去看一下外面是谁,你先带着弟弟去睡觉。”

      叶锦出来打开门,就看到了原主的父亲叶根建和母亲宁月珍站在门口。
      两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尤其是宁月珍,昨天的事情估计还气着呢。
      叶锦稍侧了一下身子说:“有什么事进屋说。”

      叶根建和宁月珍两人板着脸先后进去,叶锦在身后把门关好之后跟上,看着他们打算进屋,赶紧出言阻止着:“去厨房说吧。”

      这两人来了免不了一场战争,可不能打扰两个孩子睡觉。
      一听说是去厨房,宁月珍又不高兴了,叶根建拉了她一把,及时地阻止了她爆发。

      两人进屋后就被香味吸引了,宁月珍嗅着鼻子到处闻,“什么东西这么香?”
      叶锦知道那是之前做烧烤酱的酱料香味,没有正面回答对方,倒是拿了两个杯子给他们各倒了杯热水说:“给你们。”

      叶根建拿起杯子开始一边吹一边喝热水。
      宁月珍却没什么心思喝,直奔主题道:“我女儿是长大了,都知道当着众人的面给我这个当妈的难看了。”

      叶锦拉过旁边的椅子,乖乖地坐着,面对宁月珍的指责,一句回怼的话都没有,和昨天那嚣张护短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宁月珍也在那边不断地输入,泄愤着昨天受到的羞辱。
      最后还是叶根建拦住了她,说:“先说正事。”

      宁月珍才停止谩骂说:“今天来是告诉你,嫁人的事情,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我聘礼都收了,由不得你。”
      昨天那是人多,她没好意思继续闹,今天特意趁着晚上来,还带上了叶根建一起来,就是没打算给叶锦自由选择的机会。

      叶锦眼神冷淡,声音微凉道:“你还想着逼嫁不成?这事就算是报警了,警察也不敢向着你吧。”
      还不等宁月珍开口说话,叶根建就将杯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里面的热水溅出到桌上,严肃道:“报警?叶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叶锦说:“这脸面是你们自己不要的,若是非要闹到那一步,我也不介意报警。”
      叶根建看了叶锦几眼,说:“之前你妈说你变得不一样了,我还不太信。”
      叶锦说:“经历了这么多,总该要变一变的,不然还像以前那么蠢怎么带着两个孩子过日子。”

      宁月珍拍了一下桌子怒道:“叶锦我管你怎么变,你是我生的,你就应该要听我的。”
      叶锦说:“我若是就不听,你还能拿我怎么样?”

      叶根建开口道:“你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你要是不想我们举报到妇女主任那里,把你抓去打胎,你还是乖乖地听话。”

      有时候叶锦也挺替原主可悲的,一个亲生母亲居然拿女儿肚子里的孩子威胁她。
      要是原主在这里,听到这些话多少也会有些难过吧。

      可惜她不是原主,嘴角勾着浅笑说:“你以为这个孩子我会留着吗?”
      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人流报告单拍到桌子上。
      宁月珍不识字,拿着那张纸有些懵着,递到了叶根建的手里说:“这上面写着什么呀?”

      叶根建拿过那张纸,看清上面写的内容时,脸色微变看着叶锦,眼底带着蕴怒:“这可是三业留下来的孩子,你居然把他打掉了。”

      叶锦说着:“我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就够辛苦了,怎么可能再加一个给自己罪受。何况我和苏三业的感情也没有深到这种地步。”

      宁月珍和叶根建当然知道这些年,叶锦是如何待苏三业的,所以当她说出把孩子打掉了这种话,两人都没有怀疑真假过。

      叶锦嘴角略带讽刺地说道:“你们威胁我的筹码没了,看来聘礼钱得还回去喽。”

      毕竟这是一个法治社会,若是叶锦坚持不肯嫁,叶根建夫妻俩除了大吵大闹一番,没有别的办法。

      夫妻俩收下刘大柱的聘礼时,就从来没想过这事会黄,他们就是没有料到一向乖巧听话的女儿会反抗,还这么决然地拿掉了肚子里的孩子。

      最后两人出去时,脸色跟外面的夜色一样黑。

      刚走出门口,身后就传来了‘砰’的关门声,还有木插销落锁的声音。
      宁月珍:“……这个不肖的东西,反了天……她是不是被人上了身,敢这么对我……”
      当即又想要上演一场骂战,叶根建呵斥了一声:“你还想大晚上地把所有人都闹醒,起来看笑话吗?”

      宁月珍气得脸上的肉都抖起来了,最终还是气愤地离去,她无所谓丢不丢脸,可叶根建在乎。
      叶锦锁好大门后,转身回屋里去,结果在卧室门口看到了苏云墨。

      小家伙的脸色黑沉黑沉的,借着月光,叶锦看到他眼眶微红,眼睛落在自己的肚子上。
      “我都听到了,你把弟弟打掉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作者已关闭该文评论区,暂不支持查看、发布、回复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