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拉黑 ...

  •   陆灿灿又被季星硕给拉黑了,这是今年的第九次,交往以来总计共二十二次了。

      季星硕做起这种事是越发的熟练。

      “灿灿,走了,去吃饭。”相熟的化妆师李婧走过来,看陆灿灿拿着手机,一筹莫展无可奈何的样子,习以为常问她道:“怎么?今天李导请吃饭,你男朋友又有意见了啊?”

      李婧和陆灿灿都是《云起风华》这部古装剧的随组化妆师,迄今为止,这部古装剧已经拍摄了三个来月,预计再一个半月全剧杀青,陆灿灿性格随和,和大家都相处得都不错。有什么吃饭聚会活动都爱叫上她一个,可十有八九都会被陆灿灿婉拒,问其原因,皆是陆灿灿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男友。

      说起陆灿灿那个男友,他们这些陆灿灿身边的同事那真是满满的吐槽欲,一箩筐的话想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门禁那一套,不仅限制陆灿灿交友,一日三餐还需按时报备行踪,控制欲惊人。这就罢了,每次打电话给陆灿灿,不分时间地点场合,陆灿灿不管干什么都必须要接,不然拉黑伺候。李婧就曾经有一次看到陆灿灿因工作缘故没有接到男友电话,事后在角落低声下气打电话给她男友赔罪,语气卑微到极致,态度低下至尘埃。

      按理说,陆灿灿长得不差,工作勤恳努力,一手化妆技术干净漂亮,业内见过都说好,是各大剧组抢着要的热门化妆师,能赚钱,长得还行,自身条件算不错的,要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着?

      她现在这个,放谁身上能受得了啊!亏得她还一直那么有耐心的哄着供着。

      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李导是《云起风华》的总导演,他侄女初入娱乐圈,第一次参演电视剧,拿的是女二的戏,于今天杀青。为表庆贺,李导亲自请客,感谢剧组工作人员这些日子对其侄女的照顾。

      像这种饭局,如果不是特殊原因,不好不去的。

      正是因为如此,陆灿灿并没有像往常同时的邀约那样直接拒了回酒店,本来也就是吃一顿饭的事,和季星硕说一下就好,季星硕平时虽然霸道娇作不讲道理,但事出有因,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可是坏就坏在,今天的饭局乃是李导临时起意,而季星硕那边一连忙了数日,正好今天有空,预备等陆灿灿下班后,与陆灿灿一起打几局游戏。这阵子季星硕被安利了一款手游,正在热爱期,陆灿灿游戏打得稀烂,可季星硕却一点也不嫌弃,兴致勃勃准备带她在游戏世界中畅游,结果陆灿灿临下班了,却告知他没空,要参加导演组的饭局。

      难道吃饭比他还重要?

      再三确认,陆灿灿还是要去参加饭局无法作陪。

      什么也不说了,季星硕直接把陆灿灿拉了黑。

      ……

      陆灿灿就很心累。

      李婧过来以后,陆灿灿便收起手机,李婧和陆灿灿在这个剧组才刚认识的,两个人兴趣相投又比较合得来,平时经常凑在一起。

      陆灿灿对于自己有男友这件事从未对谁做过隐瞒,因关系近,李婧知道她与她男友之间的那些事情比别人更清楚,并不止一次劝陆灿灿和她男友分手。

      当然,没有成功。

      迄今为止,陆灿灿都没听她的。

      因刚才见着了陆灿灿的为难,去饭店的路上,李婧又和陆灿灿喋喋不休地聊起她男友的事:“我们认识三个月了吧?小美她男友都来剧组探好几次班了,你男友呢?我至今没见到过,我都快怀疑你男友这个人是不是真实存在的,讲真,你是不是懒得应酬,瞎编出来骗我们的?”

      毕竟那么奇葩的男朋友,真是世间少有。

      陆灿灿也很无奈,她这会儿被季星硕拉黑了,心里正愁着,上次她打电话道歉认错了近两个小时才把人给哄好,这一次还不知道要怎么哄。这次剧组拍摄地在横店,剧组拍摄时间短任务重,不止季星硕忙,她自己也没空,期间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几乎都是季星硕抽空来横店找她,季星硕怕被狗仔拍到上头条,自然是低调行事,剧组的同事不知道这很正常。

      陆灿灿不是爱和人分享心事的性格,并且考虑到季星硕职业的特殊性,很多有关他的事也不会和别人说。旁人只知她有一个作天作地管她甚严的男友,却并不知这人具体是谁,也从未见过,而陆灿灿经常以男友做挡箭牌推挡各种聚会邀约,不免得会让人感到疑惑,到底是真有这么个人作到骨子里的男人,还是陆灿灿为拒绝邀约而杜撰出来的。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问陆灿灿这样类似的问题了。

      这使得陆灿灿无语极了,怎么男朋友这种事还能靠编的么?

      不过她也没解释什么,别人爱怎么想是别人的事,她哪能管得了那么许多,她不愿意话题在自己男友身上打转,便主动聊起别的事。

      “昨天把你的名片推给了林导,他有和你联系吗?”陆灿灿问李婧道。

      林导是业内首屈一指的大导,出每一部电影都叫座又叫好,陆灿灿是去年年初与他有过一次合作,今次林导休息一年之后,又开始筹备新剧本的拍摄,是一部仙侠片,筹备之初便找到了陆灿灿,让她去做他们组内的特邀化妆师,负责男主角的妆容。

      业内颇负盛名的化妆师有那么多,陆灿灿没有想到林导竟然还会再找到她的头上,她虽然化妆技术尚可,但要跟林导这样的大导的组还是欠缺了些许资格,上次纯属运气使然,而这次林导专程再找她,说是受宠若惊也不为过,林导的新片要九月份开拍,陆灿灿推掉了其他所有工作,就等九月林导新片开拍以后进组。

      前两日,林导专程又找到陆灿灿,他经常合作的化妆师手上都有别的事,剧组中还缺少一两个化妆师负责剧中的重要角色的妆容,希望陆灿灿能帮忙介绍一二,陆灿灿思来想去,就推了李婧给他。

      李婧虽不是什么很有名气的化妆师,但四个月相处下来,陆灿灿知道李婧的化妆技术是绝对过关的,缺的只是机会而已。

      说起林导,李婧果真一下子便将陆灿灿那奇葩男友抛诸脑后。

      “当然有,林导今天下午给我打电话了,他说因为是熟人推荐,所以不用去面试,到时候剧组做定妆的时候,我就跟着你一起过去。”

      说起这件事,李婧还挺激动的,难得有这样好的机会,她入行也有几年了,一直跟在电视剧组里给一些不重要的配角化妆,虽然不愁没有工作但谁没有个上进心不想再进一步呢?

      李婧真心实意说道:“灿灿,这次多亏你,不然我怎么会有机会进到林导这样的大导演的剧组,以后从林导的剧组出来,别的组再找我,不说负责女一的妆,怎么也得是个女二,这下我终于算是熬出头了。”

      陆灿灿却不觉得有帮到什么大忙,实话实说:“那也是你化妆技术过关,我才敢推,你要是自己不行,我就算推了你,在定妆的时候也照样被刷下去,到时候,林导要赶你走,不仅是你自己丢脸,我也跟着一起。”

      李婧哈哈一笑:“这个你放心啦,我的化妆技术真材实料经得过任何考验,绝对不让你丢脸的。”

      这样说着,两个人不知不觉便步行到了李导安排的饭店。

      饭店距离剧组步行不过十来分钟,剧组里的人员大都是步行过来,也有人嫌走路麻烦或者不方便公开露面的,都走在前面开车去了,李婧和陆灿灿来得不算早也不算晚,他们剧组人多,重要的人全进了包厢,她们这些无关紧要的,就都被安排在了大厅。

      李婧和陆灿灿一进饭店就有相熟的化妆师眼尖看到她俩,早给她们留了位置挥手让她们过去。

      陆灿灿一坐下就拿出手机,她微信刚才被季星硕拉黑了,她打个电话试一试,还好,电话没黑,不过季星硕不接。这是正常的,按照以往惯例,通常微信被拉黑后,电话打过去季星硕是不会接的,拉黑她说明季星硕此时正在气头上,不先气个三天他不会好。但季星硕可以不接她电话,她却不能因为他不接就不打电话给他,否则这个三天的期限将会被无限延长。

      连打两个电话过去,季星硕那边都没任何反应,这时候人到得差不多了,陆灿灿只得给季星硕去了条短信,便和大家一起吃饭。

      一桌子都是《云起风华》剧组的化妆师,几乎都是女生,聊的全是圈内的八卦,诸如影后谁谁和流量谁谁谁曾是剧组夫妻,散伙以后各自回归家庭,谁谁谁玩得很开,同时交往几个女友,竟神奇的没有翻车,谁是圈内资源大咖,谁又和谁貌合神离,早就各玩各的。

      五花八门,什么都说。圈内这样的多了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真真假假,听过就罢了。

      席上,陆灿灿没吃多少,她话不多说,一心想着散席之后要怎样去哄她那娇到不行作到极致的男友。

      饭到尾声,女人们的话题从剧组八卦跳跃至时装周再转移到星光盛典再到时尚护肤,最后定格在目前正在热播的电视剧上。

      “最近看《礼物》了吗?男主角杀我!我快被他给迷死了!!”

      “我看了我看了,我也被迷死了呀啊啊啊,天天晚上八点准时追剧,只恨这剧为什么是上星播放,每天只有两集,周末还要休息,我恨不能它开超前点播,让我一次看完!说来说去,还是男主太帅了,明明超级变态的杀人狂魔可就是忍不住想抱抱他忍不住心疼他,看的时候我真的要疯了!男主我太喜欢了病娇到骨子里。”

      “一样,看的时候我总觉得喜欢和心疼变态的我同样是个变态,可我就是停不下来……”

      “……我没看,最近这么忙我哪有时间啊?男主谁啊,有这么夸张?”

      “一点也不夸张,你去看就知道了,保管你停不下来。”

      “男主季星硕啊,这剧这么火你竟然不知道?”

      “……竟然是季星硕吗?我圈颜值天花板,是女人都爱他的好吗?你们一说是他我就明白为什么了,影帝啊,实打实的演技派。不过他一个电影咖,怎么自降身价跑去演电视剧了?”

      “具体什么原因不知道,好像是欠导演人情什么的,又可能纯粹是因为本子好?反正裂墙推荐你们去看这部剧,真的超好看!看完你们对季星硕一定会有不同的看法,他真的超帅,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那种好看,可是又超极变态的好么?!!”

      ……

      陆灿灿整副心思都放在如何哄得男友不再生气上面,直到这群女人聊起《礼物》这部电视剧,才稍稍的竖起了耳朵。

      听到最后,陆灿灿:“……”

      变态这个词,真是总结得相当精辟呀!不过这个词不应当用在季星硕身上,用在快被季星硕搞得神经错乱的她身上恐怕更加适合,啧!

  • 作者有话要说:  发新文啦,谢谢大家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