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星际都是她的舔狗》芙情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25 21:24: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昭荷醒来的时候,满屋子的酒气瞬间涌入鼻,将她熏得头晕眼花。她掀开半截沉重的眼帘,才露出丁点儿久不见光的眼瞳便接受了一束强光的照射,差点儿再次紧闭。
      
      什么地方这么黑。
      她不是在从万佛寺回家的路上吗。
      
      昭荷还来得及用混乱的脑子思考,低沉不愉的男声在她耳边忽然响起。
      
      “再喝了这杯,那些事我就都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
      京都还有人能和她讨论咎不咎?皇子公主也不行吧。
      
      一个玻璃杯凑到了她的面前,刺鼻的味道让脑袋还有些晕的昭荷瞬间清醒。
      
      这味道就像大夏日里,宫里小黄门几日几日不洗澡的味道。
      
      她缩着肩膀抗拒地往后退。
      
      “不喝?”
      
       男人见她后退也不勉强,嘴角浮现一抹讥嘲的笑容。
      
      他怏怏放下酒杯,没什么兴致地说,“不喝这杯酒的话,你还有一条路可以选。”
      
      昭荷拿着眼睛胡乱扫了一眼男人,从混沌记忆里确定这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人。
      也不像是能给自己路的人。
      
      她皱着眉头,“你是谁?”
      
      包厢浅绿的光打在她白皙雪肌上,照射在她琥珀绿的眼眸中,也映在她眼角那颗泪痣上,平添好些的媚意。精致姣好的面容与带着醉意懵懂而魅惑的眼神。
       
      这女人在F区仗着美丽和愚蠢而鼎鼎有名。
      在这个眼神之前,他从没有觉得这蠢不可及的女人有多漂亮。
      
      男人啧了声,嘴角缓缓扯出一个戏谑的弧度,语气暧昧又像施舍,说出一个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决定,“陪我睡一觉,我就放过你那朋友。”
      
      昭荷懵了。
      世上居然有这样不知羞耻的亡命之徒。
      
      她眼珠儿转了转,思考着怎么样应对这个人。
      
      灯光由暗转明。
      男人的脸展露在昭荷面前。
      
      ——这家伙,头发居然是红色的,眼珠儿也是红色的!
      这已经不是异域人了,是她在话本子看见过的西国人。
      
      事态有些失控,昭荷微垂下眼,开始思考如何才能摆脱这个西国野蛮人。
      
      她以为自己在郑重思考,放在男人眼里却是低着头娇娇怯怯的模样。
      
      男人扬唇一笑,直接放在昭荷白皙的大腿上,一点一点往上探索。冰凉的手放在微有热度的腿上,那是从未被旁人触及、也不能被人触碰的地方。
      
      昭荷一激灵,思考和委曲求全都忘了,直接用身体最大的力气将男人的手打落。
      
      “大胆!”
      
      “给脸不要脸?”
      
      被驳面子的男人脸色瞬间变冷,一把抓住昭瑰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
      
      昭荷手腕被他拧得生疼,挣扎着想要逃脱,又使不出劲。
      她天生力气小,此刻更恨自己偷懒,没和武学师傅好好学武术。
      
      逃脱不了她也不再挣扎,疼痛反而让她脑子清醒,她放轻松了手抿着唇温和一笑。
      
      “你快些清醒,莫要再受奸人蛊惑了。现下将我送回去,你就是昭家的恩人,我父兄必然会奉你为宾的。”
      
      世上谁人不晓得她父兄威名。
      武的不行来文的,硬的不行来软的。昭荷一向不笨,作为昭家唯一的女儿,父兄及昭家给她荣华富贵,她也会在京都为父兄稳定后宅的。
      
      灯光由绿转蓝,照进她明亮且柔和的眼眸中。圆圆的眼眸里各种情绪交杂在一块儿,桃花眼却因笑而弯,怒意看不太出,笑起来恰似春华,娇滴滴的模样让男人脸色回温。
      
      他用一只手抓着昭荷,将她往沙发上一按,另一只手则划过昭荷的脸。
      
      冰凉的手指在温热且娇嫩的脸上留下不深的痕迹,停在泪痣那儿,揉纸似的将泪痣揉来揉去。
      
      看着女孩白嫩的眼角被生生揉出病态的红,男人才停下作恶的手,轻轻抚着那块地方。
      
      他眼神阴鸷,唇畔也浮现阴恻恻的笑容,倾身凑到了昭荷的面前,恶趣味地施舍,“你倒还不笨,不过你父亲早就不要你了。虽然你名声不好听,但只要你乖一些,我也乐意让你跟着我。”
      
      登徒子!
      
      昭荷气得牙痒痒,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卸下。
      
      “是吗?”
      
      她回忆着话本子狐狸精的动作,媚眼如丝巧笑嫣然地将手放在男人的肩上,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目的地前进。
      
      男人虽然无味于她的顺服,但看着她的眼眸却奇异地满意于这种顺服。
      
      他正想开口,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你……”一瞬间眼皮像是挂了一块铁,他不可自制的闭了眼。
      
      大功告成!
      
      昭荷努力将倒在自己身上的人翻下去。
      
      还好虽然没有跟着师傅锻炼,但由于沉迷话本子,学了点省事又简单的点穴功夫。也还好这个人离得近,觉得她太弱就没什么防备,直接将脖颈露在她的面前了。
      
      不然可真的是神仙也救不了她。
      
      看着已经睡着的男人,她呼出一口气释放自己的压力。
      
      她没有内力,点穴的效果维持不了好久,当务之急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也不晓得失踪了好久,阿爹回府见不到她可要着急的。
      
      昭荷试图想要站起来,因为喝太多脑袋昏沉沉,试了好几次才离开沙发站直了。
      
      她跨过那个瘫在地上的男人,恶意地用全身力气踢了他一脚。
      
      ——野蛮人!
      
      接着努力往门口挪去。
      
       打开门后,空气瞬间清新。昭荷也感觉比在房间里清醒了些。虽然腿脚依旧不伶俐,但她也可以挣扎着往前走。
      
      只是这个地方广阔到好像没有边境,昭荷走来走去竟然又绕回了原点。
      
      她不禁有些丧气,抓着栏杆喘息。
      但又知道自己不能停留。
      
      刚才那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万一被抓回去,还不知道要怎么生生死死。
      
       她紧紧拧着拳头,纤细的手指因用力过度而泛白,但疼痛好歹给她带来了几分清明与力气,又走了好一段路。
      
      直到最后,所有力气都用完了,连握拳的力气也不剩下。
      
      昭荷就着栏杆瘫坐在地,头晕目眩的时候,耳边仿佛还有喊打喊杀的声音。
      好像是那个可怕的男人追了过来。
      
      她紧咬着唇,决心不能被抓回去,想要再站起来,却跌得更惨。
      
      完蛋了……
      难道就要被抓回去,又回到那个稀奇古怪的地方,成为牵制父兄的木偶吗。
      
      试了好几次,却一直站不起来。
      
      昭荷心生丧意,不愿成为家族拖累又不知到底该怎么办。
      
      千钧一发之际,在没有人的走廊她终于见到活着的人。
      
      她的眼渐渐花了,看东西有了虚影,不太清切。
      只能看见来人大概是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步伐沉稳,看不清的眉目里仿佛覆着霜,看上去不像是个会施以援手的人。
      
       但现在她就只有这么一个求救对象。
      
      “救救我……”
      
      眼看着男人从她眼前走过,昭荷当即果决地扯住他黑色裤腿,用仅剩的力气努力仰头,十分虚弱地说出最后一句话,“烦请……送我回……京都,父兄……必有重谢。”
      
       刚才的所有举动,耗光了她所有气力。
      
       说完这句话,她已经什么事都没有办法再去想这是好人还是坏人。
      
      她的眼皮止不住往下耷拉,而本来就没用什么力气扯着男人裤腿的手也不被自己控制,慢慢松开,跟着身体一块儿跌落在柔软的地毯上。
      
      昭荷仰着头去看这个人,想要看一看这人的脸,却突兀地撞进了一双冰冷锐利的眸子里。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预收惹!
    【小软妹VS病态大灰狼。万人迷设定,醋王与修罗场。】
    《全星际都争着想宠我》
    苏茜穿书成了未来复仇小说《前妻的诱惑》里女主的小姑子。哥哥是渣男,爸爸是渣男,妈妈是恶婆婆。现在看似生活优越,但一切都会在不久后支离破碎。
      
    她只想活下去。一不小心,就成了星际团宠,所有人拼了命想宠她,包括复仇的嫂子qwq
    而且还引来一个高不可攀的大魔王……
      
    *
    第一次见到帝国太子的时候,苏茜忍不住颤抖。
    ——在书里,家族败落时,原主因为美貌被送给这个人当礼物,却直接被他拧断脖子。
      
    苏茜小心翼翼地避开他。
    却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狠戾冷血、阴鸷无情的男人,最后会小心翼翼捧起她的脚,用微凉的唇一点一点亲吻过她的足尖,虔诚而又执拗。
      
    苏茜被他折腾得泪眼汪汪,怯生生地问:“殿下……您想做什么。”
    太子轻柔摘去她羽睫上的泪珠儿,看着她一张漂亮到惊心动魄的脸,蓝眸底下翻腾出惊人的情愫与爱意,半抿着唇笑像是在哄小孩,“当然是,想要你爱我啊。”
      
    苏茜:我看不像,你这眼神明明就是说不爱你就死Σ( ° △ °|||)︴。
    作者年芳三岁,无逻辑无文笔无大脑,虐女就直播杀基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