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半宿的痴缠让原本满心忧惧的月儿一身疲乏,沉沉地睡了过去。就是在梦境之中,仍是那无尽的缱绻与温存,让她半是娇羞,却也半是安心。
      
      睁眼时,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的缝隙毫不留情地倾泻在月儿的眼前。她揉了揉朦胧睡眼,回忆起昨晚种种,侧身看去,发觉宽敞的床榻之上已然空荡荡了。
      
      月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心头会泛起一阵空虚与酸涩,想来自己也是痴心,这么大人了,竟学起了贪嘴的小孩子。吃了一块糖,便奢求更多甜头了。
      
      临离开绝代芳华的时候,珊姐曾纡尊降贵地与这位干女儿彻夜长谈了一番。
      
      她曾这么说月儿:“你这四姊妹中,最倔强的是你,最有主意的是你,打得最多的是你,最放心不下的也是你。”
      
      欢场摸爬半辈子的人,即便再掏心窝子的话,其中也必然掺杂着几分虚情,但珊姐有些话说得对,从小到大,月儿确实是那个最倔强的人。
      
      “你是倔到骨子里的,画要画得最好,跳舞要跳得最俏。诸事都要较真,这性子真嫁了人,是要吃亏的。”
      
      珊姐将月儿送上去往明家的车子上时,握着月儿的手,掉下来的那几滴眼泪,或许是有些真情的。她最后哽咽着告诫月儿:“认认真真活下去,剩下的事,糊涂些好。”
      
      是啊,不过是一场从未谋面,寻得依附的婚姻罢了。没屈身成了姨太太,没自贱成了交际花,如此出身,阴差阳错地冒名顶替成了位正房太太,她还奢求什么呢?
      
      想到这,月儿忍去了已经略泛酸涩的情愫,擦了把在眼眶里打转的泪花,抬头看向钟表,双瞳因为诧异而紧缩,竟已经六点半了!
      
      乱世豪门,丈夫一心一意的疼爱是可遇不可求的了,但她想要好好活下去,需得适应这高门大户的生存法则。
      
      无论新式还是旧式,新妇入门第一天,起早给公婆请安是必不可少的。
      
      月儿惊坐起,慌乱间跳下床,正打算去浴室处理一身的污渍,可双脚刚一沾地,一股强烈的撕痛感从□□传来。连带着双腿发颤的柔软,一不小心,竟差点跌在地上。
      
      巨大的响动让月儿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在此刻房间里只剩下她自己了。刚进韩家第一天,她可不想这么丢人。
      
      正暗自窃喜的月儿挣扎着起身,眉眼抬起的一刹那,又吓得她一个趔趄。
      
      男人湿漉着头发,脸上尽是剃须的泡沫,从浴室之中伸头出来。阳光下晶莹剔透的水珠颤颤微微地从他细软的发梢掉落,一路蜿蜒而下,最终消匿在松软的浴袍之中。
      
      “怎么了?”
      
      “没……没事,”出了糗,月儿一张尚有一丝婴儿肥的小脸登时染上一抹红晕,“我以为你已经走了,怎么不叫我?”
      
      说罢,忍着下身的疼,赤脚走到浴室前,接过韩江雪手中的刀,轻巧而娴熟地帮他刮起胡子来。
      
      刮胡子,这项女人本不该娴熟的技能在月儿这里,却实在是小菜一碟。长久以来,如何服侍男人,是她瘦马生涯的重要课程。
      
      她轻车熟路,手上力度也拿捏得当,唯一不称心的,便是此刻赤着双足,与魁伟的韩江雪之间,仍有着巨大的身高差异。
      
      手臂举了一会,便酸涩起来了。
      
      此刻从寒江雪的视角而言,他这昨日才初遇的小妻子陌生而又亲昵,此刻嘟着殷红的小嘴,满脸真挚与认真。仿佛这世上最重要的事,就是给夫君刮胡子了。
      
      见对方柔软可爱,韩江雪并不善言笑的性子也生出几丝玩味情趣来,故意将身板挺得笔直,让月儿踮着脚尖都更费劲了。
      
      全身心都倾注在刀片上,蕾丝吊带裙的一侧吊带松松垮垮地滑落了肩头,雪白晶莹的旖旎景色半遮半掩着,更添三分妩媚。
      
      直到此时,血气方刚的韩江雪又觉得一阵燥热了,可余光睨着时间已经不早了,此时确实不是胡来的好时候,于是只得佯装嫌弃地别过脸来,
      
      “怎么这样小?”
      
      月儿见他接过剃刀,自己将剩下的胡茬刮净,眉头微微皱起,心也跟着揪紧了。
      
      月儿长得不小,于寻常女子中,还算得上中等偏上的个头。可在身形魁伟挺拔的少帅面前,自然衬得娇小依人了。
      
      只是心里揣着见不得人的真相,月儿便比寻常人多了几分敏感心思,真正的明如月今年18岁,而月儿今年不到十七岁。他若只是嫌弃自己长得小这没什么,可千万别是看穿了她代嫁的身份呀。
      
      见月儿不说话,韩江雪觉得可能是损了小娇妻的自尊了,于是破天荒地扯开一抹笑,拍了拍她的头顶:“没事,慢慢就长起来了。快去洗洗吧。”
      
      慢慢长起来,那不还是嫌她岁数小么?月儿心头更郁闷了……
      
      待月儿梳洗打扮完,韩江雪早已一身军装挺拔屹立于镜前,单手托着军帽,欣赏的目光看着袅娜有致的新妇穿着暗底红花丝绒的旗袍,画着精致俏皮的妆容,娉娉婷婷向他走来。
      
      月儿离近了,才发觉韩江雪的领口的扣子没有扣上,不解问道:“为何不扣上?是天气热的缘故?”
      
      天气再热,军人的威仪总该有的。
      
      谁料韩江雪却在这时候一脸严肃地摊开自己的双手,身体微微俯下,特地将脖子处的扣子突出来:“留一个给你,尽做夫人的义务。”
      
      月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答,长久以来,她学习的都是单方面的输出,可到底如何你来我往地应对男人的调/情,却是缺乏实战经验的。
      
      或者说,他是在调/情么?还是如他所言,娶得了妻子,是要尽义务的。
      
      好在月儿最擅的,便是任何境地都能展开笑颜,回身穿上了高跟鞋,个头也就猛窜了一截,再站在韩江雪身边时候,身高上的差距也就不显得那么突兀了。
      
      淡淡的须后水的味道让月儿感觉神清气爽,脸上的笑意也就更甚了:“现在看,我还小么?”
      
      巴掌大的小脸粉扑扑的,打眼看去好似刚出了校门的女学生,韩江雪想上手掐上一把,却又觉得二人好像还没亲昵到这程度,只能暗自感叹,傻子,我说得可不是这个小。
      
      月儿一路跟着韩江雪来到一楼厅堂,下楼的间隙看了看手表,还差五分钟八点,长舒了一口气,应该没迟。
      
      谁知到了一楼,只见穿着各色上等面料旗袍的女人早已经坐定在厅堂四周,应是大帅韩靖渠的各房姨太太吧。而最中间端着的,定然是韩家主母,韩家大太太了。
      
      韩江雪在家中是幺子,母亲据说是位名贯京城的昆曲红角儿,在天津卫与当时意气风发的大帅于舞会上相识了。金风玉露一相逢,郎情妾意便冲昏了头脑,于是便怀了韩江雪。
      
      可到了一朝分娩,名伶才得知韩靖渠在老家早有了妻儿,甚至连姨太太都有了几房了,于是忍痛斩断情丝,托人将尚在襁褓的韩江雪送到了东北韩家,自此就没再与韩靖渠见过面。
      
      这位百花丛中过的韩大帅心头便点上了颗朱砂痣,孩子也便成了他的心头肉。韩江雪自幼没娘,而大太太又一直无所出,于是便顺理成章地过到了她的名下。
      
      月儿感觉浑身的血液流速都在放缓,指尖一点点变凉,怯生生地跟在韩江雪的身后,兀自懊恼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还贪睡了呢?
      
      韩江雪对韩家是了解的,平日里根本没人起这么早,也聚不这么齐。今儿母亲到的这么早,定然是为了给儿媳妇一个下马威,而众人不过是看热闹罢了。
      
      “妈,起得够早的。”韩江雪下意识地走上前,身形将月儿挡在了身后,看似大喇喇的,不甚在意。
      
      可在一众姨太太的眼里,显然是一副庇护的意味。
      
      “新妇敬茶,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如月是留洋新派人,可是既然到了韩家,遵得些家训还是好的。”
      
      月儿低敛眉眼,大气都不敢出,毕竟昨日见过一次大太太,斜吊的三角眼,塌陷的腮,让她看起来十足十地像是一位刻薄的主妇。月儿忆起以前“绝代芳华”里嫁到军官家做十三姨太的笑笑姐回来时给她说过,她家那吃人血骨的正房太太,便是这副长相。
      
      一旁看戏的三姨附和着大太太的话:“是啊,教家中长辈这番苦等,确实不是大家闺秀的做派。”
      
      月儿一咬牙,无论如何这道坎也得趟过去,正思索着如何开口,却听身前的韩江雪轻哂:“怪我了,昨日疲乏了,今儿便赖床不愿起来。月儿好一番催促我,才把我叫醒。惹妈不高兴了,儿子向您赔罪。”
      
      身侧传来噗嗤一声笑,一位年纪尚轻,穿着艳红旗袍,涂着豆蔻红指的娇俏女人忍不住笑出声来。见所有人目光都觑着她,甩开精致的竹骨真丝扇,半遮面地道:“人家新婚燕尔,定然是费些力气的,起来晚了而已,怕什么?这家中几时有这么严苛的规矩了?”
      
      这是韩靖渠的六姨太,年纪上比韩江雪还要小上几岁,比月儿也大不了多少。
      
      月儿见她为自己说话,心中升腾起一丝对这陌生女人的好感来。想来她这么小年纪,嫁给大帅做妾,也有诸多不遂心吧。
      
      六姨太知晓自己并不受待见,袅娜起身,一身风流尽在腰肢间,继续笑道:“新郎官,当心点身子。一会别忘了叫张妈给换张新床单,染红了的,就别要了。”
      
      说罢,桃花眼一挑,挑衅地扫了扫已经满面怒火的大太太,毫无畏惧地转身,踩着细长的高跟鞋,扭着屁股,上楼去了。
      
      对于被豢养起来的瘦马,第一晚尤为重要。今早起床时,月儿还下意识地看了下染上了颜色的床单,那一抹嫣红仿佛在宣告她的主权归属。
      
      可是即便是瘦马出身,月儿仍旧觉得自己还不至于没了自尊。初夜被堂而皇之地拿到台面上来说,登时觉得过分羞耻了。
      
      她面带愠色,其他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大太太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月儿不知道,这份恶意,并不是冲向她这刚入门的小辈的。
      
      恰在这时,楼梯上传来一阵轻巧的脚步声,打断了这份尴尬,所有人巴不得此刻来个救星,岔开这韩家最敏感的话题。
      
      而韩梦娇,就是今日的救星了。
      
      韩梦娇,是三姨太所生的女儿,也恰是韩家唯一的女儿。韩大帅平日里宠得紧,如今在女校读书。
      
      她的年纪应该与月儿差不多大吧,但脸上的稚气更甚,或者说,更为阳光一些。
      
      韩梦娇耐着性子扮乖巧,向大太太问了安,便转头看向了月儿。
      
      走上前,亲昵地拉住月儿的手:“小嫂嫂,听说你是法兰西留洋回来的,可不可以教我几句法语,我也好和同学们炫耀一番去。”
      
      这份突如其来的亲切让月儿反倒不知所措了,脊骨一僵,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琴棋书画她拿手,可法国话,她是一星半点都不会的。
      
      情急之下,月儿本能地想要抓住“救命的稻草”,虎狼环伺,竟对她最该隐瞒的人,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韩江雪恰在低眉时看到了月儿的目光,会了意,便对韩梦娇笑着嗔道:“平日里你国语英文都是刚及格,这会偏要学什么法国话?你哥哥我也是留法回来的,怎么不来向我讨教?”
      
      韩梦娇嘟嘴:“平日里三哥哥最是冷冰冰的,我自然不敢向你讨教。如今借你娇妻不过是为了学几句法语,又不是做什么难事,竟让你这般维护。想来三哥哥是个小气吝啬的人。”
      
      说到这,扮了个鬼脸:“小气鬼。”
      
      说罢,便在大家的笑声中跑开了。方才厅堂中剑拔弩张的氛围也一消而去,月儿向韩江雪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敬了茶,月儿便老老实实地回了房间,生怕多说话便多生错事。
      
      韩江雪则坐在去往办公署的车上思忖良多。
      
      不多时,他伸手唤过平日里一直跟随他的副官李崇先。
      
      “少帅,您吩咐。”
      
      “替我去查一查,明家大小姐,明如月,我的夫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专栏求收藏,小可爱如果有营养液的话欢迎投喂。
    感谢~
    推一个好基友的小甜文:
    《联姻吗,我超甜》(正文已完结)by城下烟
    听闻纪舒两家要联姻,全城名媛疯狂开启柠檬精模式——
    #舒家小丫头听说就是个傻的,嫁进纪家也就是个摆设啦#
    #纪少爷出了名的放荡不羁爱自由,会喜欢那种被自家捂了20年,拿不出手的小丫头?#
    #坐等离婚热搜,兴奋脸.jpg#
    ——————
    巧了,纪放在没见到舒念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纪放:结婚?不存在的。是酒不好喝还是机车不好玩儿?想都不要想:)
    顺便“手滑”,给#坐等离婚热搜#,点了个赞。
    后来——
    也许是那日午后的阳光太好,细碎的金光洒在女孩儿脸上,不同于这个世界的光怪陆离,暖得出奇。
    纪放:……等一下!为了家族利益!我可以!
    ——————
    再后来——
    众人看着晚宴上纪少爷身边的女伴,颜值吊打当晚出席的一众女明星。
    #???那个仙女是谁?#
    #舒家小丫头不受宠石锤#
    话音未落,就见纪放将人揽到身前,下巴轻磕着她的肩窝,从未有过的温言软语,“念念嫌不嫌吵?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等等,舒家小丫头不是就叫舒念……#
    #啪——脸好疼…(⊙_⊙;)…#
    ——————
    婚后小剧场:
    舒念(犹豫):“我、我能给你提个小建议吗?”
    纪放(搂紧):“提!随便提!”
    舒念(超小声):“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摁着亲……”
    纪放:#老婆脸红的样子,好他妈可爱#
    于是,摁住亲……
    【玩世不恭太子爷VS出其不意小仙女】
    本文又名《人类的本质是真香》《傲娇太子爷的小学鸡追妻日常》《追妻一时爽,一直追,一直爽》
    1V1,双初恋,HE。先婚后爱小甜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