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说是巨款,也不至于把简灵淮吓到。
      不过,这笔数目对普通工薪阶层而言,也确实够大吃大喝一整年的了。
      
      看完信息后,他上楼准备去补个午觉,留下一群佣人面面相觑。
      “生活费都到账了,他怎么还不出去血拼?”
      “可能是觉得不够多?”
      
      话音刚落,走到二楼的简灵淮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扭头冲她们说道:“明天我要出去逛逛。”
      
      众人这才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傍晚时分,简灵淮站在卧室的窗边,目光悠悠地望着夕阳西沉。
      想起了他短暂的一生,是鲜花拥簇的一生。
      从小成绩优异,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通过他的不懈努力,终于......从父母手中继承了遗产。
      然而事业正如日中天的时候,人却没了,真可谓是天妒英才、才华横溢、义薄云天、天妒英才、才华......罢了。
      
      没想到,上辈子还是个资本家,这辈子竟然要反吸资本家的血了?
      
      而属于原主的记忆也渐渐在脑海里清晰——
      可怜又可恨,这话形容原主最不为过。
      一出生便被打上私生子的烙印,母亲原本是个初中就辍学的陪/酒女,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在酒局上勾搭上了简灵淮的爹。
      之后,母子俩被安排在外面,都不受简家的待见。
      于是简灵淮从小耳濡目染的,便是亲娘如何从亲爹那里搞钱。
      自立自强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在嫁给贺芝洲之前,简灵淮本只想着靠贺家的钱财度日。
      可人心总是不容易满足的,在见到贺芝洲本人之后,他就想要人财两得了。
      于是,他活学活用亲娘的那些手段,甚至是有过之而不及,做出过更出格的举动,都没能让贺芝洲青睐有加。
      
      除了每个月准时到账的生活费和这栋别墅,贺芝洲可以说是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过。
      那......可真是太好了!
      
      既然两人之间没有感情存在,离婚一事是毫无阻力的。
      首先得恢复自由之身,简灵淮直男本直如此想道。
      
      他打开手机,找到贺芝洲的备注名——亲亲老公【爱心】。
      
      简灵淮:“......”就差点把年夜饭吐出来。
      
      将备注改为正儿八经的“贺芝洲”之后,才开始查看聊天记录,清一色单方面交流。
      
      【简灵淮:老公~今天小淮淮也有很认真在想你哦~】
      【简灵淮:我才是最爱你的!手腕抹了番茄酱.jpg】 
      【简灵淮:老公,你已经三天没有回我消息了,在忙什么呢?不要不理我,我保证下次绝不当面打那个狐狸精了,你不要生气嘛,呜呜。】 
      【简灵淮:老公晚安安,裸/照.jpg】
      
      简灵淮手一抖,手机就从窗边飞了出去,啪地一声摔在了地面上,砸个稀碎。
      目送它上了西天,简灵淮这才安抚好破碎的三观,下楼捡起手机,扔掉。
      
      说真的,原主都这样了,贺芝洲竟然还能容忍。
      简灵淮单方面地给贺芝洲发了张好人卡。
      
      吃过晚饭后,管家将新手机送到他的面前来。
      他不动声色地接过来,再次提了一遍:“明天我要出去购物。”
      “可以。”管家点点头,“让秀芬跟着你一起,确保你的安全。”
      
      果然。
      连个出门买手机的机会都不给他,手机就直接送到手上了。
      这群佣人明面上是照顾他的日常起居,但实际上却是监视者。平时外出的话,必定有人跟随。
      
      跟的最多的就是正坐在沙发上抠脚看电视的中年妇女,大名张秀芬,艺名也叫张秀芬。
      看似平平无奇,若不是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他又会知道在书中从未提及的这个女人,竟是个大力女子?
      
      贺家是名门望族,娶了简灵淮这么个不省心的,在豪门圈内可以说是成了一大笑料。所以日常出行都会有人跟在他身边,谨防出现危险性行为。
      简灵淮数次自杀都未能成功,其中也有这些能人的功劳。
      
      想起今天下午被单手拎起的事,简灵淮忽然松了口气。
      不是我太弱,而是女人太强。
      
      他审视着张秀芬:“不许抠脚。”
      
      张秀芬一愣,视线从韩剧上挪开,落到他身上,眼珠转了转,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往旁边腾出个位子,拍了拍,道:“来,一起抠。”
      
      “......我不抠。”简灵淮咬牙。
      
      张秀芬露出个惊讶的表情:“不是吧?你不是最喜欢跟我抢沙发追剧的吗?”
      
      简灵淮沉默片刻,冷酷道:“戒了。” 
      
      张秀芬才不信他的鬼话,继续看韩剧。
      电视里男女主正在大雪天里浪漫接吻,忽然男主的脸被简灵淮挡住。
      
      张秀芬:“?”
      
      简灵淮道:“我有话问你。”
      
      “没空!”张秀芬挥挥手,示意他赶紧滚开,“别挡着我!正是关键剧情!”
      
      简灵淮回头扫了一眼电视:“这个女人等会就要不告而别了,因为......”
      
      “闭嘴,剧透狗不得好死!”张秀芬气绝,她尖叫,她怒吼,她闭上眼睛,用那双抠过脚的手捂住了耳朵。
      
      简灵淮:“......”
      
      简灵淮走到庭院外,找到正在给绿植浇水的管家,打听道:“老王,贺芝洲有没有喜欢的人?”
      
      这么问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他还不清楚现在贺芝洲和主角受的感情发生到了哪一阶段。
      如果贺芝洲那边已经心动的话,故事也将大结局了,可他并不想去走原主那条悲惨结局线。
      
      “贺先生最喜欢的就是你,乖巧的你。”管家笑眯眯地看着他,睁眼说瞎话,脸上没有一丝愧色!
      
      简灵淮:“......”呵呵,要不是看过书,我差点就信了你的鬼话。
      
      这里套不出话,简灵淮回到客厅,见张秀芬哭了起来,含泪道:“为什么她要离开啊呜呜呜......”
      “因为她是卧底,一切浪漫都是有意为之,她没有心的。”简灵淮回答她。
      
      “啊啊啊!你闭嘴啊!”张秀芬哭绝,她尖叫,她怒吼,她再次用那双抠过脚的手抹掉了眼泪。
      
      简灵淮看见她拳头硬了,于是挑衅般地站在她面前,脸上就挨了一拳。
      
      这不是第一次挨揍,以往简灵淮经常在闲得无聊的时候,就会故意找茬跟张秀芬打架。
      因此张秀芬习惯性地出拳了,甚至预判到简灵淮会一如往前地来揪她的头发。
      
      然而,这次的预判好像失策了。
      难道他预判了我的预判?
      不是扯头花的话,那下一步他会攻击我哪里?
      张秀芬心思几转,双手交叉,缓缓护住了胸口,却见他毫无感情地“啊”了一声,向后倒去,碰倒了电视墙旁边半人高的古董花瓶,然后躺在地上,痛苦叫唤:“哎哟哎哟。”
      
      张秀芬人傻了。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刚那一个后退加旋转三圈的慢动作不是特效吧??
      怎么看都是这小子在碰瓷啊!
      叫的比那被背叛了的韩剧男主还惨啊,演技真是尬到头皮发麻。
      
      偏偏还有人信了。
      
      “秀芬!”王管家听见动静,连忙跑进来,看着倒在地上的简灵淮,知道又是这两人打架了,“你怎么又打人了,不是说了这阵子不要招惹他吗?”
      
      简灵淮眼神微闪,敏锐地铺捉到他话里的关键信息,登时捂住半边脸,哼唧得更大声了:“救命啊,好痛。”
      
      张秀芬:“他装的!他这是欺负我柔弱可欺,想吸引你们的注意力!”
      
      可是当时其他人都在忙各自的事,没人能作证。
      
      “......叫你平时控制一下你的力气。”王管家拉开简灵淮的手,见半边脸都红肿了,连忙给私人医生打了个电话,命其他人将他扶上楼。
      医生很快就来了,检查一番后,开了点消肿的药就走了,潇洒离开的动作很是熟练。
      
      “大惊小怪。”张秀芬撇撇嘴,“老王,刚才你们是没看到,他摔倒的时候那叫一个好笑......”
      
      “老王。”简灵淮半靠在床上,突然打断她的话,语气沉沉,“给贺芝洲打个电话。”
      
      王管家:“这......”
      
      “还是你想要我亲自打?”简灵淮淡淡一笑。
      
      王管家知道他这是要告状了,以简灵淮的性子来说,必然要添油加醋一番。
      
      “我来吧。”王管家拨通了贺芝洲的电话,简单地说了下刚才的经过。
      
      那边似乎正在忙,听完后也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贺芝洲翻阅着文件,正欲挂断时,忽听见那边响起另一道声音:“我来跟他说。”
      声音清凌,犹如玉石碰撞。
      
      贺芝洲愣怔片刻,才将声音的主人联想起来。
      无怪他觉得惊讶,主要是平时简灵淮跟他说话时,一直捏着嗓子,语气那叫一个娇嗔甜嗲,一度让他很自闭。 
      现在恢复了正常的嗓音,倒有几分好听。
      不过也只是诧异片刻而已,很快便恢复冷漠,沉声问道:“什么事?”
      
      简灵淮挥散佣人们,直到房间里只剩一人时,说道:“张秀芬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我打架了,你知道这事吧?”
      
      “嗯。”
      
      “所以我要辞退她们所有人,你有意见吗?”
      
      半晌,贺芝洲那边响起一声轻笑:“你确定?”
      
      出现了,霸总小说里必然会出现的霸总冷笑!
      
      简灵淮甚至已经可以想象到霸总那张刀削斧凿般的面庞,简称刀削面。
      
      简灵淮也不是吃素的,谁还不是个霸总了。
      
      他扯了扯嘴角,冷声一笑:“呵呵呵呵,当然。男人,你这是在我头上玩火,经过我的允许了吗?”
      
      贺芝洲:“???”
      
      

  • 作者有话要说:  贺芝洲:心好累,他怎么又在试图吸引我的注意力。沧桑点烟.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