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后来,很久以后,简栗回想起初次见面,总会调侃:“你可真有先见之明。”

      但此时此刻,简栗都不知道男人姓甚名谁,听到这一声“妈”,笑容猛地凝固。

      第一反应:他在叫我妈?
      第二反应:他在叫我,妈?

      …叫我妈?
      ……叫我,妈?
      ………我,妈和我妈?

      所以到底是叫我妈还是叫我,妈?还是叫我,妈和我妈?

      简栗搞不清楚了,整个人由于标点符号的博大精深,陷入了死循环,在我,妈和我妈中傻傻绕不出来。

      直到季女士应了一声:“来了。”

      简栗如梦初醒,自己是中头奖了,迅速和男人拉开距离,撇清关系。

      “刚才谢谢帮忙,我脚不疼了。”

      *

      一分钟后,餐厅洗手间。
      简栗被简女士赶过来收拾自己,在自动水龙头下掬了一把水,拍到郁闷不已的脸上。

      怎么会这样呢?
      她只是在门口随手抓了个人帮忙,结果好巧不巧是来挑她这颗大白萝卜的人?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吧。

      她叹了口气,抽纸巾擦干净脸,看着镜子里幼稚的自己,两手食指捻住眉梢,往下拉。
      原本纯然的面容经过八字眉的搅和,变成了苦瓜脸。

      唉——
      早知道出门前应该先看看黄历的,否则也不至于触霉头。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简栗没法改变,只能顺从简女士的意思,把头发放下来。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简栗没敢在洗手间待太久,收拾完毕后立刻返回餐桌。

      餐桌是四人座,简女士坐在面朝大门的外侧位置,对面是季女士,季女士的里面是岑寂北。
      他的对面即剩下一个位置,是留给简栗的。

      从外边看过去,三人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那个位置牢牢锁在里面。
      而她,作为一只瓮中之鳖,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果真是亲妈啊!

      简栗内心泪流成河,面上故作坚强,乖乖进入包围圈,英勇就义般坐落。

      憋屈的一幕尽数落在岑寂北眼里,他微抬了下眼帘,平静无波的眼神中划过一句果然如此。

      和简栗一样,岑寂北也是被临时叫来的,甚至来之前,季女士的叮嘱也如出一辙。
      不同的是,季女士有告诉儿子是和谁吃饭,因此特意叮嘱要温柔一点,不要吓着小姑娘。

      所以在门口遇到简栗时,岑寂北结合时间点和简栗的年龄,推测她可能是那个小姑娘。
      没想到猜对了。

      只不过,这小姑娘过河拆桥的速度,着实让他有点意外。但也仅仅是有点而已,以他的年纪和阅历,与形形色色的人打过交道,不至于会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姑娘特别关注。

      简栗对此并不知情,她微低着头,双手搭在腿上,默默降低存在感。

      简女士的一句话,直接把她拉了出来:“这是我女儿,简栗。”手掌扬起,重重落在她的肩膀上。

      “阿姨。”简栗乖巧叫人,受到刺激的身躯瑟缩了一下。

      威胁,这绝对是亲妈式威胁。

      季女士笑,面容和蔼可亲:“果然比照片上长得还要漂亮。”

      简栗干笑道谢,肩膀上的手又拍了拍,力道轻了些许。

      “她啊,可不能夸,别看平时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其实特喜欢捣腾,经常弄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出来,我和她爸都管不住。”

      季女士表示理解:“年轻人嘛,活力无限,不像我们家寂北,快三十岁的人了,一天到晚只知道工作,跟闷葫芦似的。”

      简栗再次干笑,脸皮快抽筋了,她想找借口离开,还没开口,就感受到肩膀上的手暗暗使力施压,只能默默打消念头。

      神呐!
      救救孩子吧!

      简女士为孩子的任性打了圆场,转向岑寂北:“你就是寂北吧,刚才是不是被吓到了?”

      岑寂北笑笑不在意:“是我公司事忙来迟了,让您久等了。”

      说着主动拿起菜单递给简女士和简栗点菜,用这顿饭赔罪。

      ……

      简女士是在逛街的时候遇到季女士的,两人是年少好友,后来季女士因为丈夫工作的原因满世界跑,和简女士断了联系。

      前段时间,岑先生的工作稳定下来,夫妻二人经过商量,决定回云桑市定居。

      一方面,云桑市是他们的根,落叶归根,离开再远的人终是会回到自己的故乡,另一方面,儿子在这里,好不容易能一家三口团聚,怎么会错过如此难得的机会。

      其中,儿子的终身大事成了季女士的心头烦恼。

      恰逢老友相会,得知简女士也在为女儿发愁,双方一拍即合,组了这场饭局。从外在谈到内在,从学习谈到兴趣爱好,越谈越亢奋。
      与两位被迫加入的推销品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位不动如山,握着刀叉斯文用餐,一位全程低头吃吃吃,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除了偶尔被点到名意思一下,没有任何其他的交流。

      *

      事实证明,两个分别了很久的女人一旦聊起来,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停的。
      这导致一顿饭熬了整整两个小时才结束。

      简栗吃撑到爆,拒绝了季女士送回家的好意,揉着肚子瘫在简女士的肩膀上,走在街边消食。

      昏黄的路灯四散而下,融入商店里飘出来的歌声中,照得夜晚淡淡的温馨。

      “你是不是胖了?”简女士突然开口,将温馨碎成了一地的渣渣。

      简栗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憋住喉咙,按压肚子,终于成功打出一个嗝,顺畅了呼吸。

      “妈。”她幽怨仰头,“我是你充话费送的吧。”

      简女士:“是从垃圾桶里掏出来的。”
      “……”

      好了,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

      简栗靠回去,祭奠自己逝去的母爱,走了两步,又听到简女士问:“今晚的打扮是怎么回事?”

      该来的还是来了。

      简栗早有准备,吸了吸鼻子,瘪着嘴巴装可怜:“人家想多陪你几年。”

      “得了吧。”简女士一眼识破,“我还不知道你要不是我给你圆场,今天你不知道会怎么丢人。”

      简栗不服气,仔细想想确实挺丢人的,闭上嘴当哑巴。

      做人难,做个女人更难,想她堂堂一个新时代的少女,要颜有颜要钱有钱,居然会沦落到被家里催婚的地步。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行了。”看出她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简女士戳了一记脑门,“我看寂北人不错,又是和你一个学校毕业的,以后可以多交流交流。”

      “别啊。”简栗吓得挺直腰杆,全身的细胞都在诉说着拒绝,“我和他不熟,而且今晚在饭桌上他都没和我说一句话,说明他对我没意思,强扭的瓜不甜。”

      笑话,她可不会随随便便对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有什么感觉,何况发生了那么尴尬的情况。

      只要说服简女士,再加上她职业的特殊性,以后肯定不会再遇到了。

      *

      当晚,简栗用上三寸不烂之舌,勉强说服了简女士。
      之后的一段时间,简女士经常和季女士出去逛街做美容,没有再提过吃饭的事。

      简栗放松警惕,但怕万一哪天简女士又心血来潮,以家里离公司远不方便的理由搬去了千诗吟的公寓。

      公寓在大学城区,是千诗吟父母留下来的学区房。简栗提前打过招呼,和简女士报备过后,在九月开学前搬了进去。

      人生得以暂时解脱。

      简栗热泪盈眶,为感谢千诗吟的收留,做了几道拿手菜,开了一瓶红酒。

      酒足饭饱,千诗吟提了件事:“我准备在大学城里开个酒吧。”
      “?”怀疑自己听错了,简栗反问一遍,“什么?”
      千诗吟说:“我要开酒吧。”眼神坚定,一字一句全是认真。

      “……”
      简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和千诗吟是大学室友,大学四年见证了千诗吟的辉煌历史——

      年年全系第一,各种奖学金拿到手软,最后更是保送研究生。

      可她听到了什么?
      她听到她说要去开酒吧?
      一个高材生放着好好的学业不要跑去开酒吧?
      老师知道会口吐白沫当场去世的吧!

      或者说,是个正常人都理解不了,更何况是简栗。

      她问:“为什么?”

      千诗吟敛了敛眸,答道:“读了这么多年书怪累的,我想先歇歇,提前感受一下社会生活再入学。”

      理由并不是那么有说服力。
      搁在千诗吟身上,简栗毫不犹豫相信了。

      她微笑,弯弯的眸子闪烁出温暖的光:“既然你决定了,我会支持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帮忙。”

      *

      学区房挺宽敞,一百多平方米的面积,户型是三室两厅一独卫。

      考虑到简栗的工作需要和其他方面的因素,千诗吟搬到父母的房间住,把自己的房间留给了简栗。

      此前,简栗有来过千诗吟家,和她一起在房间里睡过几次。
      时隔多日再踏入,环境依旧,有些人有些事却已不在。

      大概这就是世事难料。

      简栗感慨了会儿,突然庆幸自己搬了过来,甩掉负面情绪,打开行李箱开始收拾。

      里面的行李不多,只有几件叠放整齐的夏装秋装睡衣和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她一一拿出来挂进衣柜,收好行李箱搁在角落里,提着笔记本电脑走到书桌前,拉开拉链,拿出白色的笔记本。

      拿出来的过程中,有什么东西掉了下去。简栗心下奇怪,伸手进去摸,摸到了一本书。

      厚度适中,大概和高中语文课本差不多,封皮是深蓝色,黏合处钉了整齐的线。

      她更奇怪了,咕哝什么时候多了本古风的书,翻过来一看,发现上面的白色长框内写了一行毛笔字标题——

      亿万盛宠:腹黑总裁轻轻爱。

  • 作者有话要说:  ——嗯,这是一个很严肃的剧本【认真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