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世子的炮灰原配重生》玉楼点翠 ^第7章^ 最新更新:2019-05-22 22:07: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07 ...

  •   “小姐,我们回家还是去哪里?”沿着街巷,丁香问唐媱。
      
      唐要想了想,说:“去咱们家的首饰铺子看看吧。”
      
      “行,正好在这边不远。”丁香眼睛一亮,想起了一家。
      
      “大小姐您来了!”
      
      唐媱刚跨进“唐饰”的铺子,店里的小二就发现了唐媱,兴奋地招呼,柜台后面算账的账房先生也抬头向着唐媱问好。
      
      “没事儿,你们忙,我随便看看。”唐媱示意他们不要招呼,就和丁香上了二楼。
      
      跨上了最后的几个木台阶,听着楼上有细细的声音,她缓了步子,看到里侧的柜台正有两个身穿华服的姑娘在挑选饰品,掌柜正在招呼。
      
      唐媱轻轻扶着扶手走上去,掌柜听见声音的向着唐媱弓腰见礼,轻声喊了声:“大小姐。”
      
      唐媱摆了摆手,示意他生意为先,自己带着丁香一起在二楼转转。
      
      正在挑选首饰的姑娘听见声音也去看到了唐媱,唐媱对她轻轻点头,正想着要朝南侧的多宝架子上瞅瞅,那里总是摆着店里最时新的款式。
      
      “唐姑娘?”着海棠红玉蝶织金罗裙的姑娘朝着唐媱开口。
      
      唐媱转身动作止住,作为从小在自家各个商铺里打转的唐媱,这种时候也很多。
      
      她脸上挂着和善明媚的笑意,朝着那姑娘走进了几步,笑着问道:“姑娘您好,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那姑娘正不着痕迹打量着她,没怎么说话。
      
      倒是她身旁看着可能是略长两岁是丫鬟的姑娘开了口:“我家姑娘姓王,住在东四附近。”
      
      唐媱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是王丞相家的嫡女,她开口更是亲切了几分。
      
      她眨了眨眼睛,眉角眼梢带笑,清澈的杏仁眸里都是赞叹:“我还说谁家的姑娘这么美,绝色天骄,不愧京城第一美女。”
      
      王姑娘本来脸色沉静,这会儿也稍稍低头,能隐隐约约看到她唇边挂着笑。
      
      唐媱上前两步,接了掌柜的位置,捏起她们正在思量的簪子笑着道:“王妹妹你眼光真好,这款铂金牡丹翡翠簪,是我们唐饰的最新款,牡丹雍容大气最适合国色天香的你。”
      
      谁知王姑娘并不开心,她抿着唇看着唐媱道:“我比唐姑娘还大了四个月零几天,唐姑娘应该称我一声姐姐。”
      
      唐媱微微愣神,眼眸里闪过茫然,不过她灵活机敏,当下笑笑,脆生生喊了句:“王姐姐。”
      
      又笑着补了句: “王姐姐不说我都看不出你比瑶儿还大几个月呢,真的天生丽质!”
      
      听了她换了称呼,王婉才软下了神色,她低眉打量着唐媱手里的簪子,看着也似欣喜。
      
      唐媱瞅见她的神色,笑着拔下了她原来的发簪把簪子轻轻插在她的发髻上,眸光亮了些笑着道:“你看看很衬你今天的发型。”
      
      说罢拿着柜台上的铜镜让她自己端详。
      
      王婉稍稍低眉看着铜镜里的发簪,她今日编了一个流星弯几垂云髻,这个铂金牡丹翡翠簪通透华丽很是显眼。
      
      她垂眸思量了几下点头:“嗯,包起来吧。”
      
      “王姐姐就直接戴着这个牡丹簪吧,特别好看。”唐媱示意掌柜的把她包起来。
      
      王婉咬牙想了片刻,没有拔下头上的发簪,和唐媱听声道谢就下楼付款了。
      
      二楼,掌柜的对着唐媱伸出拇指赞道:“大小姐您真是好样的,刚才那姑娘看了好久没定下来,小姐您三两句她就拍板了。”
      
      唐媱捂着嘴娇笑,眨着眼睛卖乖道:“哪有,都是前面掌柜的您工作做得好,媱儿只是锦上添花。”
      
      掌柜的开怀大笑,摸了摸唐媱的脑袋,亲切得仿佛只是坊间的长辈而不是一掌柜:“还是我们媱儿会说话。”
      
      他说着转着去内间走去:“来伯伯给你拿咱们店最新的款,最时新的款你没来选伯伯都没舍得摆出来。”
      
      唐媱眉眼都是甜甜的笑意儿,果真还是他们唐家人对疼她,她眼睛弯成月牙跟着掌柜的向内阁走去。
      
      两步路还不忘和丁香说悄悄话:“丁香,你有没有觉得刚才的王姑娘很特别,京城里的其他姑娘无论比我大还是小,听我喊妹妹都特高兴,显得自己保养好。”
      
      她嘟着嘴巴,樱桃红的唇珠妖娆可爱:“王姑娘却喜欢我喊她姐姐。丁香,你说怪不怪?”
      
      丁香跟着她,心里还存着刚才的一些忧愁,听淡淡回了句:“怪,可能人家有自己的喜好吧。”
      
      她拧着眉头,声音里带了些疑惑:“我倒是奇怪她怎么会知道小姐的生辰那么准,还精确到四个多月。”
      
      唐媱混不在意答道:“那有什么,京城里那个大户有了孩子城里都差不过知道,没准儿人家就是记性好呢。”
      
      半响听不到丁香的说话,她回头,看着丁香拧着眉头,苦着脸,清秀的小脸不见一分笑意,笑着挠她的腰:“丁香好姑娘,笑一笑嘛?有什么不大了得事情。”
      
      “小姐!”丁香拿她没办法,纵容着她挠自己,配合着笑开了。
      
      楼下付款台前账房先生和王婉报了一个数,又道:“王姑娘,我家小姐说了您是贵宾,这次给您打八五折。”
      
      王婉眨了眨眼睛,直接拒绝了,她说:“不用了,替我谢谢你家姑娘的好意。”
      
      说罢让随身的丫头付了足额的钱就离开了。
      
      跨出了“唐饰”的铺子,王婉低声和身边的丫头说话,声音有些低沉:“她就是一直追着李世子的唐媱?长得挺精致艳丽的,性子感觉也挺好的。”
      
      她身旁的丫头轻哼了一声,不以为意道:“她呀,比着小姐您差远了,您可是京城第一美女。”
      
      王婉抬手摸了摸发髻上的簪子,抿了抿唇,垂下眼眸,心情有些低沉。
      
      她觉得那个唐姑娘比她好看,肤色白的胜雪,带着温温润润的光泽,笑容真挚可人,一双杏仁瞳水灵灵,樱桃色的唇珠泛着晶莹的光,看着软软的,她一个女孩子都想用手轻轻碰一碰。
      
      丫头看小姐兴致不太高,眼珠子一转说道:“再说小姐,她性子一点儿都不端庄,追着李世子也没听说李世子动心,没准李世子心中烦死了。”
      
      看着小姐有些精神了,她朝着小姐暧昧地笑了笑,低声又道:“李世子没准就喜欢您呐。小姐您可别忘了前两天世子爷可是专门给您送伞。”
      
      听丫头这么说,王婉又想到了前天细雨朦胧中:
      
      李枢瑾执着一把油纸伞,姿容清绝,淅沥雨中他他着一席绛紫色圆领缎袍,赤纹云绣,长身玉立,声音清冽对她说:“怕路上有美人无辜淋雨。”
      
      王婉低下了头,脸颊酡红,耳尖也泛起了微微的红晕,听到耳边丫头笑嘻嘻的声音,她愈发低下了头。
      
      唐媱不知楼下人的心思婉转,她此刻看着面前摆着的眼花缭乱的首饰兴致冲冲和丁香商量着哪一个好看,掌柜的在一边笑盈盈看着她。
      
      挑挑选选半天,选了一对黄金拉丝玉芙蓉耳坠、一套玛瑙红玉头面、一对琉璃流苏镶金雕花玉簪,都是最新的工艺。
      
      女孩子家家,挑到了喜欢的首饰心情就会更好几分,唐媱朝着掌柜的软言软语说了几次谢,乐得管家眉开眼笑。
      
      恰值饭点,唐媱让店里的小二帮她把首饰送回家,自己和丁香去了远近闻名的“十香楼。”
      
      十香楼现在已经是人声鼎沸,座无虚席,不过唐媱是这里的老客户,她常和唐彬等人在这里吃饭。
      
      今天她刚跨进十香楼,小二就亲切地迎着她道:“唐小姐,您来了。”
      
      说着就把唐媱向着二楼常用的雅间引。
      
      唐媱跟着小二走,也忘了问一句雅间里是不是有人,等到了雅间门口听着里面有嬉嬉闹闹的声音,唐媱才反应过来,问小二:“里面有人?”
      
      小二愣了一下,回道:“都是平日里您的朋友。”
      
      平日里的朋友,唐媱转念一想就知道是李枢瑾他们,以前她总爱缠着李枢瑾,唐彬和李枢瑾他们聚餐她总跟着。
      
      唐媱弯着的嘴角平了平,虽然带笑眉眼里却没有了笑意,她转身对着小二说:“有没有其他的雅间了?”
      
      小二想了想,为难地说:“这……正值饭点,都坐满了。”
      
      唐媱点头,正想带着丁香下楼呢,雅间的门开了。
      
      开门的是陶柒,他开门正要喊小二正好看见了门口的唐媱,眼睛一亮,笑道:“唐姑娘正说你呢,你就来了。”
      
      刚雅间里面常见的几位都到了,众人看了看李枢瑾,看了看唐彬,没看到平日里都会在的唐媱,平日不觉得有什么,习惯了之后突然不见唐媱众人都有些不自在。
      
      陶柒刚还问唐彬怎么不见他姐,唐彬道不知道。
      
      陶柒说着就闪着身子招呼唐媱进来:“还点了你爱吃的菜,正好还没上菜呢,一起吃吧。”
      
      唐媱笑了笑,拒绝了,没往前走一步,正要下楼,隔壁的雅间打开了门,今天刚见过的王婉轻笑着看着唐媱:“唐姑娘不介意的话一起坐?”
      
      唐媱想了想点头,和陶柒点头示意,朝着隔壁雅间走去。
      
      看着唐媱进了隔壁,陶柒进了雅间关上门就对李枢瑾喊道:“世子爷都怪您,不说句话!您说了唐姑娘没准就进来了。”
      
      李枢瑾稳稳坐在后座,眼角轻扬,不答话,心里却想着:等着吧,一会儿她就会巴巴过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李梳瑾:我就在这儿等,她一会儿就巴巴过来。
    唐媱:谁去谁是小狗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