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穿成炮灰去逍遥》一罐仙草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17 18:48:4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送行 ...

  •   沈俨微微叹了口气:“近日来,苏王与我产生了隔阂,所以明日你代我去拜访苏王,告诉他这其中误会即可。”
      为何是苏王?他的目的是什么?在心里快速思量一番之后,叶枫枫又笑得天真烂漫,爽快答应:“好啊!”
      她必须答应,才可以让沈狐狸降低防备,才可以致命一击。
      沈俨起身,双眸幽深地看了一眼叶枫枫,没想到她会答应地如此快,这个女人应该是信赖他的,她笑起来眼中星光点点,不禁在心里觉得有些可惜了。
      看着沈狐狸起身,叶枫枫还是那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她欢乐的起身行礼:“恭送丞相。”
      沈俨应了一声,正准备走,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府里的女人一个个的都围着他转,而这女人好像很希望他走一样。“我要走了,你很开心?”
      没料到他会说这个,叶枫枫反射性回答:“当然高兴啊。”
      “你说什么?”沈俨眯着眼看她。
      啊!一不小心就暴露了,叶枫枫迅速回归淡定,一副刚才没说话的表情,面不改色道:“我是说相爷您再坐一儿?”
      沈俨:“...”这女人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莫非是想用欲拒还迎那一招。
      哼!沈王爷拂袖离开。
      叶枫枫在内心翻着白眼,这男人在搞笑吗?让他走他不开心,留他也不开心...
      沈俨走后,叶枫枫在桌前坐了良久,她仔细地回忆书中的情节,将一些人物和细节都记录在纸上,渐渐捋清了思路,同时也发现了一个关键的线索,祁王并非当今陛下亲生,而是前朝皇帝的遗孤!而现在要让沈狐狸不杀她,只有一个人可以阻止了,那就是祁王!
      “主子,你都写了一下午了,歇会吧!”怀玉端着一壶新茶过来,小姐都喝完一壶茶了,还一直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想通了之后,叶枫枫伸了个懒腰,见怀玉进来:“怀玉,你快去打听祁王府怎么走?”
      “祁王府?”怀玉茫然道,小姐要去祁王府干嘛?“小姐,咱们要去祁王府吗?”
      “当然,不走就会没命了。”
      这几天,怀玉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大大地提升了一个级别,听到小命要没,也只是抬了下眼,“小姐,还需要我做什么?”
      哟,这丫头现在跟着她进步挺大的呀!
      叶枫枫调侃道:“小丫头智商有所提升。”
      虽然不知道小姐的意思,但怀玉知道小姐是在夸她变聪明了,不过也正常,跟着个这么狡猾的主子,丫鬟耳濡目染当然也会变聪明的。
      怀玉:“上次的风流散和银子还需要吗?”
      “风流散当然要准备,至于银子嘛,咱们这次不用。”叶枫枫眯了眯眼,接下该轮到她出场秀一波存在感了,想到这里就有些激动。
      怀玉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要银子,她也不敢问,她觉得小姐一笑,就全是阴谋诡计的味道,小姐总骂自己笨,对比小姐的聪慧她确实太笨了,但是她决定不想太多,毕竟想了也没用,反正听小姐的安排准没错。
      拜月楼
      沈俨正坐在窗前喝着茶,微微皱眉看着远处的圆月,今晚月色异常明亮,就像某人的眼睛一样,他居然想到了暖春楼的那个女人!
      殷士过来轻声报备:“主子,一切都布置妥当,只要到了秋风楼,她必死无疑。”
      “嗯。”沈俨沉默,良久无声地叹了口气。
      殷士诧异地看着他,这么多年,主子从来都没有犹豫过,纵然是面多多凶险的敌人,主子也从来面不改色,如今,居然因为要杀一个女人...
      “主子,您对那个女人很特别?”
      特别吗?沈俨将茶杯放下,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女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天真,比如一开始他站在楼上,看到她面对一群人的追捕一点都不慌张,还趁机装晕。
      她是聪明的,第二次自己还假装上吊,虽然操作有点不当,如果不是他及时看到,估计她的小命就没了。
      他从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女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想吃什么就吃,有时候还让人很无语,但是又觉得搞笑。她仿佛总能在困境中安然自在,甚至故意打赏了那么多金银珠宝给她,府里也没人针对她。
      这女子的脸总时不时就在他脑海中晃来晃去,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怎么能让她继续呆在这里呢?他不喜欢某些东西脱离掌控,那太危险,不能留下!
      仿佛想通了一般,沈俨又恢复了常态:“终究是将死之人,以后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次日,叶枫枫睡了一觉,神清气爽地醒来,自从穿到这里来之后,失眠的症状也不治而愈。
      她走到窗前,将窗幔拉上,打开窗户深深呼吸了几口,院子里的桃花树开得正茂盛,一阵又一阵微风拂面,这个暖春楼的布置甚合她意。
      叶枫枫愉悦坐在梳妆台前,一边哼着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今日要见的是祁王,原书中他是最小的,也是最不得宠的王爷,听说以前还失踪了几天,他也根本就不是皇室血脉,而是被狸猫换了太子,同时祁王也是这几个王爷中最正义热血的小年轻。
      祁王年纪不大,要化一个清纯一点的妆容,在眼皮底下点一个泪痣,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搞定了祁王就搞定了沈狐狸,想到沈俨吃瘪的表情,叶枫枫就忍不住开心。
      妆容完毕,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以为是怀玉,就伸了个懒腰,大喊着略带撒娇的味道:“怀玉,我想吃绿豆糕了,招呼后厨拿几叠点心过来。”
      等了几秒,叶枫枫疑惑,这丫头怎么不说话?
      转头一看她吓了一跳,怎么是沈狐狸,他走路没声音的吗?
      “爷,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沈俨早就来了,一进屋就听到这女人在唱着乱七八糟的歌,她背对着在认真的梳妆打扮,还不分尊卑地对着丫鬟撒娇,这女人哪有什么大家闺秀的样子,还是早点送出府为好。
      双眸如古井一般幽深,看了她几秒道:“已经递了折子上去,今日休假。”
      这女人装扮起来还挺好看的,只不过沈俨觉得有点不爽,在府里倒没见她这样打扮过,如今要见苏王,她居然如此认真地打扮自己。
      “莫非,你不欢迎我来?”沈俨双眸一眯,浑身散发着不好惹的气息。
      叶枫枫谄媚一笑:“怎么会呢?我可想念您了,爷今日也一同去见苏王吗?”
      “我不去了,今日府里还有客人来,我只是在你走之前来看看你。”沈俨垂眸,她居然这么轻率地就说想念,不知羞的女人。
      在这个男人心里,是来送她上西天的吧!果然他是打算要了她的命啊。
      “多谢爷关心。”说完便笑嘻嘻地看着沈狐狸。
      沈俨沉默,不停的用杯盖怀柔递上来的茶,两人沉默地坐了一会后,叶枫枫又吩咐怀柔去后厨端一盘糕点。
      “爷,时间到了。”叶枫枫起身。
      沈俨看着她,直直地看进叶枫枫的眼里,“嗯,那你路上小心。”
      “妾身告退。”叶枫枫利索地转身离开。
      怀玉揣着绿豆糕站在门口,她觉得很奇怪,沈丞相的眼光一直追随着小姐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桥后,怀玉终于憋不住问道:“小姐,丞相爷怎么了?”
      叶枫枫撩起轿子旁的帘子,淡淡的说:“可能是心虚吧,毕竟我这么如花似玉,杀了可惜。”
      怀玉:“...”
      前面的车夫赶着马车,突然后背被轻轻拍了一下,回头就见一个圆圆脸很可爱的女孩,递着精致的绿豆糕过来,“我家娘子说,你们赶车辛苦了,吩咐后厨做的糕点给你们垫垫肚子。”
      车夫是从外面雇的有功夫的人,接了这活儿是两个女子,也就没什么防备,况且还是这么可爱的小丫头,于是谢了怀玉,精致的吃食看着就很诱人,两个车夫几口就消灭完毕。
      怀玉在后头看着他们将糕点吃完才进了轿子,对小姐报备道:“他们都吃了。”
      车夫吃完绿豆糕后短时感觉四肢无力,等他们意识到不对已经昏迷过去。
      叶枫枫马上把准备好的鸡血拿上,扯着怀玉往祁王府的方向跑去。
      拜月楼
      沈王爷桌前摆了一道绿豆糕,坐在那里沉思,可能是思虑过多,他觉得头有点重,捏了捏眉心。
      “爷,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殷士奇怪地看着看着沈俨桌上的绿豆糕,爷从来不吃甜食。
      沈俨没有回应,半晌后,捻起一块绿豆糕放在嘴里细细品味,原来是这个味道,甜甜的还有一丝清凉。
      意识到丞相今日心情不好,殷士缓缓退了出去就与冲进来的护卫撞到了一起。
      殷士皱着眉问道:“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怎么了?”
      “刚刚府衙的人来报,丞相府的马车遇刺...”
      “什么时候的事?人怎么样了?”沈俨不想听护卫啰嗦,打断他的话。
      听到沈丞相问话,护卫有些害怕,他紧张道:“半个时辰之前...人不见了。”
      “一群废物!”怒骂道,又将桌上的碟子一扫,破碎一地的声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