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世子的炮灰原配重生》玉楼点翠 ^第15章^ 最新更新:2019-05-24 09:14: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15 ...

  •   唐媱唇角的弧度渐消,她有些疑惑得眨了眨眼,她不记得自己何时得罪过王婉。
      
      看王婉唇角勾起的一副看笑话的嘲讽笑意,唐媱疑惑她难道和她有仇?
      
      唐媱眨了眨眼睛,抬眼笑了,她看着王婉道:“我与王姑娘仅有两面之交,王姑娘这么照顾我,受宠若惊呀。”
      
      王婉笑不露齿,柔雅端庄得回道:“久闻唐姑娘才名,今天想见识下,不知唐姑娘赏脸否?”
      
      唐媱弯了弯眼睛,眸子眯成月牙状娇笑曼声道:“王姑娘果真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晓得坊间传闻呀。”
      
      她的才名?
      
      唐媱内心嗤笑,她家出名的是钱多,她出名的也是钱多人傻,什么时候自己也成了才女?
      
      没看见唐彬这么好热闹,也现在一边观看,因为她们家根本不怎么注重学问。
      
      唐媱内心冷笑,眼睛不带笑意直直得看着王婉,王婉被她看得低下头,不敢直视。
      
      “呀!我姐那边好像有事,我去看看。”唐彬对着陶柒和李枢瑾点点头,说罢小跑着往唐媱这边过来。
      
      “好像是王丞相的嫡女挑出的事儿端。”陶柒踮脚观看,啧啧两声。
      
      他看了看眼眸不自觉盯着那个方向的李枢瑾,对着他笑得意味深长:“前几天王姑娘可是说与世子爷您有借伞之恩,今儿这么针对唐姑娘,你说是不是……”
      
      他话儿说了一半顿了下来,也不介意李枢瑾目光阴沉横他一眼,他摇头晃脑迈开步子:“我也去看看,世子爷您自便。”
      
      李枢瑾看着他慢悠悠踱着步子的身影,气得牙根儿痒痒,他抬眼朝着唐媱的方向看看,那边都是京城权贵子。
      
      而唐媱家世代皇商,无人入仕,唐媱也就跟着唐彬的时候和他们这一小波儿权贵子接触,其他人并不熟识。
      
      李枢瑾顿时有些心焦,他在想那些人会不会碍于王婉家的权势不敢帮着唐媱,或者……欺负唐媱。
      
      李枢瑾眉头越皱越深,又瞅了瞅周边,常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也都跑过去了。
      
      李枢瑾沉默良久,抬脚跨了出去。
      
      他不是去帮唐媱,他只是怕上巳节闹出不愉快,身为大旭皇室,他有必要去维持维持秩序。
      
      就是这样。
      
      李枢瑾重重点头,步速加快了些。
      
      王婉丝丝缕缕娇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后,眼神儿有期待又有些躲闪,脸颊泛着儿丝丝红晕。
      
      唐媱眼里划过一抹嘲讽,她大约知道了,这是李枢瑾给她招得黑。
      
      “多谢王姑娘抬举,被京城第一美女称赞有才名,唐媱倍感荣幸。”唐媱微微歪着头上,笑得灿烂。
      
      “以前没见过唐姑娘,今天仔细看,她好像比王婉还漂亮一些。”
      
      “嘘,京城第一美女的评比不光是长相,还有背景家世,王婉是王丞相的嫡女。”
      
      “京城第一美女其实有些言过其实啊。”
      
      ……
      
      耳边传来窃窃私语,听觉被无限放大,王婉低着头咬着贝齿,感觉嘴里有微微血腥味儿。
      
      “我呀,正好想到一句诗。”唐媱在窃窃私语中坦然自若,她肩背挺直,亭亭玉立,娴雅大方。
      
      她右手在左手掌点着拍子,朗声吟诵着:“我情既不浅,君意方亦深。相知两相得,一顾轻千金。”
      
      “好!”众人一片叫好生,这是诗仙李白的《酬岑勋见寻就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感情真挚,豪气爽朗。
      
      尤其众人前面都看王婉与唐媱可能不熟,这种吟诗赋词喊一个不熟未有才名的人对诗,恐有挑衅之嫌。
      
      唐媱接的这句诗,却是豪放大气,说得也是朋友之间相交真挚,不拘钱财。
      
      唐媱没注意到她身边高黎、谢筠看她的目光更加晶亮,李枢瑾在她身后眼神儿更是紧紧锁住她纤细的身影。
      
      她朝着赞和的众人微微躬身见礼,笑容明媚,尤其趁着淡紫色的裙装愈发明眉皓齿:“谢谢今日各位朋友捧场。”
      
      唐媱接着说:“吟了诗仙太白一句诗,我也豪气顿生,在座诸君今日起都是唐媱的朋友。唐媱今天也想学着诗仙一样对朋友一掷千金。”
      
      看着周围有些好奇的目光,唐媱开口,声音婉丽,中气十足:“今天的各位姑娘以后在我家“唐饰”买最新款式的珠宝首饰,一律八折。”
      
      “真的?”有些姑娘惊喜得相互对望,虽然家里不至于差钱,可是女孩子家家都喜欢各种珠宝金银首饰,多多益善。
      
      “唐饰”最受京城姑娘们的欢迎,首饰的款式新颖,样式独特,就是价格昂贵,有些还是限量。
      
      今听到唐媱许诺以后新款式的首饰可以“八折”获得,你说她们开不开心,多买几个就省下一个新首饰的银两呢。
      
      “我们呢?”一个公子哥笑盈盈问道:“不能只是姑娘家做唐姑娘的朋友有福利,我们公子哥儿都没有吧?”
      
      “是啊,唐姑娘赶紧说说我们有什么优惠?”有人笑呵呵应和着。
      
      “众位公子别着急,”唐媱清亮的眸子微微眯起,显得娇俏可爱。
      
      她看了一圈焦急等待的公子才张口道:“以后诸位公子去我们“唐阁”购买笔墨纸砚,报我唐媱的名字,也是八折优惠。”
      
      “这个好!”在场的儒生都叫好,“唐阁”的笔墨纸砚皆是上上品,是众学子的心头好。
      
      王婉捏着自己的之间,克制着自己不要颤抖,她双唇发白,下唇印着两颗暗红色的齿印。
      
      她抬起头有些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轻声道:“在场的公子小姐有数十人,“唐饰”“唐阁”的铺子不用登记直接报唐姑娘的名字就可以八折优惠码?”
      
      这是在质疑唐媱说话的信用。
      
      确实现场的人近百,八折是个不小的优惠,大家也都从刚才的欣喜震惊中反应过来,多了些理智。
      
      “不用登记,直接报我姐的名字就行。”唐彬从人群中挤出来,站在唐媱身边朗声道。
      
      他打量了一圈在场的众人,目光停留在在王婉的有些不甘的脸上:“我姐在唐家铺子说话比我管用,大家只管去买东西,绝对少不了优惠。”
      
      “哗哗哗!”一阵掌声响起,唐家少当家、唯一继承人说得话让众人对唐媱的承诺深信不疑。
      
      “大家继续接诗吧,不能让我打搅了大家的雅兴。”唐媱眨了眨眼睛,有些浅咖琉璃色的星眸日光下灼灼生辉。
      
      有一位公子接了唐媱的诗尾儿,慢慢的气氛热络起来,唐媱等三四个人吟罢诗才轻手轻脚退出人群。
      
      “姐你不玩了?”唐彬问道。
      
      “不玩了,没什么意思。”唐媱叹了口气,有些兴致缺缺。
      
      唐彬抿嘴偷看他姐的神色:“姐,你刚才表现得特别棒!”
      
      “哈哈。”唐媱揉了揉唐彬的脑袋,冲他笑得月牙儿弯弯,柔声道:“谢谢小彬刚才来帮姐姐。”
      
      “姐,说了不许在揉我的头发。”唐彬把她手从头上拿来,理了理自己的发型,才接道:“我只不过实话实说,你说的爹娘肯定都支持。”
      
      唐父唐母最是宠溺唐媱,可谓是如果唐媱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们不能上天摘星,也要在世间用翡翠珠宝金银玉石搭个璀璨星空。
      
      何况只是商品优惠的事情,而且对于唐家的商铺来说,优惠八折销量大增也是他们更赚钱。
      
      唐媱心里暖烘烘的,像是心尖尖儿抹了蜜,她眉角眼梢都是甜蜜蜜的笑晕儿:“小彬你去玩吧,不用管我。”
      
      唐彬挠挠头:“也没啥好玩的。”其实他还是有些担心他姐。
      
      “我真没事儿,天气这么好,惠风和畅,我随便走走。”唐媱直接看出了他的担忧安慰道,有指了指远处热闹的人群:“你去人多的地儿试试,没准有喜欢玩的。”
      
      “重要的是……”她俏皮得眨眼睛:“没准儿遇到了心仪的姑娘呢。”
      
      “姐!”唐彬耳垂直接烧起来,红彤彤的话,他轻轻捶了一下唐媱:“我还小。”
      
      唐媱大笑:“哈哈,是谁跟我说你大了,不让我摸你的头儿。”
      
      唐彬跺脚炸毛,看他姐这么活泼也是没啥事了,他张口道:“我去玩了。”
      
      “走走走,赶紧去,给我找个好弟妹。”唐媱看着他逃一样的身影大笑。
      
      唐媱慢悠悠踱着步子沿着小路向上走,不急不缓,溜达达赏花看景,看到几株山桃花绽放她惊喜得凑上去。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那是桃花,花期稍微较长一些,能开个一个月,风雨不凋谢。
      
      而山桃花是北方报春的使者,春天最早开花,早春二月俏枝头,花期只有七八天。
      
      这几株没想到是山桃花,粉白色五瓣花朵贴梗而开,娇俏俏,清灵婉立,像十四五岁的少女,稚嫩又美好得让人不忍亵渎。
      
      唐媱不知道她弯腰嗅山桃的画面是多么的静谧美好,隐在几棵树后的李枢瑾屏住了呼吸。
      
      “唐姑娘。”谢筠站在小路起始,轻唤了一声唐媱。
      
      唐媱蓦然回首,人面桃花相映红,她笑着问道:“谢公子,怎么了?”
      
      “我……”谢筠背在身后的手不安得交错,食指不小心碰到了手心的芍药花瓣,凉酥酥沁人心脾。
      
      李枢瑾眉头拧起,丝丝缕缕未收敛住的阴沉戾气从他半垂的凤眸溢出,他唇角缓缓勾起。
      
      芍药呐,大旭上巳节的定情之物。
      
      谢筠抬头,目光有些羞怯,定了定神儿鼓足勇气开口道:“唐姑娘,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李梳瑾(严肃脸):谢筠,朋友妻不可欺你难道不知道?
    谢筠(愣住,沉思):……世子爷,我们好像不是朋友吧?。(陈述语气结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