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美人打脸日常[古穿今]》纳兰榴莲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02 17:55: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不——不要——”
      
      一道歇斯底里的嘶吼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宁笑。
      她从床上弹坐而起,一把掀开了被子。等到她意识到刚才的一幕只是梦境,又慢慢将双腿蜷缩在一起。
      
      “笑笑,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睡在旁边床上的,是宁笑的表姐温桐。
      
      温桐按下台灯的开关,急匆匆穿好拖鞋,走到宁笑的床边坐下,握住了宁笑的手,轻声安抚道:“别怕啊笑笑,姐姐在这里……”
      
      微弱的灯光映照着宁笑泛红的眼眸,原本就生得娇美的她,愈发显得楚楚可怜。
      
      “笑笑,别怕……”温桐重复着这句话。
      她握紧了宁笑的手,明明才刚入秋,这双手却冰凉得如同处在数九寒天里一般。
      
      而宁笑望着眼前这个陌生的表姐,一言不发。
      
      半个月前,在一个陈设几乎全部是白色的房间里,她第一次见到温桐和温桐的父母,也就是她的姑父姑母。
      
      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叔,看上去似乎是个大夫。
      
      “这孩子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这次车祸撞到了头部,导致她心智受损,记忆也丢失了大部分。再加上父母的离世,让她在精神上也受到了重大刺激,你们如果有条件的话,最好是请心理医生帮她治疗一下。”
      
      宁笑听不懂这些话的意思,只知道她的“姑父”“姑母”向那人道了谢后,就将她领回到了这个地方。
      还告诉她,这是她新的家。
      
      自那以后,她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虽然是同一个相貌,名字也叫宁笑,但却不是从前的那个“她”了。
      
      “笑笑,睡觉吧,姐姐就在旁边,不要害怕。”温桐扶着宁笑躺下,又帮她掖了掖被子,“等到再睁眼的时候,天就亮了,你就能跟姐姐一起去上学啦。”
      
      “上学?”宁笑下意识地重复这两个字。
      
      温桐冲她一笑:“是啊,到了学校,你会有新的朋友,她们会像姐姐一样陪你说话、玩耍,你一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宁笑猜测,温桐口中所说的“学校”,应当就是她们那个朝代的私塾吧。
      
      她生在将门,从小舞刀弄枪,虽然也进过学堂,读过四书五经,但也只是略知皮毛。
      父帅说,她天生就是个女将军,是要从他手上接过宁府帅印的,所以只对她的武艺要求严苛,文学上并不强求。
      
      宁家世代守护大启王朝,但到了宁笑这一辈,却只出了她一个幼儿。所以自宁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她就背负了一份沉甸甸的使命。
      
      三岁,她开始习武。
      
      五岁,她仅凭一根棍棒,接连打败了府中的三名守卫。
      
      十岁,母亲病逝,她随父出征,翻过悬崖峭壁,走过荆棘沼泽,历经严寒酷暑。
      
      十五岁,父帅战死沙场,刚过及笄的她带着部队的残余力量,红着眼杀出了一条血路。
      
      她躲过了敌军偷袭,赢下了数场战役,也熬过了失去双亲的悲痛,却不料在十六岁那年,命丧大启叛军之手。
      
      那一刻千钧一发,一只毒箭已经射向了毫无防备的主上。她手无利刃,只能冲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替主上挡下了那支毒箭。
      
      箭上涂有剧毒,不过半炷香的功夫,她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主上的嘶吼音犹在耳,再醒来的时候,宁笑却已经到了那一间白色的屋子里。
      
      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一个完全陌生的身份。
      
      还有一群衣着新奇、谈吐古怪的陌生人。
      
      后来宁笑才知道,原来,她的灵魂穿越到了几百年之后。这一个“宁笑”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连年纪都是同一般大小。
      
      “笑笑,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温桐的声音将宁笑拉回到现实。宁笑望着温桐,温桐此刻的模样,让她忆起了她的母亲。
      
      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也是这样坐在她的床边,温柔地哄她入睡。
      而她的温柔和怯懦,也同样只会在母亲面前展现。
      
      “姐姐……”宁笑尝试着开口,唤了温桐一声。
      
      温桐目光一怔。
      这是半个月以来,宁笑第一次开口叫她。
      
      “嗯,姐姐在这儿。”温桐的眼里含了泪光,是激动所致。
      
      宁笑没有再说话。
      
      她慢慢闭上了眼睛,再一次进入了睡梦之中。
      
      ** **
      
      第二天阳光明媚。
      
      清河中学大门口通往教学楼区的大路上,左右两边的香樟树排列得整整齐齐,透着沁人心脾的香味。
      斑驳的树荫下,宁笑和她的姑妈、表姐并肩走着。
      
      她时不时低头打量自己的穿着,包括领口的粉色蝴蝶结,脚上的漆光小皮鞋,虽然到现在她还记不住这些东西的名字,但她很喜欢。
      
      “笑笑,这就是你的新学校啦!”
      
      说话的是宁笑的姑妈宁秀娟。宁秀娟是宁笑父亲的亲妹妹,二十岁那年嫁了人之后,就离开了乡下老家,跟着老公搬到市里定居了。
      温桐是宁秀娟和她老公的独生女儿,比宁笑大一岁,在清河中学念高二。
      
      今天,宁秀娟和温桐母女二人来到学校,是要帮宁笑办理入学手续。因为宁笑和她的表姐更亲近些,宁秀娟就让温桐请了一个上午的假,陪在宁笑身边。
      
      宁笑转学后的班级是清河高中高一(二)班,班主任姓汤。
      
      办好手续好,宁秀娟便带着宁笑来到了汤猛的办公室。
      
      一听说是转校生报道,来找汤老师的,一个胖子立刻站起身来,笑眯眯地说道:“我就是汤猛。”
      
      宁秀娟和汤猛聊了一会儿,将宁笑的特殊情况和汤猛说了个大概。
      
      其实,汤猛早就已经了解清楚了。半个月前,这个叫宁笑的孩子遭遇了车祸,她的父母在车祸中丧生,而她虽然幸免于难,但还是受了巨大的刺激。在安葬了父母后,她便被姑妈收养,从县里的高中转来这里念书。
      
      汤猛知道,学校领导之所以将宁笑安排到他这个班,也是出于对他和高一(二)班的信任。
      所以关于宁笑的情况,他也提前跟班里的同学通了气,希望大家能够给这个无辜的女孩多一些关心和帮助。
      
      “宁女士,您放心,我们班的氛围很好,同学们一定会善待宁笑的。”汤猛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宁秀娟瞧着这个汤老师大腹便便、慈眉善目,应该是个温柔大度的班主任,也稍稍松了口气。
      
      ** **
      
      宁秀娟和温桐走后,汤猛便带着宁笑走进了高一(二)班的教室。
      
      同学们都听说了宁笑的经历,所以当她出现的时候,大家都热情地鼓起掌来。
      
      “宁笑同学,跟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汤猛道。
      
      宁笑一怔,面对着这么多张陌生的面容,一时间有些无措。
      
      “看来我们的宁笑同学还有些紧张,”汤猛笑道,“没关系,那你先回座位坐着,下次开班会,咱们再好好做介绍。”
      说完,汤猛指向靠墙的最后一排座位:“宁笑,你就先坐在那儿,过段时间我们会重新排座位。”
      
      宁笑虽然不懂什么叫“班会”,但也听明白了这位“班主任”的意思。
      
      她默默走到了后排,在空位上坐下。
      
      “这个女孩真的是从乡下来的吗?怎么一点乡土气息都没有,打扮得好漂亮啊!”
      
      “那是靠打扮吗?人家明明就是天生丽质好吧!”
      
      “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吗?我感觉和我差不多啊。”
      
      “……胖妞,你就算了吧,你和Tom比才算‘差不多’!”
      
      纷纷议论传入了宁笑的耳中。
      她知道这些人在谈论她,不过似乎并不是什么坏话,而且她偷偷打量了一下,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慈眉善目的。
      
      “宁笑你好,我叫阮文文,我是咱们班上的班长,他们几个都是班委,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都可以找我们。”
      
      一个叫阮文文的女孩领着五六个同学走到了宁笑的身边,跟她打招呼。
      
      宁笑紧张地握紧了拳头,很是僵硬地点了点头,应了一句:“幸会。”
      
      阮文文一愣,身后的几个人也是面面相觑。
      
      “那……有需要和我们说哦!”阮文文挤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便带着这几个人离开了。
      
      宁笑意识到似乎是自己的回答出了问题,心虚的她忙忙从书包中拿出了一本书籍,竖在了课桌上。
      然后她将头埋进课本下,避免再和旁人接触。
      
      一整个下午,宁笑都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一声熟悉的“笑笑”传入耳中,宁笑才终于把头抬了起来。
      看到温桐站在教室门口朝她挥手,她紧绷着的心弦也慢慢舒展开来。
      
      ** **
      
      放学路上,温桐牵着宁笑的手,一边走,一边问她:“笑笑,上学的第一天,感觉怎么样?班上同学对你还好吗?”
      
      宁笑抿抿唇,有些羞涩地应道:“同学甚是友好,只是我害怕失言,不敢多作接触。”
      
      温桐“噗嗤”一笑。
      这文绉绉的话语,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渐渐的竟然也习惯了。
      
      “你别有心理负担,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就好了……”
      
      温桐刚说完话,两个人便绕进了一条纵深的小巷。
      一走进去,就看到这条巷子里聚集了好几个发型狂野,还纹着刺青的男孩。
      
      发现有人闯进来,他们立刻向宁笑和温桐投去了警告的目光。
      
      温桐意识到这也许是聚众斗殴,连忙拽了拽宁笑的袖子,低声道:“笑笑,我们换一条路走……”
      
      宁笑却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一双晶莹透彻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巷子深处。那里有一个少年蹲在地上,正哭丧着脸,向那几个手拿棍棒的小混混求饶。
      
      “笑笑……”温桐又唤了一声,紧张得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宁笑却依然不为所动。
      
      就在这个时候,被欺负的少年也看到了宁笑和温桐。
      他的瞳孔微微放大,眼里充斥着惊喜和激动,再有一会儿,竟然有一行热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一旁的混混们嗤笑道:“靠,这就被吓哭了?赶紧拍下来,让清河的那帮人看看,他们的校霸就混成这副模样!”
      
      被嘲笑的男孩这才回过神来。
      
      他猛地擦干脸上的余泪,接着大喊一声:
      
      “宁将军——快,护驾!!”
      

  •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榴莲幻言开新啦!这次尝试的是古穿今,依然甜甜甜!在这里,携身娇体软武力值max的笑笑和腹黑心机智商250的瑢哥给大家拜个早年,希望喜欢的小天使加!个!收!藏!!大榴莲再次鞠躬谢谢大家的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