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3、第 63 章 ...

  •   阎婶子帮着在厨房张罗饭菜,林荷和阎金霞也帮不上太多忙,就去了隔壁兽治点准备开工干活。
      
      因为这两天整个公社全员休整,知青点的知青自然也是休息的,但上午林荷这边还在忙活着给公社里面的社员们诊治人畜的病症,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林荷一开始还没怎么在意,专心忙活着手里面的工作,结果大概几分钟后,就有一个小孩急匆匆地从外面跑了进来,一把冲上来就拉住了林荷。
      
      “林知青!”
      
      林荷一愣,低头看向这孩子。
      
      那小男孩额头带汗,喘着粗气,看起来应该是跑过来的,他一边缓气一边示意林荷低下头。
      
      林荷不明所以,但还是照着这孩子的要求低下了头。
      
      “是叶知青让我来的通知你的,她说有人写了举报信,乡里革委会直接下来了人,已经去知青点搜查去了,叶姐姐让你把家里检查一下,注意看有没有多出什么东西。”
      
      林荷心下一凛。
      
      这时候革委会属于权力机构,很多事情都是革委会说了算,各种禁制和违规物品层出不穷,一旦被搜查出来,根本说不清楚。
      
      这个孩子口里说到的叶知青,肯定是叶芝芝,以那姑娘的脾性,如果不是她在自己的行李里面发现了什么不该有的东西,那姑娘绝对不会无的放矢,还专门派一个小孩来给她送信。
      
      林荷这会儿也不敢大意了,只说今天要办乔迁宴忙不过来,得请假去张罗席面,让这些社员们先找阎金霞登记好信息,明天再来按登记信息的顺序排队诊治,找了这么个借口从隔壁顺利脱身,然后她就急匆匆地往自己屋子里跑。
      
      这两天她搬家住到这青砖房里之后,每天来院子里看病诊治的人可不少,人多眼杂的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背地里动了手脚,如果真有人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她这院子里,那个举报的人肯定会不遗余力地把革委会的人给引过来,毕竟她也是下乡知青,哪怕搬出来住了,也算是知青里面的一员。
      
      林荷心里面很是警惕,先进自己那屋子里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异常。
      
      这也正常,她这个屋子白天基本上都是上锁的,一般不把锁给撬开是进不去的,真要有谁这么大胆,屋子里还有两头狼崽子守着呢,有异常动静肯定就会撕咬住对方不放,很容易就能察觉。
      
      不过林荷检查也不光只是看自己这屋子里有没有多出什么东西,还着重检查她屋子里有没有放置什么超出这个时代规格的违禁物品,怕出问题,她连日常自己看的各种医书笔记等都收起来了,还有她从清江市带来的那些票券和戴红娟给她写的信也藏进了随身办公室,总之着屋子里空荡荡的几乎一眼就能看得到头。
      
      这时候兽治点那边已经空了,那些等着诊治的社员早就听到了消息,知道林荷这边确实是要办乔迁宴,所以并没有胡搅蛮缠,在登记了信息之后就被阎金霞给打发了。
      
      阎金霞知道林荷本来今天是准备在兽治点正常上班的,半路撂挑子肯定不是毫无缘由,这会儿看林荷从屋里走出来,她顿时迎了上来:“林知青,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之前那个跑进兽治点的小孩阎金霞看在眼里,就是那个小孩跑进来跟林荷说了什么,之后林荷才脸色大变忽然请假的。
      
      林荷也没瞒着,直接说道:
      
      “革委会那边来了人,现在在知青点那边搜查,说不定会来我这儿,你现在赶紧帮我把兽治点里面再仔仔细细检查一遍,我这边负责院子还有厨房,不能遗漏任何一个死角,速度要快!”
      
      阎金霞一听这话脸色都白了,她率先想到的就是之前林荷让程东换的那几十根金条。
      
      “林知青,那些金——”
      
      林荷赶紧伸出手来朝着阎金霞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放心,那东西没藏在这儿,我藏山里面去了,有那几头黑熊帮我守着,保证没人拿得到手!”
      
      阎金霞一听林荷这话才松了一口气,林荷跟山里那些野兽关系亲密,尤其是那几头黑熊,对林知青简直是言听计从,有这几个大块头看守,那些金条确实不可能被人发现。
      
      她顾不上多说废话,赶紧跑回隔壁屋子里去帮林荷检查。
      
      林荷又去厨房跟阎婶子说了一声,阎婶子表情也严肃起来,在厨房里四下环顾翻找。
      
      林荷则偷偷跑到后院的菜窖里面把里面的熏肉还有酒坛子都给搬进了随身空间里面,最后才回到前院一寸寸地展开地毯式搜索。
      
      还真不是林荷小题大做,她这么仔细,竟然真在前院一个墙脚底下发现了端倪。
      
      这院子周围的围墙都是这阵子重新修砌的,周围的土并没有夯实得太紧,那墙垣底下的土层应该是被人从外头挖动过,但因为这周围的土都是新铺的,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出异常。
      
      但这新砌的墙有一块砖居然松动,林荷又本就怀疑有人在背后捣鬼,这么一块松动的青砖自然就引起了她的怀疑。
      
      她立马就找来了锄头,狠狠地往那墙脚挖了下去。
      
      这一挖,里面被人用破布包着的东西就露了出来。
      
      这里面埋着的,竟然是一本佛经和一座佛像,这东西拿到现代绝对不会引发多少关注,但现在却不一样,这个时代破四旧,禁止一切信徒宗教生活,僧尼都得还俗,更别说相关的书籍物件了,全都是要捣毁焚烧,真要被革委会查抄出来,那问题可就大了。
      
      林荷面色瞬间沉了下来,已经感觉到来者不善,顾不上细想她就火速拿着这东西进了屋,趁着阎婶子和阎金霞那边没注意,把东西扔进空间里。
      
      刚把墙脚挖开的泥土填回去踩平整,外头就隐隐地有喧哗声传了过来。
      
      林荷心下一紧,把锄头扔回杂物间,刚从屋子里走出来,那喧哗声越来越近,转眼就已经到了她这院子外。
      
      一群戴着红袖章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那人一脸严肃凛冽的盯着她,问道:
      
      “这里是不是林荷知青住的地方?”
      
      林荷点了点头:“我就是林荷,你们是?”
      
      柳队长就在这群人身后站着呢,见状赶紧走出来对林荷说道:
      
      “小林,这几位是乡镇革委会的领导,他们接到举报,说是咱们大队有知青藏了违禁物品,所以下来例行检查,你赶紧领他们进屋子里看看。”
      
      都是一个乡镇的,靠山大队忽然设了个兽治点的事儿也不是什么秘密,消息早就已经传得漫天飞了,乡镇革委会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可能是知道这个新来的女知青是有本事的,所以这几个革委会成员对林荷还算客气,进了院子之后也没粗鲁地把这院子翻个底朝天,进了林荷睡的卧室还有隔壁兽治点转悠了一圈差不多就算完事了。
      
      这些人很会审时度势,林荷一个新来的下乡女知青能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在这毫无根基的公社解决自己的编制问题,还住进了这么好的青砖瓦房,要么身份背景不一般,要么就是真有独到的医术手段,但不管是哪一样,这些革委会的人都不敢轻易得罪。
      
      革委会的人只想走个过场,只可惜有些人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揭过去,看到这些革委会的人如此区别对待后,有人就看不过眼了,语气愤懑地抗议道:
      
      “同样都是知青,凭什么我们知青点被翻得乱七八糟,她这儿就能一笔带过?这不公平?!”
      
      “就是,这进去才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了,能看出个啥来,床底下柜子里墙缝隙里翻了吗?万一人家真藏了什么违禁物品呢?”
      
      “我看这院子里也要找一找,说不定人家就把东西埋在院子里藏着呢!这么大的院子要藏点东西可简单得很!”
      
      前面抗议的,都是跟着来看热闹的知青。
      
      因为林荷没住在知青点,跟那些知青也没接触过,压根不熟,那些知青不过是看林荷一个新来的刚到靠山大队就得了柳队长的青眼,现在不但单独住一个院子,还谋了个兽治点的负责人的岗位,拿到了编制不说,还能轻轻松松得坐在办公室里享福,这让那些下乡吃苦了好些年头的知青们如何不眼红嫉妒?
      
      所以这回找到了机会,他们自然是要跟着来搅和的,哪怕不能真找到什么违禁品,能膈应膈应这个女知青也好啊。
      
      这些人的行为林荷都能理解,换位思考,若是林荷自己前脚遇到有人搜查院子东西被翻得一塌糊涂,转头革委会去查别人却是轻拿轻放格外规矩,只怕自己也会觉得愤怒和不公。
      
      但后面那个扬言要在院子里翻找,提醒众人东西可能藏在院子里的,却是跟林荷撕破脸的吴凤菊,这就让林荷觉得相当恼火了。
      
      她这边前脚才在墙脚挖到东西,后脚这吴凤菊就阴阳怪气地在人群里起哄引导,那佛经和佛像要不是这吴凤菊搞得鬼,林荷就把名字倒写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