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出手 ...

  •   一整箱的红玛瑙,而且还是正红色的水胆玛瑙,这绝对不是普通的货了。
      
      这个老头这会儿也顾不得手里头那只紫砂摆件了,立刻就将箱子里的这些碎石块都给倒了出来,仔细地拿出放大镜开始观摩起来。
      
      不多时,这老头脸上表情就变得严肃起来,并很快地将这些碎石块分门别类地推做了三堆。
      
      一堆就是那一整块雕坏了的差不多有一千克的玛瑙原石料子;
      
      一堆则是个头中等,从成人拳头大小到鸡蛋大小的碎石块;
      
      最后那一堆,则是一些细碎的边角料,大的也不过成人大拇指粗。
      
      老头将这些料子分完后,冲着姜沁渝道:
      
      “你稍微等等,这单子要接,也得等我们老板点头了才行。我给老板打个电话,他很快就过来了。”
      
      姜沁渝一愣,这才知道原来眼前这老头不是老板,看样子倒像是这古玩店的掌柜或者是经理之类的。
      
      这些玛瑙的价值,姜沁渝心里多少也有点底。
      
      现在人家说要收得老板看过才行,姜沁渝当然不会拒绝,点了点头就同意了。
      
      那老板应该是就在附近,得到老头的电话通知后,很快就赶过来了。
      
      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男人十来分钟的功夫就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大着嗓门喊道:
      
      “洪叔,什么事儿你这心急火燎的就叫我?”
      
      那老头笑道:“之前你不是说要给老爷子准备个生日贺礼吗?这不,有好东西上门了。”
      
      那男人一愣,目光落在自家柜台上那几堆玛瑙上,瞬间精光闪过。
      
      下一秒,他就看到了站在柜台外边的姜沁渝,面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来,几步走近,伸出手来就冲着姜沁渝寒暄道:
      
      “鄙姓孙,孙青,小姑娘贵姓?”
      
      姜沁渝顺势将对方伸出来的手握了一下,回道:
      
      “孙老板好,我叫姜沁渝,您叫我小姜就行。”
      
      那老板点点头。
      
      “这些红玛瑙是小姜你带来的?”
      
      看清楚柜台上那些碎石块的样子后,孙青嘴角顿时抽抽,颇有些心痛扼腕。
      
      这到底是哪个败家子干的?!
      
      这么一大块玛瑙石,要是找个雕刻大师来篆刻,绝对能制作出一精品摆件来。
      
      可这么好的一块料子,竟然就被人这么给整废了,碎成了这么多块!
      
      况且从这些碎石块的雕琢刻痕就能够看出来,整废这块红玛瑙料子的人,篆刻技艺可以说非常糟糕。
      
      甚至可以说根本不懂雕刻,完全就是在毫无章法地胡来!
      
      天知道这段时间为了找一块上乘的玛瑙石,他伤透了多少脑筋想尽了多少办法。
      
      殊不知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竟然有人这般暴殄天物,随手就将这样一块精品玛瑙给整废了!
      
      孙青简直要气炸了,但面上却还不敢表露出来。
      
      而且就刚刚说话这会儿的功夫,他已经将眼前的这个叫姜沁渝的年轻姑娘仔细打量过一遍了。
      
      这个姜沁渝身穿极为朴素,看起来像是个学生,言行举止间不像是大家族豪门里出来的。
      
      可见这块料子被毁成这样,应该不是她本人的手笔。
      
      不过这到底是谁干的,孙青也没兴趣知道。
      
      真要是有那样完整的一整块玛瑙原石,人家也不会跑到这儿来推销,所以孙青没打算追根究底。
      
      他的目标,是这三堆碎石块里面最大的那一块玛瑙料子。
      
      那块料子虽然雕坏了,但块头还行,找个技术精湛的雕刻师,费点心思琢磨琢磨,应该还是能抢救一下的。
      
      精雕细琢一番,未必就不能做个其他的小型摆件。
      
      到时候给老爷子当做生辰贺礼,也还是拿得出手的。
      
      所以他也没拿乔,直接开口道:
      
      “东西是好东西,但想来你也看到了,老掌柜已经将东西分出来了。”
      
      “这块大料,还有这些中等料子,我们店可以收下,但这些边角碎料就算了,我这儿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
      
      姜沁渝倒也不觉得意外。
      
      她心里也很清楚,这些细小的石块肯定没人要,原本她是想着当做搭头送出去,但既然这家店老板不稀罕,那这话她索性也就不说了。
      
      她比较关心的是这些东西的价值,忙道:
      
      “那这块大料和这些中等石料,孙老板您开个价?”
      
      孙青一看姜沁渝这样就知道这姑娘是个外行菜鸟,不然绝对不会这样沉不住气。
      
      不过他这人做生意向来看心情,这姑娘给他这么块合心意的料子,他心里高兴,也就没想着坑人,干脆直接开了个诚心价:
      
      “那块大料子十二万,这些中等料子也就只能做坠子或者小的手玩把件,胜在数量不少,三万,你要觉得合适,我就收了。”
      
      姜沁渝在心里算了算,觉得这价格比她之前预估的可能还要高一点,知道这老板没坑她,就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临交易前,姜沁渝还是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老板,我这些边角料,你这边能帮忙加工一下,给磨成珠子吗?”
      
      那老板一愣,转瞬就明白姜沁渝的打算了。
      
      这些边角料,只要在机器上面磨掉棱角再抛光,就是顶好的玛瑙珠子,打个洞穿起来就能制成珠串手链。
      
      玛瑙手链虽然不算贵重,但想要纯天然的料子可不容易。
      
      一般人在外面市场上鲜少能买得到真货,但姜沁渝的这些边角料,绝对是真品无疑。
      
      这样的料子做出来,不管是自己戴或者送人都是不错的小物件。
      
      孙青也是个直爽人,这种小事儿他当然不会拒绝,很爽快的就点头同意了:
      
      “后面就有打磨机器,让店里伙计去帮你加工一下,这个不费事儿,你坐下等等就行。”
      
      交易谈妥,双方都挺满意。
      
      姜沁渝也没要现金,直接报了一个银行卡号,不多时十五万的汇款就转到了她的银行账户上。
      
      钱一到账,姜沁渝这才将那些石料推到了老掌柜跟前。
      
      那掌柜老头将那些中等料子一颗不剩地给装到保险箱里,而那块大料,孙青自己直接就拿走了。
      
      剩下的那些边角料,在老掌柜的吆喝下,交给了店里内堂的一个伙计去加工打磨,不到一个小时,就全部抛光钻孔完毕端了出来。
      
      因为边角料的确不值钱,所以姜沁渝也不担心这东西会被对方动什么手脚。
      
      在厚着脸皮问老掌柜要了一把穿手链用的绳子后,姜沁渝这才满意地告辞离开,临走前还被店老板孙青塞了一张名片。
      
      从珠宝一条街出来,就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这个时间点肯定是不可能有车回去了,姜沁渝赶紧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知姜妈今天不会回家的事儿,然后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住下。
      
      那一箱子玛瑙让她一下子多了十五万的存款,这让姜沁渝心情有些激动。
      
      她在酒店附近的一家小吃店随便糊弄了一顿,就往附近的商场跑。
      
      趁时间还早,她准备给家里爸妈买点东西,顺便看看有没有手机店,给弟弟买个手机。
      
      姜沁渝的弟弟姜沁洋如今在东川县一中上学,这学期已经接近尾声,下半年就要上高三了。
      
      但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她这弟弟性子很是沉闷寡言,平时总喜欢低着头,看起来格外缺乏自信。
      
      上半年的时候,有一回姜沁洋跟她打电话,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想买个手机,话语间很有些自卑。
      
      姜沁渝觉得很心酸,她当然知道一个乡下孩子在城里上学,多多少少会被人瞧不起。
      
      加上她家这条件,只怕她这弟弟在学校是被同学排挤了,不然以姜沁洋的个性,根本不会向她开这个口。
      
      所以那段时间姜沁渝拼命做兼职,就为了凑够钱给弟弟买个好点的手机。
      
      但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兑现,结果姜爸就中风了,姜沁渝手里的钱光是交手术费都不够,哪里还有余钱买手机?
      
      大概她弟也知道家里情况困难,所以在姜爸住院以后,就再也没跟她提过买手机的事儿。
      
      只是姜沁渝却没忘记这事儿,这会儿手里头有钱了,她当然要满足弟弟的这个愿望。
      
      所以在进了商场后,她就直接来到了一家手机店,要店员拿出了时下年轻人喜欢的手机款式,最后斟酌了一番后,买了一台近三千块的高清拍照手机。
      
      手机买好之后,她又去了楼上的服装场,给姜爸姜妈都挑了几套衣服,这才结账走人。
      
      回到旅馆后,姜沁渝一面翻手机里的账本,一面就开始挨个给以前借了钱的那些同学打电话。
      
      问了账号后,将早前从同学那儿东拼西凑借过来的钱都还了。
      
      但在翻到最后一页,看到“秦连山”三个字,她却不由得停了下来,面上表情也变得十分怅然。
      
      当初姜爸中风住院,第一个借钱给她的人,就是秦教授,而且是二话不说就给她拿了一万块钱。
      
      这样好的老师,姜沁渝这辈子只见到过这么一回,她曾经在心里无数次对自己说,你何其幸运,碰到了这样好的导师,一定要全力以赴,绝对不能辜负了老教授对你的期望。
      
      但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实现,就已经直接夭折了。
      
      姜沁渝心下有些黯然,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向西媛打了个电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