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蛇精病一起混末世》云影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19:05: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吃完晚饭后,程泽仔细地锁好门,穿着旧的大领T恤和大短裤,在房间里打游戏。
      放了大招、补蓝的时候,程泽猛地本能地感到一丝危机,下意识转头看去,瞧见程源站在敞开的门旁,手里玩着一串钥匙,手指转着钥匙圈。
      卧了个大槽,他什么时候配了这个房间的钥匙?
      程泽条件反射般地坐直了身,有些警惕地盯着他。
      程源也没打招呼,就坐到了程泽的床上。
      “我有点困,准备睡了,哥你回你房间吧!”程泽说完,还装模作样地打了一个哈欠。
      程源当成没听见一样,拿起程泽的手机翻看,“这个柳飘飘是谁?”
      “我一个同学。”程泽伸手夺过手机,“好了,你该去睡觉了。”
      程源这次倒是任由程泽拿走了手机,也不再追问柳飘飘的事。程泽心里一松,程源却拍了拍身旁的位置,“今晚我和你一起睡。”
      程泽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炸开来了,干笑两声,“这个,我睡相不好……”
      程泽暗搓搓地瞄了几眼门口,心里偷偷预计着,自己跑出房间,再逃进浴室,将门反锁,需要多少时间。
      “好了,听话,过来。”
      程源自然清楚程泽心里的小算盘,程泽刚一动,就拦腰抱住了他。
      那条手臂像两条钢筋般箍着程泽的腰,程泽还没来得及挣扎,被一股力量一拖,双双倒在了床铺上。
      程泽汗毛倒竖,这只蛇精病要搞事……不,是要搞他了!
      明明程源体形颀长、身材偏瘦,却暗藏肌肉,力气也超乎想象的大。
      终于忍耐不住出手了……
      禽兽!
      不过今晚的程源确实很不正常,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样。
      “你到底是怎么了?杀人了,放火了,抢劫了,准备蹲监狱了?”
      程源稍微愣了一下,拉开些许距离,认真地盯着程泽的眼睛,“你就这么想我的……”
      程泽闭嘴不说话,程源看似温和地笑了笑,双眸微弯,这个笑容带着一丝别有用意的隐晦与恶意,“小泽,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意,对吧?”
      程源捏着他的脸,迫得他微微抬起下巴,指腹抚过他的唇,低头在他唇上柔柔地一碰。
      刚碰上,还没来得及体会其中美妙的触感。程泽就挣扎起来,抬腿冲着程源的要害就是一脚,立即被程源用长腿压住。程泽用手肘撞他,两条腿使劲地踢动,根本毫无作用,不过是螳螂挡车、蚍蜉撼树。
      程泽吃了一惊,明明两个月之前和程源打架,还能将他撂倒。
      可是现在完全不是程源的对手,简直像开挂一样,太不科学了!
      程泽死命挣扎,但每一个动作都被对方压制得死死的,最后T恤的衣摆被掀起。
      鸡皮疙瘩瞬间竖起,程泽终于忍不住喊道:“住手,我们可是兄弟,你这叫什么,这叫……”
      “我弟控。”程源啃咬着他的脖子,表情依然柔和干净,但眼神却像一匹饥饿的狼,看他的眼神就像一道美食。
      程泽怎么也挣不开程源,他低低地笑出了声,“小泽,过了今晚世界就要完蛋了。”
      “完蛋个鬼,你让开……”
      话才落音,程泽全身陡然一僵,不可思议地看着程源。这家伙居然硬了!
      程源朝他微微一笑,欺身压上来。程泽使劲地挣扎,却被程源掐了一下那个地方,疼得他使不上劲来。
      程源目光炙热地看着身下的人,“小泽,我要你。”
      “要个屁!”程泽像鱼一样弹起,却立刻被重新按了回去。
      “小泽,你说对了,就是要……”程源搂着他的腰,往下摸,按到后臀上,轻柔又肆意地揉捏着,“很舒服的。小泽,要不要?”
      “舒服?我来捅你,让你他女马的好好舒服个够!”程泽忍不住爆粗。
      “小泽,要上我吗?可以啊。”
      “你说什么?”程泽一呆,脑子过了一会儿才清醒,看程源的神情不像说谎,“算了,我怕我硬不起来。”
      “辛苦的事,我来就好了。”程源再次吻住程泽的嘴唇。
      裤子已经被脱掉了,衣摆撩起来,露出大片肌肤。
      手指如玉细腻坚冷,触碰着温暖的皮肤,在上面轻轻地滑动,就像钢琴家抚摸他的键盘。
      锁骨被啃咬着,手指爬上胸口,在那一点周围打转,玩弄了一会儿,又顺着腹部往下,亲吻也逐渐往下移动。
      那种有些酥麻的感觉让程泽心里一片慌乱。他口不择言地喊道:“走开……变态你干什么?”
      “你说呢?”
      程泽看清楚形势后,不禁咽了一下口水,程源跪在他的膝盖两侧,在程泽的注视之下,低头含住了他。
      粗重的喘息声响起,程泽几次挣扎无果,最后还被残酷地镇压。
      “唔……”程泽猛烈颤抖了一下,发出羞耻的喘息,双手插进程源的发间,无力地揪住了他的头发。
      就算不愿意,但程泽还是压抑不住自己本能,就像蓄势待发的子弹冲破枪膛而出。
      此刻仿佛是梦,但是……又觉得从来没有这样真实过。
      程泽瘫软地躺着,程源亲吻他的耳朵,将他的手按到自己已经膨胀的谷欠望上。
      手指颤抖着握紧那根东西,然后摩擦,直到掌心发热发烫,程源还是没有射。
      期间,程源不时地亲着程泽的脸,面上一片微酥的麻痒,仿佛暮春时节满眼满天的柳绵,乱朦朦地扑在眼上,看不清,也想不清。
      不知道过了多久,程源终于释放了出来,程泽觉得他整只手都麻了。
      “睡吧。”程源蹭了蹭程泽的脸颊,在程泽的耳边低语,气息热得厉害,烫得人耳尖发红,“放心,这次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我。”
      那句话像是对程泽说的,又仿佛是自言自语,声音很轻微,却很笃定。
      如果换一个人来说,也许会有种暖乎乎的安全感,可是程源说这句话……有你才更可怕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