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系统激活 ...

  •   下火车,抵达东川县,还要坐一个多小时汽车到达白云乡。
      
      大巴在白云乡镇上停下,姜沁渝拖着行李箱下了车后,又叫上一辆摩的,一路晃晃荡荡走了近半个小时,才抵达了明罗村村口。
      
      这个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姜沁渝也没让摩的往村里开,下了车拎着行李箱就往村子里走去。
      
      望着村里各家屋顶飘起的炊烟和家家户户散溢出来的饭菜的香味儿,姜沁渝的鼻头不由得一酸,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往自家的方向走。
      
      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处青砖瓦房前。
      
      推开院子门进去,正坐在院子里吃饭的姜妈有些错愕地抬起头来。
      
      待看清楚来人是谁后,她猛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又是惊讶又是欢喜地迎了上来:
      
      “小鱼儿,你怎么回来了?怎么回来也不事先说一声?”
      
      姜沁渝叫了一声“妈”,却没解释自己为什么突然归家的事儿,只是低着头朝院子里坐在藤椅上正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的父亲看去。
      
      姜爸张嘴似乎想要说话。
      
      可因为中风,姜爸如今嘴有些歪,连说话都有些艰难。
      
      他嘴努了半晌,也没能发出一个完整的词汇,顿时又是羞窘又是恼怒,面色瞬间涨得通红,满眼都是焦急之色。
      
      姜沁渝见状心下更加酸涩,顾不上别的,丢下行李就来到了姜爸跟前,安抚道:
      
      “爸,你别着急,有什么话咱们回头有的是时间说。”
      
      见姜妈正在给姜爸喂饭,她忙接过姜妈手里的碗,冲着姜妈道:
      
      “我来喂吧,妈你自己先吃饭。”
      
      姜妈却是摇了摇头:“你也还没吃吧,不知道你要回来,晚饭做得少了,妈再去给你炒两个菜。”
      
      姜沁渝赶忙阻止道:“别,这些就够吃了,实在不够您就煮碗面吧,我也不是很饿。”
      
      姜妈没说什么,转身就进屋去了。
      
      一个月前姜爸因为脑中风住院,姜沁渝请假回了一趟家,还东拼西凑借了两三万,这才勉强将手术给做了。
      
      但脑中风是一个长期的康复过程,即便做了手术,要治好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以姜家现在的境况,实在无法做到长期在医院做疗养,只能在家里养着,开点药采取保守治疗。
      
      只是这样的治疗办法,效果肯定不太乐观。
      
      这会儿,姜沁渝一边给姜爸喂饭,一遍观察姜爸的身体状态。
      
      但很快她就发现,这回家的一个月,父亲的病情恢复情况并不理想。
      
      如今父亲的下半身已经瘫了,嘴也有些歪斜,跟上次出院时比起来根本没多大起色。
      
      这情况绝对不容乐观。
      
      这让姜沁渝的心不由得一沉再沉,面色都变得严峻起来,一对柳眉紧蹙着,很显然对这情况感到十分棘手。
      
      姜爸虽然中风了,但还没有老年痴呆,当然知道闺女为什么会露出这样严肃的表情来。
      
      他的心里也不好受,神情黯然,嘴里“啊啊”了几声,试图开口安慰女儿。
      
      可语不成调,如今谁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
      
      姜沁渝心里清楚,父亲的这个情况,还是要去医院治疗才是正道。
      
      可如今姜家家徒四壁,之前欠的那几万块钱都还没还,又哪里还拿得出钱来?
      
      而且下半年弟弟姜沁洋就高三了,也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光是复习资料和高考报考这两项,就都是不能省的开支。
      
      原本姜沁渝在秦教授那边的实验室做助理,每个月还是能拿到一两千块补贴的。
      
      可是现在这个工作没了,只能再想别的办法了。
      
      姜沁渝在心里琢磨着怎么来钱才更快一点,但这点心思,却不方便透露给姜爸知道。
      
      如今这情况已经够糟糕了,若是让姜爸知道她被学校开除了,不但研究生没得读了,连大学毕业证都没拿到,只怕姜爸情绪会更加激动,到时候病情加重,再中一次风,那可就麻烦了。
      
      事实上,姜沁渝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人解释。
      
      毕竟早在几个月前,家里人就已经知道,她考上宁大的研究生了,还被教授聘请到了研究所当实验室助理。
      
      但这种事儿,纸包不住火,瞒着肯定是不行的。
      
      姜沁渝也没想过要瞒天过海,打算先将这事儿透露给姜妈,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所以晚上等父亲睡了,她还是将母亲给叫到了她的厢房,将在学校里发生的事儿都一五一十地说了。
      
      姜妈一开始也是非常震惊和难以接受的,但她虽然没念多少书,却相当开明和睿智。
      
      而且跟学历前途相比,她更看重的,还是女儿的性命。
      
      知道姜沁渝被两个混混围殴,差点就死了,姜妈又是庆幸又是后怕。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书不能念就不念吧,只要人没事儿就好,先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再考虑接下来的事儿。”
      
      如今家里的担子都压在闺女一个人头上,姜妈真怕女儿心里压力太大想不开,忙出言安慰道。
      
      姜沁渝点了点头,但心里却并没有松口气,反而愈发觉得心情沉重和难受。
      
      家里砸锅卖铁地将她送出去,念了四年大学,本以为很快她就能工作赚钱贴补家用,改善家里困窘的现状。
      
      但如今她却辜负了家人的期望,一朝被打回原形,完全看不到前路跟未来。
      
      这让她如何敢松懈,又有什么脸面休息?
      
      晚上躺在床上辗转了一夜,第二天鸡一叫,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如今正是夏天,早上天亮时间很早,姜沁渝随便洗漱了一番,就往院子外面走去。
      
      六月底,稻谷灌浆,再过半个月就到了第一季水稻收割的时间,所以这个时候,村里的梯田已经开始由青转黄了。
      
      走在梯田埂上,路过自家的蚕豆田,看到田垄里鼓胀饱满的蚕豆荚果,她下意识地就伸出手来摘了一把,打算带回去剥里面的蚕豆炒着吃。
      
      却不想,就在她摘下一把蚕豆荚后,脑子里忽然滴的一声响。
      
      紧接着,一连串的电子音就在她的耳畔响起。
      
      “检测到植物能量,系统能量补充中。”
      
      “能量补充完毕,佃农系统启动。”
      
      “系统正在初始化——”
      
      “系统装配成功,欢迎进入佃农系统!”
      
      什么鬼?
      
      姜沁渝眼睁睁看着手中的蚕豆莫名其妙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下去,很快就变成了一把干柴。
      
      然后在姜沁渝的眼前忽然有一个蓝色显示屏冒了出来。
      
      她有些目瞪口呆,懵了四五秒才回过神来。
      
      系统?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捡到金手指了?
      
      可这什么佃农系统,听着就像是旧社会地主手里面讨生活的穷苦农民,光听名字就挺心酸的?
      
      别人的系统都是什么制霸娱乐圈,神级学霸,商界大亨之类的,到她这儿,成了佃户?
      
      但这会儿,姜沁渝也顾不上吐槽了,既然中奖了,最起码得弄清楚,这劳什子的系统,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吧?
      
      捣腾了老半天,姜沁渝才算是弄清楚这个佃农系统是怎么回事。
      
      总的来说,这玩意儿就是一个位面种田系统,而她大约就是这个系统选定的农民工。
      
      根据系统的介绍说明,可以知道,这个系统来自于遥远的某个星际位面。
      
      这个星际位面的文明等级要比地球要高。
      
      但可能是因为战乱或者天灾等特殊原因,导致该位面的文明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断层,很多古老的文化传承已经完全失传了。
      
      这其中,就包括种田这项技能。
      
      这就导致,整个位面再也没有人能够从事繁琐的种植和养殖工作。
      
      偌大的星际,居然找不到一个从事种田事业的农民。
      
      于是,在经过重重商定后,该位面决定从其他位面取经,并护送佃农系统闯荡各大位面。
      
      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寻找到其他星系懂得种田的智慧生命,雇佣这些居民来帮助他们种田。
      
      结果好巧不巧,眼前的这个系统,无意中来到了地球,选定了姜沁渝这个宿主。
      
      也就是说,姜沁渝不过是这个地球位面意外被佃农系统锁定的一个壮丁而已。
      
      而佃农系统,在选定好了人选之后,会将系统位面的田地直接租赁给被绑定者进行种植。
      
      租赁的形式,就是在庄稼成熟收割后,系统会付出一定比例的粮食作物作为租金,返租给佃户,同时还会根据农作物的收成情况给与一定的积分。
      
      换句话说,这个系统,其实就跟旧社会的地主一样,属于万恶的剥削阶级,干的差不多就是空手套白狼的买卖。
      
      姜沁渝看完系统说明后,是颇有些无语的。
      
      但这会儿这玩意儿已经跟她绑定了,想要解除这个系统的绑定,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等等,你是说,你是从其他星际位面飘过来的,以什么样的形式?”
      
      就在姜沁渝准备再摘一把蚕豆荚回家的时候,她的脑子里蓦地想起了什么,忽然询声问道。
      
      是了,她想起来了。
      
      这个系统的声音,她不是第一次听见!
      
      早在一个月以前,在秦教授的陨石被盗的那天,在实验大楼里被两个混混围殴的时候,她好像就听到过这个系统的声音。
      
      “为了保护系统的完整性,在进行星际跳跃的过程中,本系统隐藏在星际陨石中,是宿主你的血自动激活了本系统,并成功绑定到了宿主的身上。”
      
      “至于宿主你说的那两危险分子,因为系统检测到宿主遭受攻击,生命受到威胁,所以系统已经将这两名危险分子处理掉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姜沁渝内心的困惑,这个系统主动为姜沁渝解答了她的问题。
      
      姜沁渝一惊:“处理掉是什么意思?”
      
      “就地抹杀。”电子音没有半分情绪地说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