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法国玫瑰》莲翘花开 ^第24章^ 最新更新:2019-06-17 01:13: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第 24 章 ...

  •   “嘿兄弟!”乔治追了上去。“你怎么啦,不是说好要和奥菲利亚谈谈得嘛。你别告诉我你真的打算撑两个星期啊。”
      
      “两个星期已经过去一半了。我可以的。”弗雷德咬牙说道。
      
      乔治一阵语塞,可是他受不了了啊!可能两人实在太像了,诅咒分不清谁是谁,自己有时候还会帮弗雷德分担一半厄运。他可忍不下去了。
      
      “说真的,你刚刚那样是因为那个马尔福?”
      
      “不应该么?她明明知道我们跟马尔福家不对头,还和他那么友好。”弗雷德踢了踢脚边的石头说。
      
      “嘿兄弟,我问你,她姓什么?”乔治拉着弗雷德在台阶上坐着,问。
      
      “罗齐尔,怎么了?”
      
      “罗齐尔这个姓以前代表着什么?”
      
      “......纯血黑巫师?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别急,我再问你,你觉得现在的罗齐尔呢?”
      
      “......在商业上表现出色?和巫师和麻瓜界都有往来?这不是爸爸前一阵说的么。”
      
      “那你觉得奥菲利亚人怎么样?”
      
      弗雷德眼前浮现的是那个棕发小女巫深夜里对他小心翼翼的劝说、在他们遇到瓶颈时给予的帮助,以及那副龙皮手套。弗雷德瘪了瘪嘴。
      
      “你也觉得还不错吧。你不能否认如果不是因为奥菲利亚和赫敏交好,他看在奥菲利亚的面子上才没有把那个脏字说出口,不然照他的个性,他当时根本不会把那几个字咽回去。”乔治拍拍弗雷德的肩。“而正是因为奥菲利亚的交友观念,斯莱特林看不惯她的人还是很多的。但也正是因为她和马尔福是朋友,才没有人敢动她。”
      
      “可……”弗雷德欲言又止。
      
      “她生长在那样的一个背景下,这样已经是他们一家能做到最好的境界不是么?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不是韦斯莱的名声已经这样,如果韦斯莱家也和罗齐尔家一样的处境的话我会怎么做,我觉得我差不多也会这样。”乔治后仰着,看着霍格沃茨蓝蓝的天空。
      
      “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人,我们还有家人。”弗雷德看向那个和他长得一摸一样的兄弟,说。“好吧,我懂你的意思了,情有可原是吧。”他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但是还是很不爽。哼。”
      
      乔治意味不明的看了自己的兄弟一眼,调侃道:“弗雷德,小奥莉才十二岁吧。看不出来啊,你……”
      
      弗雷德莫名其妙的看了乔治一眼,说:“我们一起送的生日礼物啊,你忘了?看不出来我什么?等等,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事?”
      
      乔治但笑不语的看着他。
      
      “哦,拜托,打住你可笑的想法吧,我就是不爽朋友和敌人走的那么近而已!”弗雷德慌乱的说道,却不知道自己耳尖开始一点点的变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在……哎呀总之没有的事儿!”
      
      乔治揶揄的笑道:“行行行,你说是就是,午餐的时候别忘了找小女巫好好谈谈正事儿,再倒霉一个星期我可忍不了。”
      
      “换谁都忍不了。”弗雷德嘟囔着和乔治消失在拐角。
      
      在他们不远处的楼梯口,一个有着浅金色夹杂着棕色,长达腰际的头发,戴着一对萝卜状耳环的女孩儿看着他们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做梦般的轻轻说道:“哦,有点甜,又有点酸。”
      
      奥菲利亚并不知道自己再次成为调侃中的女主角,她进入了图书馆后就沉浸在了知识的海洋中。
      二年级的她们作业量更大了,奥菲利亚好不容易才有机会看一些课外的知识,因此这段时间对于她来说简直是身处天堂一样。然而快乐的时光很短暂,很快就到了午餐时间。奥菲利亚不意外的在坐下来的那一刻看见赛琳娜·佩尔三步两步的走了过来。
      
      “奥菲利亚,你真的……”她一走过来就开口询问,然而还没说完,就被两个一摸一样的红头发无情的打断了。
      
      “不考虑——”
      
      “——起码不是现在。”
      
      双胞胎你一句我一句的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先冲这奥菲利亚她们笑了笑,再对向佩尔说道:“好了,佩尔,让洋娃娃喘口气。”
      
      “现在我们两有急事要和小奥莉谈谈,你可以先喝杯南瓜汁等等,”乔治边说边从桌上拿了杯南瓜汁塞进佩尔的手里,然后轻轻地推着着她朝另一边走去。
      
      “嘿,你们两个格兰芬多的击球手!这是你们格兰芬多想要妨碍我们团队成长的计划么!”佩尔抗议道,如果说伍德是整个学校最痴迷魁地奇的人,那么佩尔绝对排在第二,“我告诉你们!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让我过去!”
      
      “好啦,不是关于魁地奇的事儿,很快就好,别激动……五分钟好吧!冷静点。”乔治双手一摊,无奈的安抚道。
      
      “I’m watching you two!(我在这儿看着呢!)”她狠狠地盯着。
      
      “天呐,她简直是伍德的绝配,”乔治一边嘟囔一边走了回来,“小奥莉,我看你离加入拉文克劳队不远了。”
      
      奥菲利亚发愁的扶额叹气,随后看向他们:“你们是来找我做什么的?哦!是那天我说的那句话吗?”
      
      “你的一句话让我确确实实倒霉了一周,”弗雷德苦笑的说,一旁的乔治跟着点了点头,“所以神奇的姑娘,请你一定要告诉我你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呃......”奥菲利亚不安地看着他们,“我真的不知道解决的办法。”
      
      “什么?!”弗雷德和乔治都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放弃并默默忍受吧,”一旁一直在切牛排的卡拉终于转了过来,同情的看着兄弟两。“奥菲利亚这嘴啊,只要是她觉得不对劲的,那可是一个比一个灵。”
      
      “真的很抱歉,我当时是气在头上才脱口而出的......”奥菲利亚满怀歉意地说道,“自从我出现魔力暴动的那年把我堂叔的腿说断了以后我父母就告诫我不要轻易说别人的坏话了……这几年好了很多,没想到......”
      
      那年她才五岁,也不记得父亲与这位堂叔具体聊了什么,只记得自己被这个堂叔的语气气的魔力暴动,把沙发上的抱枕都飘了起来。看到堂叔对他们家的不屑,她就小声的对自己的母亲念道:“他真讨厌,他最好快点离开我们家。”然而还不等罗齐尔夫人说些什么,只见正倚在实木的楼梯扶手上的这位堂叔突然重心不稳的向后仰,然后摔了下去。然而就从这样一个说高不高,说矮不矮的高度摔下来,这位倒霉的堂叔也把自己的腿摔了个粉碎性骨折。当然这是奥菲利亚之后才知道的事,她当时只知道,这个讨厌的堂叔一直嚷着腿疼,要马上通过壁炉回家。然而之后这引起了罗齐尔夫妇的高度重视,而通过对奥菲利亚的观察后他们发现了这一可怕的天赋(?),逼着要奥菲利亚发誓以后再也不这样诅咒他人。而这几年,随着奥菲利亚魔力稳定之后,外加上奥菲利亚也更加懂事了,这样的事情再也没发生,罗齐尔夫妇才认为这只是她的一种魔力暴动的表现,而奥菲利亚现在也就是一个直觉非常准,尤其是对即将发生厄运比较敏感的小女巫罢了。而这样的人,魔法界大有人在。
      
      但现在看来明显不是如此。奥菲利亚心想,眉头微微皱起。
      
      弗雷德和乔治则以为小姑娘这是在内疚。乔治马上说道:“没事的,奥菲利亚,你不用感到抱歉。我兄弟也不是不能再忍一个星期不是么。”
      
      “啊,对的,洋娃娃,我没事的,我很能抗的。”弗雷德双手举起,做了个显露肌肉的姿势。
      
      “哦,真的很对不起。”奥菲利亚遗憾地说,“不过,我可以试试给你个祝福,看看会不会好一点?比如,我已经原谅你了,弗雷德,希望你下个星期能够好过点。”奥菲利亚抬头看向弗雷德笑了笑,“我是真心地希望你能顺利点,也真心地希望这次尝试能够管用。毕竟我以前从来没有被我咒过的人来找我解咒之类的,我也不知道这样管不管用。真的对不起,我以后会更小心地,不,我以后再也不这么说了!”
      
      弗雷德和乔治看着奥菲利亚慌慌张张的样子笑了。弗雷德揉了揉奥菲利亚的头发,惊喜的发现手感不错。他看着奥菲利亚说:“希望你的祝福管用,神奇的小女巫。”
      
      “如果真的管用,那你可就是个宝藏了。”乔治眨了眨眼,挥了挥手,和奥菲利亚她们道别。
      
      奥菲利亚冲着他们喊道:“到时候告诉我!”然后看像又凑了过来的佩尔,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去海选还不行嘛……但是说好了,我只做替补!”
      
      佩尔本来以为自己还要苦口婆心死缠烂打的劝说一番,没想到目标自己送上了门,简直高兴坏了。至于奥菲利亚说的只做替补,到时候奥菲利亚上不上场不还是她说了算,先把人骗进来才是正事儿。她已经看到伍德在知道今年拉文克劳球队又加入这么多优秀球员时气的跳脚的样子了。
      
      佩尔高兴地走了,奥菲利亚却似乎陷入了一种沉思之中。卡拉看着她握着刀叉半天不动的样子,凑近问道:“你咋了,想什么呢?要不我去跟佩尔说你实在不愿意吧?”
      
      “不是这件事,”奥菲利亚摇摇头,小声回答,“等下回宿舍我再和你说。”
      
      饭后两人回到了宿舍,奥菲利亚施了新学的防偷听咒后才悄悄地和卡拉说出了自己那所谓的“乌鸦嘴”的故事。
      
      “我一开始只是以为你只是直觉敏锐,所以每次都能感觉到事情的走向。”卡拉看着奥菲利亚,呆呆地说。
      
      “但万一,我是说万一,这一些事情是因为我说了才发生的呢?哈利是因为我潜意识的思想才进不了车站,也是因为我的潜意识的想法所以没被开除。”奥菲利亚担忧地说道。
      
      “不,不会的。我是说,并不是你所有希望的或者是所说的都会成真,”卡拉非常肯定地说,“比如你前几天就提出希望佩尔不要再缠你,但是这并没有成真。又或者你本来想去布斯巴顿,但是最后还是来了霍格沃茨。”
      
      “所以我还是只是直觉比较准而已是么?”奥菲利亚小心翼翼的说。
      
      卡拉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说:“当然,不然你岂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只要动动嘴,世界都随着你的意念而走。但是你现在仍然在为拜托姓氏偏见而努力,仍然有大大小小的烦恼,可见你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厉害。不然还要救世主干啥,让你说个话把神秘人消灭不是更方便。”
      
      奥菲利亚翻了个白眼。“但是,这样怎么解释弗雷德身上的事呢。不可否认他身上的发生的事儿都太不寻常了啊。”
      
      “按照我之前推测的可能性,我会觉得这是因为你的直觉已经预感到他要倒霉了,所以你肯定的说了出来,然后他真的倒霉了,这就显得你有点特殊天赋的样子。”卡拉思考道。
      
      “或者是,当我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我的这种特殊天赋才会显现出来?”奥菲利亚悄悄地说,“比如小时候我实在魔力暴动,这次我也是因为非常生气……”
      
      “我觉得我们可以去图书馆找找资料。”卡拉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但是我认为更直接的是回去看看你的家谱,看看你们家有没有什么特殊天赋。你知道的,像预言这样的天赋往往是通过血液遗传的,比如特里劳妮家,甚至飞行、变形这些学科上的天赋也是。也许你们家祖上是个诅咒大师?给自己所有的后代下了个咒?”
      
      “……特里劳妮家还是算了……她疯疯癫癫的,我可不想像她。对了,这件事就你知我知就好。”奥菲利亚说。
      
      “当然,回家我就把这段记忆扔进冥想盆里。”看到奥菲利亚震惊的表情,卡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可是我们家学习的独门技巧,我们家所有人十一岁之前就必须学会的技能。当然实际操作还是要大人们帮忙的,你可别乱说出去。我回家以后就把魔法史的记忆全扔进去了。其他的稍微清理了地方,不然我哪里能记住这么多知识。”
      
      “……希利亚德家……真令人震惊。”奥菲利亚小声地说。不过拉文克劳又有几个是正常的,她看着刚进入休息室、被称为疯姑娘的那个学妹想,况且自己这样也没正常到哪里去不是么。
      
      然而一整个下午,她们也没有翻到准确地信息,大概这也是因为她们不知道应该从哪里找起,只好一页一页的翻着《巫师界奇人记录》,试图寻找和奥菲利□□况相似的奇人。当然,一个下午还不够她们翻完这本书的四分之一。但是这趟图书馆之行并没有白费,她们撞见了一个让她们意想不到的事儿。一直到吃完饭,卡拉还对此念念不忘。
      
      “梅林的臭袜子,小罗伯是要气死还是伤心死了呢?”卡拉感叹道,“自己好不容易和喜欢的女孩子都当上了级长,结果……啧啧啧。”
      
      他们走到鹰环前敲了两下,鹰环开口问道:“什么东西即是真实,又是虚无?”
      
      奥菲利亚正准备好好思考一下的时候,卡拉脱口而出:“那一定是爱情,一种你能确确实实感觉到的情感,但你无法具体形容,也无法抓住,只能眼睁睁的感觉它消失在指缝中。哦,可怜的小罗伯。”
      
      奥菲利亚一边捂着嘴笑着一边看着鹰环竟然欣慰的同意了这个答案,给他们打开了大门。
      
      “你看,连老拉文克劳的门都觉得小罗伯可怜。”卡拉故作无奈的说,随后走了进去。
      
      “我可怜什么?”罗伯特黑着脸站在门口。
      
      “……嗨,哥哥,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我和奥菲利亚还有天文学的作业没做,我们先上去了啊!”卡拉尴尬的笑着,拉着奥菲利亚就往楼上冲。
      
      “你最好别让我听到你在我背后说我坏话,卡拉!”她们听到罗伯特在后面喊着。
      
      “他应该没听到吧?”进了寝室,奥菲利亚担忧的问。
      
      “爱情这种东西要听到?”卡拉撇了撇嘴,像看傻瓜一样看了奥菲利亚一眼。奥菲利亚笑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星象图,坐在了窗台边,开始写作业。奥菲利亚一边写一边想着,等这次圣诞节回家,她是要和父母好好聊聊家族史了。
      
      写完了星象图,奥菲利亚和卡拉就准备洗洗睡了。卡拉走到窗前,正要把窗帘放下来的时候看了眼窗外,看到几个刚关完禁闭正准备回寝室的学生。
      
      “我突然想起来,今天关禁闭的人应该很多吧。”卡拉说。
      
      “韦斯莱兄弟,哈利他们,斯莱特林的学生。或许还要算上我们学院和赫奇帕奇的学生。今天可真是热闹。”奥菲利亚说着放下了床幔。
      
      “热闹是他们的,甜美的睡眠是我们的。晚安,亲爱的。”卡拉伸了个懒腰,躺在了床上。两个小姑娘很快就睡着了。
      
      在她们不知道的暗处,一个庞大的身躯正慢慢移动着。
      
      

  •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还在卡文,所以没啥草稿。卡的原因主要是在思考人物塑造和故事走向。这里要啰嗦一下,我们这里所说的纯血贵族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贵族,巫师界并没有贵族这个说法,而是因为这些纯血家族自认自己高贵,以贵族的画风处世,请大家不要把概念搞错哈,我们还是原著向的。比如其实不论是马尔福还是韦斯莱还是格兰杰都应该是平等的,但是你能看出来马尔福就觉得自己优越,又比如想让纯血统领巫师界、纯血至上的心理。
    其次是奥菲利亚的金手指,我一直在纠结要怎么写奥菲利亚才不会过于强悍。肯定不能是“我希望世界和平”,然后事情就成真,并且要和之前的伏笔联系在一起,比如我之前设定,她是一个真正的拉文克劳。这些我是有点头绪了,但是还是要理一理。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者有人能猜到我的想法不哈哈哈。
    最后,真的忙着收拾行李,没办法抽出很多时间写,等回去以后因为行程很紧我也觉得自己可能不会有很多时间更新,所以20号到1号我应该都消失的,希望大家不要嫌弃啊......
    唠叨了这么多也是希望大家有很好的阅读体验,希望大家还能继续喜欢我这篇小文,也感谢木下秀吉同学一直在下面给我打卡,你简直是我更新的动力。还有以前给我留过言的小天使们,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离我而去了,但是我还记着你们!比如给了我营养液的少女酱,和机智的Anastasia,还有想要我日更3000的缨同学,我虽然不能日更,但是我超过3000字了 ,还有说不够看的羽同学...emmm我依然还是没有存稿的那个人 :)
    另外全文免费,希望大家能来j、j看看正版,让我看到点击率的增长吧!
    谢谢大家~爱你们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