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曲沉舟 ...

  •   元德七年,早已烧到城门的大火终于靠近了这座禁城。
      
      往日里百姓路过时都不敢抬头细看的宫城被大火烧得焦黑一片,再看不出往日的辉煌和尊贵,高高在上的矜贵早被人踩在脚下。
      
      昨夜起,从四面八方的宫门冲进来的喊杀声就连成一片,从前只有轻声细语笑语晏晏的地方,转眼间变成了一片血海之地。
      
      没有谁能逃得走,想逃走的人都已经变成了刀下亡魂。
      
      皇上几天没有露面,贵人们都躲在殿中不敢动弹,惴惴不安地等着随时可能到来的杀神。
      
      不过所有人都能想到,他们必然不会首当其冲。在这深宫中,最受到叛军关注的,就是赫赫有名的观星阁了。
      
      当年,有人薄唇轻启,吐出一句卦言,以至于柳氏一族几乎被屠戮殆尽。好在天定之人终究福大命大,九死一生,侥幸逃脱。
      
      而后的几年里,战火开始燃起,直到如今烧进了宫城。
      
      所以说,即将登上九五之尊宝座的那个人最恨的,恐怕就是那位一言定人生死的司天官了,连下令柳氏满门抄斩的天子都无法望其项背。
      
      天下的人都知道的事,观星阁上的那个人自然也知道。
      
      却比谁都从容。
      
      一旁的烛火飘忽不定,透过低垂的细碎乌发映过来,照得他白皙的双颊柔和细腻,异于常人的眼瞳中被火光亮起一点明艳,清冷绝丽。
      
      自昨夜宫中火起,他便独自坐在书案边,看着面前滴墨未染的白纸出神,许久才轻轻将垂落在肩头扰人的长发向后撩了撩,落笔。
      
      “重明,见信如面……”
      
      这些年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的话,十年相思,满腹忏悔孤寂,终于有机会得见天日,可他写下的却都只是些无关痛痒的小事。
      
      哪日的玉兰开了,哪个转角的树被拔去,哪个缺了角的台阶上,又有人不慎滚落下来崴了脚,看来笨拙的人也不是他一个。
      
      他一面轻轻地哼着调子,很快写满一张,然后又被投入香炉中,化为灰烬。
      
      写得手腕也酸痛了,他才起身,去柜子里端出一个包裹,取出里面的八宝玲珑盒,盒子的钥匙不在他这里,一旦锁上就再打不开。
      
      可他知道,那个人一定还留着那把钥匙,等着有朝一日打开这玲珑盒,期待他留下只言片语。
      
      真是遗憾——他将香炉中的灰烬捧了几捧,珍重地放进去。
      
      盒盖上的银锁带着脆响,锁住。
      
      就当是他最后一次恶作剧罢。
      
      不知道那人打开这个盒子后,看到满匣烧得面目全非的纸灰,会不会被气得火冒三丈,更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
      
      而后,他就一直站在最高处,默默地看着火光映照下,人影憧憧,惨叫声四起,纷至沓来的沉重脚步声和呵斥声已经响起在观星阁四周。
      
      有人大声喝令:“四处守好,不要教人逃了!等元帅命令!”
      
      他勾动嘴角,有些想笑。这么多年都没逃得了,如今他又能逃去哪里?
      
      直到天亮起来,纷杂的脚步声才从台阶处如约而至。
      
      他转过身来,平静地看着迎面而来的众人,向为首两个年轻人寒暄一声:“景臣,白将军,别来无恙。”
      
      早在上楼时,在景臣身后的白石磊便几乎将拳头攥出血来,一双眼恨不能将人洞穿。
      
      景臣伸手拦住白石磊的冲动,盯着对方那双名闻天下的眼睛,客气还礼:“曲司天,多年不见,风采更胜当年,无怪乎天下人都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过誉。”曲沉舟点点头,就此无话。
      
      景臣抬抬手,有人端来了一杯酒。
      
      “曲司天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曲沉舟平静无波的目光落在酒杯上,又抬起。
      
      他在宫中习惯了寡言少语,临到了最后的时候,更有些不知该怎么说起。
      
      “有,”他思酌片刻,答道:“曲沉舟死不足惜,还请元帅留皇上一命。”
      
      “呸!”白石磊狠狠啐了一口:“真是条忠心不二的好狗,你有什么资格给别人求情?往日情谊吗?你知不知道二哥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是我对不住他,”曲沉舟垂目沉默片刻,轻轻抿了下薄唇,坚持道:“我愿一死,换皇上一命。”
      
      “曲司天以为这是毒酒吗?”景臣的冷静中也带着嘲讽:“曲司天如果想这么快就去死,也未免太天真了。”
      
      酒杯端在景臣的手中被递过来。
      
      “曲司天口舌如刀,这些年因为你的话而家破人亡的人有多少,你应该最是心里有数。元帅只是想先封了你这张嘴,如何处置,稍后再说。”
      
      曲沉舟在心中轻叹一口气,很想自嘲地笑一下,却发现已经习惯了这么平静。
      
      该来的总是会来,重明甚至连他一句辩解也不想听。
      
      不过……他双手沾满鲜血,又有什么好辩解的呢?
      
      半晌,他才慢慢地接过酒,看着杯中的倒影,轻声问:“我能不能见见他?”
      
      白石磊在后面冷笑着:“曲沉舟,你有什么脸去见他?”
      
      曲沉舟抿了抿嘴,没有因为他的嘲讽有丝毫不快:“那他……有没有话带给我?”
      
      “有啊,”这一次很快有了回答,白石磊的嘴角带着嘲讽的笑:“二哥说,别弄死就行。”
      
      胸口像被人重击了一拳,曲沉舟一时喘不上气。
      
      他举起酒杯,看到倒影里潮红的眼睛:“好。”
      
      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没出息,被重明凶上一句,就会忍不住红了眼睛。
      
      见他要饮下,景臣忽然问道:“据说曲司天身为言灵者,不能说谎,能不能先回答我一句话?”
      
      曲沉舟的目光没有离开杯中荡漾的水色:“请讲。”
      
      “曲司天知不知道,你的每一句话,都会关乎很多人的生死。”
      
      “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在你眼里,别人的命就那么轻贱?!”连始终都冷静的景臣声音中都带着一丝愤怒。
      
      曲沉舟看着酒杯中映出的自己,一言不发,面色沉静。
      
      景臣咬着牙:“难怪所有人都说曲司天如谪仙下世,无喜无悲,卦无不灵,言无不中。世人在你眼中就如刍狗一般?”
      
      “难道不是?”曲沉舟抬眼看他,反问道。
      
      白石磊几乎将一口银牙咬碎,若不是有命令在前,他恨不能当场将人碎尸万段:“那你等在这儿,难道还抱着一点希望,能苟延残喘下去吗?”
      
      “我想活着。”曲沉舟仍然简单地回答,并不在意这话会不会激怒眼前的人。
      
      他的目光环视了面前衣甲上满是血污的人们——每个人都应该是如此吧,在这世上,如果有可能,谁不想活下去呢?
      
      没有人再问他什么。
      
      曲沉舟闭了闭眼,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那酒如烈火一般,一路灼烧着流入腹中。
      
      一丝血痕不受控制地从嘴边流下,他用手背擦去,努力稳住双手的颤抖,放回了酒杯。
      
      而后,他在一众人的裹持中,下了自己已经住了十多年的观星阁。
      
      “曲沉舟!”有人在他身后咆哮:“你这样的人,就算死了去阴曹地府,也不会有人放过你的!”
      
      曲沉舟转身看着白石磊和景臣,却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伴随他二十多年、为他和天下带来无数灾祸的声音,终于在一杯酒之下,离他而去。
      
      纵然算得了他人的命数,却看不见自己的明天。

  • 作者有话要说:  非渣攻贱受,作死攻长期在火葬场
    求收藏预收文《末日方尖塔》
    禁欲军官攻 VS 浪荡雇佣兵受【青梅竹马披马甲相爱相杀】
    末世废墟之中,人类进化成各种异类,
    灾祸、危险与异能并存,资源贫瘠,
    唯一支撑着生机的,就是大地上矗立的七座方尖塔。
    “可是现在,有人要毁去我们生存的基石,”
    简山南俯身看面前精美如细瓷的人。
    “所以,组织需要你的帮助,不死者。”
    笥檀才不在乎,天塌了都与他无关。
    “可以啊,你知道,我是个雇佣兵。”
    “钱,只要钱够了,做什么都可以。”
    “要不然,试着来征服我,或者被我征服。”
    这次写双洁,受既美且骚,所谓为钱接客是掩盖身份的幌子,其实只接攻一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