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这惊人的言论落地,整个教室静止了三秒。
      三秒过后,岑寂北走上讲台,“啪”的一声放下教案,拿起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岑。
      寂。
      北。

      一撇一捺字字分明,足以让全教室的人看清楚。

      最后一笔落下,他转回来,手指捻着粉笔,做自我介绍:“我是你们的经济学老师,接下来的一年会教你们微观和宏观经济学……”

      后面的话,或者应该更加准确地说,简栗压根没有听见,她直挺挺地站在座位上,不可思议的眼神里填满了岑寂北三个大字。

      岑寂北?
      她刚刚说的是什么?
      几把?

      后知后觉到自己激动之下口吐芬芳了,而且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简栗眼前一黑,缩起脖子悄咪咪坐下,脑袋钻进桌子底下。

      完了,这下糗大发了。

      初樱小声问:“女神,你怎么了?”

      “……没什么。”简栗闷闷地回答,恨不能全身变小躲进桌子里。

      当然只能是想想,话已经说出去了,她无法收回来,只能默念佛祖保佑,鼓起勇气小心翼翼探出两只眼睛。

      前面坐着几个男生,块头不小,简栗小幅度挪动身体调整视野,从空隙中看到岑寂北站在讲台上,面色如常心平气和,不像生气的样子,应该不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是在说他,拍拍胸口放松下来。

      谢谢佛祖保佑。

      目光微微一转,转到三个大字上,又蔫了。

      岑寂北。
      小说男主也叫岑寂北。

      岑寂北和小说男主同名,和小说男主一样来当老师,说明他们是同一个人,说明他是男主。

      简直——
      妈卖批的狗血。

      扑通一下,简栗倒在课桌上,脸埋进桌面,原地自闭了。

      *

      一整节课,简栗是在沉沉浮浮中度过的。
      前半节课生无可恋,后半节课坚强起来,努力消化狗血的事实,给自己打气:怕什么,我可是手握剧本的女人,加油干肯定能活。

      做好心理准备,到点下课了。
      简栗婉拒了初樱的邀约,见岑寂北在和学生交流,挪到前排空出来的位置,静静等待。

      “那个,同学……”一个男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挡住了简栗的视线,手憨憨地挠着后脑勺,一脸纯情不好意思。

      遇到过不少这样的情况,简栗干脆利落地拒绝:“原始土著,没有通网,出门右拐不送。”

      正好岑寂北交流结束了,她起身绕出去,跟上他的步伐,走出教室。

      简栗的身高是一米六六,在女生中不算矮,而岑寂北的身高至少一米八,两相对比下,简栗的小短腿不敌岑寂北的大长腿,不出一分钟拉开了一大截距离。

      她心急了,加快速度追上去,偏偏碰上一波来上课的人潮,把好不容易拉进的距离又拉开了。

      简栗心急如焚,穿过人潮,二次加速,从快步走变成了小跑。

      三米。
      两米。
      一米。

      眼看即将追上,岑寂北蓦地停下。
      简栗没有防备,根本来不及急刹车,在冲力的作用下撞了上去。

      整张脸重重栽进宽阔的后背,严丝合缝,密不透风。

      “痛——”低低的呻.吟从嘴里飘出来,简栗往后退一步,拔出自己的脸,皱着眉头揉捏发红的鼻子,眼角渗出细细的泪液。

      从冲力上来说,那一撞其实不算严重,奈何岑寂北的后背太结实,简栗脆弱的鼻子承受不住,升级了痛感。

      “怎么回事?”感受到背上的撞击和听到简栗的痛呼,岑寂北转过身。

      简栗暗自埋怨:怎么回事?还不是你突然停下来,害得我撞上一堵墙。

      面上分毫不显,揉着鼻子把泪液吸回去,继而甜甜地叫人:“好巧,几把,哦不,寂北哥哥。”

      男人嘛,大都喜欢乖巧的女人。
      嘴甜一点,再套近乎,准没错。

      而岑寂北似乎不吃这套:“没什么事的话我进去了。”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指尖轻点门板。

      简栗才发现原来到办公室外边了,怪不得会停下来,心头的埋怨跟着鼻尖的痛意一起消散。

      “其实也没什么事。”她打哈哈,措辞尽量自然,“就是我弟弟比较野,我爸妈怕他惹事,让我来监督他,没想到寂北哥哥是他的老师。”

      岑寂北:“所以?”

      所以简栗掏出包里的手机,打开微信,笑眯眯递上二维码。

      ……

      进了办公室,岑寂北放下教案和手机,摘下眼镜。

      褪去书卷气,他变回冷峻的模样。浓密的眼睫微微敛下,投下一片阴影,显得眼窝深邃不可测。

      一片寂静中,桌上的座机响起。
      是校长打来的慰问电话。

      校长是岑寂北大学时的导师,前两年升任的校长,岑寂北会回云桑大学当老师,完全是受到他的邀请。

      即使多年过去,师生情谊淡了,有些事是无法忘记的。

      比如校长爱操心的性子。
      于是有了慰问电话。

      “北北啊,第一天上课还适应吗?有没有学生捣乱有什么需要的,学校会去置办。”

      俨然一个关心小辈的长辈。

      岑寂北安安静静听着,不由想起了以前的岁月。
      手机在这时亮起,将他拉回来。

      一颗大栗子:【[可爱]】

      他轻笑,很淡的一声,平直冷淡的唇线往上微咧,软化了侧脸线条,手指微曲,在屏幕上轻点几下,敲出哒哒哒的音符。

      持续了大约五秒钟,才点开微信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同时对着座机回复:“都挺好。”

      *

      收到回复,简栗将岑寂北的微信备注成“男主”,前往学校后门的小吃街。

      虽然过程有点波折,好在结果挺满意,算是开了个好头。

      简栗的心情阴转晴天,步调跟着欢快起来,轻车熟路地找到以前常去的那家糖炒栗子店,买了满满一大包糖炒栗子,边吃边回公寓。

      公寓离学校很近,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而已,是学区房的优势所在。简栗回到公寓,把剩下的半包糖炒栗子搁在茶几上,进房间拿出小说,坐到客厅翻看。

      按照剧情,男主上了第一堂课后,学校的贴吧会炸锅。简栗打开手机,登上贴吧,果不其然看到一条标题为“金融系男神老师”的帖子,点进去的同时,更加坚信小说即现实。

      和想象的一样,男主不愧是男主,从第一节课下课到现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已有了十几页的热度,堪称头条。

      简栗靠到沙发背上,双腿曲起搭在沙发垫上,标准的吃瓜坐姿,手指欢乐地划动屏幕。

      【草(一种植物),早知道我当初填志愿时应该填金融的[抓狂]】

      【谁有照片,速度贡献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wsl,我宣布都教授不再是我男神,我的男神是岑老师!!!】

      都教授?
      是那个渣女大波浪?

      简栗噗嗤笑出声。
      果然呐,人类的本质是真香。
      手指划动屏幕继续往下翻。

      正吃得津津有味,一条画风突变的评论映入眼中。

      【一群土拨鼠,别尖叫了,你们是不知道,今天上课的时候,有个秀儿想引起岑老师的注意,结果岑老师鸟都没鸟她[抠鼻]】

      简·秀儿·栗:“……”

      不是我说,这位大兄弟,你知道真相吗就在那瞎逼逼?
      我一个绿茶女配,又不是女主,干嘛去引起男主的注意再说我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那场秀儿纯属意外,你用得着通过这种方式提醒我吗?

      再看大兄弟的ID,【蛋蛋的忧伤】。

      哦哟,不愧是你,难怪鸟言鸟语的,最后抠出个粑粑来。

      简栗对着ID翻了个个大大的白眼,唰一下划上去,视线停留在页末上。

      【[叹气]岑老师虽然帅但是上课很严厉,不许睡觉玩手机,违反课堂纪律和迟到旷课会扣平时成绩,典型的颜值上的帅哥课堂上的魔鬼,我等凡人无福消受,还是默默远观吧。】

      对,没错。
      总算有个三观正的好学生了。

      简栗给了个大大的赞,在底下回复:【我还听说岑老师特别反感学生纠缠他,今天那个秀儿问他要微信,被毫不留情拒绝了。】

      点击发送,她剥了一颗栗子,美滋滋地扔进嘴里——
      这样就不用担心师生恋了。

      完全忘了自己就是那个谎报军情的秀儿。

      *

      解决了剩下半包糖炒栗子,简栗翻阅小说的下一章剧情,看时间充裕,记下小说里写的男主公司的地址,再度出门。

      说起来,男主的公司和简栗所在的公司位于同一个CBD,简栗第一遍看的时候没有仔细看,所以没注意,后来仔细看了,她才惊觉。

      小说之所以是小说,很重要的一点,是里面套路深。

      一个绿茶女配,距离男主那么近,不是在制造作妖的机会吗?
      相比之下,女主果然是亲女儿。

      简栗回忆了下女主的介绍,下了地铁,路过自己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找到男主的公司,抬起头来。

      很好,比他们公司的写字楼高,是小说男主财大气粗的标配。

      而后低头稍作整理,昂首挺胸地走进大厅。

      公司位于写字楼的中间几层。
      简栗出了电梯往里走,一直走到公司入口,她驻足深呼吸一口为接下来将要面临的考验蓄力,挂上标准微笑,迈出沉稳的步伐。

      “你好。”

      前台闻声抬头,扫了一眼又低回去:“岑总不在,有事请提前预约。”

      整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明显是误会了。

      简栗抽了抽嘴角,我有那么绿茶么,指尖捻住抽动的地方往上稍提,稳住表情:“我对岑总不感兴趣。”

      前台惊讶,而后看到简栗捋捋头发,笑得落落大方:“我想找的人是岑总的秘书,路渺渺。”

  • 作者有话要说:  岑总:之前还叫人家寂北哥哥,才半天就翻脸不认人,呵,女人→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