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 21 章 ...

  •   温柏榆微愣,不明白萍老师的意思。
      
      但是周墨墨听明白了,好家伙这是挖墙脚来了。
      
      后悔,极其后悔。
      
      周墨墨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一道难看的笑容:“萍老师你这玩笑说的,我家温哥还有通告要赶,要是没啥事,我们就该走了。”
      
      温柏榆疑惑的看了一眼周墨墨,他不是说今天就是来见见萍老师,咋这会就走了?
      
      奇怪虽奇怪,但他没有出声质疑。
      
      萍老师确实生出爱才之心,但她清楚温柏榆和娱乐公司是有合同约束,她道:“既然还有工作,那我就不留你们了,柏榆,有空就来这里看看,替我指导指导学生。”
      
      温柏榆是敬重萍老师的,谦卑道:“好的,萍老师。”
      
      周墨墨兴奋而来,惊慌离去,坐到车上还对司机说:“快走快走!以后开车不要走这条路了!”
      
      温柏榆不知道周墨墨这什么情况:“你到底怎么了,为何如此惊慌?”
      
      周墨墨后背靠着椅背,长吁短叹:“我怕你被萍老师拐走了。”
      
      “拐走?”温柏榆有点明白周墨墨的意思了,他失笑道,“我和你有合同,怎么会出尔反尔?”
      
      “可我们之间不该只有合同约束,我一直把你当做可靠的朋友……”周墨墨在走投无路的情况遇到了温柏榆,又因为他事业逐渐上升,他是极其重视和珍惜温柏榆的。
      
      “五年合同结束,你会离开吗?”
      
      温柏榆在这个问题上沉默了,他对上周墨墨略显失落的眼神,终究只是低声说了句:“阿墨,我不知道未来。”
      
      纵然以前是拥有大能的修仙者,可他也算不到有一天会一无所有,会来到异世变成普通人。
      
      ……
      
      孟静茹躲在卧室,整个人用厚厚的棉被把自己藏在其中,可即便如此也安抚不了她惊恐的情绪。
      
      身子止不住的发颤,眼泪大颗大颗从布满血丝的眼眶落下。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家里的电话线已经被她剪短,手机关机,门铃被她拆掉,房门锁上了四道刚安装不久的锁。
      
      他不可能进来的……孟静茹不停的在内心重复这句话。
      
      “咚咚咚!”
      
      敲门声让她身子抖了一下。
      
      “孟小姐!”站在门口的是她对门的邻居,“孟小姐你在吗?”
      
      孟静茹咬着唇不敢开口,连咬破渗血都不自知。
      
      “孟小姐,你男友打电话给我,说联系不上你很担心,你在吗?”邻居说完又敲了几下门。
      
      邻居的话像是触及到她内心最深的恐惧,她连脸都埋进被子里,把自己藏得更深。
      
      外面的邻居迟迟听不到声响,他甚至贴着门听了一会,完全没有声音。
      
      这时同一层的房间门打开,走出来一名穿着睡衣的学生妹,看着邻居男问:“陈先生,你也来找孟小姐的?”
      
      邻居男点头:“孟小姐的男友说联系不上她,让我帮忙敲门看看人有事没。”
      
      学生妹说:“我也是,我看她男友还挺着急的,怎么不亲自来看看?”
      
      邻居男说:“他住得远,应该在来的路上了。”
      
      学生妹拍了拍门喊:“孟小姐?!孟小姐你在吗?”
      
      邻居男有点担心:“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
      
      学生妹搓了搓手臂:“不会是她和男友吵架。在里面想不开了?”
      
      这话说出来,两人都感到不安,担心是一回事,万一真出了事这房子以后怎么住啊。
      
      电梯在该楼层打开,走出来一位身高一米九,有着模特身材和俊秀脸庞的男人,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拿着工作箱,身穿蓝色制服的男人。
      
      两人朝这边走来,学生妹在看到俊秀男人时害羞得不敢对上他眼睛,邻居男则是同他打招呼:“邱先生你总算来了,你女朋友家里面一直没声,会不会人其实出去了?”
      
      被唤作邱先生的男人名为邱毅,他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眼底暗色如化不开的浓墨,转头却恢复常态,露出一抹无奈苦笑:“她一定在里面,昨晚我们有点误会,她和我赌气才这样。”
      
      学生妹八卦的问:“什么误会呀?”
      
      那名提着工具箱的男人没有邱毅走得快,慢了几步才走到房门前,邱毅对他说:“麻烦师傅了。”
      
      “没问题。”男人蹲下打开工具箱,拿出里面的工具,此时邻居男和学生妹才知道对方是开锁师傅。
      
      学生妹隐隐感觉到一丝异样。
      
      邱毅这时说:“她昨晚看到了我手机短信有一条女同事发来的信息,产生误会就和我吵了一架。”
      
      邻居男单身多年,听完只是撇嘴,心想那妹子真的矫情。
      
      学生妹听完看了看邱毅那招人桃花的脸说:“感觉做邱先生的女友挺辛苦的,烂桃花一定很多。”
      
      邱毅闻言叹气,神色黯然:“总归是我不好。”
      
      邻居男感觉事情就是小情侣吵架,懒得再围观下去:“门开了之后好好解释清楚就好,没啥事我回去了。”
      
      邱毅从口袋拿出两张票:“多谢你们帮忙,这是我从朋友那边拿到的演唱会门票,送给你们。”
      
      学生妹一看,惊喜道:“这是白间的演唱会门票!我可是抢破头都抢不到。”
      
      邻居男眼前一亮,他没追星但是知道这一张票拿去卖能卖不少钱。
      
      两人很想要,可是面上还是装作不好意思。
      
      邱毅一再表示自己不需要,他们才收下。
      
      此时开锁师傅在撬最后一把锁了,学生妹看邻居男回去,自己也准备走了,她问了一句:“邱先生,为什么你不和孟小姐一起去看演唱会呢?”
      
      邱毅笑了笑说:“她不喜欢白间,只喜欢我。”
      
      学生妹:溜了溜了,这波狗粮换一张演唱会票血赚。
      
      最后一把锁被撬开,开锁师傅起身说:“好了。”
      
      邱毅拿出五张百元钞递过去道:“师傅辛苦了,多出来的算我请你的喝茶钱。”
      
      开锁师傅眼眸微亮,没想到遇到这么客气又出手阔达的主,他乐呵呵的收下钱说:“下次还需要开锁就叫我,给你打五折!”
      
      其实他这句话玩笑成分居多,但没想到邱毅慎重点头:“我会的。”
      
      说完他还看着开锁师傅。
      
      开锁师傅感觉有点奇怪,他指了指门说:“要不要我一起进去看看,万一有事我可以帮把手。”
      
      邱毅说:“谢谢师傅好意,不过我们只是闹了点矛盾,她还生着我气,进去少不得一顿数落。”
      
      开锁师傅懂了,男人好面子,不想被外人看到认怂场面:“那我走了。”
      
      邱毅:“师傅慢走。”
      
      开锁师傅转身走了,他进入电梯,摸了摸口袋里的五百块,摇头感叹现在的情侣吵架归吵架,怎么还能闹到开门还得找开锁地步。
      
      邱毅目送开锁师傅的身影完全消失,再观察走廊左右无人后,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后,他没有第一时间出声,而是把木制的鞋柜抵住了门,随后慢悠悠的脱掉皮鞋,穿着拖鞋往里走。
      
      邱毅像是逛花园般,走遍了厨房和所有房间,最后停在唯一紧闭的房门前,他转动门把,确定门在里面锁上,微笑的出声:“静茹,我来了。”
      
      被窝里的孟静茹身子抖得跟筛糠似的,她几乎快被巨大的恐惧给活活吓晕过去,可是她不敢晕。
      
      仅仅一门一隔,那披着人皮的魔鬼就在那里。
      
      邱毅好似听到了那急促的呼吸声,眼底略过一丝痴迷,语气缓慢而深情:“不要和我闹脾气了好吗?”
      
      “你昨晚真的不乖,竟然想把我推给别的女人……”
      
      “你明明知道我此生只爱你一人,我在你的朋友,父母面前发过誓,要娶你爱你,难道你要我违背誓言死无葬身之地吗?”
      
      这些话宛如勒紧心脏的铁丝般,孟静茹心脏绞痛,崩溃的吼道:“滚!你给我去死去死去死!”
      
      和孟静茹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愈发冷静的邱毅,他像是哄着不乖的孩童般,用尽了耐心:“我和你还没过上一辈子,我怎么可以去死。”
      
      “静茹,外面的门我打不开,只能请开锁师傅帮忙,可这道门……”邱毅敲了敲门,“就跟你的心门一样,随时为我敞开。”
      
      “咔咔——”
      
      孟静茹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从被子爬出来,整个人爬到角落,无助又恐惧,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象,看到自己从窗户一跃而下。
      
      或许……死了才能摆脱他……
      
      孟静茹恍惚的看着窗户,这里是七楼,跳下去就能脱离危险。
      
      她撑着地板站起来,这时感觉脚底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是印着温柏榆模样的扇子。
      
      她是温柏榆的粉丝,甚至在温柏榆还没出道前就曾经遇见过。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温柏榆是个温柔的人。
      
      对了,当时对方还在她手里比划,说了句话。
      
      “倘若有天你遇到危险便唤我的名字,我定当及时出现救你于危难中。”
      
      孟静茹双手紧扣,她似乎从中找到了些许勇气,颤抖着唇道:“温柏榆温柏榆……”
      
      救救我……救救我……
      
      正坐在车上听着周墨墨扯皮的温柏榆突然感觉到心口传来的炽热感,与此同时放在宿舍的伴月发出微光。
      
      “停车!”
      
      周墨墨被温柏榆这么一嗓子惊到,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温柏榆露出急切的姿态。
      
      “怎么了?”
      
      温柏榆没有做出解释,司机没反应过来,他不顾车还在行驶中,直接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卧槽!!!”周墨墨吓得魂飞魄散,司机立刻靠边停下。
      
      周墨墨下了车,却发现温柏榆身影不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爱豆营救粉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