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世子的炮灰原配重生》玉楼点翠 ^第21章^ 最新更新:2019-05-24 09:25: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21 ...

  •   唐媱歪着脑袋愣了。
      
      她心中有些惊异,没想到那个少年会直接找上唐府,他是接到了媒人的消息,还是说一直在等着媒人第一时间的消息?
      
      所以……他这会儿知道了回复找上门来了?
      
      唐媱抿唇垂眸思考,她两弯罥烟眉似蹙非蹙,一对乌黑卷翘长翼眉睫轻轻颤动,樱桃红的唇珠微微嘟起。
      
      她不知道她睫翼每一次轻颤都如同狂狼拍沙重重击在李枢瑾的心尖,而他胸中波涛汹涌,面上则是云淡风轻。
      
      看着唐媱良久没有回复,他凉凉开口催促:“唐姑娘还不做决定,人家公子可在外久等了。”
      
      唐媱蹙着眉头抬眼看他,冷声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对着小厮道:“你去把世子爷送到彬少爷院里。”
      
      “是。”小厮乖顺领了命令,抬头不确定问了句:“小姐,那门外的……”
      
      唐媱鼓着腮帮蹙眉思考,水灵灵的眸子一转有了主意。
      
      她笑着对小厮说:“你就说我睡着了没醒,夫人叮嘱了不让人打扰。”
      
      李枢瑾心头紧绷着弦松了下来,不自觉深舒了一口气,紧紧拳着的手也放开了些,右手心刚才被茶盏碎片划伤,这会儿松开了手心,能感到手心黏腻湿滑的触感。
      
      一定是手心的伤痕又流血了,可世子爷一点儿都不在意。
      
      心头的重压没了,他嘴角扯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眉梢高挑又忍不住嘴欠:“没想到唐姑娘撒谎这么溜。”
      
      唐媱闻言看他,看他嘴角挂着的笑意以为他是在讽刺她,瞬间觉得如同出丑被最不待见的人看见了那种巨大窘迫感,一阵热气扑面,耳根火辣辣得烧。
      
      热气从耳根蔓延,唐媱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根、脸颊、脖子一定这会儿有些红彤彤,她瞬间羞恼成怒,她瞪着水灵灵的剪水秋瞳沉声道:“要你管!”
      
      她不来气又接着说:“身为一个世子爷,一点规矩礼数都没有,不知道别人家的后院不能随便进嘛!”
      
      说罢她转向小厮:“还不赶紧带世子爷出去,以后府里来人都盯着些,别一不小心放入了什么登徒子。”
      
      “好的小姐。”小厮得了命令,转身有些为难地看着李枢瑾,朝他伸手示意。
      
      李枢瑾清晰地看到了唐媱此时眼中的厌恶和不喜,心头微沉,说不出的憋闷。
      
      明明……他没想惹她生气的。
      
      看着唐媱已经转身噔噔噔向内院走了,李枢瑾抿了抿唇,眸光黑沉黑沉。
      
      “世子爷?”小厮微微有些哆嗦,他感觉这个大人物此时周身气息冷凝,好像生气了。
      
      “嗯。”李枢瑾又忘了一眼唐媱的身影,没搭理小厮径自转身往后走。
      
      “……世子爷,彬少爷的院子在这边。”小厮跟在李枢瑾后面,兢兢战战,发现世子爷又走错了方向,不得不开口提醒。
      
      “我不去等唐彬了。”李枢瑾的声音冷漠。
      
      小厮忙点头,跟在李枢瑾后面,虽说他要带路可看世子爷这么熟门熟路根本不需要他带路啊,他也不敢快步越了世子爷在前走。
      
      李枢瑾步速很快,走路带风,小厮小跑着才能跟上。
      
      他在后面想了想开口低声讨好:“世子爷,彬少爷一回府小的就和他汇报您今个儿来找他了。”
      
      “不用了。”李枢瑾脚步一顿,开口回道:“不是什么大事,我明天自己和唐彬说就行。”
      
      “是。”小厮点头,终于把这个爷送到了门口,他跑到前开门躬身相送:“世子爷您慢走。”
      
      看见门口等待的儒生少年,小厮也笑呵呵礼貌上前回道:“何少爷,今个儿不巧,小姐睡下了,夫人交代了昨天小姐受惊要多歇息,小的没敢打扰小姐。”
      
      “这样啊……”少年有些若有所失,轻叹了声,失落得肩头都垮了,却还是很有礼貌地向着小厮拱手。
      
      “请帮忙和唐姑娘说一声,我明天再来拜访。” 他声音温和清润,听着就让人有好感。
      
      “一定一定。”小厮再三应道,又和李枢瑾和何姓少年行礼后关上了大门。
      
      “何宸?”李枢瑾上下打量少年,眸光里带着探究和比较。
      
      “李世子。”何宸拱手向着李枢瑾行礼,有些受宠若惊,他和李枢瑾聚会上见过却不曾来往,却没想到李枢瑾记得他。
      
      “嗯。”李枢瑾矜傲的点头,目光很淡,有种高高在上的矜持和冷漠。
      
      何宸并不觉得有什么冒犯,他常见到的李世子对着众人多是这么矜傲冷漠的样子。
      
      众人也都觉得是应该的,李枢瑾的爷爷武王是先帝亲兄弟,征战沙场数十载,平战乱佂蛮夷,是大旭最尊崇的将军。
      
      而李枢瑾的亲爹和大哥二哥为国效力,死于沙场,所以整个大旭对于武王和李枢瑾都很尊敬。
      
      尤其李枢瑾人生的貌若潘安,气质高华,更让人不觉得他态度倨傲。
      
      “世子爷您来找唐少年玩。”虽然何宸此时心中失落,却是打起精神想和李枢瑾处好关系。
      
      “嗯。”李枢瑾冷淡得点头,他并未感受到少年的好意,或是说他根本无所谓。
      
      此时他眸光如刀凌迟了少年一遍又一遍,何宸被他看得犹疑,忍不住用手理了理自己的鬓发和衣角:“世子爷,怎么了?”
      
      “你喜欢唐媱?”李枢瑾不接话反问道。
      
      少年脸一下子爆红,从脖子到耳朵通红通红,他羞涩地低下了头,从齿间小声回了句:“嗯。”
      
      “呵。”李枢瑾从鼻子传来一声吭声冷笑。
      
      少年听见他的轻嗤头低得更深了些,脚尖不自觉内靠。
      
      李枢瑾眸光更有些不屑,他看着少年冷声道:“你不用找唐媱了,她不喜欢你。”
      
      “嗯?”何宸猛地抬头,一瞬不瞬看着李枢瑾。
      
      李枢瑾眉梢轻扬,嘴角笑容绽得很大:“她不想见你,我刚见她在花园赏花。”
      
      “是吗……”何宸低声轻喃,有些失魂落魄,目光无神落在远方轻声说道:“也应该的,唐姑娘这么好。”
      
      “嗯!”李枢瑾眼睛微眯,眸光黑得像三千丈的深潭,没想到说这些话都没打消何宸的心思。
      
      “你为什么喜欢唐媱?”李枢瑾问。
      
      何宸愣了愣,脑海里闪过昨天唐媱身着丁香紫渐变色抹胸裙,裙角缀着一层紫藤钩花流苏,外披一件儿茶花红短款褙子,雪肤花貌,如同仙女下凡。
      
      尤其是她看着文文弱弱,昨天接诗词游戏时她以为她会被欺负,谁知她竟然让京城第一美女哑口无言。
      
      何宸抬眼看着李枢瑾开口声音坚定:“唐姑娘人长得美,性子也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好一个君子好逑!”李枢瑾脸一黑,他想起了前天夜里谢筠为唐媱准备的花灯也是这么一句。
      
      唐媱果真拈花粘草一把好手。李枢瑾恨得牙根有些痒痒,转身走了。
      
      何宸站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他夸了一声唐姑娘世子爷这么不高兴,他看了看李枢瑾的身影,又转身看着唐家大门轻喃了声:“唐媱。”
      
      说罢,好像舌尖都抹了蜜一样甜甜的。
      
      唐媱根本不知道李枢瑾在外戳穿了她委婉的说辞,她回闺房后没一会儿就觉得没了精神儿,浑身酸软,交代了声丁香就真的睡去了。
      
      “小姐,起床了。”丁香轻轻掀开银红色软烟罗床帏,凑在床边轻声唤着唐媱。
      
      “嗯?”唐媱揉了揉眼睛,又埋脸蹭了蹭蔷薇锦绣丝被,糯糯得问道:“什么时辰了?”
      
      丁香笑了笑,给她将被角掖在下巴下面,捏了捏她的鼻子:“都巳时了,小姐您都睡六七个时辰了。”
      
      “啊?”唐媱艰难地半睁着眼睛,迷迷瞪瞪,樱桃小口惊讶的微张。
      
      她声音带着慵懒的睡意,软绵绵道:“可是我还好累呀,浑身酸软,没有力气。”
      
      “给你捏捏。”丁香给她捏胳膊腿放松筋骨,接着道:“睡太多也会有这种现象,小姐今天不能再睡了,要出去走走。”
      
      “嗯嗯。”唐媱迷迷瞪瞪,半醒半睡轻声呢喃。
      
      好不容易意把唐媱哄醒了,丁香和百合为她梳洗打扮后又哄着她用了些早点,最后丁香提议陪她一起去“唐饰”逛逛。
      
      唐媱和丁香还是去了上次那家“唐饰”,那家店铺地处皇城根闹市,款式最新颖。
      
      “小姐,您来了。”唐媱刚踏入“唐饰”,账房先生在柜台后面就高声欣喜地喊她。
      
      “今个儿富先生怎么这么开心。”唐媱笑开了眼有些惊奇地问道。
      
      旁边有个小二刚送走两位娇客凑到唐媱跟前笑盈盈插了句:“小姐您前个儿给咱们“唐饰”做了宣传,这两天生意都特别好,账房先生睡觉抱着算盘乐得流口水。”
      
      “去。还不赶紧接待客人,门口又来了三位夫人。”账房富先生笑着赶小二。
      
      说罢朝着唐媱举着大拇指笑呵呵道:“小姐您就是高!”
      
      “少说。”唐媱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她声音里都带着甜甜得欣喜:“富先生您忙,我去二楼看看。”
      
      “哎?小姐!”账房先生看着唐媱转身上楼赶紧叫住了她。
      
      “怎么了?”唐媱回眸有些疑惑。
      
      账房先生从柜台后面走出来,凑到唐媱耳根前悄悄说:“小姐您先去三楼歇息吧,王姑娘这会儿正在二楼。”
      
      “王婉?”唐媱眸光轻闪,点了点头,歪头笑道轻声道:“我知道了。”
      
      说罢转身上楼,谁知道转过二楼梯口跨上三楼的第一个木梯,听到后面有人轻唤:“唐姑娘。”
      
      “嗯?”唐媱转身回眸。
      
      只见王婉站在门柱里侧,定睛看着她。
      
      

  • 作者有话要说:  26号的小红花今天出来了,没有被抽掉好开心~开文至今连续日更21天,会继续坚持日更哒,谢谢各位小天使支持!(づ ̄ 3 ̄)づ
    看到末点比收藏高好多呢,求一下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顺手收藏下哦。爱你们~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忱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干煸豆角 6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