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 ...


  •   设定上朱武与朱闻是分开的两人

      因为本人也爱朱箫!!!

      ========================

      爱情,太过麻烦且幼稚。

      见到母亲与父亲因理念不同而争执不断时,年纪尚小的九祸如此想著。

      父亲是日本□□会长的儿子,母亲几乎一眼就爱上这个外国男人,不顾家人反对下嫁给了父亲。

      俩人过上一段幸福的恩爱日子,可好景不长,那些甜蜜时光在她出生后慢慢消失。

      女人在有了孩子后,渴望的不再是年少冲动浪漫的爱,而是一个稳定安然的家。

      可父亲并不这么想。

      在争执不断了十几年后,他们离婚了。

      这离婚又更是麻烦,她成了他们的争夺品。

      总之,母亲在财大气粗的娘家帮助下抢到扶养权,于是她在十三岁时跟著母亲回国。

      母亲的娘家――银锽世家,名望极大财力雄厚,而银锽家像被诅咒似的,本家各代怎么生都是男丁,实在是想要女儿想的疯,所以领养了母亲做女儿,而母亲的哥哥在生下三位儿子后,深感生女无望后也领养了名女娃儿。

      “别以为妳来了可以分走其它人的宠爱!你这妖孽!”

      银锽本家大宅可不输父亲占地偌大的日式古宅,正当九祸悠然在宅子内闲晃,打算好好认识这以后的家时,那小自己几岁的女孩、无血缘的表妹瞪著她说著。

      九祸低头见那才八岁的挽月忍不住发笑,这才几岁,这台词哪学的?

      “妳笑什么!”认为被嘲笑的挽月,脸抬的很高,神情高傲像个小大人。

      “呵,笑妳气呼呼的样子很可爱。”她微弯身将脸靠近挽月,菀尔一笑明艳动人。

      挽月怔了会,随即怒上心头便是伸手一推,可没料到九祸移开身子,于是她跌在地上满身土。

      “妳这个……”又痛又脏的挽月正想起身,见到两名俊俏男孩走过来,又跪坐回地上委屈哭嚷著,“朱武、朱闻哥!她欺负我!”

      九祸见那小脸卖力哭著,还哭的不难看,秀气小脸梨花带泪确实我见犹怜,内心感叹这小妮子长大可不得了。

      不过一山自有一山高,之后某个狠角色的收了挽月这小妮子,但也是很后话了。

      “你别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还别人欺负妳。”说话的是朱武,他站到挽月面前,丝毫没有要扶妹妹起来的意思。

      “朱武你什么意思啊!”挽月立刻变脸。

      “叫我哥哥。”整个家族都宠著挽月,可就朱武老爱欺负她,每次都弄著挽月哭鼻子,可挽月却又老爱缠著他。

      “才不要!”两上还挂著泪痕,挽月赌气别过脸。

      朱武耸了耸肩,“好吧,反正妳也不是我亲妹妹。”

      “你、你说什么!”挽月眼泪又要溃堤时,朱武的双胞胎弟弟朱闻赶紧扶她起来。

      “好了、好了,别理那蠢蛋朱武,妳再哭眼睛都哭小了。”朱闻安抚笑说著,拿出帕子轻轻擦去挽月脸上的泪,那与朱武相似的笑颜多了分倜傥。

      “真的吗?朱闻哥?”信以为真的挽月担忧摸著双眼。

      “本来就不大了。”

      “朱武闭嘴。”

      “朱武你这讨厌鬼!呜呜呜呜呜呜!”

      这现在演的是哪出戏?九祸见著她名义上的表亲戚们深感无言。

      那在哭哭啼啼的挽月瞥见九祸正要离开,伸手指著她嚷嚷,“那个妖孽推我的!你们怎么不骂骂她!”

      朱武皱起好看的浓眉,走近挽月很是不悦,“妳才几岁学会说谎?妳自己推人推到跌倒的,以为我们没瞧见?”

      “我没有!”被戳破谎话的挽月反驳著。

      “好了,朱武,别老对挽月这么凶。”朱闻打著圆场,毕竟他耳朵快被妹妹哭聋了。

      “你这家伙,别老宠著她。”

      “女孩本来就是生来宠的,我银锽朱闻可是自小就立志当个绅士……”

      “是我推她的没错。”

      “啊?”那蛮生兄弟跟挽月异口同声很讶异,挽月逮到机会赶紧开口,“你们看,她自己都承认了!”

      “何只推妳……”九祸慢慢走近挽月,笑容逐开却充满压迫,“妳如果能让我真正不开心,晚上睡觉时就要多多小心,我父亲跟我说过,对那些不讲理、心眼小、陷害别人的小人呢,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她闭嘴。”她做了个划脖子的动作。

      挽月被吓旳噤口,没一会开口又是大哭大闹的,“那个妖孽欺负我!呜呜啊啊――”

      “好好好,拜讬妳别哭了!你朱闻哥耳朵快痛死了!”

      九祸笑了笑后一转身便走了,朱武颇有兴致的望著她背影。

      ***
      “妳有本事就下来跟我说话!”

      “妳有本事就上来。”

      爬上院子中那据说树龄五十年的枫树,九祸坐在枝干上优雅交叠起双脚,对在下头的挽月又说:“我听说过银锽家训,不论男女子孙自小皆得习武,劳其筋骨锻炼心智,你也是银锽家一员,不会连颗树都爬不上来吧?”

      “妳、妳、妳这妖孽!野女人!”被说重短处的挽月气的跳脚。

      九祸对这些不雅称呼一点都不恼火,反倒感到好笑地回,“我当妳在称赞我。”

      “妳不知羞耻!妳这要妖孽!妳这个……”挽月骂到口干舌燥气喘吁吁后,哼了声又瞪了眼便不甘愿离去。

      好不容易九祸才清净一会,又有人来了。

      “妳不生气?”

      朱武这才十三岁却英姿焕发,眉宇间多了分朱闻没有的霸道与几分顽劣,他伫立于树下抬头说道,他望著那一身休闲却无法掩掉优美身段的女孩。

      若甘年后,当朱武抱怨著大儿子螣邪狂妄任性难以控制不知像谁时,可得想想自己,不过这也是很后话。

      “你没听说过狮子被狗吠是不会回头的吗?”九祸反问著,她换了个姿势,没打算从树上下来。

      朱武挑了挑眉,“妳这说我妹妹是狗?”

      九祸也挑了挑眉,“你该不会这时候突然想当好哥哥了?”

      “如果是妳的话,说不定。”

      “我可是早你一个月出生。”

      “妳不打算下来?”

      “你可以上来。”

      “为什么我就得上去,而不是妳下来?”

      带著试探与竞争的眼神对视彼此一会后,九祸笑的迷人却带著些挑衅开口,“还是说你上不来?”

      语落,那意气风发的男孩身手矫健地上了树,他扶著树干与九祸平视。

      九祸露出一种『你输了』的微笑说:“你一直很容易中激将法的吗”

      微微倾身将脸靠近面前女孩,朱武双唇微弯,眼里散发天生的自信光采,“那可不一定。”

      九祸还来不及反应时手臂被攫住并被用力一扯,连叫喊都来不及,她便重心不稳跟著朱武一同落下树,没有料想中的疼痛袭来,因为她趴在温暖的身躯上。

      一手紧紧揽著九祸的腰,另一手则护住她的头颅,整个背部传来疼痛,朱武脸孔略微皱了下,闷哼一声后他坐起身,将怀中人抱得更紧,笑得颇得意说:“你下来了。”

      九祸难以置信盯著眼前人,“银锽朱武,你真是个疯子。”她这么说著,脸上却带著笑。

      深秋凉风蓦地一来,吹乱两人的发,也吹落树上火红的叶,似乎也吹动心池涟漪不断。

      一枚红叶落在醉人的酒红长发上,朱武轻轻挑起一束让落叶掉下,深邃双眸凝视著九祸。

      “我当妳在称赞我。”

      他笑说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