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陆誉很快就回来了,任谁都能看出他神情不佳。
      
      他没有看向温柏榆,怕自己再次控制不住表情,转身对其他人说:“人齐进棚后就正式录制。”
      
      纵然如此,现在也不会有人再招惹温柏榆,说白了他们就是看不惯他的行为,陆誉是性子冲动直接站出来挑衅。
      
      他们意识到温柏榆性子不好欺,便不会当面去闹不愉快。
      
      过了一会,剩下的七人也到场,工作人员为他们每个人佩戴好麦克风和名片。
      
      “接下来你们每个人依次入座,要记住,进门时录制就开始了。”
      
      温柏榆进入门中,面前有十二张椅子,还有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他手中拿着话筒说:“欢迎各位,我是见证你们成为爱豆的主持人易游。”
      
      他面前有一个红色箱子,每个人轮流抽取里面的卡片,按照上面卡片的词汇进行表演。
      
      温柏榆抽到的词汇是竹叶,他跟着其他人坐到椅子上,打算先观察别人是如何表演。
      
      主持人说:“现在全部抽取完毕,有三位评委在房间内等候,会对你们的表演打分,有谁想第一个进去?”
      
      说完众人没有动,而是转头观察其他人动作。
      
      主持人见状说:“越是到最后压力可是会越大的。”
      
      莫赵瑾听懂了主持人话里的意思,环着手臂说:“越是最后的人表演空间越是少,因为前面的人都表演过了,如果重复才艺和风格,就会面临公开处刑的境地。”
      
      陆誉似笑非笑道:“谁丑谁尴尬呗。”
      
      子然好奇的问:“陆誉,你抽到什么词?”
      
      陆誉起身,抄起自己坐的椅子扛肩上,将手指夹着的卡片翻转,露出[椅子]两字,扬起嘴角道:“我去打个头阵。”
      
      “加油陆誉!”
      
      “看好你。”
      
      其他人纷纷替他加油,唯有温柏榆神情平静,看着大屏幕传过来的画面。
      
      他听到莫赵瑾在身旁说了一句:“运气真好。”
      
      “为什么?”温柏榆好奇的问他。
      
      莫赵瑾有点意外,他以为温柏榆端着姿态假高冷,不会主动搭理人,见对方问,他说:“陆誉擅长跳舞,椅子舞对他来说是小儿科。”
      
      温柏榆点头,此时的屏幕里陆誉在动感的BGM下以椅子为道具开始舞蹈,身姿和音乐融为一体,动作飒爽流畅。
      
      哪怕是温柏榆这种常年只懂修炼的人,也看得心潮澎湃。
      
      表演结束,三名评委以十分为满分,分别打了七分,八分,九分。
      
      “跳得不错,未来可期。”
      
      “男生能把椅子舞跳得丝毫不显女气很难得。”
      
      “加油。”
      
      陆誉微微鞠躬,耳钉在灯光下发出亮光,他笑着说:“谢谢各位老师,我会努力的。”
      
      陆誉提着椅子走出来时,特意站在温柏榆面前问:“怎样?”
      
      他语气不带挑衅,听起来就是一句平常的询问。
      
      可知道他们刚才发生矛盾的人知道陆誉在施加压力。
      
      温柏榆仔细想了想,学着电视剧里的人竖起大拇指说:“音乐真好听。”
      
      他总结出如果没有那音乐,根本不知道陆誉拿着椅子在干嘛。
      
      陆誉:“……”
      
      “噗!”莫赵瑾忍不住笑出声,注意到陆誉投过来的目光,收敛笑容起身,整理衣着,“我去了。”
      
      他抽的词汇是[小熊],进入房间后他同工作人员要到了一个小熊玩偶,拿着熊说:“你好,我的朋友,今天我们要聊点什么呢?”
      
      接下来他捏着小熊的双手,做了一个挥手动作,只见他嘴巴没动,却有声音传出来:“哦我的老伙计,今天这个好日子,不如我们合唱首歌吧!”
      
      子然惊叹:“厉害了,竟然会腹语。”
      
      温柏榆历练人间时曾经遇到过会此类技能的人,人们称之为‘肚仙’,当时那人声称可以算卦驱邪,骗取许多人钱财。
      
      没想到在异世是一种吸引人的表演,倒挺有趣的。
      
      莫赵瑾用腹语和小熊完成两人对话合唱,得到的评分是八分,八分,九分。
      
      “学习腹语可不容易,难得。”
      
      “唱歌能展现多种声线,前途无量。”
      
      “加油。”
      
      “谢谢评委点评。”莫赵瑾鞠躬后微笑问工作人员,“这小熊可以送我吗?”
      
      工作人员微微诧异,说:“可以。”
      
      莫赵瑾走出来后,同样问温柏榆:“我的表演怎样?”
      
      两人接二连三都问同一个人,这吸引了其他选手的注意。
      
      温柏榆虽然不太明白莫赵瑾为什么想知道他的看法,但他感觉得出对方没恶意,他说:“挺好的,很厉害。”
      
      莫赵瑾笑了笑,将小熊放在温柏榆怀里,对上后者疑惑的目光,笑说:“这是你夸我的奖励。”
      
      温柏榆不想接受这莫名的礼物:“我只是实话实说。”
      
      莫赵瑾笑意更深:“嗯,很好。”
      
      众人座位挨得近,自然听得到两人对话,联想到刚才温柏榆对陆誉的评价。
      
      有人低声笑了一下。
      
      陆誉恼怒不已,转身看却找不到那个偷笑的人。
      
      接下来陆续有人进去表演,抽到的词汇也是千奇百怪。
      
      [渔网][烟圈][摩托车][镜子][盒子]等等。
      
      爱豆的基础就是歌唱舞蹈演技,大多数选手都是根据自己的理解把词汇融入自身擅长的技能里。
      
      十二人都是公司新签的艺人,他们年轻有冲劲,表演起来眼睛明亮,充满了热情和憧憬。
      
      有趣的事他们在接受评委评分后出来,都走到温柏榆面前问评价,仿佛他是这里第四名评委。
      
      “只剩下三人了,你还不去表演吗?”莫赵瑾好意提醒道。
      
      温柏榆摇头,周墨墨和他说过这个节目的录制是全天制,不能离开,那表演顺序对他来说区别不大。
      
      子然好奇的凑过来问:“哎你抽到的词是什么?”
      
      他是这里年龄最小的人,身材高瘦,脸上稚气未脱。
      
      温柏榆看着他想到师弟,眼神温和了几分,“竹叶。”
      
      子然:“竹叶?和你很搭啊!”
      
      温柏榆今天一身青衣,神态淡然,有竹子的颀长姿态,清雅脱俗的神韵。
      
      陆誉靠着椅背,心想温柏榆运气真好。
      
      “有关竹叶的歌很多,你可以查下。”莫赵瑾建议道。
      
      温柏榆的瞳孔是灰色的,他后来发现没找到原因,只当是废除仙根导致,眼眸被光照到时透着一股迷离和距离感。
      
      “我不唱歌。”
      
      子然:“不唱歌?难不成跳舞?”他脑补温柏榆在一片片竹叶的飘落中跳舞。
      
      温柏榆无奈的表示:“不会。”
      
      他记性好,这些天看了大量舞蹈教学视频,他都记下了。
      
      但是——
      
      脑子:我会跳舞。
      
      身子:不你不会。
      
      陆誉闻言挑眉,差点把到嘴的嘲讽说出来,默念了几次人设才忍下来。
      
      莫赵瑾想起温柏榆和汲宏深的那篇文章,当时温柏榆是因为替身视频才引发一波热度。
      
      其他人表演完毕,温柏榆起身走去,工作人员问他需要什么,他说:“长剑和一片竹叶。”
      
      工作人员很快把温柏榆需要的道具交给他。
      
      其他人看着屏幕讨论。
      
      “据说温柏榆是个练家子。”
      
      “他当汲宏深替身那个视频我看过,确实有两手。”
      
      “这条件以后能当个打星,但……”
      
      但不是只会点身手就可以成为爱豆的。
      
      子然:“莫哥,你说他光拿一片叶子怎么够啊。”
      
      莫赵瑾挑眉看他:“换做是你拿多少?”
      
      “当然是一篮子,然后把竹叶抛向天空,唰唰唰——”子然伸手比划了两下。
      
      莫赵瑾想象了一下,比大拇指:“秀。”
      
      温柏榆拿到道具后没有往房间走,反而是走到选手们坐席前,对莫赵瑾说:“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莫赵瑾还没说话,陆誉就起身说:“你要表演魔术吗?我帮你。”
      
      他算是看出莫赵瑾这个叛徒的面目,明明之前还说好要一致对外,结果转眼就和温柏榆搞好关系。
      
      他坏心眼的想,待会就装作无意的搞搞破坏。
      
      莫赵瑾皱眉,他看得出陆誉的不怀好意。
      
      温柏榆转头看陆誉:“你确定?”
      
      他的反应不像是拒绝的前兆。
      
      陆誉点头:“对啊,难道你一定要莫赵瑾帮忙?”
      
      “不是,既然你想帮忙,那就走吧。”温柏榆说完就转身朝房间走去。
      
      陆誉暗暗哼了一声。
      
      两人一起进来,这吸引了评委的注意。
      
      “你打算表演什么?”其中一名评委问。
      
      温柏榆淡淡一笑,手腕转动长剑:“以前无聊时候玩的一个小把戏。”
      
      “那么开始吧。”评委说。
      
      温柏榆把竹叶递给陆誉:“拿在手里。”
      
      陆誉:“然后呢?”
      
      温柏榆:“没有然后。”
      
      陆誉不明所以,他想着待会就装作不经意掉在地上。
      
      温柏榆站定,只见他握剑的手腕微微动了一下。
      
      这时一阵微风吹动陆誉额前刘海,他刚想把竹叶丢掉,却听见温柏榆说:“好了。”
      
      “好了???”陆誉睁大眼,不明所以。
      
      不只是他,评委和外边的选手们都不知道什么情况。
      
      温柏榆说:“你朝竹叶吹一口气。”
      
      事到如今,陆誉只能照做,他举起叶子鼓起腮吹了一口气,只见完好的叶子如同蒲公英般,化作点点细小的碎片,飘散在空中。
      
      众人:“……”
      
      场面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久久无人说话。
      
      “道具坏了吗?”评委们顿时提出质疑。
      
      导演立刻回放镜头:“慢放,再慢放……”
      
      画面慢放了好几倍,导演才终于勉强捕捉到温柏榆出剑的动作。
      
      导演:这还是人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