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叶沧先去瞧了瞧菜田。
      
      他种下它们时感受到的蓬勃生机果然不是错觉,那些芽居然真的很好地适应了这里严苛的环境。虽然看起来被大风吹得凄惨,但根茎一直牢牢地扒着地,努力奋斗的样子既严肃又可爱。
      
      更叫人惊喜的是,明明才种下了一天不到的时间,但幼芽们已经长高了一段,多出了好几片小叶子。
      
      叶沧捡了些石块,把简陋的篱笆围得更严实些,又把被大风刮到附近的废弃物全部清理了一遍。接着,他才不紧不慢地辨认了一下方向,朝着飞船坠落的地方走去。
      
      在这一段忙活的功夫里,那艘飞船已经成功“着陆”了,就是落地的动静有点大。
      
      “轰——!!!”
      
      随着地面猛然震动,远处高高升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下一秒被暴风搅得七零八落,场面十分壮观。
      
      等叶沧慢悠悠地走到蘑菇云时,正好迎面撞上了一个从里面奔逃出来的人。
      
      背景是滚滚的烟尘和炸裂的火光,那人借着爆/炸的气浪猛地朝外一扑,跌出来后又被汹涌的狂风卷着在地上滚了几圈。
      
      衣角冒出的火星子在翻滚中灭去,那人“砰”得倒下,仰面朝天躺在地上,胸膛剧烈起伏。
      
      “呼……”躺在地上的少年一下又一下重重地喘/息着,他的皮肤还在发烫,被狂风拍打的伤口疼得人龇牙咧嘴,但他哼唧了几下后却反而笑了起来。
      
      “呵……我活下来了……”他胸膛震动,“我居然,活下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狂笑声戛然而止。
      
      他的视野内突然冒出了一个黑发青年。对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的他身边,正微微俯身,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差点被口水呛死的少年一咕噜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后跌。他颤抖地用手指着叶沧,整个人炸了毛:“你你你你是谁!?什么时候来的?!”
      
      “什么时候?我一直都在这里啊。”叶沧望着面前灰头土脸的人,对方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炸毛跳脚的模样跟普通孩子似乎没什么两样。
      
      不过,一个能够只身一人驾着装载危险武器的飞船来到这里的少年,怎么想也不会是个普通人。
      
      叶沧粗粗地打量了一眼,敏锐地注意到了少年脖子上的纹身。那个纹身的图案很特别,像某种组织的图标或者徽章。即便现在少年被烟雾熏黑了,纹身部分的皮肤却依旧白皙。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少年暗叫一声不好捂住了脖子。在今天之前,这个纹身能保护他甚至让他肆无忌惮,但今天之后,曾经的护身符已然变成了催命符。
      
      他不知道叶沧有没有认出这个纹身,虽然就知名度来说全星际应该无人不知,但是……不,不可能存在“但是”的,对方肯定已经认出来了!
      
      叶沧在一旁观察着少年调色盘般变化纠结的神情,觉得有趣:“我是叶沧,你叫什么名字?”
      
      然而,已经脑补出一连串危险的少年显然没心思回答这个问题,他咬了咬牙,两侧的手缓缓握成拳,“先把对方打晕再想办法吧……”,他想到。
      
      在动手前,他习惯性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毕竟他的战斗方式更偏向于刺客,侦查和利用环境是他的本能。
      
      结果,这一看就看出了大问题。
      
      “……”
      
      为什么这男人周围不刮风的???
      
      少年酝酿到一半的残酷神色猛地滞住,他呆呆地望了望叶沧风平浪静的周身,又望了望叶沧数十米范围外咆哮哭嚎的风暴,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他说怎么感觉自己的伤口没那么疼了,原来是因为叶沧站到了他旁边,让他跟着沾光,不用遭受狂风的摧残。
      
      但有那么一瞬间,他宁愿自己不沾这个光。
      
      少年忽然木木地往后退去,一直退到了距离叶沧的十米外。而就在他跨出那道界限的瞬间,原本安静贴在脸颊上的发丝,顿时犹如狂蛇般舞动起来,噼噼啪啪打了他一脸。
      
      暴走的风毫不客气地刮过他的伤口,细细密密的刺痛转瞬变为尖锐的钝痛。
      
      少年白着脸向回踏了一步,重新进入了叶沧所在的范围。风暴立即消散,发丝衣角逐一温柔地垂下,端的是乖乖巧巧,岁月静好。
      
      他终于确认了真实,再去看叶沧:……是惹不起的大佬没跑了。心如死灰jpg.
      
      于是,叶沧就看见走了一个来回的少年不知为何放下了敌意,特别认真地朝他弯了弯腰,回答道:“您好,我叫罗桑。”
      
      乖巧得像是上升旗仪式领奖的学生。
      
      叶沧:……嗯???刚刚不是还想攻击我来着吗,我本来还挺期待的?
      
      罗桑:我TM干不过!
      
      该怂就怂,要什么自行车!
      
      怂得理直气壮的罗桑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他又不是那些拥有天赋技能的种族,他只是个地地道道的人类,现在他的手边甚至没有一件武器。
      
      要他打叶沧?没看见快把他吹死的风却连人家的毛都不敢碰一下吗,根本不在同一个等级,他怕不是上去就送菜。
      
      没能试试身手的叶沧有些遗憾地望了少年一眼,直把对方瞧得浑身发毛、笑容越来越僵硬,方才慢悠悠地挪开视线:“你是从别的星球来的?”
      
      罗桑松了口气,暗地里擦了擦汗回道,“是的,我的飞船出现了很严重的故障,不得不在这里迫降。”他说完又试探性地问,“给您添麻烦了吗?”
      
      叶沧摇了摇头:“那倒没有,你别对我用什么敬称,普通称呼就好了。”
      
      “……哦,哦。”罗桑咽了咽口水,乖乖点头。
      
      叶沧又看了看四周,不论出于哪种立场考虑,他都不可能放任这样一个少年独自在外,于是便说道:“外面不方便,你如果暂时没有地方去,不如跟我一起回去吧。”
      
      罗桑自然不会拒绝,他亦步亦趋地跟在叶沧身后。
      
      等到叶沧带着罗桑回到009的家时,少年委实被眼前寒碜的小屋震惊到了:“……你住在这里?”
      
      叶沧打开了门:“对,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
      
      罗桑一直信奉弱肉强食,可是眼前所见的居所显然跟叶沧的实力不成正比。随即他又意识到这里是一颗荒星,在飞船坠毁时,他曾反复在星际导航上确认过,却始终没找到这颗星球的标记。
      
      不为人知的星球上破破烂烂的小房子……这处境也太惨了吧。
      
      明明有那样强大的实力?
      
      少年专注地凝视着青年的身影,眉宇间染上了越来越多的困惑。
      
      另一边,推开门的叶沧得到了来自009的热切迎接,机器人拖着不方便的腿笨拙地走过来,不善言辞的他只默默扫描了一下青年的身体,确认对方没有受伤后,瞬间安下了心。
      
      “你回来了,菜田的芽还好……”吗。
      
      009问询的话并没有说完,便在瞧见后面揉着脖子走进来的少年时,戛然而止。
      
      机器人的眼睛里面飞快地闪过道道幽蓝的光,少年脖子上的纹身在他的瞳孔里面无限放大,经过数据库的反复对比后,立即激发了体内装载的警报系统。
      
      “危险!”009一把把叶沧挡在后面,“入侵者身份确认,星际海盗……正在连接星际警备局……信号不通,无法连接,重复,信号不通,无法连接……”
      
      在反复尝试了几回后,009眼中的幽蓝光辉熄灭了下去。阿木星太偏僻,跟外界完全连接不上信号。
      
      这样的话,只能……
      
      “等一等,”就在009打算采取更加简单粗暴的方式前,叶沧按住了他的手,随后瞧了瞧远处紧绷着身体的少年,“你说他是星盗?”
      
      009停下了动作,他疑惑于叶沧的阻拦,却还是认真地回答道:“是的,他脖子上有属于第二大星际海盗组织的印记。”
      
      宇宙中有很多星盗组织,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像徽,它们的成员大多会把像徽纹在身体显眼的位置,表明自己的身份。
      
      叶沧闻言挑了挑眉:“这么嚣张?这样明晃晃地昭告天下自己的身份,就不怕被抓吗。”
      
      “以前是不怕的。”罗桑深呼了一口气,他彻底放松下了身体,似有破罐破摔的意味,自嘲道,“我所在的星盗组织从南星域发家,做大后,我们便只在其他三个星域寻找猎物。”
      
      他说到这里,叶沧便懂了。
      
      之前也提到过四大星域表面和平,背地里暗潮汹涌的状况。那么罗桑他们给其他星域找麻烦的举动,南星域估计乐见其成,没准背地里还特别支持。
      
      “看来你也猜到了嘛,”罗桑耸了耸肩,“一般惹上了什么不得了的麻烦,只要回南星域避一避就好。不止我们这样,凡是星际里排的上号的星盗组织,背后都差不多站了人。”
      
      四大帝级星对此心照不宣,暗地里可没少交锋。它们把星盗视为工具,星盗又何尝不是,彼此利用罢了。
      
      叶沧对此没什么看法,他早见惯了。比起这个,他更在意少年话语中透露出的另一层意思:“看来现在你们的组织出现了变故,方便跟我说说吗。”
      
      “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少年似乎累了,直接席地坐下,语气没什么起伏地说道,“估计现在外面早就人尽皆知了——星际第二海盗组织被围剿后全军覆没的消息。至于我嘛,算是‘全军’里的一个意外,好运地跑出来了。”
      
      老实说,罗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那样恐怖的围剿中逃出来的,毕竟当时他们面对的是全星际最可怕的怪物。如今回忆起来,便只记得浑浑噩噩的躲藏、逃跑、尖叫。
      
      最终,他驾着应急飞船从那个可怕的战场逃了出来,但也只有他逃了出来。
      
      溺于那场噩梦的少年微微恍神,忽然感到肩膀一重,却是009拍了拍他的肩。
      
      罗桑一下子跳起来,疯狂抖了抖,“喂喂喂,你该不是在安慰我吧……可别!”他像是受不了似的强调,“星盗可都不是什么好货色,怜悯和同情不适合他们,不适合!”
      
      这话他讲得可是真心实意,他自认为还算是星盗里难得有良心的,但也做过不少没良心的事,他的那些所谓的“同伴”更不用说。
      所以对于组织的覆灭,他倒没什么伤心难过的,主要还是那场围剿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009眨了眨眼,轻“哦”了一声放下手,找了个远一点的角落蹲下去抱住了自己。
      
      009:难受,自闭一会儿。
      罗桑:“……”
      
      叶沧笑看着两人,等到他们闹腾够了,方才摩挲了一下下巴,慢悠悠地开口道:“我能问一下你们为什么会被围剿吗?”
      
      按照少年说的,南星域不说庇护,也会帮一把才对。除非……
      
      “我们招惹了东星域。”罗桑叹了口气,“东星域的帝星铁了心要弄死我们,根本没活路。”
      
      他们终究只是一个组织,以前没事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那些帝级星没认真,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结果这次踩了雷,把东星域的帝星惹毛了。帝星一发话,星域内的附属星球们谁敢说不,自然都帮着把他们往死里打。
      
      叶沧微微坐直了身体:“所以你们究竟干了什么?”
      
      罗桑:“我们挖了帝星上代王的陵墓。”
      
      叶沧:“……”
      
      罗桑被叶沧目送烈士般的眼神望得炸了毛:“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那是王陵,只不过听说那里有很多财宝才去的。而且明明是王陵却设在荒郊野外,还没有一个人看守,跟孤坟一样谁认得出?”
      
      罗桑想到了当时荒凉的场景,打了个颤儿:“我后来特意去查了资料,好像那里葬的上代王跟帝星现任王是死对头,难怪待遇这么差……不过真这样的话,那为什么对方还要那么生气,举全星域之力围剿我们?”
      
      “王族的脸面跟个人恩怨是两码事。”叶沧一副过来人的沧桑口吻,随后,他又好奇地凑过去,“然后呢,你有在王陵里面挖到什么东西吗?”
      
      罗桑沉默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地掀开衣袖,露出手腕上绑着的一个物件。
      
      这东西本来是放在他们首领那里的,不过首领在围剿里死了,于是就被还只是个小兵的他捡了漏。
      
      物件只有一个指甲盖大小,却流转着胜于黄金的璀璨光辉,从外表看,就像某种动物的鳞。
      
      “它可不是普通动物的鳞,”罗桑的眼睛似乎也被鳞片的光辉点亮了,声音隐隐压抑着激动的颤抖,“它是……”
      
      “龙王的鳞!”
      
      叶沧:“……”
      
      叶沧看着那无比熟悉的鳞片,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
      
      ……这TM不是我的鳞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叶沧: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以为能吃到什么惊天大瓜,结果是自己的坟被刨了,人干事???#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荷尖尖、wiliam;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西奈、赤瞳、悠悠、TK-17、wiliam、回梦;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