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公主奋斗史》唯絮格格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18 23:08: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楚楹收回目光,抬步向怜卿阁走去。
      
      从外看,怜卿阁与其他宫殿一般无二,可走进了楚楹才发现,怜卿阁比想象中大上不少,甚至连修葺装潢也比一般宫殿精细许多。
      
      最先入眼的是种植在两旁的一小块早园竹,细长的竹杆,配上嫩绿的竹叶。竹子面积不大,却让人平添了许多清幽之感。
      
      走进几步,入目的是远处的正殿,正殿前是几条鹅软石铺就的小道,不远处的左侧摆了一个秋千,秋千的上方是搭建得有些笨拙的葡萄架,而与葡萄架相对的寝殿前的右侧,则长着各样的花骨朵。霞光辉映之中,各色的花骨朵竟别有一番滋味。
      
      楚楹又转了转四周,正殿西面是一座假山,假山附近的小池塘里养了的寓意吉祥的锦鲤。
      
      看着眼前的一小山一小水,楚楹眼前莫名浮现一景:身着宫装的孩子捉迷藏似的摆脱身后的宫女太监,一个人悄悄地爬上假山,托着腮,望着不知名的远处轻轻叹息。
      
      楚楹怔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继续走着。
      
      正殿的东面是刻着复杂浮雕的长廊,走过长廊,步上寝殿,楚楹有些恍惚。
      
      不同于碧瓦朱恒,处处透着肃穆之气的其他宫殿,怜卿阁处处透着清雅,清雅中又带着独属于江南的烟火气。
      
      一圈下来,楚楹绷紧了几日的心弦似乎也平和了许多。
      
      似乎有那么恍惚的一瞬间,楚楹又听见了一个声音:我家囡囡小小年纪却爱蹙眉,可愁坏你芮嬷嬷了,娘亲今日将隔壁的宅子也盘了下来,再重新布局一番,保管我的囡囡日日心情舒畅……
      
      楚楹脚步一顿,只觉得脑袋一抽一抽地疼,靠在初蝶的身上缓了缓,那种胀痛的感觉才慢慢消失,也是这一瞬,楚楹才觉得,自己对这身体的了解似乎还不够多。
      
      “初蝶,这怜卿阁的布局是谁设计的。”楚楹没抵过自己的好奇,终究是问了出来。
      
      “奴婢也不清楚,只听月桐姐姐说过,这怜卿阁同公主当初尚未进宫前的院子一般模样。”初蝶一边回忆一般答道。
      
      没进宫前?这么一提醒,楚楹才想起,原身自小养在民间,七岁那年才被皇帝接进宫。
      
      看来,方才脑海中声音的主人当是原身的母亲,也就是先皇后。
      
      正殿分为正堂、书房等地,正殿的后方便是楚楹的寝殿。
      
      若说寝殿周围是散发着沁人心魄的芬芳,那么寝殿内的布置则是散发着皇家无所遁形的贵气。
      
      寝殿内水晶玉璧作灯,云鼎檀木为梁,十二挂的珍珠为帘幕。不远处悬起的鲛绡宝罗帐下是六尺宽的沉香木阔边床,罗帐上用银线绣满了洒落珍珠的海棠花,风起帘动,如梦似幻。
      
      床榻上铺着软纨蚕冰簟,冰簟上面则是整齐叠着的罗衾和青玉抱枕…….
      
      楚楹随意扫了一眼,抽了抽嘴角,只觉得眼前的不是华丽至极的公主闺阁,而是白花花的银子。
      看来,她这凝华公主确实挺受宠的。
      
      将怜卿阁转了一圈后,楚楹心中有底,恰在此时,一个宫女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走了进来:“公主,方才内务府的李公公来过了,得知公主今日回宫,特地挑了三个一等功女,八个二等宫女,如今人已经送过来了,就在正殿,不知公主如何处置。”
      
      闻言,楚楹一愣,不在意道:“叫李公公把人带回去吧,本宫身边不需要这么多人。”
      
      “可是李公公方才已经被荣贵妃给叫走了,况且…….况且李公公说,这是皇后娘娘的吩咐,李公公不敢不从。”那宫女低头而立,一脸怯怯地说道。
      
      倒是一旁的初蝶忍不住问道:“怜卿阁不是已经有二等宫女了吗?”
      
      “初蝶姐姐有所不知,公主离宫当日,怜卿阁的二等宫女便被内务府给安排到别处去了。” 那小宫女又回道。
      
      楚楹想了想,转身道:“行吧,既然送来了,那便留下。既然如此,干脆把怜卿阁的宫女都叫到正殿,我今日回宫,正好一起见见。”
      
      “是”
      
      楚楹又转了转,见时间差不多,便带着初蝶向正殿走去,走到了才发现正殿内外都站满了人,个个规规矩矩,噤若寒蝉。
      
      可即便如此,在楚楹走到殿内时,还是有不少人耐不住好奇地悄悄抬头看了看这怜卿阁唯一的主子 。
      
      初蝶一如既往地跟在楚楹身后,一边走一边迅速扫了眼在场的宫女,在见到许多往日熟识的面孔后,灵俏的脸上多了些许激动。
      
      初蝶刚来怜卿阁时,不过是个普通的洒扫宫女,机缘巧合下被才楚楹提到了身边。
      
      初蝶升了品级后并未忘记昔日的小姐妹,加之初蝶性子活泼,怜卿阁中的小宫女多半与她交好,两年后再见,自然高兴得紧。
      
      可还未高兴太久,再见到站在一种小宫女前面的几个陌生面孔,初蝶便笑不出来了,一张小脸紧紧皱着。
      
      待楚楹在主位上坐下后,初蝶才附耳低语道:“公主,只有一等宫女和二等宫女是新来的。”
      
      楚楹点点头,仔细地瞧了瞧,便发现前头几个宫女穿的衣服样式比一般的宫女复杂了许多。
      
      按规制,天启国的嫡公主可有大宫女四人,二等宫女八人,还有负责公主衣裳衾裯针线、负责洗刷浆洗、负责照明的灯火、服侍膳食锅灶等事宜的三等宫女四十人。
      
      内务府按皇后的意思办事,如今一回来,这皇后娘娘便迫不及待填满了一等功女和二等宫女的空缺。
      
      想到这里,楚楹失笑,或许旁人觉得这是继母善待嫡女,可楚楹却觉得:
      
      这是明晃晃地监视啊。
      
      楚楹坐下后,众宫女连忙行礼问安,楚楹微微颔首,然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好整以暇地看着前头的宫女。
      
      映之、映雪等人为之一震,赶忙跪下行礼道:“奴婢映之““奴婢映雪”“奴婢映容”“见过公主。”
      
      楚楹对这三人多瞧了几眼,却什么也没问。
      
      三个大宫女见过后,八个二等宫女依样上前见礼,再是三等宫女,楚楹没有丝毫不耐烦,甚至将负责灶房的小宫女平日该做的事都问的一清二楚。
      
      楚楹是个谨慎之人,怜卿阁可以算是她在这天启皇宫中真正属于她的地盘,她不搞清楚,怎能安心住下。
      
      一一见过之后,天也暗了下来,楚楹环顾一圈后,让初蝶方才从寝殿内拿的赏银发下去,本想趁机说点什么敲打一番,可想了想,又作罢。
      
      即便她说了什么,该是别人的眼线还是别人的眼线,改变不了什么,反正如今的她,除了没有原主记忆这件事,没什么是担心人知道的。
      
      只是今日以后,她真的要在这天启国待下去吗。
      
      ……
      
      楚楹用了晚膳后,便在初蝶、映之等人的服侍下沐浴,浴室在寝殿的内间,白玉铺就,赤脚踩在上面也感觉不到冷。
      
      踏入浴池后,楚楹命人出去,一个人闭眼靠在浴池的壁上,漫漫水雾迎面而来,直到这一刻,楚楹仍有一种不真实感。
      
      这是她进宫的第一天,可楚楹觉得自己适应得实在太快了。
      
      在马车上,即便她信誓旦旦自己一定要回宫搞清楚自己这具身体的身份,可到底心里有些不安,面上表现的镇定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宫门口,与八公主一边互称姐妹,一边又不动声色地威胁,理智告诉楚楹,不要刚进宫就摊上事,所以她不断迂回。
      
      可在与八公主对峙这事上,楚楹莫名很有底气,即便她不知道自己这底气到底来自哪里。
      
      而进了怜卿阁,楚楹一边暗叹设计之人的玲珑心思,一边又觉得熟悉。
      
      楚楹忍不住想:难不成这些都是原主残存的意识,亦或是,原主映在这身体里的本能反应。
      
      想了想却毫无思绪后 ,楚楹只能摇摇头,将脑中纷乱的思绪挥去。
      
      换上寝衣后,楚楹便躺在床上,不得不说,做皇帝的女儿,还是个受宠的,这待遇确实不错。
      
      皇后派来的三个大宫女个顶个的机灵,不仅擅长察言观色,亦擅长服侍人,一个眼神,便能把你的意思猜个八九不离十。
      
      楚楹想喝水时,水杯中的水总是温的刚刚好,楚楹发呆时,他们站在一旁,也会尽可能地降低存在感,丝毫不打扰你……
      
      映雪今日负责守夜,见楚楹已上塌阖目,便想着熄了灯罩里的烛火,再用绸布掩住夜明珠的光。
      
      可刚做一半,便被门外而入的初蝶给阻止了,低语道:“公主习惯夜里亮着灯,这烛火便不用熄了。”
      
      映雪一愣,随即点点头,重新燃上烛火,热后同初蝶一道去了外间。
      
      楚楹翻了个身,抱着被子,悻悻地想:前世父母双亡后,她夜里就再没关过灯。
      
      来到这里,她担心自己生活习惯和原主差太多,引人猜疑,一番纠结后,还是没吩咐侍女留灯,可……没曾想,原主竟也有这个习惯。
      
      ……
      
      第二日,楚楹醒来时,天尚未亮全,初蝶、映之等人一早便等在门外,听见声音后,一众人鱼贯而入。
      
      如今与几日前在马车上凑活着过不同,楚楹净面后,从昨日送来的宫装中选了套刺绣妆花裙,裙摆上绣了百花,绣工精致。
      
      最重要的是,穿上后,既不随意,又让人眼前一亮,适合见她所谓的父皇母后。
      
      楚楹皮肤细腻,又天生白皙,映容只简单地傅了些粉,然后用青雀头黛细细地描眉。
      
      画完眉后,映容还想抹些胭脂,却被楚楹制止了。
      
      楚楹可没忘记自己还有个‘病娇公主’的称号,既然如此,好气色就算了。
      
      况且,今日又不是会情郎,抹胭脂做什么。鉴于此,楚楹连口脂也一并省了。
      
      映容无奈,却只能应下,最后,贴了个梅花状的花钿才算大功告成。
      
      楚楹对着复杂的发髻一窍不通,索性也不发表意见,只要简单大方,又不失身份的足矣。
      
      映雪给楚楹绾了个时下女子最流行的涵烟芙蓉髻,又别了支简单的步摇,步摇上挂着垂珠,步起摇动,倒也别致得紧。
      
      楚楹记挂着自己还要去见皇后,没什么食欲,简单的用了早膳后,便带着初蝶和映之走了。
      
      临走前,初蝶还不忘从带回来的箱笼中拿了本抄录的佛经。
      
      其实昨日楚楹在宫门对八公主说要送她礼物,并非虚言。
      
      楚楹从皇陵带回来的行李中,除了几件衣物,剩下的便是这十几本一模一样的佛经了。
      
      在楚楹问起时,初蝶甚至一本正经地对她说:“公主自离宫之日起,便日日抄录佛经,整整花了半月。公主当初没日没夜地抄,为的不就是今日。为此,初蝶这两年就差当成宝贝一样保管了。”
      
      闻言,楚楹抿了抿唇,不知该说什么好。
      
      初蝶又说道:“公主说了,宫中但凡与公主有点关系的,都要送上一本。若是长辈,送上公主亲手抄录的佛经,那便是尽孝;若是同辈的其他皇子公主,那便是手足情深,替其祈福。”
      
      楚楹:“.……”
      
      当然,初蝶还有一句话没说,公主当日抄佛经时,只抄了送给皇上和皇后娘娘的两本,剩下的,都是其他人照着公主的字迹完成的。
      
      初蝶仍记得,那时的公主一脸不在意:“这事没人会发现,便是知道了,也没什么。”
      
      还别说,这礼物没毛病。
      
      关键是楚楹发现,佛经上的簪花小楷与她的字当真形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