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八千忠魂索命——这几个字纪心言熟。
      
      大学毕业后,她进入一家酒庄做销售,没日没夜辛苦了五六年,连续拿到三次年度最佳员工,才终于升职加薪开始带团队。
      
      穿越前,她正坐着一趟红眼航班飞跃太平洋,摩拳擦掌准备攻略一个大客户,顺便学习人家的酿酒技术与营销网络组建。
      
      这是她带领团队后的第一个大客户,因此非常重视。
      
      资料早已背得滚瓜烂熟,为了放松精神,她在登机前跟随行下属借了本书。
      
      窝在公务舱宽敞座椅里,喝着空姐递来的果汁,捧着小说,旅程还是挺美妙的。
      
      小说名叫《血剑长空》,是本传统武侠,有点年头了,讲了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历史上没有过的朝代——大豫朝。
      
      从官职衣饰等细节能看出,作者至少杂糅了三个朝代的相关设定,写了一本全架空的虚构小说。
      
      书中男主角江泯之背负血海深仇,苦练一身本领,不及弱冠之龄便独自踏上复仇之路。
      
      他武功高强,出场满级,又因为行的是正义之事,只杀该杀之人,于是每消灭一个仇人后,就用仇人鲜血写下“八千忠魂索命”六个字,以慰先人在天之灵。
      
      然而狗血的是,在经历了官府追击身受重伤爱人死亡等一系列惨剧后,他却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孤儿,是被人养来除掉仇人的工具,所谓复仇于他不过是场笑话。
      
      在上部结尾,江泯之得知身份真相,孤独远走,背影茫然落寞。
      
      这种狗血虐主的调调,非常不符合时下流行,题材也有些老旧。好在作者文笔讲究,行文流畅,情节紧凑通顺,一环扣一环。
      
      再加上沙雕小说看多了,偶尔换换口味虐一下也不错。
      
      纪心言看得津津有味,好奇故事将如何发展,琢磨着回去后把下部也借来。
      
      等她合上书行程已经过半,多数乘客早已进入梦乡。
      
      然后,她戴上眼罩也开始睡觉。
      
      再然后……她睁开眼,就穿进这个鬼地方了。
      
      纪心言按捺住心中惊骇,将断剑握得更紧。
      
      从凶案现场,到马车上的字,再到许老三的名字和他所做的事,她可以肯定这是小说开篇的一场凶案。
      
      因为是开篇,她印象深刻。
      
      死者是一家人,家主姓石,本是个生意人,用半生积蓄捐来一个小官,成了东阳县九品主簿。
      
      而被纪心言打晕的凶手许老三,是石主簿给自己雇的“代笔”,专门帮他写公门文书。
      
      许老三家穷,举全家之力供出这么一个落魄秀才。
      
      秀才再落魄也是有功名在身的文化人。
      
      许老三一方面看不上只有臭钱一心钻营的石主簿,一方面又眼红人家有钱就能当官。
      
      时间一长,酸味越来越重,直到石主簿要上京述职时终于爆发了。
      
      一个小破主簿有什么职好述的,必是打通关系,攀上了京城的大人物。
      
      许老三虽膈应,但还幻想着能跟去京城。那边贵人多,说不定哪个看中他的才学,到时一步升天也有可能。
      
      然而石主簿不但不带他,连自己的家仆都遣散了,只剩下三个小丫头和两个仆卫。
      
      留给许老三的是十两银子遣散费。
      
      许老三气得差点吐血,酒后对自己二哥倒苦水。
      
      许老二是个粗人,没读过一天书,形象也很猥琐,平日里不爱种地,到处乱混,和一些不务正业的人来往。
      
      听了这事,他立马想出个主意——抢劫。
      
      光是哥俩还不够,许老二又叫上学过拳脚的混混朋友黑子。
      
      三人等在上京必过的小道边,借着许老三与石主簿的旧识关系,趁人不备,杀了对方措手不及。
      
      小说中,杀人抢钱后,许老二与黑子分赃不均吵了起来,一通互殴。
      
      结果,许老三这个文弱的书生成了最后赢家,独自带着珠宝离开。  
      
      是“独自”。
      
      在原书里,这个案子除了许老三外,没有一个活口。
      
      石主簿一家多是死于刀剑外伤,只有一个小丫鬟特殊。
      
      她因为手脚被缚,挣扎中被人推倒,脑袋撞上路边尖石而死。
      
      思及此,纪心言动动脑袋,越发觉得左额角疼得厉害。
      
      她上手轻轻摸了下,忍不住倒吸凉气,那里果然有个创口。
      
      她叹了口气,目光扫向一具仰面向上的男尸。
      
      华丽的衣衫、养尊处优的圆润身形,那应该就是石主簿了。
      
      她不敢盯着尸体太久,移开视线,低头看看自己的满身血迹,愁容满面。
      
      按照剧情,很快会有一队人马途经此地。
      
      但这些人,纪心言并不想见。
      
      在《血剑长空》中,江泯之出场前已经接连杀了二名贪官污吏,并在死者身边留下六字血书。
      
      其中一人是临淮省淮安城知府赵至衍,从四品朝廷命官。
      
      他的死在淮安城内炸了锅,一时间成为街头巷尾热议之事。
      
      由于赵至衍贪污受贿,多行不义,名声很差,使得江泯之的杀人行为不但没让百姓畏惧,反而被部分人暗中敬佩。
      
      “忠魂索命”这句话也悄然走红。
      
      于是在临淮省境内,陆续出现数起模仿作案。有为民除害的,也有打着幌子逞凶杀人的。这极大增加了案件调查难度。
      
      又由于“八千”这个数字颇为敏感,若要调查此案,很可能牵涉朝廷机密。
      
      临淮太守俞岩思前想后,不敢独自担下此责,便主动上书,求朝廷派人前来调查。
      
      六字血书果然引起皇帝不安,为了将凶徒一党一网打尽,他派出颇有实力的亲信彻查此案。
      
      此人是皇帝亲随,炎武司左督卫韩厉。
      
      这位从京城来的重量级人物,即将经过此地,成为最早发现凶案现场的人。
      
      许老三自作聪明,在马车上留下六字血书,以为能混乱视线,却不知道,他多此一举地将一件普通抢劫案升级成了重案要案。
      
      想到书中韩厉用的那些刑讯手段,纪心言打了个激灵。
      
      她还是先溜吧,去报官好了,衙门总比炎武司好对付。
      
      她想着脚就动了,寻思着老马识途,让马带路应该可以回去。
      
      然后她发现拉车的马早就受惊不知跑哪去了。
      
      ……这开局真够难的。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庞杂的马蹄声传来,震得地面颤动。
      
      纪心言本就慌着,听到这声音,下意识就想躲起来。
      
      她才往旁边树林蹿了两步,只听“咻”地一声,风中传来羽箭破空之音,紧接着眼前一花。
      
      本能使然,她闭眼站定。
      
      “咄”地一下,一支箭挨着她脚尖插到地上,毫不客气地阻断了她的企图。
      
      纪心言瑟瑟睁眼。
      
      铁箭几乎是直直地戳进地里,尾部轻颤,发出无声的警告。
      
      她抿了抿唇,不敢再动。
      
      马群速度飞快,转眼到了近前。
      
      一阵扬灰过后,她面前出现数匹高头大马。
      
      马儿们从疾驰状态突然停下,似有不耐。它们喷着鼻息,四蹄乱动,小眼神比人还高傲。
      
      每匹马上都坐着一名男子。他们穿着黑底绣红纹锦袍,身披黑色大氅,腰佩长剑,头戴缠棕盔。□□骏马一水膘肥体健,皮毛黑得发亮。
      
      衣着统一,坐骑一致,行动有序。
      
      符合书中对炎武司的描述。
      
      为首的男子勒马停立,左手执弓,居高临下地扫了她一眼。
      
      那箭就是他射出来的。
      
      男子环视四周,眼中生了两分趣味,右手一抬命手下查看,同时派出一人单骑快马去请当地知县。
      
      将这些事安排完,他翻身下马,朝着纪心言迈开腿。
      
      男人个子很高,身姿挺拔,长腿一迈,几下就离近了。
      
      压人气势扑面而来。
      
      他没急着说话,绕着她缓步走了一圈,负手停在她面前。
      
      纪心言大气都不敢喘,视线停在他腰部以下。
      
      黑色青狮服,下摆处以红线绣着一只张狂的狮子,绣工精美,狮子栩栩如生。
      
      腰间束带是同色祥云纹,挂着一块金属样式的牌子,上书一个大字——韩。
      
      “抬起头来。”韩厉开口,语调慵懒,带着几分成熟男子特有的磁性。
      
      纪心言听话抬头,半干的血迹巴得脸上皮肤难受。
      
      这么近的距离,她能清晰地看到来人样貌。
      
      剑眉高鼻,一双凤眼似笑非笑。五官倒是俊朗,只可惜这笑直叫人脊背发寒。
      
      明显不是个好惹的。
      
      饶是纪心言自诩颜党,此时也忍不住退了半步,身体下意识紧绷起来,手中断剑紧了又紧,好像她会功夫似的。
      
      这些小动作没有逃过韩厉眼睛,他的视线不经意掠过她握剑的手,面上笑意加深,似有调侃之意。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