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世子的炮灰原配(重生)》玉楼点翠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22 21:45: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快说说。”陶柒用胳膊捣捣李枢瑾,挤眉弄眼示意他不要保持沉默。
      
      李枢瑾白了他一眼,不搭理他,慢条斯理整了整衣服,将身前的镂空锦鲤雕花羊脂白玉玉佩和锦缎雕花荷包一一摆正,背收朝着唐府走去。
      
      陶柒在原地捏着下巴思索了会儿,突然“啊!”了一声,恍然大悟。
      
      他追上李枢瑾,凑在他身前肯定地说:“我知道了!”
      
      李枢瑾顿住脚步,终于施舍给他一个眼神,看着他不说话。
      
      陶柒上下打量着李枢瑾的仪容,啧啧两声道:“我前天约你一起来唐府赏茶,你不来。今天自己巴巴到了,还挺重视仪容。”
      
      李枢瑾听他仅仅说了这些,不置可否,抬步要走。
      
      “最要的是——”陶柒拉长声音,成功地让李枢瑾停住了脚步,他扬扬眉比划着李枢瑾身上的外衫:“天山雪蚕缎,人间极品,除了宫里头也就唐家有。”
      
      李枢瑾垂首,眼眸划过一抹流光,只听陶柒趴在他耳边小声道:“是唐小姐给你缝制的吧。”
      
      李枢瑾看了他没反驳,陶柒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摇摇头又啧啧了几声,眯起眼睛,声音充满了夸奖和羡慕:“没想到唐小姐人长得美,性子极好,女红也这么棒。”
      
      听他满心的夸奖,李枢瑾眨了眨眼睛,嘴角紧抿,手无意识拨动了一下腰间的玉佩,竟然不知为何有一丝开心,又有一丝不愉。
      
      陶柒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他看快到了唐府跟前,拉了拉李枢瑾让他顿住,贴着他小声说:“世子爷,您什么时候把唐小姐娶回家?”
      
      李枢瑾莫名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点头。
      
      陶柒嘿嘿地乐,挠了挠头征求道:“您如果真无意娶人家,那我就试着追求呢?您又不是不知道京城里喜欢唐小姐的人多了去了,兄弟想来个近水楼台。”
      
      陶柒声音渐低,耳尖有些红,微垂了头。
      
      唐小姐人长得美且媚,一双杏仁眼泠泠含情眸,较之京城里的大家闺秀多几分灵气,较之京城里的小家碧玉多几分雍容。
      
      尤其是樱桃小嘴前微微嘟起的唇珠,似嗔非嗔,盈盈水润,想让人含一口尝尝她的温软甜腻。
      
      陶柒不知不觉眼里有些迷离,骤然感觉浑身发冷,如坠深渊,抬眼正是李枢瑾冷眼阴鸷地看向他。
      
      他浑身一个激灵,摇头甩去了自己的杂思,向着李枢瑾乖巧地笑了笑。
      
      李枢瑾瞥了他一眼,转身走了,身形带风。
      
      “干什么?你又不喜欢唐小姐,还不允许别人喜欢了怎么的。”陶柒坠后几步,皱着眉头嘟囔了一句。
      
      一行八个少年坐在唐府的前院,唐彬着急忙慌地让仆从摆好八仙桌和椅子,又遣几个小婢子拿茶具。
      
      本来赏茶放在了屋里,不知谁提了一句,清明雨后,天气澄明,不如院中品茶,大家一致赞同。
      
      摆弄好了硬件设施,陶柒搂着唐彬的肩笑道:“彬弟,你今天请我们赏什么茶?”
      
      唐彬神采飞扬,眨着亮晶晶的眼瞳对着众人得意得笑道:“江南茶园里刚送来的新茶,绝对一等一。”
      
      他指了指天空,又悄声补了句:“还没来得及给这送去呢。”
      
      众位少年一听说能够比天子和宫里更早地品着好茶,神情更是兴奋了些,纷纷凑上前让唐彬赶紧遣人斟茶。
      
      独独李枢瑾有些心不在焉,平日里别说他来唐府,就是一起在外聚会,唐媱也会凑到她跟前,今天反而不见了她。
      
      一名女婢子着一身雪白色的烟笼裙,端坐在案几前,纤纤玉手轻轻弯起衣袖,右手执壶,用滚烫的热水轻轻润养茶具。
      
      婢子手法曼妙,看着即是赏心悦目,她纤纤玉手轻轻一弯,一个悬壶高冲,水如高山瀑布,精准的漫过壶中的茶叶,至九分满,动作流畅轻盈。
      
      众人直觉一缕清茶慢慢溢出,由浅入深,勾人心脾。
      
      又见女婢此时手腕一转,水壶高悬,水流直泻而下,一弯一收,一点头、二点头、三点头,反复三次。
      
      茶香四溢,众少年不自觉地有些伸着头,看那女婢动作轻盈地斟了八小盅,这方手才停罢,尚未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这边少年们已经不客气地抬了手。
      
      “不错!”只听一位绿衫少年品了一小口,眼睛一亮,伸出了一个拇指。
      
      陶柒也是爱茶之人,他嘴角弯弯看着蛊中茶,汤明色绿,芽叶扁平挺秀,舒展整齐,色泽翠绿澄明,宛如出水芙蓉,一浮一沉,看着就令人欣喜。
      
      他颔首饮了一小口,双目泛光,迫不及待又饮了一口。
      
      李枢瑾矜持地端起茶蛊,先是放在唇边闭着眼睛轻轻闻了闻,然后微垂目轻抿了一口,眼角弯起轻声道:“明前龙井。”
      
      “对呢。”唐彬凑到李枢瑾身前,笑呵呵肯定道:“水也特别,专门运来的天山雪水。”
      
      听到“天山”一词,李枢瑾心动一跳,他想起了方才在门前陶柒说的“天山雪蚕缎”,他低垂在身侧的手冒不经意捻了捻衣袖一角。
      
      滑而不腻,温温润润,像昨天响午手下的肌肤,冰肌雪肤,滑得像最好的绸缎,天山雪蚕缎可拟,白得似春日里盛放的玉兰,白而带润。
      
      他又轻捻了一下指尖,仿佛那温软滑腻的触感还在。
      
      李枢瑾低垂的眼眸突然划过一抹阴沉,没想到爬到他嘴边的肉也有人觊觎,虽然……他还没看上。
      
      有什么好的?妖妖媚媚的,姑娘家家一点也不矜持,不像个大家闺秀,天天追着个男人,像什么样!
      
      李枢瑾眼神游离,漫不经心地想。他却没有注意到他自己嘴角的弧线微挑,眉眼里情不自禁的柔光。
      
      “对了,唐彬你姐呢?今天怎么不见你姐。”刚着绿衫的高黎问道,他放下杯蛊,像是对茶没了兴致。
      
      李枢瑾嘴角紧抿,眉心也蹙了蹙,又给唐媱加了一笔:妖娆魅惑,不懂得藏锋,整天让别人惦记。
      
      “对,彬弟,你姐呢?”陶柒也凑热闹问道。
      
      唐彬放下茶蛊想了想:“好像在后院赏花。”
      
      “想起来了,你们唐府海棠花溪是京城一景。”陶柒眼珠子一眼,拉着唐彬道:“不知道我们今天能否有幸见到。”
      
      “是呀是呀。”其他少年也附和道,不知道是想看海棠花溪,还是想看比海棠还美的姑娘。
      
      李枢瑾端着茶蛊的手青筋暴起,面上却是云淡风轻附和道:“我也听说过唐府的海棠花。”
      
      听大家都这么说,尤其是李枢瑾说了之后,唐彬眼睛溜溜转了一圈,爽朗答道:“好啊,那我们现在去。我们府有十几种海棠呢。”
      
      众人随着唐彬朝着后花园走去,还没入后花园便听到了悦耳如银铃般的娇笑声。
      
      李枢瑾落在众人身后,慢条斯理的步伐一顿,再跨步微微比刚才轻快。
      
      通过圆月门,穿过假山,众人眼前一片开阔,入目满眼的海棠,薄粉色、胭脂色、正红色、白色、粉白渐变色等,花团锦簇,而满目繁花中最醒目的是那:坐在秋千上,一身鹅黄,头戴花环的姑娘。
      
      众人稍稍走近,只见唐媱着一身鹅黄色广袖流仙裙,头戴粉色花环,抱着一个着豆绿罗裙的小姑娘,坐在秋千上,咯咯地笑,声音婉转轻盈,在繁花清风中像误入尘世的花仙子。
      
      “再高一点,再高一点。”唐媱一手把着秋千绳,荡着脚,侧回首撒娇,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笑意。
      
      谢筠站在秋千一侧,微微多了一份力,又不放心得拉了拉荡起来的秋千绳,轻声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再高一点,再快一点。”唐媱咯咯的笑,她不忘护着怀里的姑娘,低头温声问她:“绵绵是不是很好玩?”
      
      “好玩!”豆绿色的奶团子,奶声生气地回答,重重地点头。
      
      “谢筠谢筠,你听到了,再高一点,再快一点!”唐媱不回头地吩咐道,她眉眼弯弯,白玉的脸颊由于激动和运动变得粉扑扑地,声音也在秋千的晃动中有些失真,娇喘连连。
      
      谢筠站在秋千旁也弯了弯嘴角,更觉浑身都是力气,更用力气去摇秋千绳。
      
      “呀!”高黎喊了句,指着谢筠说:“那不是谢筠嘛?我前天和陶柒约他一起来赏茶他不来,原来约了你姐!”
      
      陶柒搭着唐彬的肩膀,眯着眼睛看了看,重重点点头:“就是呢,重色轻友,还骗我们要在家看书。”
      
      李枢瑾脸色完全沉了下来,黑沉沉冷得掉渣,他直直盯着秋千上的唐媱,内心风雨欲来。
      
      果真是不知羞!昨天在他床上也是这样娇喘连连,雪颊潮红,香汗淋漓,攀着他的背娇声唤道:“李枢瑾李枢瑾——”
      
      转眼不到半天,类似的话她竟然大庭广众之下对着一个外男说,秋千荡高,清风掀起她的裙摆,简直衣不蔽体!
      
      难道不知道这会让一个气血方刚的少年想错……
      
      不知羞!
      
      “啊!”
      
      众少年只盯着唐媱,觉得眼睛发直,突然听到她的惊呼,定睛一看,原来是秋千荡得太快太高,唐媱没抓紧绳子从高空中趔趄摔下来了。
      
      唐彬抬头一看,心中一突,冷汗瞬间沾湿了后背,半空约莫一丈左右,他姐姐娇娇弱弱,如果真摔下来,不死也伤。
      
      他咬着牙,表情狰狞,飞奔跑向唐媱,试图接住唐媱。
      
      旁边一道黑影窜过,比他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 作者有话要说:  唐彬:不开心 ̄へ ̄英雄救美的关键时刻我为什么跑得那么慢!还有那个,跑得那么快的,你谁呀!
    求点进来的小可爱们顺手收藏下哦~(づ ̄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