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唐梨花这一发火,苗凤身子吓得一哆嗦,不住的打眼瞧老太太,心下暗自嘀咕,娘今天好似与往日不太同。
      
      不过随即想到今日自己和二房那丧气货可将家里闹成这样,还把娘给气晕了,娘发这么大火也是情有可原。
      
      “娘,您可不能这么说,谁能那么不孝,想要分家,我苗凤肯定是第一个不同意的。”苗氏说着还意有所指的看了二弟媳,嘴巴撇了撇。
      
      唐梨花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苗凤自然是不愿意分家的,大房有长孙和原身最疼爱的孙女,虽然地位比不上会读书的三房,但到底也是过的滋润的。
      
      苗凤一偷懒耍滑就将家务事都推到二房身上,二房那个又是个蒙头干事。
      
      也就是这次事情闹得大些,等事情过去后,苗凤敢确定自己定能再将二房压得死死的。
      
      “老二家的,这次的事是大丫做的不对,等天亮了将二丫送到县里,让大夫瞧瞧。”唐梨花沉吟片刻,说出了这话。
      
      此言一出,大家伙都惊讶的看向老太太,要知道之前二丫发热成那样,老太太硬是不松口给银子。
      
      逼的王家富没法子请了村里的赤脚郎中抓了几副草药,随后便是听天由命,好在二丫挺了过来,高热已经慢慢退了。
      
      想到这里,王家富对老娘也不是没有怨言的,那可是他的亲闺女,他和媳妇都跪下来求老娘给些银子,往后肯定多干活,将银子不缺回来。
      
      可老娘就这么狠得下心来,宁愿看着他闺女就这么发着热。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嫌隙,但到底是多年的孝道,在媳妇闺女和老娘之间,王家富只能选择沉默,任由媳妇和大嫂闹起来,也不阻拦。
      
      如今听到老娘说这样的话,怎么能让大家伙不诧异,毕竟他们都知道,老娘手里的银子可都是准备着给三房科举用的,平日是能省则省,怎么晕了一回就想通了呢。
      
      二房的陈氏本来就是个老实本份的,这几日照顾发着高热的闺女,担惊受怕之下,又和大嫂闹了那么一场,气晕了婆母。
      
      此时更是精神恍惚,眼圈发红,面容憔悴,压根就没有听清唐梨花说的啥。
      
      只听到“老二家的”,本能的走到床前直直的跪了下去,“娘,是俺不对,你罚俺吧。”
      
      众人这下都惊了,怎么说着去县里看大夫就直接跪了?
      
      苗氏刚刚还在为老娘说要给二房花银子的事不满,正准备出声抗议,冷不丁被陈氏来了这么一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苗氏最看不得陈氏那丧气货的样子,弄得别人还以为她把人欺负成什么样了,双手叉腰,指着跪着的陈氏。
      
      “诶,我说说你,刚刚跟我撕巴的时候可一点不弱,这会子又来装可怜了?大丫是把二丫推下湖了,可那是成心的吗?小姑娘不懂事害怕跑了,你偏一直揪着不放,难不成要让俺闺女也去湖里遭罪一回,你才开心?”就连苗氏这个当母亲的都这么以为,以为是炮灰推的女主,毕竟在他们眼里大丫是欺负过二丫不止一回两回。
      
      大丫在一旁想开口说上一句,她没有推人,只被苗氏瞪着,又想想自己都已经说过好多次,都没人信她,又想到二丫还躺在床上,要不是因为自己跑了,二丫也不会这样,心里就更难受了。
      
      陈氏恍恍惚惚的想要开口反驳,可又不知道要如何说,将头低的更低了。
      
      苗氏看她这副样子,心里更不得劲了,“二丫出了事,大不了俺给你闺女偿命,你偏要拽大丫,还将娘气晕,现在娘让你们家将人送到县城看大夫,你又整这一出,合着还嫌气娘不够啊?”
      
      陈氏这时才听清大嫂的话,着急想解释,可她本来就嘴拙,面对气势汹汹的大嫂,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将恳求的目光看向唐梨花。
      
      唐梨花听着自己这大儿媳的话,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不清楚事情缘由的,咋一听苗氏这话,都觉得是陈氏在胡搅蛮缠,十分不孝顺。
      
      就连知道事情经过的王家人,听了苗氏这一番诡辩,都将谴责的目光看向陈氏。
      
      在现下大家都误以为是大丫推人的情况下,唐梨花将自己代入了一下陈氏的角色,自己亲闺女被人推下湖,婆母还压着不给银子医治,自己三日三夜不合眼照顾闺女,侄女这个罪魁祸首被大嫂和婆母护的死死的,没有一个人为自己做主。
      
      终于熬到闺女没事,脑中紧绷的弦一下子松懈下来,偏大嫂这时候还说些风凉话。
      
      若是唐梨花穿到的事陈氏身上,定将苗氏整治的服服帖帖,以后看到她都害怕,而不是发一阵疯就算了。
      
      如今苗氏还厚脸皮,将事情全都推到陈氏身上,唐梨花不禁都为陈氏掬了一把同情泪。
      
      只她现在是唐老太太,也是个和苗氏同样偏心眼的小老太,只能板着一张脸,不悦的看向陈氏,“哭什么哭,你当你那是金豆子,我还没死,你这会子给谁哭丧呢!”
      
      王家富到底是孝顺老娘多年,看老娘刚醒,自家媳妇又惹她不高兴,赶紧上前来将陈氏扶了起来,“娘,陈氏她不是这个意思,二丫如今也不发热了,不用再折腾着去县里,只是能不能让俺媳妇每日煮两个蛋给二丫补补?”
      
      王家富话说到后面的时候,那声音是越来越小,明显的底气不足,家里的鸡蛋一般都是紧着大侄子和三弟的,他们这些壮劳力都没有那待遇。
      
      苗氏一听可不乐意了,这老二想的也太美了,还每日两个蛋,也不看那小丫头有没有那福气享受,张嘴就要骂。
      
      唐梨花余光看到她那动作,实在不耐烦听她那大嗓门在耳边叫唤,一个冷眼过去,“怎么你还要当我这个老婆子的主了?”
      
      苗氏讪讪,赔笑,“娘这是说的哪里话,媳妇怎么敢呢。”
      
      唐梨花冷哼一声,不再搭理她。
      
      “你去将家里那老母鸡杀了炖锅鸡汤,我被你们这么一气,总觉得身上虚的很,都一起补补。”这话是对着陈氏说的。
      
      苗氏听到这话,有心想要抗议,可老太太都说自己身子不顺利,她要是再反对,那岂不是就是不孝,只能心里嘀咕几句,决定等鸡汤熬好了,大房一定要分多些。
      
      唐梨花见事情说完了,如今天又黑,连人都看不太清,就挥手赶人,“都围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滚回屋,明日做活我看谁敢给我迟了。”
      
      大家伙看唐梨花能中气十足的训人,就知道老太太多半没什么事了,关怀了几句,都各自回屋。
      
      王翠莲却死活要留下来陪奶奶,唐梨花无法,好在小姑娘这几日受的惊吓也大,在唐梨花的安慰下,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唐梨花也闭上眼,将剧情再次整理了一遍,做了一个决定。
      
      这个家,一定要分!
      
      

  •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下午六点和九点或者十二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