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沈泽丘一进门便往屋里看,一眼看到沈奚时眉宇间也轻微颤了一下,他心里也纳闷起来,阿奚看起来是跟以前不太一样,不仅眼神不再痴呆,看他时也跟阿易说的一样,像是不认识他似的。
      
      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毕竟沈泽丘是见过世面的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他都遇到过,他随即平了平心绪,露出慈祥的笑容,对沈奚道:“阿奚,你睡醒了啊?”
      
      沈奚见这个老人瘦瘦高高的身着一身白衣,胡须花白脸色红润,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像是个老道士,对她笑起来还有一股亲切感,便也冲他回予微笑,“嗯,醒了。”
      
      沈泽丘走过来坐到床边的椅子上,目光先是被吸引到沈奚把玩着的防走丢手环上,接着抬眼关切地看着她,离得近了声音变得更加柔和了一些,“刚才打炸雷没吓到我们阿奚吧?”
      
      沈奚也跟着纳闷了,这一个两个的都关心她有没有被响雷吓到,被她穿越的这副身子原来真的是个傻子吗?而且还是个害怕响雷的傻子。
      
      但她不是那个沈奚,她是当掌门的沈奚,怎么可能连打雷都会害怕?她说:“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雷怎么会吓着我呢,”她还反问沈泽丘,“你们被吓着了吗?”
      
      沈泽丘差点被噎到,哈哈笑了两声,抬手去摸沈奚的后脑勺,“阿奚真可爱,爷爷怎么能被吓到呢,你忘了爷爷可是连妖魔鬼怪都不怕的吗?有爷爷在我们阿奚也什么都不用怕知道吗?”
      
      沈奚缩了缩脖子,脑袋微微向前,避开了一点沈泽丘的手,“妖魔鬼怪我也不怕的,还有你也不是我爷爷。”
      
      “我怎么不是你爷爷了?”沈泽丘脸色都变了,“你喊我爷爷都喊了十七八年了你忘了?”
      
      沈奚摇摇头,指了指自己,“你说的是这个小姑娘,她喊了你十七八年的爷爷,但是现在我已经不是她了,我跟你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我穿越到了她的身上。”
      
      沈泽丘瞪大了双眼,严厉道:“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些什么!”他整张脸都变的严肃起来,心里想的是阿奚多半是被鬼上身了!
      
      作为有名的沈大师,沈泽丘见过不少鬼上身的事情,还帮人驱过不少鬼,但穿越什么的尽是扯淡,必定是这只上了阿奚身上的厉鬼胡编乱造骗他们的。
      
      沈易也被震惊到了,穿越什么的他都只在小说影视剧里看过,虽然他跟着沈泽丘到处给人驱鬼抓魔的见过不少怪事,有时也相信鬼怪什么的,算不上24K纯金的唯物主义者,但他怎么也不会相信穿越这种事情的存在。只是阿奚胡言乱语的比刚才还厉害了,这怕不是仅仅被炸雷吓到,而是被雷劈到了吧!
      
      沈易正站在边上愣神,沈泽丘抬头对他道:“阿易,快去把我的箱子拿来!”
      
      拿箱子?沈易这时才反应过来,沈泽丘那个大皮箱里面装的都是些抓鬼驱魔的道具,难道阿奚是被鬼上身了吗?!
      
      “哦…好!”沈易转身再次跑出了房间,去给沈泽丘取箱子,心里暗骂,妈的是什么厉鬼,害老子还说阿奚是不是被雷劈了,等我爷爷把你抓住就让雷给你劈个魂飞魄散!
      
      沈易在心里大骂厉鬼不仅因为生气,同时也是给自己壮胆。每次他跟着沈泽丘去给人捉鬼驱鬼时,经常会遇到一些阴森古怪的场合,他就在心里大骂厉鬼,要让小鬼魂飞魄散永不得超生。他一直觉得自己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只要这么一骂,万一爷爷失误或者斗不过什么的没捉住厉鬼,那厉鬼也只会去找别人不会沾到自己身上。
      
      房间里沈奚见沈泽丘这个老道士刚才还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现在却一脸威严地盯着自己,似乎还有点如临大敌的意味,她也猜出了七八分,他大概以为他孙女是鬼上身了。
      
      不到半分钟,沈易便拎着个大皮箱子了跑回来,他着急忙慌的恨不得一到门口就把那箱子给沈泽丘扔过来。
      
      “把房门关上!”沈泽丘边让沈易赶紧关房门,边迅速打开皮箱,拿出一沓符纸分别贴在了门窗上,这才赶紧又在沈奚面前支起一套道具。
      
      沈奚一看,果然如她所料,这些道具虽然跟她当掌门时有着不小的差别,但依然能够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捉鬼的道具。
      
      沈奚有些无奈,也不想再跟沈泽丘继续解释,正好借此看看这个老道士的水平如何倒也无妨。
      
      只见沈泽丘在支起的道具面前口里念念有词,两手上下左右比划一番,抓起一张符纸,迅速贴在了沈奚的脑门上。
      
      沈奚感受了一下贴在脑门上的符纸,只有些许微弱的法力,也不知道老道士用了几成功力,如若他已经使了全力的话,那也太弱了,别说厉鬼,一般小鬼也只能被他的阵仗吓一吓。
      
      只是沈泽丘这么迅速地把符纸拍过来,脑门都被他打得有些生疼。
      
      “轻点吧,你把我额头都打疼了。”
      
      沈泽丘刚把符纸贴完看了一瞬,见那符纸丝毫没有反应,心里已经有些打鼓,阿奚身上的莫不是一只千年厉鬼?他的符纸贴上去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他正犯嘀咕呢,沈奚突然来这么一句,把他给吓得一哆嗦。
      
      不过他虽然功力好像不咋地,但经验实属丰富,只轻轻地一哆嗦瞬间又调整好了架势,微微眯起眼睛看向沈奚,准备再出第二招。
      
      沈易站在一边看得全神贯注,刚才沈泽丘那一哆嗦把他也吓一跳,正要问怎么了时,却见沈泽丘已经调整好了又要对厉鬼发出攻击,他便闭上嘴巴咽了咽口水,往裤子上擦了擦有些湿粘的手心。
      
      沈泽丘见一招不行又发出第二招,这回他用了三张符纸,拿出一把桃木剑,把三张符纸依次放在桃木剑的剑梢上,右手举剑,左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叽里咕噜念完一堆咒语后迅速把桃木剑刺向沈奚的脑门心!
      
      沈奚见这么一把桃木剑刺过来,要是真刺到额头上那得多疼?忙向后仰了仰头,同时说:“别戳到我的头!”
      
      沈泽丘以为那只厉鬼是怕了,更加坚定地刺了过去,只听嗖一声,那把桃木剑顶着三张符纸带着风一下停在了沈奚面前,剑梢恰恰触碰到之前贴在沈奚脑门上的符纸。
      
      沈奚还以为又要吃疼了,没想到沈泽丘把握得如此精准,她笑了笑,“好惊险,还以为会刺到我。”
      
      嗯?!沈泽丘此时心里就不再是有些打鼓了,他捉鬼几十年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厉害的厉鬼,今天看来真遇到对手了。他也不接沈奚的话,收回桃木剑,站定了准备发出他整个职业生涯里也只用过两次的绝命大招。
      
      沈易见沈泽丘腮帮子咬得贼紧,脸色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知道事情不妙了,小声问:“爷爷,你还可以吗?”
      
      沈泽丘没理他,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到了对付“厉鬼”上,只见他一手握着桃木剑一手把手指伸到嘴边,准备咬破手指用自己的鲜血来染那把桃木剑。
      
      沈奚一看那可不行,这老道士有几斤几两她已经见识到了,没必要再让他流血,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原身小姑娘的爷爷。
      
      “别!别咬手指!”

  •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求收藏鸭~mua~~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