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女神棍》昔我晚兮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01 18:31: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陈桂花一边嚎一边拽着萧大成的腿。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萧大成皱着眉头,有些无奈的挥开了陈桂花的手。
      
      他可是还记得,前几年陈桂花自己撞到别人,故意说人家耍流氓,讹了人家好大一笔钱。
      
      没想到萧大成会说出这样的话,陈桂花愣了一下,继而大声喊道:“大队长,你可不能因为和李翠花家里是亲戚关系就包庇她家呀!我们家的小麦都毁了!他们得赔我们家里的损失呀!”
      
      李翠花家种的水稻已经成熟了,早个两天收了没什么,可是她家种的可是冬小麦,这种子可值钱了,而且这一泡水明年她们家可是颗粒无收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没清楚呢,怎么就要人家赔偿你损失?”萧大成头疼的说。
      
      陈桂花这话他一听就不高兴了。
      
      他虽然是姓萧的,可是也是大伙的大队长,他自认为自己从来都是公正无私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已经连任了好几届了,大伙都是认同他做大队长的。在他做大队长的这些年里,可从来没有包庇过谁。
      
      陈桂花说出这样的话来,不但是对他工作的否定,连他的人品都受到了质疑,这是萧大成不能容忍的。
      
      要知道,他可是矜矜业业的热爱这份工作的。
      
      “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呀?”陈桂花直接就觉得是李翠花搞的鬼,不然为啥别人家的田都没事,就她家分配的地出了问题?
      
      她看李翠花不顺眼,李翠花也看她不顺眼,除了她还能有谁?
      
      “你家的地和萧大虎家的地是挨着的没错,可是也要我们去检查一下才能确定结果,你急什么?”萧大成心底里也是很生气。
      
      不过他心底里再生气,还是仔细的去检查了一下陈桂花家里的地。
      
      萧晚晚一直在旁边观察着这个萧大成,在看清他的面相后,不禁微微蹙眉。
      
      这个萧大成的面相,真的有点不妙啊!
      
      不过现在不是她去管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要先解决了她们家和刘家田里的问题。
      
      只是萧晚晚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她的能力实在是有限,因此也只能站在那里等结果。
      
      萧大成带着副队长和村书记一起仔细的去检查田里的情况。
      
      这庄稼地就是他们农村人赖以生存的基础,刚插的秧的田出了事,谁家都没办法接受。
      
      萧家的田和刘家的田是挨着的,两家的地萧家的位置高一点,刘家的位置低一点。在田地交接的地方,都被人把那里堵着的泥土给挖干净了。
      
      这要是萧家的田地势低还好,偏偏他家地势高,种的还是水稻,这堵着的土一被挖开,水往低处流,自然就流进了刘家的地里。
      
      还好巧不巧的,刘家种了冬小麦。
      
      冬小麦是耐旱的,这么多的水一下去,泡了一夜,这可不就都完了嘛?
      
      大队长萧大成看了都心疼了。
      
      这几亩地的冬小麦呀,来年可以收获多少斤小麦,现在全完了!
      
      虽然不是他家的地,可是这是他们公社的地,地里的麦苗也是刘老三去公社里领的,这都是国家的财产。而且现在虽然比前些年好了些,可是浪费粮食也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再说了……这萧大虎家和刘老三家田里交接的地方,一看就是被人为破坏的。
      
      不管这件事情是谁做的,这都是一件极其恶劣的事情。
      
      萧大成绝对不能姑息!
      
      萧大成和副队长还有书记检查了半天,眉头越来越紧。
      
      他们怒河村靠近怒河,因此雨水充沛,对田地土壤的要求就没有那么高。只是也是因为靠近河边,所以他们村子里的地都是在靠近山的那边。等于说怒河,村子,田地,山,这样的一条线。
      
      大家伙都是白天来上工,晚上都回家了。哪怕这两块田是离村子最近的田,也是隔了好几十米的——大半夜根本就没有人会过来这里,更何况是看到是谁干的这样的事情了。
      
      “刘三哥,你们家最近得罪人了?”萧大成想了想,还是决定从刘家入手。
      
      毕竟这件事情的受害者是刘家,萧大虎家的地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而且做这事的人等于说帮他们家先放了水呢,还省的他们大冷的天下到水里劳作。
      
      毕竟最近是真的冷起来了。
      
      “我们家可没有得罪人!”刘老三还没开口,陈桂花就忍不住了。
      
      刘老三是个老实人,他看着自家的田,整个人都傻掉了,被萧大成这一问话才反应过来。可是他太老实巴交了,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被陈桂花压迫着,因此对于陈桂花抢在他前面回答了萧大成的话,他压根就不敢说什么。
      
      萧大成叹了口气。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刘老三家里的事情全村人都知道,可是知道了能怎么办?人家夫妻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哪怕他是村里的大队长,也不好管人家的家务事不是?
      
      可是这陈桂花也太让人不待见了。
      
      倒不是说萧大成有大男子主义。他其实在家里挺怕老婆的,可是在家里和在外面是两回事,再说了,他是和刘老三说话呢,这陈桂花这样插嘴,真的让人很反感。
      
      因此萧大成板起了脸,不悦的对陈桂花道:“桂花嫂子,你这还坐在地上做什么?”
      
      他都去田里检查了一遍了,这陈桂花还坐在地上,难不成还真想讹人?
      
      萧大成愤怒了。
      
      这陈桂花也太过分了。
      
      根本就没有人碰到她,她这样做是要做什么?本来就没什么名声了,这次吃了亏也没几个人向着她,刚才去给他报信的王二狗可是直接说的陈桂花要讹人,根本就没人相信她是真的受伤了。可是她现在过了这么久还不肯起来,这是装上瘾了还是一直都没放弃要讹人?
      
      不管陈桂花的想法是什么,萧大成都是不允许的。
      
      他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大队长,要坚决杜绝这种行为。
      
      “大队长,我不是装的呀,我是真的站不起来了!”陈桂花瞪大了眼睛,见周围没一个人相信自己是真的站不起来,彻底傻眼了。
      
      陈桂花觉得自己冤枉死了,她生平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有口难辩。
      
      可是她是真的觉得腿好麻呀,刚才被人不知道用什么打了她的腿一下,她现在都动不了,她也很怕呀!
      
      这万一以后都动不了了,她该咋办呀?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瞪向李翠花,在看到李翠花面前站着的萧晚晚后,恶狠狠的说:“老贱人家里的小贱人,都不是好东西!李翠花你赔我家的冬小麦!”
      
      “陈桂花你够了!”李翠花忍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道:“你说我不是就算了,我家三妞妞才几岁,她碍着你什么了你要这样编排她?她才是个孩子,你怎么就这么恶毒?你满嘴喷粪呢?你还是人么?”
      
      李翠花是真的生气了。
      
      她年轻的时候就知道陈桂花瞧不起她。是,她是没了娘的孩子,可是这是她乐意的嘛?她娘生她二妹的时候没了,爹爹再娶是她能做主的嘛?
      
      可是这陈桂花就仗着她家里老子娘都在,总是嘲讽她。
      
      后来她俩一起嫁到了怒河村,陈桂花还仗着自己嫁的是村长家的儿子,看不起她。
      
      两个人本来是一个村的,后来嫁人了还是一个村的,她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处处忍让,可是这个陈桂花越来越过分了!
      
      她的三妞妞才七岁,这样的话陈桂花怎么说的出口?她不怕天打雷劈嘛?
      
      众人听到陈桂花的话,也是呆了一下,继而便开始议论纷纷。
      
      大家都是一个村的,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自然是知道大家都是什么样子的人,这陈桂花素来是个口没遮拦的,可是这样编排人家家才几岁大的孩子,这就真的很是过分了。
      
      “陈桂花!你是不会说话就闭嘴,现在大队长还在这里呢,你胡闹什么?”村书记也急了。
      
      村书记也是姓刘的,还是刘老三的大哥,他在刘家还是很有地位的,可是弟弟弟媳妇之间的事情他这个做大哥的也不好多管,因此平时村书记是很少说陈桂花什么的。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哪怕他和陈桂花是亲戚,他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人常说祸不及妻儿,你这骂人就算了,连个几岁大的小娃娃都不肯放过,这也太不要脸面了。
      
      刘书记是个要脸面的人,他又是刘老三的亲哥哥,他看自己的弟弟这么不争气,被个婆娘压了一辈子,是真的发火了。
      
      被刘书记骂了,陈桂花愣了一下。
      
      她嫁进刘家三十多年,这还是她这个大伯第一次骂她,一时间她就被骂懵了。
      
      可是陈桂花是谁?那是怒河村出了名的泼妇,她反应过来后直接“嗷”的一声扑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嗷嗷叫。
      
      “哎呀我不活啦!我嫁进你们刘家三十多年,为你们刘家生儿育女,你们不帮着我咋还能骂我咧?我是真的起不来了我的腿被人打残了,你们没人性我不要活啦!”
      
      陈桂花扑倒在地上一阵哭天抢地,成功的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陈桂花的哭嚎声惊呆了众人,只有萧晚晚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萧大成。
      
      眼前的男子四十多岁,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容貌一般,看起来却是极为憨厚可靠的样子,而且他的面相上可以看得出一股淡淡的紫气,那代表着的是一个人的官运。这个人将来的成就肯定非同一般,可是现在。
      
      现在这个看起来将来会有大作为的男人,他的印堂发黑,额角熬了进去,分明就是将死之相。
      
      这个人,赫然就是她昨晚梦里梦到的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