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一只羔羊 ...

  •   阮久自小在永安城中长大,在一块儿玩得好的纨绔朋友有一大堆。
      
      这时听魏旭说,他被鏖兀人堵了,不单是方才在一个包房里吃点心的朋友们出来了,就是碰巧在客满楼喝茶的公子哥儿们也都出来了。
      
      不过几息,阮久身后也站了十来个人,给他撑腰。
      
      与对面的鏖兀人相比,毫不逊色。
      
      但到底是阮久先撞了人,他也没想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扯了扯萧明渊的衣袖,小声道:“不是,是我撞上他们……”
      
      萧明渊拨开他的手:“你别怕,我给你做主,你先把鞋穿上。”
      
      晏宁也拉了拉阮久的手,阮久没办法,只能先躲在晏宁身后穿鞋。
      
      萧明渊不耐烦地看了一眼面前的鏖兀人,喊了一声:“张大人!”
      
      直到他喊,一个肥胖的中年官员才从那群鏖兀人中走出来。
      
      原来鏖兀使臣出门,是有大梁官员陪同的。
      
      这位张大人满脸的褶子都在笑,弯了弯不太明显的腰,朝萧明渊行了个礼:“八殿下,不知八殿下也在这里,今日殿下在楼里的开销就由下官……”
      
      萧明渊并不理会他的讨好,怒气冲冲道:“父皇让你跟着鏖兀使臣,他们都在这里欺负阮久了,你是干什么吃的?”
      
      阮久再拽了拽萧明渊的衣袖,解释了两句,但萧明渊怒气冲冲的,根本听不进去话,拍拍他的手背:“你别怕!”
      
      那位张大人赔着笑解释道:“殿下,事情发生得太急,下官还没来得及反应……”
      
      “没来得及反应?我看你反应半年也反应不过来,我大梁什么时候录用了你这样反应迟钝的官员?该出来的时候不出来,光会躲在后边看热闹。倘若今日我不在这,阮久是不是该被他们打了?”
      
      阮久摸了摸鼻尖,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萧明渊一挥袖,对张大人道:“滚下去,我明日就禀告父皇,这份差使你也不用当了。”
      
      但萧明渊到底也才十六岁,张大人见他这样步步紧逼,面色一变,收敛了太过谄媚的表情,看似恳求,实则要挟:“殿下,这些鏖兀人都不懂得汉话,倘若下官走了,只怕事情更糟,这位阮小公子难免……”
      
      “我让你滚蛋!又不是单你一个人会鏖兀话。”
      
      张大人拢着手,他倒想看看这群纨绔子弟里,究竟有谁懂得鏖兀话。
      
      萧明渊用鼻子嗤了一声,扬了扬下巴:“魏旭,露一手。”
      
      魏——
      
      张大人听见这个姓氏,马上明白过来。
      
      抚远将军魏府,早几十年就驻扎在西北边陲。魏府的人,怎么能不懂得鏖兀话?
      
      魏旭对萧明渊龇牙:“要你来差遣我!”
      
      看来他们吵架还没好。
      
      不过这时正是需要一致对外的时候,魏旭上前,抬起右手放在胸前,朝鏖兀人行了个礼,用鏖兀话问了声好。
      
      萧明渊再次看向张大人:“还不快滚?”
      
      张大人面色变了几变,一甩衣袖,说了一声“下官告退”,心有不甘地离开。
      
      魏旭在那边同鏖兀人交涉,萧明渊扭头看向阮久,解释道:“大多数鏖兀人听不懂汉话,他们不爱学汉话,反正我们也不爱学他们的话。那个姓张的听得懂鏖兀话,父皇就让他陪同鏖兀使臣,简直是我大梁蛀虫,我明日就让父皇把他踢走。”
      
      萧明渊看了一眼为首的那个鏖兀少年,对阮久道:“那就是鏖兀使臣,名字叫做赫连诛,后边的都是他的跟班,不知道鏖兀派一个这么小的使臣过来做什么。”
      
      阮久点点头,还没来得及问是哪个“诛”字,魏旭就回来了。
      
      “赫连使臣说是一场误会,是他看见阮久,有点激动,就拉了他一下。”
      
      “激动?”萧明渊拧眉,“他干嘛对阮久激动?”
      
      阮久道:“我早晨和他见过一面,可能是因为这个。”
      
      他又对魏旭道:“魏旭,麻烦你跟他说,也怪我不小心撞上他们,语言不通,才闹了笑话。他们今天在客满楼的花销算在我头上,算是我给他们赔罪了。”
      
      萧明渊撇了撇嘴:“不就是撞了一下嘛,他们还把你给吓着了呢。”
      
      晏宁劝道:“殿下,往日我们在这里打闹,算不得什么大事,如今涉及两国邦交,还是以大局为上。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哪有因为撞了一下就打起仗来的?就算陛下偏袒殿下,难道也会一起偏袒我们?到时闹起来,阮久就是头一个被问罪的。”
      
      萧明渊看了一眼阮久,最终还是朝魏旭摆了摆手:“你去说。”
      
      魏旭应了一声,又去传话。
      
      不多时,他转回头:“他说不要紧。”
      
      阮久点点头,转眼看见那个鏖兀使臣赫连诛正看着他。
      
      这人怎么这么喜欢盯着他看?
      
      事情就这样被揭过去,一行人也都要散了。
      
      可是正当此时,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一队执剑士兵从外面破门而入,进入客满楼,分列两边。
      
      一位青袍官员掀袍进门,他身材清瘦,却声如洪钟:“何人在此闹事?”
      
      二楼的纨绔少年将底下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声音传过来时,都是一个哆嗦。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
      
      可是永安闹市不得纵马,违者会被京兆府尹抓起来、蹲牢房、挨板子。
      
      这位青袍官员,便是纨绔子弟们的克星,京兆府尹陈大人。
      
      就连萧明渊也怕他三分,只能低声询问:“谁把他给喊过来的?”
      
      阮久摇头,看见躲在一搂的客满楼总管。总管委屈巴巴地蹲在柜台后边,朝他抱了抱拳——
      
      小祖宗,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你也体谅体谅我这小本生意吧。
      
      这下事情闹得更大了。阮久气结,攥着拳头,还没来得及朝他挥两下,陈大人就看了过来。
      
      阮久连忙收回手,改换手势,朝总管比了个心。
      
      ——爱您哟。
      
      那头儿,陈大人抬头看见他们,冷哼一声,抬脚就要上楼:“嚯,都是熟人,好几日没见了,小孩静悄悄,必定在作妖,你们今日又作什么妖呢?”
      
      楼上众人都紧张得很,你扯扯我的衣袖,我拽拽你的手。
      
      “快想法子啊,这要被我爹娘知道了,我又得跪穿地板了。”
      
      “真要去京兆府走一圈,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家呢。”
      
      这时陈大人已经上了楼梯,也不管堵在楼梯口的鏖兀人听不听得懂汉话,抬手就推开他们:“劳驾让让,多谢。”
      
      眼见着陈大人就要到眼前了,十来个少年害怕得魂都要飞了。
      
      “说说吧,今天又做什么……”
      
      陈大人到了面前,阮久忽然上前一步,拍起手:“欢迎鏖兀使臣来访,热烈欢迎!”
      
      众人迅速反应过来,掌声雷动:“欢迎欢迎!”
      
      阮久上前,伸出双手,同赫连诛拥抱了一下,亲亲热热地揽着他的肩。
      
      鼓掌完毕,阮久道:“陈大人,我们听说鏖兀使臣来访,正巧来了客满楼,我们就想欢迎一下他们。但是没想到语言不通,闹了点误会,现在已经没事了,误会解开了。”
      
      “继续鼓掌!”
      
      他说得信誓旦旦,不止其他少年,就连他自己都要信了。
      
      旁人纷纷附和,掌声雷动。
      
      陈大人的嘴角抽了抽,努力压下翘起的嘴角,严肃的山羊胡须一抖一抖的。
      
      鬼灵精。
      
      陈大人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鹰隼似的锐利的目光环视一周,暂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最后警告他们:“不许做坏事。”
      
      众少年连忙保证发誓:“一定一定。”
      
      陈大人点了点头,临走时还朝鏖兀人抱了个拳。
      
      他带着执剑士兵撤出客满楼的时候,少年们都松了口气。
      
      阮久松开赫连诛,朝他笑了一下表示感谢,转身走到朋友们那边。
      
      萧明渊拍拍阮久的肩:“阮久行啊阮久。”
      
      阮久抱住晏宁的手臂,站都站不稳了:“我都快吓死了。”
      
      萧明渊摆手:“行了行了,都回去吧。刚才过来帮忙的,有一个算一个,今天的花销我全包了。”
      
      少年们欢呼“多谢八殿下”,各自要回各自的包间去。
      
      阮久也要跟着朋友们回去,对魏旭道:“你跟鏖兀人说,他们今天的花销……八殿下包了。”
      
      萧明渊拽住他的腰带:“你找打!”他对魏旭道:“说阮久包了。”
      
      魏旭不知道该听谁的,最后晏宁道:“行了,算我的吧。”
      
      阮久忙道:“好了好了,算我的!”
      
      等他们都决定好了,魏旭才过去传话。
      
      听过传话,赫连诛点头,看着阮久说了一句什么,随后魏旭道:“阮久,他说不要紧,不用你破费了。”
      
      “那也行。”
      
      阮久朝赫连诛笑了一下。
      
      赫连诛又对着他说了一段的话,魏旭脸色发青,不肯说话,阮久问:“他刚才说什么?”
      
      魏旭抿了抿嘴角,不知道该怎么翻译:“阮久,他说……”他停顿良久:“不要紧。”
      
      “啊?”阮久疑惑道,“可是他刚刚说了好长一段话,和前面那句‘不要紧’好像不太一样。”
      
      “这是鏖兀民歌里的一句话,就是……”
      
      “什么?”
      
      “他说……他说你像沙漠里的清泉、草原上的小羔羊,清晨带着露水的玫瑰花、夜间月光照耀下结了冰的小湖泊一样漂亮。”
      
      魏旭一口气说完这话,自己也听不下去:“阮久,他……他调戏你!”
      
      萧明渊怒发冲冠,转头去找武器要“大开杀戒”。晏宁则连忙派人出去,看京兆府尹陈大人走远了没有,可别再惊动他。
      
      而赫连诛朝阮久露出一个明亮熟悉的笑容,像一头草原上肆无忌惮、大胆表示喜爱的小狼,甩着尾巴,围在小羔羊身边绕圈,然后把脑袋埋在小羊绒毛里,深深地嗅了一口小羔羊身上的香气。
      
      阮·小羔羊·久:???

  • 作者有话要说:  大王の爱biu~biu~biu~
    大王:这就是梁人吗?爱了爱了,像进了羊圈一样,简直就是天堂
    胖胖生好冷,要小可爱们抱抱!
    感谢咕咕咕、乌衣巷里的大白鹅、博尔赫五 1个 地雷!
    感谢不吃香菜吃贡菜 10瓶;不死 3瓶 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