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世子的炮灰原配重生》玉楼点翠 ^第23章^ 最新更新:2019-05-24 09:26: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23 ...

  •   青年医者展开信笺微微挑眉看着李枢瑾:“山景园的牡丹展?”
      
      他将信笺合上转手递给李枢瑾,唇角轻勾,眼神儿带了抹儿肆意不羁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不喜欢参加你们权贵子多的活动。”
      
      李枢瑾凤眸眯起一把把信笺拍在几案上,如玉的面容紧板着,眸光不带一点儿起伏。
      
      他不认同得开口道:“谁让你看人了?你去看花看景,不愿意搭理的人你不甩他就是。”
      
      青年耸肩笑笑,没有反驳。
      
      “对了……”李枢瑾迟疑了下,眸光低垂落在几案一角,纤细浓密的睫毛在他眼下投下淡淡的青灰色阴影,看不到他眼底的神色。
      
      他抬眼声音压得很低,嗓音带着些轻微的低哑问道:“刚才离开的那个姑娘是上次那个吧?”
      
      “嗯?”声音太低,青年仔细琢磨了会儿才弄明白他问的是什么。
      
      青年抬眼看她,眸光有些惊奇和趣味儿,调侃道:“能让世子爷一眼认出,难得啊。是不是她长得像你心目中的姑娘?”
      
      李枢瑾白了他一眼:“别乱说。”
      
      他手指在几案上轻敲着,貌似不在意像只是随口一问:“上次你说她是问喜脉的,怎么样?”
      
      青年沉下眸光,没有多说只是淡淡回了句:“脉象目前看不出来。”
      
      “哦。”李枢瑾轻轻点头,眸光飘忽,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突然站起来道:“我去抓药,你忙。” 
      
      唐媱从医馆回去就让丁香给她在小厨房熬了药,她没让丁香劝诱,自己乖顺得把药喝了。
      
      喝罢药,她歪在美人榻上看画册,没多久迷迷糊糊有了些睡意睡过去了。
      
      丁香傍晚喊她起来吃了几口软粥和参汤,唐媱浑身酸软没多久又睡过去了。
      
      丁香坐在床边眉头紧拧着看着唐媱,眸光里满满的心疼和担忧,给她轻轻掖了掖被角就出去了。
      
      第二天一早晨光透过窗棱细细碎碎洒在地面,窗外有叽叽喳喳的麻雀声和清脆悦耳的喜鹊轻啼声,又是明媚又明朗的一天。
      
      “嗯~~”唐媱伸了伸懒腰,觉得自己神清气爽,她利落地爬起来。
      
      在餐厅里正吃着早餐,唐彬脚步轻快地跑来,在房里都能听到他蹬蹬地脚步声和呼喊声:“姐!”
      
      “怎么了?”唐媱放下手里的八宝莲子羹,抬眼问他。
      
      唐彬直接坐在唐媱对面,眉飞色舞道:“姐,戏阁新来了一个戏班子,听说从江南过来的,你不是最爱听戏,我们一起去听戏吧。”
      
      “真的?”唐媱眸光晶晶亮,本就水灵灵地大眼睛此时盛满了期待像是深夜群星璀璨。
      
      她特别喜欢听江南软语,咿咿呀呀唱着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最她的心头好。
      
      “是的。”唐彬点头,他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跑来告诉他姐了,此时额角还微微有些汗珠儿。
      
      他混不在意地抹了抹额角,拖着腮帮看唐媱吃饭,轻声道:“姐你慢点吃,我们还来得及,巳时开场。”
      
      “我吃完了。”唐媱哪还坐得住,她放下筷子对唐彬说。
      
      唐彬看几案上的每一种菜她都动了筷子,八宝羹也剩的不多,就点头应道:“行,那姐你收拾下,我在这儿等你。”
      
      “好的,我很快。”唐媱眉梢都是喜意,喜笑颜开起身去闺房,新换了身月牙白玉兰锦纹的广袖流仙裙,百合给她绾了一个回心髻。
      
      梳罢,唐媱正要起身时,百合抿唇喊了声:“等一下。”
      
      “嗯?”唐媱疑惑地看她。
      
      “给您换个簪子。”百合轻声道,她将发顶的累丝镶玉桃枝金鬓簪拿下,又为唐媱插上一个翡翠碧玺玉兰发簪。
      
      这个簪子簪身上部是一枝晶莹剔透白绿相间的翡翠透雕青竹,竹竿上有细细的纹理,竹叶上镶嵌着粉紫色的碧玺玉兰花。
      
      花蕊镶玉环,玉环上又镶嵌着珍珠,看着轻盈剔透,又精巧雅致,最重要是特别趁今天唐媱的妆容和留仙裙。
      
      “好了小姐。”百合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深呼了一口气,笑着对唐媱说。
      
      “嗯。”唐媱在铜镜前仔细端量,嘻嘻得笑,眉眼弯弯朝着百合回头道:“今天你家小姐又是小仙女。”
      
      “嗯嗯!”百合重重点头把她送出门。
      
      “走,小彬!”唐媱像只愉快地小兔子蹦蹦跳跳到前厅门口对着唐彬招手。
      
      唐彬看着他眼睛一亮,裂开嘴笑:“姐你最好看了!”
      
      “哈哈。”唐媱粲然一笑,顾盼生辉:“走啦,别贫了,都是百合心灵手巧。”
      
      “没有,就是姐你天生丽质难自弃!”唐彬起身走到她跟前,却是面色认真,咬定了和妆容服饰无关,就是自家姐姐仙姿佚貌。
      
      唐媱捂着嘴痴痴地笑,轻手拍了下他,两人一起欢欢喜喜去了戏阁。
      
      等到了戏阁门口唐彬掏出两个精致的信笺守门的大汉才放行,门口拥挤了好多人因为没有信笺不能入门。
      
      唐媱左顾右看,觉得戏阁重新装修了下,厅道里的装饰也都带了些江南的婉约与精致,心中更喜。
      
      她喜上眉梢笑着问唐彬:“小彬你从哪儿搞来的入门券,我都没听说。”
      
      唐彬得意地扬扬眉道:“李世子清晨给的,戏班好像是皇家请的。”
      
      唐媱眉梢一下子了,唇角眼梢的欣喜也淡了几分,她看向唐彬确认道:“李枢瑾?”
      
      “是的,姐。”正好到了二楼左中的一个包厢,唐彬伸手去推门,不忘嘴上应着他姐。
      
      “我不看了。”唐媱眉眼蔫下来,眸光暗淡了几分,轻声说道。
      
      “吱呀。”门应声而开,唐彬手还放在已开的门扇上,回头愣愣地看着唐媱:“姐?”
      
      “你进去吧,我不进去了。”唐媱没解释什么淡淡说道,说罢转身要走。
      
      “哎?彬弟唐姑娘,你们终于来了。”陶柒走门内走出来,看着他们高声问候。
      
      说着他从里面出来给唐媱让位置:“唐姑娘请,我们正说着呢你最喜欢听江南小调,今天可不能错过。”
      
      唐媱看着他伸开邀请的手,又听他说的江南小调儿,神色有些动摇,最主要的是都到这儿了,如果不进去就闹得太僵了。
      
      还有,自己凭什么要为了李枢瑾委屈自己!
      
      哼,我偏不,我把他当空气!
      
      想明白的唐媱朝着陶柒甜甜一笑,踏进了包厢,唐彬陶柒紧随其后,此时包厢里已经坐着了李枢瑾、高黎等人。
      
      唐媱朝着他们轻轻点头就自顾自找了个座位坐下了,找了一个与李枢瑾隔了五六个的位置。
      
      李枢瑾的眸光微沉,他某不经意的侧耳目光落到唐媱目不转睛注视着戏台的侧脸,螓首蛾眉,领如蝤蛴。
      
      陶柒余光瞥到李枢瑾有些发痴的眸光捂嘴轻笑。
      
      该!谁让李枢瑾以前不知道珍惜,以前唐姑娘坐在他身旁他专注地看戏,这会儿倒是抓心挠肺了。
      
      陶柒看了两眼就转回了戏台,因为戏曲已经开场了,一阵叮咚清脆的锣鼓声,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旦角出场,开口就是软软的吴侬软语。
      
      唐媱眼也不眨直直得盯着戏台,眸光璀璨,心里满满得都是欢喜,果真今天来值了。
      
      有种喜欢叫做望之欣喜,唐媱偏爱这种吴侬软语的清唱就是这种喜欢。
      
      陆续各种角色缤纷登场,她没了其他杂思,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戏台,一个余光都没有甩给李梳瑾。
      
      李梳瑾绷着个脸,英眉横着,紧抿着唇。
      
      他本不是很喜欢听什么戏曲儿,更不喜欢听这种软绵绵没三分力气的调子。
      
      以前不喜欢不知道他怎么鬼迷心窍来了几次,唐媱坐在他右手边,他还觉得这些曲儿还挺好听的,听得还算认真。
      
      而今天他瞅了瞅大家都在认真地看着戏台,津津有味,而他满心烦躁,根本不知道台上在唱什么。
      
      可惜世子爷的心情没人知,他轻眯着眼端正坐着,身姿挺拔,气质沉稳高华,像是沉在了戏里。
      
      一曲儿终了,唐媱满足地站起身和唐彬打了声招呼去休息下。
      
      她在厅堂甬道弯腰看壁画,突然听到耳边轻唤:“唐姑娘。”
      
      她转头见是一个青衣儒衫的少年,看到她回头他向前走了两步:“唐小姐,你也来了,我本来昨天想给你送入场券的,可……”
      
      少年没说完顿了下,面色微红低下了头,唐媱却听出了未尽的话,是她昨天把他拒在了门口。
      
      没错儿,这个少年正是昨天请人去唐媱家提亲的少年,何宸。
      
      唐媱脸颊也有些发热,她没想到今天又见了少年,原来昨天少年是为了给她送入场券。
      
      她柔和了眉眼,唇角轻轻勾起,柔声道:“谢谢你何公子。”
      
      “没事儿没事儿!”何宸摆手,他给自己打气,鼓起勇气开口道:“唐姑娘我昨天请了媒人去你家?”
      
      说罢低下了头,不敢看唐媱。
      
      “抱歉。”唐媱眸光低垂,声音却是坚定。
      
      “我知道了,打扰唐姑娘了……”少年面色发白,脚步急促地转身离开了。
      
      唐媱转身正要回去,看到了隐在暗处倚着墙的李枢瑾,他目光玩味儿,估计已经看了一会儿。
      
      看到唐媱看过来,他毫无偷听被发现的窘迫,反而面色从容上前几步,把唐媱逼到了墙边。
      
      “你干什么?”唐媱蹙着眉头不耐烦得发问,右手推着他的胸不让他再靠近。
      
      

  • 作者有话要说:  李枢瑾: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听曲儿。
    皇上:那你今天给我要什么入场券,不知道这个很珍贵的吗!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卿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编辑商量了下,定于5月2日入V,入V当天万字更新哦~请小可爱们继续支持我哦(づ ̄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