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生存游戏 ...

  •   “初始化完成,变量创建成功,运行前数量:8。”

      这个表述让安无咎感到不适。
      他们明明是活生生的人,却被程序变量这样冰冷的词汇来表述。

      现在特意统计启动前数量,大概是暗示游戏开始之后,这里的幸存者数量就不一定还是8了。

      圣音继续:“8个变量被赋予了8种身份,有掌握巨大财富的资本家,也有一无所有的流浪者,每种身份可兑换的价值不同,所拥有的力量值也不同。例如,资本家存活下来可兑换的价值最高,但力量值最低。”
      “除此之外,你们每个人会得到完全不同的能力,这些能力或许会在这场生存战中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同样以资本家为例,这个角色将具有占据整个安全地堡二分之一资源的能力。”

      听到这一句,安无咎立刻意识到什么。

      一旁的杨明颇为得意地咧开了嘴,“我现在可以使用公布热身赛的奖励吗?”

      圣音毫无波澜,但宣告的每一个字都主宰着这些人的命运。
      “当然。请热身赛获得者杨明优先观看每个角色面板并自主选择自己想要的角色和赛制,除他以外的其他人都由系统随机分配。”

      “这!这……”刘成伟一脸不满地嚷出了声,可他大概也是反应过来无论自己如何抗议,杨明获得极大优势已经是木已成舟的事实,得罪他反而对自己不利,于是又把剩下的脏话咽回肚子里,脸色十分难看。
      剩下几人的表情也没好到哪儿去,但也无可奈何。

      杨明两手一拨,从几个人的边缘挤到了中间,理了理自己的领带,然后告诉系统自己准备完毕。

      “好的,为你展示角色面板。”

      杨明站得笔直,那个礼盒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打开,他伸出一只食指在虚空中滑动着,这些角色面板其他人都看不见,因此他这样子显得格外滑稽。
      很快,杨明做好了决定,选择了资本家的角色。系统宣布时没有一个人觉得意外。
      转过身的时候,安无咎从他脸上看见一丝对自己的不屑。

      “怎么样杨哥,是不是很厉害?”连一开始觉得自己强壮过人的刘成伟如今面对杨明都笑得殷勤,脸上的横肉挤作一团,恨不得能将那只失明萎缩的眼珠也注入些讨喜的光,“其他角色都有哪些?”

      杨明像刘成伟之前那样掰了掰自己干瘦的手指,脸上洋溢着成功者的微笑,“一会儿系统随机分配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了。”

      钟益柔笑盈盈地靠近了杨明,抬手轻轻搡了一下杨明的肩头,“哎呀杨哥,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还守秘密呢。”

      不止这两人,安无咎能感觉到这个狭窄空间中几乎每个人的目光都盯着杨明,仿佛趋光的昆虫,就连胆怯的上野都凑近杨明许多,尽管插不上话。

      他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到那个叫沈惕的家伙身上。
      谁知对方竟然无聊到在用左手和右手玩石头剪刀布,似乎是发觉有人在看,沈惕抬起头,左手右手的剪刀和布还比着。

      真是个怪人。

      “那……”老于犹豫半天,忍不住开口,“杨明,接下来的赛制……”

      狭小的空间里,杨明被众人簇拥着。短暂的沉默像把钝刀,缓慢割着神经。

      安无咎知道,只要杨明一句话,这些人无论手握什么角色,恐怕都会为他前赴后继,坚定不移地站在他的队伍中。

      杨明微笑着,浑浊眼珠中焕发的光彩令这看起来像一对价值不菲的义眼。

      “我选择个人战。”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如果选择了团体战,获胜一方的积分大概率是平均分,尽管能缔结更为牢固的联盟,但从杨明的角度来看,已经选中了优势极大的角色,带团无疑是在做慈善。

      个人战的选择扫了许多人的兴,从表情上就能看出来。
      但对安无咎而言,这种结果未必是坏事。

      “现在为各位进行角色分配和信息装载。”

      一瞬间,空气中出现几道蓝色激光,在黑暗中出现悬浮着的、不断滚动的绿色荧光字体,是代码。

      “公布所有变量赋值结果:
      杨明——资本家
      吴悠——公司员工
      安无咎——网安部实习生
      钟益柔——董事长千金
      上野——科研人员
      老于——流浪汉
      刘成伟——抢劫犯
      沈惕——安保机器人。”

      紧接着,他们每个人的前方出现了一张虚拟角色面板,安无咎凝视自己眼前蓝色激光一行行打印出的信息。

      [角色:网安部实习生
      生存价值:4
      血条数:3
      能力:选择一名玩家入侵其面板,将自己的红黑线与对方红黑线对调,本技能仅一次机会]

      “各位均已获取自己的角色信息,接下来是真正的游戏规则。”

      说完,他们面前那扇厚重而坚固的钢门从左向右缓缓移开,露出一条黑暗的甬道,没有光,像口深不见底的钻井,里头是枯竭的欲望。

      “地堡生存战共五天四夜,白天时各位玩家自行对生存物资进行分配,如若在分配过程中出现分歧,玩家可进行决斗①,且不可拒绝任何人的决斗。发起者可口头发起或进入决斗阈按下发起按钮。”
      “请记住,每24小时内决斗的次数是固定的,超出决斗次数后决斗阈将进入休眠期。
      决斗并非一对一,其他玩家可选择阵营加入或作壁上观。”

      “阵营内所有玩家的血条数将叠加在最初发起或接受决斗的玩家身上,两名玩家进行决斗,血条数较高一方获胜并得到物资,另一方则每人失去一个血条。”

      “晚上十一点以后,各位玩家强制性回到各自专属的房间内休息,各位的房间从1到8排序,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六点地堡内将会强行释出催眠气体,各位会强制性入眠。
      血条耗尽的玩家将会死亡,与之前的游戏一样,当你们在圣坛里死去,现实中的你们也会脑死亡。第五天9点整以后,将会对大家进行最终的生存价值……”

      说到这里,一直很沉默的吴悠略有疑惑地开了口:“结算?”

      安无咎也觉得奇怪,每个角色面板里的生存价值都是固定常量,游戏过程中的决斗也不会损失生存价值,结束的时候为什么要结算。

      “没错。这里将为大家宣布角色面板上的隐藏参数:黑线与红线②(已授权改编自桌游骇浪求生),黑线连接的是你诅咒的人,红线连接的是你暗恋的人。此参数由系统随机进行分配,不会出现自己诅咒自己或暗恋自己的情况,且每人都可能被其他人的红线或黑线相连。”
      “除你自己之外,任何人无法看到你的红黑线情况,除非主动公开。
      若游戏结束后你活了下来,同时你暗恋的人也活了下来,你可以获得暗恋对象的生存价值,若你诅咒的人死了,你也可以获得他的生存价值。”

      原来这就是红与黑的意思。

      “最终,生存价值总和累计前四的玩家晋级到下一轮。”

      幽深通道忽然亮起灯,前路被照亮。
      “朝圣之旅再次开启,祝各位旅途愉快。”

      两旁的墙壁都悬着样式古老的吊灯,乳黄色的灯光打在混凝土墙壁上,两侧的壁纸都是整幅的壁画,圣经主题,不像是这个世纪的装饰物。
      走过甬道时,安无咎留心了一下墙面,右侧壁画的最中心是耶稣,早年间人类信仰的神,如今基督教已经沦落成少数派信仰。坐在耶稣两侧的是其他的十二名门徒,神色各异。

      “《最后的晚餐》。”
      一旁的钟益柔开了口,说出了安无咎心里的话,随即她又笑了笑,“我有幅赝品,花一分钟3D打印出来的,非常高贵优雅。”

      安无咎点了点头。略一侧目却看见那个戴着面罩的家伙正弯着腰,手里拿着一只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放大镜,搁在脸跟前观察壁画,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钟益柔两手叉腰,转过身来看位于左边的壁画。这幅的最中心是抱着圣婴的圣母玛利亚,四周围是前来朝圣的人们。她不太熟悉,这已经超出了她对古典油画的认知范围,一直很沉默的安无咎倒是先说出了名字。

      “这是《三博士朝圣》,也是达芬奇的。”

      沈惕也扭过头手里还握着放大镜,他脸上的机械观音搭配这个呆呆的动作有种微妙的感觉,但安无咎形容不出来。

      “你怎么知道?”钟益柔两手抱胸,挑了挑眉,“不是说失忆了?”

      “我的记……忆缺失了一部分,但好像……没有影响到认知。”话有点长,安无咎只能慢慢说,有些费力,显得更加诚恳。

      “你的意思是你只是忘记了自己来到圣坛之后的记忆?”

      安无咎不确定,摇了摇头,还想继续说,却听见和杨明他们一起走在前面的刘成伟大吼了一声,“你们在后面鬼鬼祟祟干什么?还不过来?!”

      在这样的游戏规则下,他们不得不暂时听命于杨明。

      一行人走过长长的通道,这里幽暗得令人陌生。他们生存的世界充满了光,彻夜不灭的霓虹,如鬼影徘徊的街区射灯,最潮湿污秽的角落都堆积着光污染。
      人类对陌生的事物天然存在畏惧。

      心怀鬼胎的各人在异常的沉默中摸索到通道的尽头。这里只有一扇光滑无比的黑色大门,在墙壁吊灯的光照下,如同一面镜子,一片漂浮着石油的海。

      “这怎么开?”刘成伟在后头起哄。

      吴悠手握着魔方小声嘟囔:“光知道张嘴问……”

      气劲儿上来的刘成伟手一伸,从后头使劲推了把吴悠的肩膀,“你他妈想死是吗?!”

      被他这么一推,吴悠手上的魔方落到地上,滚了半周,竟滚进黑门之中,从棱角到完整的立方体都被吞没干净,接触的地方出现蓝色荧光的数据线条,从破壁处蔓延开又渐渐消失。

      “走吧,愣着干嘛。”钟益柔踩着高跟鞋朝着那扇黑门走了进去,其他人也跟着,安无咎走在最后头,

      门内的景象与门外幽深的甬道截然不同,整个前厅宽阔而明亮,头上是精美的拱顶,边缘雕刻着象征着神权的各种天使与圣徒,在光影中沉睡,中间的穹顶则是一整幅华丽无比的壁画,将宗教的光辉烙印在头顶。花岗岩柱与鎏金,圆弧形的结构,告解室一样的房间。这里的一切都不像是所谓微型核掩体,更像是一座巴洛克风格的地下教堂。

      地上每一寸都铺着暗红色的长毛地毯,就连沙发都是一排排摆放,如同做礼拜的排椅。

      强烈的宗教感让安无咎莫名感到不适。

      “各位。”杨明的声音打破了众人对这座地堡沉默的惊叹,“我们先互相了解一下角色面板,怎么样?”

      他说的话像是在商量,但语气却丝毫没有这个意思。如今他拿到优势最大的角色,相当于自然地成为了游戏中的主导人,其他人也不敢和他作对。

      角色面板同时被调取显示出来,所有人的眼光都在瞟着其他人的面板,尤其是能力一栏。安无咎也不例外,他用最快的速度记下了其他人的信息。

      拿到[资本家]的杨明除了拥有掌握一半生存资源的能力,还针对红黑线有一个非常夸张的特殊功能——可以在第二天获悉[公司员工](吴悠)的红黑线。

      “资本家的角色跟现实中可真是一模一样,给他工作就是连人身尊严都要出卖。”

      钟益柔调侃着,她拿到的是[富家千金]的身份卡,只是这个董事长的千金是学医的,因此她的能力是恢复他人或自己的血条,不过只有两次机会,每次一个血条。如果两次机会全部使用在自己的身上,结算时要减少一万积分。

      她转过头,看见上野拿到的是公司里[科研人员]的角色,露出颇为羡慕的表情:“我最喜欢搞科研的人了。”

      上野一愣,脸颊泛红,飞快低下了头,他获得的能力也与角色对应——经历三天的研发支线任务后可将自己的生存资源翻倍。

      这些技能在这场生存游戏里都称得上至关重要,要么与资源有关,要么与血条有关,相比之下,吴悠所拿到的[员工]牌就显得很弱小,他的能力竟然只是可以每隔一晚熬一次夜的机会。

      安无咎看向另一边的刘成伟,他正用手戳着自己面前投影出来的全息面板。
      他匹配到的角色是混入大厦准备犯罪的□□[劫匪],却被毒气攻击打个措手不及,能力和角色很相称,拥有两次掠夺他人食物的机会,对方不得反抗,但只能当面行动。

      而老于拿到的则是[流浪者]。能力和名字很符合,可以在晚上七点以后到早上五点的夜间时间,自由移动到他人的房间。

      安无咎最后注意到的是盘腿坐在地毯上的沈惕,对方盯着角色面板,机械面罩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他的角色不太妙,是公司大厦里的[人工智能],说白了就是个安保机器人。生存价值是所有人里最低的,只有仅仅1个点。
      这样的设定完全凸显出人类自视为造物主的傲慢。

      沈惕忽然抬起两只胳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他的技能也有些被动——在他人攻击自己时,可拷贝对方的技能,但仅有一次宝贵的机会。

      “凭什么!”
      刘成伟粗暴地打破了沉默,“怎么我的生存价值才2个点?”

      “因为你的角色是劫匪嘛。”钟益柔笑道,“不过这也很公平啊,你看这些角色的参数,规律很明显。”

      吴悠一边低头玩魔方,一边小声嘀咕,“生存分数越高,血条越少,武力值越低。”

      “对,事实上是平衡的。”老于点头,“我的生存价值只有3,但是血条有6个。”

      钟益柔点点头,自报家门,“我角色是富家小姐,跟你反过来了,我的生存价值有7个点,但血条只有1个。幸好我可以奶自己,不然也太脆皮了。杨明还比我强点,生存价值比我高,有8个点,血条还有2个点呢。”说完她的胳膊搭在低头玩魔方的吴悠肩上,“小朋友还没成年就成了社畜啊,血条4个,生存价值5,还不错。”

      吴悠玩魔方的手顿了一秒,又面无表情地继续转。

      钟益柔那双漂亮的眼睛扫了一下,盯住一直不怎么敢说话的上野,一下子跳到他的跟前,歪了下头,“你的参数看起来真漂亮啊。”
      “生存价值6,血条也有五个。真够不平衡的。”她笑了笑,“还能复制资源。”

      上野磕磕巴巴解释说:“但是支线任务失败的话……技能也就失败了……”

      钟益柔耸耸肩,“这种应该不会失败吧,别紧张。你综合实力这么强,说不定到时候还要靠你呢。”

      听到这句话,一旁的杨明反倒有些坐不住,眼神在上野脸上瞟了几下,最后又落到安无咎身上。
      安无咎开始习惯了这人嘲讽又略带一丝畏惧的眼神,不过他不明白自己令他恐惧的点究竟在哪里。

      至少这次他拿到的角色卡实在不怎么样,生存价值和血条值的数值总和排在八个人的最末尾,无论是生存资源的控制,还是武力决斗,他都不可能占上风,实在没什么好忌惮的。
      但即便他获得了热身游戏的胜利,选到了最好的角色,也一定会在游戏开始的时候就被人决斗致死。没有人会选择他的阵营。

      “那光看武力值的话,我就是最高的呗。”听了一轮,刘成伟开始接受自己生存价值低的事实,但武力值高也令他自豪。他撸起袖子露出强壮的手臂,“我有7个血条。”

      “不是哦。”坐在沙发上的钟益柔语气俏皮,食指指向背对众人、盘腿坐在地毯上的机械观音。他歪着脑袋,像是在打坐。
      “沈惕都不是人类,满血,整整8个呢。”

      安无咎朝他的方向望去。
      那家伙背对大家伸出了右手,比了个剪刀。

  • 作者有话要说:  ①②这个游戏是一款桌游——骇浪求生(类似狼人杀)的改变和扩写,主要是生存决斗以及喜爱卡、厌恶卡设定,狼人杀游戏出现在小说比较多所以一般默认是可以写的,但是骇浪求生相对小众,所以我特意找到出品商(wb@智研家)要了改编和扩写的授权,微博有艾特出品方还有授权记录。感兴趣可以去玩一下,不过文中大部分和游戏是不同的,因为要符合本文风格所以做出了故事背景的大改动,重新创作了更符合世界观的角色和相应能力。特别说明一下,因为之前的商标抢注问题,骇浪求生的中文商标被盗版抢注了(就是怒海求生),实际上骇浪求生才是正品。
    在正文里加①②③很多时候不是为了所谓科普或者装一下,主要是标注,比如前两章应用了选美比赛博弈,我特意标注了,原文也直接写明是什么博弈、来源于哪里,但还是会有人扣帽子,事实上,应用了选美博弈的作品真的非常多,无论是影视还是漫画动画,还有其他比如火·枪·手博弈、智猪博弈和囚徒困境,应用真的非常之多。我从没说过这是我发明创造的知识点,我肯定不配,只是希望大家能稍微看一下标注,避免引起误会。
    七夕快乐,多更了一些,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
    方便大家看,我列了一下角色的情况:
    1垄断企业的资本家:杨明(生存价值:8,武力值:2,能力:1/2资源、知晓员工(吴悠)红黑线)
    2富家千金:钟益柔(生存价值7,武力值1,能力:有两次机会增加他人或自己的血条,每次一个点,两次用在自己身上会扣除一万圣币)
    3科研人员:上野大成(生存价值6,武力值5,能力:完成自己的支线后可将自己的生存资源翻倍)
    4公司员工:吴悠(生存价值5:武力值4,能力:每隔一晚可以熬一次夜)
    5网安部实习生:安无咎(生存价值4,武力值3,能力:入侵面板,对调自己与其他人的红黑线,仅有一次机会)
    6安保AI:沈惕(生存价值1,武力值8,能力:在他人主动发起进攻时可拷贝对方的技能,仅有一次机会)
    7流浪汉:老于(生存价值3,武力值6,能力:晚上七点到第二天早上五点的夜间时间可以自由移动到他人的房间)
    8趁乱的□□劫匪:刘成伟(生存价值2,武力值7,能力:有两次当面掠夺他人食物且不得被反抗的机会)
    规则看起来复杂其实后面大家可以看到是没那么复杂的,只是需要介绍的多一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