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9、第 59 章 ...

  •   姚金良看到林荷也有些吃惊,但很快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了然的笑意。
      
      “我就说这靠山大队居然来了个能耐人,敢情是你这丫头啊。”
      
      林荷还想要谦虚几句,一旁胡支书却已经率先开口了,他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看林荷又看了看姚金良,不敢置信地问道:
      
      “小林,你跟姚局认识?”
      
      哪里谈得上认识?不过是在火车上有过一面之缘而已,而且听胡支书这话,这位大叔居然还是个局长,林荷哪里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信口开河说认识,这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上赶着跟人攀关系吗?这要一个不好,招了对方厌恶,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林荷没敢认,倒是姚金良根本不以为意,反而主动接了胡支书这个话茬,说起了前段时间在火车上跟林荷认识的经过,最后还笑着夸道:
      
      “当时在火车上我就看你这小丫头在兽治这方面有点门道,没想到这么巧,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而且看样子你这小丫头在这红星公社找到了用武之地。”
      
      林荷看姚金良对她的态度跟之前在火车上没什么变化,心下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旁胡支书心下也一阵欢喜。
      
      认识好啊,这熟人好办事儿,看这姚局对小林知青的态度,一会儿知道这丫头不掉链子,那公社要在靠山大队设置一个兽治点的事儿,肯定是板上钉钉,妥妥的了。
      
      “姚局啊,可不是我夸大其实,这林知青真的是个了不起的医生,有大才,一会儿您看看她的手法就知道了,跟她一比,以前给咱们公社骟猪的那个李瘸子那点子技术根本就不够看,实在是太糙了。”胡支书继续给林荷吹彩虹屁。
      
      姚金良也是个务实的,听胡支书夸了这么多次后,他的好奇心是真的被吊得足足的了,这会儿他也不来那些虚的了,直接一摆手就示意林荷上手。
      
      好不好的光嘴上夸也没用,是驴子是马的拉出来遛遛吧。
      
      这会儿整个双峰大队的猪圈外面可围了不少人,不光是双峰大队的大队干部和社员,还有姚金良和跟着他一块儿下乡来考察的好些农业局和农技站的干部办事员,所有人的眼珠子都齐刷刷地看着林荷,目光紧盯着一位女知青同志进猪圈骟猪。
      
      这画面,若不是林荷心理素质强大,再加上她手上功夫扎实,根本不怕出纰漏,不然换个承受能力差一点的,只怕这会儿就要心理崩溃,根本进行不下去了。
      
      林荷的手法干脆利落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为了在姚金良面前刻意表现,她这回的动作比上回在靠山大队更快速精准,等到最后一只猪身上的那东西被割下来,她这边收针结束,外围瞧热闹的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这就……完事儿了?”
      
      这也太快太厉害了吧?看过李瘸子骟猪的人都有印象,谁不知道只要队里骟猪,那些猪崽子的凄厉惨叫声能震得整个大队都听得到,可轮到这位林知青的手里,这猪圈居然这么安静,这些猪看起来更是一点痛苦都没受,这就劁完了?
      
      这下别说是双峰大队的社员了,那些下来考察的干部和办事员也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林荷,都想知道这姑娘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姚金良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抚掌赞道:“好,小丫头这一手确实是高,我当初在火车上果然没看错人!”
      
      林荷谦虚道:“其实也没那么高深玄妙,就是用银针暂时封闭了百会到后海一带的穴位,麻醉了痛觉,在骟割的时候这些猪就不会挣扎。”
      
      姚金良虽然不是学中医的,但是他也不蠢,林荷这话是不是谦虚他还是听得出来的,真要这么简单,这么些年下来怎么从来没哪个兽医或者劁猪匠用这个方法来骟猪?这只能说明,要掌握这门技巧,根本不像林荷轻描淡写的这么容易。
      
      不说别的,光要在猪身上找到这些穴位,就不是三言两语能学会的事儿。
      
      但他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一旁的那些社员和干事们却少有能做到心里有数的,听林荷这么一说,他们一个个顿时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来,好像觉得刚刚林荷这故弄玄虚搞出来的那一套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随便换个人来都能行似的。
      
      姚金良也懒得在这种场合教训蠢货了,眼不见为净,只转过头来一脸欣赏地看向林荷:
      
      “我听说你所在的靠山大队刚递交了申请,想要在大队里面设立一个兽治点,这事儿是你牵头发起的?”
      
      林荷倒也不犯怵,点了点头大大方方地就承认了,还把这段时间她在靠山大队做的一些工作,以及接下来她这个兽治点承接的工作范畴等都明确地做了说明。
      
      “主要是面向大队和红星公社的社员,当然如果我这边时间上安排得过来的话,临近的几个公社如果有需要的话也能兼顾一些,我原本的打算是靠山吃山,尽量使用山里面就能采集到的一些药材来进行炮制,争取做到自给自足,但如果领导支持的话,还是希望能够给予一定的基础药物支持。”林荷嘿嘿笑着,很是有几分狗腿地说道。
      
      姚金良看了林荷一眼,有些好笑地点了点她,但到底没说出反对和拒绝的话来。
      
      最后这一行人在双峰大队也没久呆,只在猪圈附近又干坐了一个多小时,等看完猪圈里的猪骟完之后也没躁动,确确实实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后,就在姚金良的带领下直接离开了。
      
      不过等林荷回到靠山大队没隔两天,胡支书就接到通知,去县里开了个会,再回来的时候,就带回了兽治点批准通过的正式手续文件,上面盖的红色大章鲜明又显眼,直看得靠山大队的干部们都红了眼眶。
      
      柳大队长一挥手,当即就表示要加派人手,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土砖房那边捯饬出来,胡支书更是厚着脸皮找到了春来公社,豁出脸面跟春来公社的书记死缠烂打,最后终于磨得对方松口,要来了一车青砖瓦片,打算将原本的土砖房鸟木仓换炮,一定要给土砖房装点门面,弄出个像样的站点出来。
      
      “这个兽治点往后代表的可不仅仅是靠山大队,还有红星公社的脸面,为了这些青砖瓦片,我这可是答应了春来公社开出来的条件,往后人家那边的牲畜出了什么问题,咱们可得紧着给人家看,绝对不能找托词拒绝!”
      
      柳大队长也没想到胡支书能为了兽治点这个事儿费这么多心思,还跟春来公社私底下定了这么个约定,他下意识地就朝着林荷那边看了过去。
      
      林荷倒是没觉得这算什么条件,直接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
      
      毕竟她还在觊觎人家公社的窑厂,想要再订购一批酒瓮还有药罐子呢,往后跟人家打交道的机会多着呢,现在提前搞好关系,有来有往的将来才好开口跟他换那些坛坛罐罐不是吗?
      
      这时候阎金川已经回驻地部队报道去了,只给林荷留了个简单的纸条,上面写着“走了”两字,之前这家伙在家休假的时候林荷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同,虽然跟阎金川确定了恋爱关系,但两个人一直都是发乎情止乎礼,并没有过分的亲昵和逾矩,所以林荷并不觉得自己对阎金川有多深的感情,可这人一离开,她的心里忽然就生出了几分失落和不舍来,空落落的很不是滋味儿。
      
      林荷拿着那张纸,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甩甩头把这些繁杂的思绪都扔到一边,专心投入到兽治点的建设中去。
      
      柳大队长亲自带队,把整个大队用得上的劳动力都召集了过来,几十个壮劳力帮忙建房子搭围墙,速度自然是相当迅速,不到两天就把土砖房推倒重新整了个新的砖瓦房,连院子里的土都砸得平整瓷实,又专门砍了一些竹子,在院子里搭了好些架子,往后林荷要晾晒药材都方便了。
      
      这期间,林荷又找了村里擅长编织的竹匠,专门请人编织了好些竹筐和篾篮,还订做了好些竹架子,这些是要放在屋子里摆放药材和陈列西药的。
      
      程东这小子也说话算数,这边的砖瓦房搭建好没两天的时间,他之前答应给林荷找木匠做的家具就送了过来。
      
      阎副队长则主动帮忙,叫上村里另外一个会盘炉灶的泥匠人,给林荷在厨房盘了个土灶,又应林荷的要求,在院子的一角盘了个专门用来熬药的四炉一灶,搭配上之前阎金川和程东给林荷弄来的那些砂药罐子,这个小小的兽治点就算是齐活了。
      
      这个兽治点说大不大,砖瓦房其实就只有两间房,每个房间大概也就二三十来平。
      
      左侧的屋子被划定为靠山大队的兽医室,这个房间被林荷要求用竹子屏风给隔成了两部分,前面摆了个办公用的桌子,专门用来给她坐诊看病用,屏风后面则专门用来存放兽治点的药物;
      
      至于右边的屋子,则被割断成三部分,前面是厨房,中间是林荷的卧室,后面是厕所和洗澡间,不过很显然,这个厕所是旱厕,没有上下水,洗澡间也十分简陋,但对这个贫穷偏僻的小村落来说,这样的居住条件,在偌大的红星公社绝对算独一份了。
      
      屋子不大,但是考虑到林荷需要经常炮制药材,所以大队长大笔一挥,把屋子的围墙修得很大,一个宽敞的院子被围进了这个兽治点里面,除了修整得十分平整瓷实的前院之外,在屋子的后面还有很大一片自留地,起码得有小半亩,按照大队长的说辞,如果林荷愿意的话,在这屋子后面自己种药材都是可以的。
      
      活了两辈子,这开荒种地对林荷来说却还是头一遭,老实说她还真有些懵,但是看着柳大队长那期待的眼神,林荷还真不好意思明说,她对种药材这种事儿不擅长。
      
      房子修缮完毕,林荷就决定尽快从阎家搬出来,一方面她在阎家已经叨扰了这么久,她又跟阎金川谈对象了,考虑到影响,她再继续在阎家住着不太合适了;另一方面,整个大队这么多社员都在眼巴巴地盼着,恨不得她这个兽治点马上就投入使用,胡支书和柳队长都先后来问过几次了,她也不好再拖着。
      
      决定好正式开工的前一天,林荷把自己在阎家的那些东西都搬到了兽治点,同时跟阎婶子借了自行车,准备下午自己去镇上的供销社买点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之类的必需品。
      
      但还不等她出发,就在兽治点门口遇到了从镇上下来的邮递员,说是有她的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