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弄清楚随身办公室的具体情况后,林荷心情还不错,也总算有闲心可以思考,原身被坑下乡这事儿,应该整个什么样的应对章程了。
      
      现在她所处的这个房间,其实是从阳台隔出来的,整个房间不过三四平米,除了一张铁架子床和一个又破又小的衣柜外,就再没有别的东西了。
      
      自打林父再婚后,原身就从卧室搬到了这儿,这一住就是七八年。
      
      是的,当年原身的妈妈吴慧女士,其实是市医院的坐诊医生,林父也是麻纺厂的正式职工,在清江市,双职工家庭是能享受到很好的福利待遇的,比如分房子就是其中之一。
      
      林家运气好,在麻纺厂分房子抓阄的时候,她家抓到了一套两室足足有五十平的房子。
      
      这在当时算得上是很大的面积了,林家三口是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搬进这套大房子里的。
      
      那时候原身才五岁,林父林母感情还很好,林母又只生了原身一个女儿,所以父母住主卧原身就分得了次卧。
      
      在那个年代,像原身这样可以单独睡一个大房间的情况,堪比公主待遇,简直让家属院的小朋友都羡慕哭了。
      
      但是好景不长,分房子不过两三年,有一天吴慧女士去医院坐诊,忽然接到了一个外出急诊的求助电话,拎着药箱就出了门,没想到之后就出事了,两天后吴慧才一身脏污地被几个村民抬回来,到家的时候尸体都已经僵了。
      
      后来调查才知道,吴慧外出急诊,是给一位难产的产妇接生,那天下着很大的雨,那位产妇生了一天一夜都没生出来,接生婆也是束手无措,电话才会打到医院里来。
      
      当时那种情况,产妇根本挪动不得,所以吴慧只能亲自上门去看诊。
      
      她的医术还是很不错的,产妇和孩子都被顺利抢救了回来,可吴慧自己却在回来的路上碰上了山体滑坡,人在半道上就踩了空,整个人滚到了山下,还被坍塌的泥石给活埋了。
      
      后来还是因为大雨冲刷,吴慧的尸体从掩埋的泥土里面露了出来,才被当地的村民发现,但那个时候已经迟了,人早就没气了。
      
      吴慧去世这事儿,给林家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尤其是原身,她那时候才七八岁,还是个懵懂又天真的小姑娘,妈妈去医院坐诊两天没回家,她还以为妈妈是在医院值班,甚至还在心里琢磨着,等着妈妈回家后就要跟妈妈谈条件,她要妈妈给她买一根新的发箍作为补偿。
      
      可她不会想到,她再也等不到那个给她买发箍的人了。
      
      因为吴慧是因公殉职,所以医院那边给了林家不少补偿,首先是林父从麻纺厂的操作间组长直接升为了副主任,其次还给了一部分经济补偿,除此之外,市医院那边还给了一个口头承诺,医院人事科会为林家保留吴慧的这个正式工名额,等原身将来毕业分配工作,只要她能通过医院的招工笔试,立马就能上岗。
      
      这就是为什么,原身高中毕业后会报考市医院的药房岗位,而这场招工还只是公布了笔试成绩,包括苗佳云还有家属院的其他邻居却都已经众所周知,并且笃定林荷进医院药房工作是板上钉钉的事儿的缘故。
      
      因为原身进市医院,接替的实际上就是当年她妈的那个工作岗位,这跟这时候很多工厂的工人内退后让自己的儿子女儿顶替上岗流程其实是一样的,所谓的招工考试,其实就是让原身走一个过场罢了,只不过原身自己争气,考了笔试第一,就更加能堵住那些爱嚼舌根的人的嘴了。
      
      回到这个阳台隔间的话题上,吴慧一死,林家自然是乱了套了,林父又要工作又要带娃,每天手忙脚乱形容狼狈,自然就有好事的家属院大妈看不过眼,开始给林父张罗找对象了。
      
      那时候原身还小,加上仍然沉浸在自己没有了妈妈的震惊和悲痛当中,自然没有注意到林父的异常,等到几个月后,林父忽然带了一个女人上门,她才知道爸爸要结婚了,那个上门的女人,就是她的新妈妈。
      
      这个林父再娶的女人,就是向翠兰,向翠兰在麻纺厂的食堂当临时工,她的丈夫据说已经死了,独自一人带着个和原身差不多大的女儿生活,林父经人介绍后相中了向翠兰,两个人认识没多久就领了证,很快向翠兰就带着她女儿姚丽丽登堂入室。
      
      姚丽丽很会讨林父欢心,住进林家当天她就叫林父“爸爸”叫得清甜,后来还主动要求改掉自己的姓氏,想要跟林父姓。
      
      相比起沉浸在丧母之痛之中木讷不懂得撒娇卖萌的原身来说,自然是娇娇软软的林丽丽更让林父觉得贴心了,再加上还有向翠兰这个后妈在林父旁边吹枕头风,所以在不知不觉中,林父的心就偏向了那一对母女,反观原身这个亲生女儿,反而成为了这个家里的边缘人。
      
      这种关系在向翠兰嫁进林家一年后生了个大胖小子之后就愈演愈烈,尤其是原身数次被向翠兰和林丽丽污蔑虐待弟弟,而林父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她之后,原身在这个家里面就越发卑微,完全没有了存在感。
      
      可即便是小姑娘委曲求全,在林父眼里也只剩下了嫌弃和厌恶,小姑娘后来还被赶到了阳台隔出来的这个阴暗的小房间里,甚至被林父警告,不允许踏进弟弟住的房间半步。
      
      小姑娘彻底被隔离在了林父新组成的那个家庭之外,加上后妈的刻意引导继姐的无形排斥,她变成了这个家里最多余的人,就这么艰难又怯懦地熬到了高中毕业。
      
      她本来以为,只要高中毕业有了正式的工作,她就能搬出去开始新的生活了,但谁知道老天爷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因为林父偷偷去革委会改了名单,将林丽丽上山下乡的名额改成了她的,导致她所有的奢望和计划都成了空。
      
      事实上,关于这次让林荷顶替林丽丽上山下乡这事儿,虽然是林丽丽和向翠兰出的主意,却也是经过林父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来的决定。
      
      这一家子打的算盘相当精明,林丽丽不想到乡下去吃苦,可她找不到单位接收,根本没有办法拒绝革委会的安排,所以她盯上了原身,要借助她手里的工作当做跳板,以此来摆脱下乡去当知青的命运。
      
      至于林父,他倒不是真蠢到抢走自己亲生女儿手里的工作去养别人家的闺女,至少在这种大事儿上,他自私又清醒,不会做这样赔本的买卖。
      
      他之所以会同意向翠兰提出的建议,完全是为自己的儿子着想。
      
      林父和向翠兰生的儿子林文杰如今已经九岁了,如果以后读书不行的话,就得早早出来工作了。
      
      现在家属院里面就有不少职工的孩子十五六岁就出来顶班了,家里父母退下来,把工作让给孩子来干。
      
      但林父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想在麻纺厂再升一升,并不想这么快就内退。
      
      可是如果他舍不得让出自己的工作,就需要给他儿子另外再找个合适的岗位,但这年头谁家不想给自己孩子找工作,哪家单位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位置还没空出来就早被人给盯着了,哪里还能轮得到他家孩子?
      
      所以思来想去,林父能想得到的唯一选择,就是吴慧留下来的市医院那个预留岗位了。
      
      可这个岗位是留给原身的,当年吴慧出事之后处理这件事儿的市医院领导可都还活着,有很多甚至还在岗呢,吴慧又是因公殉职的,所以这事儿大家伙儿都还记着呢,关于吴慧那个预留岗位是怎么回事儿,这些人心里门儿清。
      
      一旦原身这次顺利被医院招工,安排到了药房上班,等以后林文杰长大,再想要从她的手里面把这个工作抢过来就难了。
      
      林父自己心里也清楚,林文杰是向翠兰的儿子,这些年因着他对原身的漠视,再加上向翠兰和林丽丽有意无意的洗脑,林文杰对原身这个姐姐相当仇视,姐弟俩并没有多少感情,要让原身把工作让给林文杰,那是想都不要想。
      
      至于林父想要越过吴慧的亲闺女,把工作留给自己跟后老婆生的儿子,这事儿医院那边是肯定不会同意的,而且林父也担心,现在林文杰年纪还小,若是再过个十年八年的,医院那边再换了个主事的,谁知道预留岗位这事儿还算不算数了。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原身给打发得远远的,只要原身没有接班吴慧的这个工作,这事儿就有了可操作的空间。
      
      林父的打算是,让原身上山下乡,一旦这事儿成了定局,医院那边也拗不过革委会,到时候原身被安排去当知青了,医院药房的这个岗位自然就空了出来。
      
      如今林家达到工龄的就是原身和林丽丽,原身一走,林丽丽顶替妹妹的名额上岗就变得顺理成章了,到时候林父只要对外说,等原身回城,这个工作岗位还是会还给她,这样一来,就是那些怀疑林父动机的人,也再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至于这知青去了乡下后还能不能回城,那就是个未知数了,反正这上山下乡运动都搞了二十多年了,至今为止还没有要结束的征兆,所以林父十分笃定,只要原身被送到乡下去,这一辈子估计是别想再回来了,到时候他随便说几句冠冕堂皇的漂亮话,就能把这事儿糊弄过去,何乐而不为?
      
      至于林丽丽这边,林父也早就跟她协商好了,这个药房工作暂时先让林丽丽上着,等以后林文杰毕业了,林丽丽就得主动从这个岗位上面退下来,让她弟弟来顶岗。
      
      林丽丽在心里蛮盘算了一番,林文杰离高中毕业还有七八年,她就能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七八年。
      
      七八年的时间,她可以赚到了不少工资不说,肯定也能建立起足够的人脉关系,到时候就算工作让给弟弟,她也能再想办法在医院给自己谋求一份别的工作。
      
      再说,眼下靠着这块跳板,她可是能实打实地摆脱下乡的命运,对林丽丽来说这才是关键和重点,她当然是求之不得了,所以林父一跟她商量,林丽丽立马就同意了。
      
      至于向翠兰,不管是她闺女得了药房的工作,还是将来她儿子顶岗,对她来说都不吃亏,所以她乐得配合丈夫的算计呢。
      
      这一家子可以说算盘都打得啪啪响,唯独没考虑的,就是原身这个当事人的想法和感受了。
      
      捋清楚这里面的缘由后,林荷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她之前看小说的时候,只觉得书里面这个女配又可怜又可恨,性子懦弱又胆怯,跟个包子一样就别怪狗盯着了,自己立不起来当然活该被欺负,反正当时看得林荷相当窝火,恨不得跑到女配眼跟前破口大骂,把这个怂包给骂醒才好。
      
      但现在真的穿成了这个女配,林荷反而能够理解原身在书里面的那些表现了。
      
      一个从小丧母缺乏关爱甚至被一大家子嫌弃欺辱的小姑娘,是决计不可能成长为嚣张跋扈胆大包天的泼辣女强人的,她所渴望的,大概就只有身边亲人的一点点关爱和认可罢了,可就连这一点祈求,都不过是奢望。
      
      小说不过是脸谱化的一出出样板戏,但真实的人生却并非如此,至少现在这个换了芯子的林荷,是决计不会允许自己的人生过得这样悲惨的,谁要是欺负了她,让她闷头吃大亏还不敢吭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她不直接打回去,那她就不叫林荷!
      
      林荷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将原来的林荷取而代之了,还是就只是短暂地穿到这本书里面体验一下,但既来之则安之,林荷对这个陌生的七十年代还是适应得很快的,只不过要让她任由林父和林丽丽几个算计,那林家这一家四口怕是在想peach!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