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世子的炮灰原配重生》玉楼点翠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9-05-23 12:24: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12 ...

  •   “唐小姐!”
      
      “小姐!”
      
      远远传来谢筠和丁香的呼喊,唐媱眼睛一亮,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了结伴的谢筠等人。
      
      “我在这儿!”唐媱朝着他们招招手,遥遥喊了一嗓子。
      
      回身想和刚才救她的公子道谢告别,发现身旁已经没了人的踪影,唐媱歪了歪头,轻声喃喃句:“奇怪的人。”
      
      “小姐,你没事儿吧?”丁香眼睛红红的,跑到唐媱跟前的一瞬眼泪刷得落下来,围着唐媱转一圈,惊慌地问。
      
      “没事儿,好姑娘别担心哈。”唐媱拿出帕子给她擦泪,柔声安慰。
      
      “对不起,刚才和你走丢了。”谢筠低垂着眼,声音有些低,刚还答应丁香好好照顾她家小姐,转身却把唐媱弄丢了。
      
      “你还说!”丁香转身瞪着他,眼圈儿红红的,抿着唇想开口大骂。
      
      唐媱轻轻拉了拉她的袖子,抬眸对谢筠说:“没事儿,我也没出什么事儿,人太多了。”
      
      丁香嘟着嘴喃了句:“就不该让小姐和你出来。”
      
      绵绵被一个小厮牵着这会儿才到,她仰着小脑袋盯着唐媱的花环,惊喜得叹道:“呀!媱媱姐姐你又变成了花仙子呢。好漂亮。”
      
      唐媱弯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得眼睛弯成月牙状,声音柔得像棉花:“谢谢小仙女,你也特别漂亮。”
      
      唐媱面莹如玉,精致的眉眼在灯火阑珊下显得异常柔和唯美,谢筠愣愣地扶着自己的胸口,他的心砰砰砰飞快地震动,快得像是要跳出来。
      
      唐媱将绵绵小姑娘软软的小手牵到自己手里,侧头去看谢筠柔声问道:“对了,不是说放花灯吗?”
      
      谢筠回神儿,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唐姑娘你刚才真没事儿吧? ”
      
      “没事儿。”唐媱刚刚就悄悄自己转了转自己的脚踝和脚跟,刚那人的药还挺好用的,这会儿脚跟儿已经不疼了。
      
      丁香不是很赞同得拉了拉唐媱的衣角,轻声说:“小姐,这么晚了咱们回家吧。”
      
      唐媱看着她眉心微微蹙起,姣好杏仁状的眼瞳湿漉漉带着清纯和无辜,咬起嘴唇软软道:“可是我还是蛮想放花灯的。”
      
      谢筠趁机有眼色得插了句:“我们就在这个渡口放吧,不走远了。”
      
      丁香看着满含期待瞅着她的唐媱,叹了一口气:“都依你,依你。”
      
      唐媱立即眉开眼笑,她转头看着谢筠问:“我们要去买花灯吗?”
      
      “不用,我准备了。”谢筠心跳有些微快,说罢他挥手差遣后面的小厮去对面酒楼把备好的花灯取过来。
      
      唐媱眼睛一亮,顾盼生辉:“你自己制作的花灯吗?”
      
      谢筠矜持地点点头,如玉清隽脸庞有些发热,终于等到了和她一起放花灯的时候,递信笺的时候他特别忐忑,生怕被拒绝。
      
      绵绵软软的小手轻轻拉了拉唐媱,软糯糯脆生生说道:“媱媱姐姐,哥哥做了两三天描了几十个模子,做出了三个特别好看的。”
      
      “绵绵。”谢筠轻轻唤了声绵绵,被自家小妹揭开这番儿女心事,总觉得脸烧得要命。
      
      唐媱没想这么多,她只以为谢筠端庄严谨的性子就是要求精益求精,她欢欣雀跃地看着小厮去酒楼的方向:“好期待。”
      
      “嗯。”谢筠轻轻点头,看着唐媱潋滟的眸子,心尖儿又砰砰砰跳了跳。
      
      等了半响,小厮终于过来了,却是两手空空,他哭丧着脸看着谢筠道:“公子,店家没找到。”
      
      “怎么会没找到呢?”绵绵歪着小脑袋,眨着圆溜溜的眼睛,惊讶得樱桃小口微张。
      
      谢筠也皱起了眉头,沉声问小厮:“怎么会没找到?”
      
      小厮脸皱得像苦瓜,这会儿声音哆哆嗦嗦都快哭了:“店家说一盏茶前还见,一直给您好好放着呢,谁知道刚才就找不到了,找遍了所有的地儿就是没有。”
      
      谢筠没接话,这会儿却沉着脸,俊俏的脸部轮廓清晰冷凝,显得得异常严肃,端端是位矜傲的贵公子。
      
      他一直以来都是清隽端庄,偶尔有些羞涩地书生样儿,突然如此矜傲严肃唐媱看得有些惊奇,却知道这会儿不是看热闹的时候。
      
      唐媱想了想,软着嗓音提议道:“谢公子,这边卖花灯的挺多的,我们去买几个吧。”
      
      “嗯。”谢筠有些失望得垂着眸子,还是强颜笑着对唐媱笑了笑。
      
      他转头四处看看,看到了恰好十几步开外就有好几个摆摊卖花灯的,谢筠朝着唐媱和绵绵点点头,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买几个花灯。”
      
      “嗯嗯。”唐媱和绵绵都捧着小脸猛点头,眨着水灵灵潋滟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谢筠看着两个卖萌的小仙女,心情轻快了些,脚步轻快地走到隔壁的花灯摊位,弯腰仔仔细细挑选选花灯。
      
      这厢在对面酒楼三层窗前的李枢瑾,看着对面的少年弓腰站在花灯摊子前,嘴角噙着漫不经心的笑:“还以为什么宝贝的灯。”
      
      他低头看手里捏着的玉兔形状的花灯,借着影影绰绰的灯火,看到花灯灯面上勾勒一位亭亭玉立、身姿绰约的倩影,上书“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他又去看另一个手里的蝶恋花的花灯,工笔的牡丹旁边书着蝇头小字:“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李枢瑾的脸越来越黑,上挑的眼尾拉下来,本就黝黑清冷的双眸越发黑漆漆沉甸甸,他嘴角的笑意不减,还能听到喉间若有似无的笑声,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
      
      “好一个才会相思,便害相思。”他就站在窗前定定注视着对面的河畔,将手里的花灯纸一丝一缕撕得粉碎。
      
      外面热闹闹,屋子里寂静地回响着“嘶嘶——嘶——”灯纸被撕碎的声音,屋子里跪着的四个侍卫头低得很深了些。
      
      “这几个花灯可以吗?”谢筠将手里拿着的几个花灯分给唐媱和绵绵,丁香手里也被他讨好地塞了一个。
      
      绵绵乐呵呵捧着手里大白兔形状的花灯,透过灯面看里面闪烁的烛光:“好看!媱媱姐姐,哥哥昨天也做了一个玉兔花灯呢。”
      
      唐媱眸光发亮,眉眼带笑得瞅着自己手里的牡丹花灯,灯面做得很是精细,花瓣勾勒得栩栩如生,她侧脸朝着谢筠粲然一笑:“好看!”
      
      谢筠看她清亮秀丽的眼瞳眸光流转,满满欢欣的神色,心里舒了口气,也微微弯了弯嘴角,轻声说道:“你喜欢就好。”
      
      “那我们去放花灯吧。”唐媱一手提着花灯,一手轻轻提起裙摆,慢慢蹲下。
      
      荷花渡口是京城里有名的夜市,这会儿河里已经飘起了五颜六色、各种各样的花灯,近了看是形形色色的花灯,远些看满眼星星点点的光芒。
      
      唐媱兴致浓了些,看到这些隐隐约约的光点心中一片敞亮,像是看到了希望,她眸光灿然,闪着灼人的晶亮,慢慢弯腰要将花灯放下。
      
      “小姐,你小心一点!”丁香看到她蹲在河边,就这样直接弯腰,吓得差点没把手里的花灯摔了,她忙上前把花灯放在地上,去扶唐媱。
      
      “我没事儿。”唐媱笑嘻嘻看着她,拒绝了她的搀扶,回头喊道:“谢公子、绵绵,你们也来一起放花灯呀。”
      
      看着丁香还不动弹,她又仰头柔着嗓音劝道:“丁香,你也赶紧来,在我旁边一起放花灯。”
      
      丁香看她眉眼间都是兴奋和开心,比这两天所有时刻都显得眉目婉约。
      
      丁香也弯了弯嘴角,依言蹲在唐媱旁边,却时刻紧盯着唐媱,生怕她有个闪失。
      
      谢筠也牵着绵绵在唐媱的另一侧蹲下,揽着绵绵的腰让她把手里的花灯放下,把她安稳得放在岸边,被小厮接住,才拿起自己的花灯。
      
      谢筠将手里的花灯顺着水流慢慢放下,感受着水流轻轻托起他的花灯,这个间隙,他余光悄悄扫过左手边的唐媱。
      
      只见她此时双手合十放于胸前祈愿,双目微合,卷翘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在她的脸颊隐下青灰色的阴影,安静婉约。
      
      谢筠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他嘴角轻轻弯起,这是他心中最美的姑娘,此刻与他一起放花灯。
      
      真好。
      
      唐媱祈愿结束,睁开眼睛转头看谢筠,满河细碎的星光像是落入了她的眸子,她笑着道:“谢公子,你的花灯都跑一步远了,还不赶紧许愿?”
      
      “嗯。”谢筠像被灼烧般惊住,蓦然转回眼。
      
      灯火阑珊处,佳人回首,灿然生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他闭上眼睛,学着唐媱刚刚的样子,双手合十并于心口。
      
      唐媱站了起来,她周身明眼可见的欢愉,凑到绵绵身边逗她:“小仙子,刚刚许了什么愿望?”
      
      绵绵抬眸认真地看着她:“我希望爹爹娘娘哥哥还有绵绵都喜乐安康。”
      
      “乖孩子。”唐媱真的被她萌得心都要化了,她弯腰轻轻抚了抚绵绵软软的小脸蛋。多乖巧的小娃娃。
      
      “她许了什么愿望?”李枢瑾右手把玩着杯子,漫不经意问道。
      
      多了一个并排跪着的侍卫低声回道:“回世子,唐姑娘对谢公子说她想找个疼她宠她的如意郎君。”
      
      “咔嗒!”李枢瑾手机的杯子碎在了了掌心。
      
      对一个爱慕你的少年说这话,唐媱你真是好样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唐媱:想找个疼她宠她的如意郎君呢。
    谢筠:看我,看我,就是我!
    李枢瑾:滚开。糖宝……汪!汪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