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沙罗听了白衣的建议,带过球球去看兽医顺便扫晶片,确定它没有晶片所以是没有饲主。

      品种幼犬通常不可能没人饲养,可能是原本的主人无力扶养所以才弃养,毕竟要饲养大型犬的花费很大。

      她很积极帮球球找领养的人,但其实自己很想养著,白衣知道她心思,便和黑衣提起这件事,没想到两人争执起来,从楼下吵到楼上关在房里继续吵。

      黑衣不想让沙罗看见两人争论让她在楼下待著,可她光站在楼梯口就听的见他们谈话。

      “我不准!要引起严重过敏怎么办?忘记小妹之前因为这样而发高烧好几天没退吗?”黑衣音量很大声。

      因为黑衣很激动,白衣声量也大声,但语气还是比较和缓,“那是沙罗小时候的事情了,现在她身体早没以前那么差了。”

      “反正我就是不准!”

      “沙罗不是小孩了。”

      “什么小孩不小孩,她不管几岁都是我小妹!”

      白衣默了会,语重心长说:“她总有一天会结婚、会离开我们,你该学著放手。”

      黑衣瞪著眼前人,“不要老是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

      “黑衣……”

      接下来两人音量变低,沙罗听不清楚他们在谈些什么,站了一会儿球球跑过来找她玩耍,她便抱著它坐在阶梯上。

      房间门开了,黑衣走下来站在沙罗面前。

      “黑衣哥……”沙罗望著脸色不好的哥哥有些害怕,怀中的球球倒是对著黑衣狂摇尾巴。

      黑衣盯著那一人一狗,抿了抿唇说:“好啦,妳要养就养……”

      “谢谢你黑衣哥,我好开心!”

      黑衣话还没说完,沙罗便放下球球欢天喜地的抱住黑衣,球球绕著两人脚边蹦蹦跳跳的。

      “这是拿你没办法,谁叫你是我小妹……”黑衣宠溺摸著怀中妹妹的头。沙罗个子娇小脸蛋还是很稚气,他怎么看都不觉得妹妹已经二十岁了,总觉得她好像还是才刚上小学……唉,真是烦人,多希望小妹别长大!

      白衣也走出来,站在二楼楼梯口望著底下的兄妹两人,黑衣抬眼与他视线对上,似乎还是有些赌气的别过脸,他只能无奈笑笑。

      能养著球球后,沙罗每天都心情极好,今天下课去宠物用品店买了粉色项圈给它戴上,在庭院里陪它玩耍时,突然的叫唤让她看向栅栏边,脸色阴沉的男孩恶狠狠瞪著她说要告她,接著那奇怪的男孩身旁还冒出两个人来。

      沙罗愣了好久才开口,“啊?为什么?”

      赦生见自己把屎把尿几个月的雷狼,疯狂摇著尾巴跑到栅栏前对自己吠了两声,竟然又跑回沙罗那里,这来来回回跑好几趟最后竟然停在沙罗脚边,口气更不悦的说:“妳霸占了我的狗。”

      “你的狗?”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沙罗,低下头看了球球后又看向奇怪的男孩,觉得这人有点面熟,又想不起来是谁。

      “对,我的狗。”赦生加重语气。

      “小赦,有话好好说,你是不是误会……”

      赦生没理会冷醉,“雷狼,过来。”

      球球……不,是雷狼,它朝赦生吠了几声,抬头盯著沙罗兴奋的原地绕圈子后又叫了几声。

      主人你看,我交到新朋友!

      它正奋力向赦生传达这讯息,可惜狗语太难懂。

      见爱犬没过来,赦生似乎更生气,“雷狼!”

      “敖呜……”不懂主人为何生气的雷狼躲在沙罗脚后,它不知道这举动深深刺痛赦生的心。

      月漩涡认真研究雷狼行为后,得出了结论,他神色凝重的转头看赦生,“看来她不只霸占雷狼,还洗脑它。”

      “啊?”冷醉对这奇葩结论深感诧异,“怎么可能洗脑,小赦你别听阿月乱讲……”

      “妳对雷狼做了什么,是不是给它吃了奇怪的药!”赦生非常相信同岁的堂兄弟月漩涡之言,他质问眼前的女孩。

      冷醉无言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