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沈泽丘说完自己先走出了房间,沈易把沈奚拉到身前,“阿奚走吧。”
      
      沈奚刚穿到这里,这么快就能出去看看外面,她心里还有点兴奋,只是不知道他们要带她到哪里去,便问沈易,“我们要去哪里啊?”
      
      沈易只知道肯定跟沈奚有关,他们发现沈奚像变了个人,她还胡言乱语说自己是穿越来的,而爷爷鼓捣了好半天也没见到有鬼上了她的身,大概是要去找人帮忙吧,但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对沈奚说,万一沈奚真的身上有一个什么怪东西,那不就泄漏了天机了?那回头爷爷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我也不知道,跟着爷爷走就好了,他又不会害咱们。”沈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自己瞎编的话,“说不定要带咱们去哪个好玩的地方呢,还要吃好吃的。”
      
      沈奚心想这小子还想把她当傻子呢,她现在可一点都不傻了,不过他们自然是不会伤害她,出去看看新世界也再好不过,“是吗?那太好了。”
      
      沈奚和沈易一起跟着沈泽丘走过一个过道,来到了一个楼梯头上,沈奚才发现她的房间原来在二楼。
      
      沈奚从楼梯向下看,下面是一个很大的厅,灯光照耀下亮堂堂的,还摆了有沙发桌椅电视,花盆鱼缸等等东西,就是那些新鲜玩意她也是第一次见,还不知道怎么用。
      
      走到茶几前,沈易顺手拿起了钥匙,三人径直走出了大门。
      
      大门外有一个小花园,绿油油的草地周围围了一圈整齐的小树,还有各种不同色彩的花朵开得正艳,有一些花瓣刚被大雨打落,在草地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很是好看。
      
      沈奚还没看够这漂亮的小院子,就被沈易在背后轻推着来到了旁边的车库,里面停了三辆大小高低不同的…汽车。
      
      那辆最高最大方方正正的汽车沾满了泥巴,只见它闪了几下黄光,沈易便走过去打开了车门,让沈泽丘和沈奚坐进去,关上门后他自己坐到了前面。
      
      沈奚虽然刚穿过来时就做了心理准备,刚才穿过客厅也见识到了这个时代的先进,但坐进汽车里时还是对这种车充满了好奇,坐在这车里面不但不用风吹日晒,坐着还如此舒服,真的太好了。
      
      只见沈易不知怎么鼓捣了几下,这汽车突然发出嗡嗡声,接着便飞奔了出去。沈奚早做好了准备,这种车一定会很快,但她还是没料到会如此之快,突然就不受控制地向后仰,还好这后背靠的也那么柔软,才没把她的背给弄疼了。
      
      沈泽丘也忙伸手去抓侧上方的扶手,待车速稳定下来他才板起脸训斥沈易,“你怎么又毛手毛脚的!说过多少次了叫你慢点开!”
      
      “对不起对不起,这车油门太灵了,一时给忘了。”
      
      沈泽丘:“就不该给你买这么高档的车,买了你也不会开!”
      
      沈易不服气,“什么叫给我买的啊,我只是个司机,还不都是你俩坐。”
      
      爷孙俩斗着嘴,沈奚则被车外的风景所吸引,她两眼看着窗外,感觉全世界看起来都是暂新的,让她有一种想要去探索整个世界的冲动。
      
      沈奚也不想再问他们要带自己去哪里了,反正去哪里都成。想她当年当个掌门,每天有处理不完的事情,哪有时间好好享受一次美好时光?能够再活一次大概也是老天爷的奖励吧,奖励她除掉了那只害死了不少人的千年老妖,只是她一个大意被那老妖弄了个同归于尽。
      
      希望她手下那些兔崽子们好好经营她一手振兴起来的门派,不要给她丢脸便好,至于她自己,既然能够得以在新的世界里重活一回,她也不能辜负了老天爷,好好享受一次属于自己的人生。
      
      沈易的越野车沿着弯弯绕绕的环湖路开,过了水库大坝,绕过一个半圆形的盘山路,便来到金羽山的另一面,透过车窗远远望去,能看到远处的高楼大厦,雨过天晴的A市在夕阳下泛着金色的光芒。
      
      沈奚脑海里蹦出了一个名词:高楼,心道这楼这么远看去都这么高,那得多高啊,太厉害了,出门时她刚看过,他们住的地方才三层楼,比起来就差太多了吧!
      
      本以为穿过来的这个家里不但有人伺候、家里的东西看着也都很高级、还这种能跑这么快坐着这么舒服的汽车,应该是很不错的人家了,没想到却是到了一户穷人家,也不知道想要住进那种高楼里困不困难。
      
      没多久沈奚就发现他们穿梭在数不清的高楼中间了,还有这里宽大的路上汽车就更多了,多得跟蚂蚁似的,窜来窜去的把她头都给窜晕了,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们是从哪条路来的。
      
      突然汽车七拐八拐拐进了一处四合院,这种四合院沈奚就眼熟多了,虽然颜色和样式跟她熟悉的不太一样,但一看就知道跟她以前的时代差不了多少。
      
      从四合院里出来迎接的是一个比沈泽丘还要老的老头,不但头发胡子全白,脸上也沟壑纵横的,不过精神头倒是很足,看这样貌和穿着打扮大概也是一个老道士。
      
      又是道士!沈奚真的很不想见道士,这都新世界新生活了,哪还能总跟道士打交道?那多无趣啊。
      
      再说这老道士还住在这种四合院里也太令人同情了吧,这种房子别说跟那高耸入云的高楼比了,就是跟沈泽丘三层的楼房比也逊色不少,这老道士混得也太差了点,要不是他视金钱如粪土就是能力太差。
      
      不过想来也是,这老道跟沈泽丘是一道的,那他还能强到哪里去呢?
      
      沈奚他们三人被请进了正屋,坐定后,老道士还给沏了茶,接着才问沈泽丘来找他为何事。
      
      沈泽丘拉起沈奚的手,把她拉到跟前,对老道士说:“我家阿奚,今天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我实在看不出什么门道,想请蒲老先生给指点指点。”
      
      蒲老先生看向沈奚,先是眯着眼笑了笑,他那浓密的眉毛胡子差点把脸都遮去一大半,说起话来眉毛胡子一起一抖一抖的,对沈泽丘道:“阿奚呀,从小我就跟你说过了,她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你不必担心,她一辈子该受的难在几个月大时就受完了,还能有被亲生父母抛弃更大的劫难吗?要不是让你碰到抱了回去,后果可想而知啊。”
      
      沈泽丘说:“这我知道,我是说今天她突然就变了,跟以前像是两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是吗?”蒲老先生这才开始认真观察沈奚,“都有哪些地方不一样?”
      
      “您一看就知道了。”
      
      接着蒲老先生便跟沈奚聊了几句,然后他也有些震惊,“确实是啊,这丫头虽然以前的事都不太记得,但现在看着也是个聪明漂亮的大姑娘了。”
      
      沈泽丘直接道:“我就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上了身。”
      
      蒲老先生问:“什么时候发现的?你做过什么了吗?”
      
      沈泽丘从下暴雨打炸雷到后来发现异常从头到尾给蒲老先生讲了一遍,又道:“该做的我都做了,但就是什么也没发现。”
      
      “哦……”蒲老先生来到沈奚面前,盯着她看了两秒,背在身后的手突然食指和中指并拢,嗖一声点到沈奚脑门前。
      
      沈奚没有任何准备,只感觉突然一股强大的法力注入脑门心,直通脚底,她忍不住身子颤了一下,没想到这位这么厉害!高人啊!这么厉害为何会穷困到如此境地?
      
      不过沈奚自此便对这蒲老先生高看一眼,能力是真的强,放到她以前当掌门时,也可以在她的门派里当个小头头了。
      
      蒲老先生收回手坐回椅子上,对沈泽丘说:“你就放心吧,丫头什么也没沾上,兴许像你说的就是被炸雷震到了,你可以带她去医院看看,科学也有科学的道理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