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移开的棺椁下面,是一幅堪称血腥的画面。
      
      红色几乎覆盖了整个画面,神殿面前爱奥尼亚柱的涡形纹被染成了红色,有如实质的液体连成了线,再变成面,甚至连天空都变成了诡谲的凄红。
      
      万物之神并未被刺中,反而是向他举刀的所有神祇都面露愕然和不甘,形状极惨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当然了,那位万物之神也并未能全身而退,画面上,他浑身都是血,却是整张画面中唯一站立着的人。而到这个时候,叶瑟薇才突然意识到,从头到尾,这些连环画里都没有出现过这位万物之神的正脸,包括这一幅画中,万物之神依然是背对着画面的。
      
      “看到了吗?”黑衣男人立在万物之神旁边,嗤笑道:“所有的神都陨落了,又有谁能看到你的冤屈呢?”
      
      叶瑟薇愣住了。
      
      什么叫,所有的神都陨落了?那位神主呢?明明不是还站着吗?难道其实祂也是强弩之末了?
      
      她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甚至不敢看下一幅画了。
      
      黑衣男人欣赏着她突然愣住的样子,突然又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愉悦地边笑边重新往棺椁的方向走,宽大黑衣的下摆扫落在地面上,那些瑰丽的壁画骤然黯淡消失,原本如神殿般的房间恢复变成了真正的空寂一片,那具棺椁几乎要被淹没在黑色的墙壁、房顶和地板中。
      
      在这样近乎绝对的黑暗中,叶瑟薇却没有失去视觉,她清楚地看到对方走到了棺椁旁边,似是厌恶又似是嘲讽地用手指从上面硬生生掰了朵浮雕花下来,随手扔向了她:“我不喜欢你身上花的味道。”
      
      叶瑟薇手忙脚乱地接住,下一秒,她面前景色的骤然变幻,再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门外。
      
      叶瑟薇:……嗯?怎么就出来了?
      
      虽然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就是殿试落选了的意思吧……?
      
      可是落选就落选了,临别前还被送了朵棺材花是什么意思?
      
      叶瑟薇沉思着转过身,这才发现那位嬷嬷竟然还等在原地。
      
      两个人的眼神显然都带着惊愕。
      
      无数灰白色的小手从暗红的地毯里探了出来,刚刚要碰到叶瑟薇的裙边,就似乎是在忌惮什么一般,蜷缩着退回了暗红色的毛毯下。
      
      不知不觉间,叶瑟薇又捡回了一条命,但她依然毫无所觉。
      
      她觉得自己就被这么扔出来还怪不好意思的,有种交上去的论文被导师打回来的莫名愧疚感,于是下意识直接老老实实地复述了黑衣男人最后的那句话给嬷嬷听。
      
      ……是花的错,与她无关!
      
      结果等她说完了,却见嬷嬷像是见了鬼一样盯着她手里的那朵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浮雕花,甚至没有阻止她发出声音。
      
      叶瑟薇也顺着她的目光,低头看了会儿手里的花,突然就悟了。
      
      所以这大约就是留了牌子的意思对不对!
      
      不过说实话,她总觉得事情和自己脑补的并不完全一样,至少她完全没有从那位少主身上感受到半分对她的欲望。她絮絮叨叨倒了一大堆苦水,对方中间完全没有打断她,四舍五入还等于给她看了漫画小故事,除了稍微莫测了点儿,略微神经质了点儿,睡棺材的喜好骇人了点儿……之外,也没什么吓人的。如果不是之前亲眼看到形容极惨的那个少女,叶瑟薇简直要觉得他是好人了。
      
      是因为肉.文buff并不会在原书女主叶蒂丝不在场的情况下出现吗?还是说所有人都应当是先对叶蒂丝产生不可描述的想法,随即才会波及到她身上来?
      
      就在她沉思剧情的同时,嬷嬷沉默不语地领着她离开了那扇雕花木门,她们没有再沿着来时的路回去,而是顺着回旋楼梯下了楼,走出了这座府邸。
      
      魔渊和叶瑟薇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府邸外竟然是一片透彻的蓝天,没什么云,炙热的光线铺撒在庭院漂亮至极的花园里,里面种的正是那种蓝紫色花朵,有浅淡的香气铺撒在空气中,却又与她刚刚在那位少主那里闻见的并不完全相似。整个世界都仿佛被这一片花田照亮,呈现出了一派生机勃勃。
      
      嬷嬷注意到她打量的目光,高傲地解释了一句:“那是魔渊的龙喉花,整个魔渊也就只有我们海加尔公爵府这里有这么一大片。”
      
      叶瑟薇的脑中下意识响起了黑衣男人的那句“我不喜欢你身上花的味道”,迟疑道:“可是,少主说他不喜欢……”
      
      嬷嬷的眼神如死亡射线般扼住了她后面的话:“这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
      
      她的语调虽然严苛,却终于没了之前的那种刻意压低的压抑,甚至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你竟然没死,算你好命。你进去以后发生了什么,仔细讲给我听。”
      
      叶瑟薇的记忆力其实不是非常好,之前还记得原书内容简直算是超常发挥了,上学的时候她最头疼的事情就是背书。但是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实在是太震撼了,是以她这会儿连两个人的对话都能一字不差地复述出来。
      
      但是她下意识得觉得有些事情是不能说出口的,比如刚才所谓的“众神陨落”的事情。
      
      不过还没等她说到这个部分,嬷嬷的表情就已经很诡异了,尤其是她说到“让少主高兴”的时候,嬷嬷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她:“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叶瑟薇的头上缓缓冒出了一个问号。
      
      啥?啥意思?她到底应该知道什么?
      
      嬷嬷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你没见过其他跳魔渊的人吗?你们被关在一起的时候,别人没告诉过你什么吗?谁告诉你,你是被送去要给少爷……高兴一下的?”
      
      最后几个字,她吐得格外艰难。
      
      叶瑟薇心想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总不能告诉她是自己脑补的,只能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笑。
      
      对话进行到这里有些卡壳,两个人一起沉默了下来。
      
      嬷嬷没心情在这里陪着叶瑟薇看风景,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眼神在她手里捏着的那朵花上顿了一下,虽然表情依然有点凝固,但语调到底好了不少:“少主说了怎么安排你吗?”
      
      叶瑟薇心道你们少主除了嫌花难闻之外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但这问题听起来还挺生死攸关的,便含糊道:“倒是没有说,不过应该按以前的惯例就行?”
      
      嬷嬷:……
      
      嬷嬷:“以前的没一个活着,你确定要和他们一样?”
      
      叶瑟薇眼神惊恐。
      
      没、没一个活着?
      
      她心底对那位少主的印象顿时又打翻重排,却无论如何都勾勒不出一个清晰的形象出来。
      
      所以她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难道是因为她故事讲得好?还是骂神殿的人骂得格外起劲?
      
      嬷嬷这会儿脑子里的问号不比叶瑟薇的少,她看着叶瑟薇的眼神也有点犯难。
      
      连接污秽魔渊和欧斯卡纳大陆的唯一通道神魔之井,正是位于海加尔公爵府的管辖范围之内。谁都知道欧斯卡纳大陆上、尤其是那些自诩为神族的家伙们对魔渊有多看不起,甚至将跳魔渊的人称为“堕落神族”。当然了,反过来,魔渊对于道貌盎然的那群狗神族也是同样的鄙夷。
      
      所以跳井的一般都是些在欧斯卡纳混不下去了、打算到污秽魔渊放手一搏、亦或是被“神罚”下来的家伙,没几个是好人。魔渊虽说传闻中秩序差了些,但这种垃圾人谁也不想收,当场弄死可能也稍显残忍了点儿,所以一直以来的处罚办法都是扔去荆棘雾地那片连魔渊人都怕的地方送死。
      
      不过自从海加尔公爵府的少主长大以后,这些无从安放的欧斯卡纳人就有了去处——少主虽然脾气越来越古怪,但却似乎意外地非常“喜欢”这些堕落下来的神族人身上的残存的神力。
      
      没有人知道那些人最后都变成了地毯下的幽魂,也没人关注最后这些人的去向,魔渊无需做出任何解释,反正欧斯卡纳那边也不会专门来问。
      
      久而久之,也不知道是谁说海加尔公爵府包分配。这说法流传甚广,甚至还传到了欧斯卡纳那边,导致许多人觉得到魔渊还能苟条生路出来,于是一段时间里,不仅跳井的人数有了井喷的趋势,两边的关系也奇异地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缓和。
      
      不过其实这些跳魔渊的人大多十恶不赦走投无路,在欧斯卡纳都是些被称为是“被神厌弃的人”,身上的神力稀薄,五十个加起来也比不上叶瑟薇这种正统神殿出身的神女。嬷嬷回忆了一下,从自己接了神魔之井的活儿以来,这还是她见过的第一个纯正神女。
      
      毕竟连她这种魔渊人都知道,神女在欧斯卡纳大陆是多么的珍稀,要培养出来一位神女所要消耗的财力物力更是骇人……更何况,面前的这位神女还姓叶。
      
      神都三大家之一的叶家。
      
      她无意探究为何叶瑟薇会到魔渊来,她只是有些困惑,这个身上的神力充沛的前任神女到底是怎么才从少主手下逃得一条性命的,犯难的点则是在于,叶瑟薇是这些年来,第一个从少主手里存活下来的欧斯卡纳人。
      
      按理来说,叶瑟薇应该已经被地毯下的魔灵吞噬了,就算没吞噬干净,直接杀了或者扔去荆棘雾地也就完事了,可是她手上居然还拿了少主的信物,这他妈要怎么安置啊!
      
      和叶瑟薇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嬷嬷抬手捏了捏眉心,又扫了一眼那朵棺材花,心中有了决断:“海加尔公爵府不养闲人,既然你得了少主看重,那就负责给他送饭吧。”
      
      言罢,似乎是觉得叶瑟薇实在是一无所知,她又重音强调道:“能够成为海加尔公爵府的侍女是你的荣幸。我不管你过去的身份在欧斯卡纳大陆有多崇高,到了这里,就要按照我们的规矩来。少主饶了你这一次,不代表你次次都会这么好运,所以你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听明白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瑟瑟:明白了明白了,就是提高业务能力努力争取下次宠幸的意思呗!嗐,落选了怎么还怪失落的?
    --
    感谢在2020-06-04 21:00:00~2020-06-06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宁盏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只Duang鸡腿、时幺、流萤幽雪、懒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疯癫公会 40瓶;雪小笨? 8瓶;时幺、梨园 5瓶;长干里、云和雾、栀寒 2瓶;陌芊、东方月初、小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